皇兄皇妹(1) - 白发皇妃

皇兄皇妹(1)

夏日里的夜晚,京城和欢街总是最热闹的。这里聚集了赌坊、妓院、食楼、茶馆,各个门口皆是人头攒动,龙蛇混杂。 紧挨着祥和赌坊的汇聚茶楼早已是人满为患,人们一边喝着茶一边瞎聊着天。 一个拿着阔刀大斧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疤痕的男子一边骂着粗口一边大摇大摆走进来,口中大声嚷嚷着:“小二,给大爷我找个靠窗的好位置。” 小二显然是跟他熟了,一见他便扬着笑脸陪着小心上前哈腰道:“四爷,您来了!哎呀,今天真不凑巧,人都满了,您看,要不小人给您找个别的位子……” “去去去,本大爷就要靠窗边的,你叫他们滚开!”刀疤男扬着手中的大刀,那小二吓得一哆嗦,正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左侧窗边走了一桌人,店小二忙不迭将那刀疤男子引了过去。这时旁边一桌人正在议论着的一件事瞬间引起了刀疤男子的注意。 “诶,听说了吗?尘风国王子五日后就要回尘风国了,咱们皇帝送了他很多稀世珍宝,要是能分咱一两样,那就几辈子都不用愁了。” “宝物算什么,我听说他那次赏花御宴没有选妃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在民间四处赏玩的时候,看上了一个特别特别美的男人,听说那个男人比女人还美呢!” “真的吗?比女人还美的男人,我没见过,干脆咱们兄弟去劫了吧?稀世珍宝,绝色美人……咱就是摆着看一眼,这辈子也值了。” “你疯了?人家是一国王子,你也敢打主意?不光尘风国王子自己就有很多护卫,皇帝陛下肯定还要派人保护他,你去劫他,那不是找死吗?再说了,他回尘风国路上要经过伏云坡,那伏云坡是连云寨的地盘,你总不能跟连云寨抢人吧?就算是连云寨,他也得倾巢出动,才有成的把握,你呀,就别白日做梦了……” 刀疤男子听到这里,眼露精光,此人,便是连云寨的四当家。他们山寨已经很久没有大干过一场了,这次终于又能过过瘾。一国王子怎么了,连皇帝老子都拿他们没辙,他们还怕什么?稀世珍宝,绝色美人,他们怎么能轻易放过?但是,这个消息可不可靠? 刀疤男子正犹豫着,二楼走廊处走下三个人来,瞬间吸引了整个茶楼的注意。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气宇不凡,看上去是极为豪爽的阳刚男子。而他旁边的女子长得那叫一个美,刀疤男看的有些愣了,他们山寨以前也抢过不少美女,但跟这女人一比,简直云泥之别。他不禁吞了一口口水,再看向三人之中的另一个男人,更是眼睛都直了,乖乖,这个男人居然比那女的长得还好看! 不用想,这个让刀疤男看直了眼的正是女扮男装的漫夭,另两人是宁千易和沉鱼。他们三人说笑着下了楼梯,漫夭走着走着忽然一脚没踩稳,惊呼一声,整个身子便向楼下摔去,引来楼下众人惊叫。 宁千易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她的手,身姿潇洒的旋步下了两层台阶,手往她腰间一揽,漫夭人就在他怀里了。 楼下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两个男人搂在一起竟然也这么好看。 漫夭被他扶着站稳,低眉间看似有几分波动的羞涩和尴尬,却是微微压低了嗓音,清楚地说道:“多谢王子出手相救!” 茶楼里众人闻声一阵沸腾,刀疤男子眼光一亮,发现猎物般的兴奋起来,心想那消息果然是真的! 宁千易笑道:“你我之间哪里还需要说个谢字!”说罢捏了捏她的手,那眼神任谁都能看出其中含义。 漫夭拿眼角不着痕迹地扫了眼那刀疤男子,只见刀疤男子此刻正直勾勾地望着她,两眼发着贪婪的光,嘴角还流下让人恶心的口水。漫夭见目的已经达到,便与宁千易、沉鱼三人一起出了汇聚茶楼。 “璃月,你让人说有很多护卫会保护王子,将后果说得那么严重,那些人还敢冒这个险吗?”回到拢月茶园后,沉鱼才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漫夭肯定道:“会的,他们太久没遇到过挑战,一直谨慎行事好几年,寨中之人不能像从前活得那么痛快,时日一久,必有很多怨言,而且朝廷这两年也不曾明着下大力气去围剿,所以他们没有外来的压力,当家的只为防范而谨慎,寨中之人定会觉得他们的当家胆子变小了,就会有人不服,继而生出事端。而大当家想必在等待一个时机去重新树立他的威信,所以,他们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宁千易赞赏点头,道:“璃月果然是心思细腻,我也认为,他们一定会来。” 漫夭道:“连云寨的实力不容小觑,虽然我们布局周密,但你们仍有一定的危险。” 沉鱼笑道:“你不用担心,有无隐楼的人在前,卫国大将军的人马在后,连云寨的人即使倾巢出动,也是以卵击石。” 漫夭淡淡一笑,她真正担心的,其实不是连云寨。 五日后,宁千易在太子带领群臣的送别下离开了京城,以漫夭的身份不宜远送,所以她让沉鱼扮成她那日的模样,在城外等着宁千易,实施她的计划。 那一日,空气炎闷之极,天空阴云密布,似是要下雨的样子,却又一直落不下来,让人感到极度的压抑而烦闷。 伏云坡,四方埋伏,风云齐涌。 漫夭人在将军府,心却始终牵挂着伏云坡的一切。她知道萧煞必定会埋伏在那里,因为那里虽然危险,却是最后一个可以执行任务的地方。即便他料到傅筹会在那里等着他,他仍然会去。她要做的,就是阻止萧煞的行动,又不让皇兄有借口处置萧煞。项影带着无隐楼的人会扮作那日清凉湖的黑衣人,引傅筹出现,让萧煞看清实力相差悬殊,刺杀无望,自然就会知难而退。而傅筹只要借这次机会歼灭连云寨一伙人,去掉朝廷的一块心病,临天皇不但不会怪他,还会给予嘉奖。 俗话说,百密总有一疏,她不知道会不会有意外。 漫夭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又不见泠儿,她想了想,便往泠儿住的小屋去了。 这个计划,她没有让泠儿参与,却也没有刻意的瞒着泠儿。 简单陈设的屋子里,泠儿站在窗前,托着一只鸽子,还攒了张字条,她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心里在挣扎,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次动摇了,这次的消息,她到底要不要传给皇上? 犹豫再三,将手中的纸条慢慢绑上了鸽子的脚,心情沉重。松开手,鸽子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泠儿眼前忽然就闪现出自家主子那双仿佛看尽人世苍凉的眼,还有曾对她说过的话:“如果连你们都信不过,那这个世上,还有谁值得我信任?” 心头一紧,泠儿直觉地伸手一把抓住了白鸽的尾巴,咬着唇把那个纸条解了下来,然后迅速地撕毁。她看着飘到窗外的白色纸片,眼中浮了泪,心中难过道:“对不起,皇上!我已经不确定您所做的一切,是不是真的为主子好!” “谢谢你,泠儿。”漫夭突然从门外进来,泠儿的犹豫和挣扎,她都看在眼里。 泠儿惊得回身,见漫夭竟然在她身后笑着望她,她眼中的泪水顿时滚落下来。然后,在原地跪下,一年多的通风报信,她始终心安理得的以为那是为主子好,但当清凉湖一事之后,她便想的多了些,又有上回讨药风波,她开始有些动摇。于是,她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也许是不忠的表现。所以,她感到不安,惶然无措。 漫夭笑着拉她起来,帮她抹了把眼泪,道:“傻泠儿,哭什么?” 泠儿眼泪掉得更凶,“主子,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 漫夭用手轻轻抚着她的头发,轻声问道:“你怕什么?” 泠儿哭道:“我怕皇上以前跟我说的话都是假的,我怕我以为是为主子好其实是害了主子,我真的很怕……”泠儿哭的很无助,像个孩子。 漫夭心头一软,“傻丫头,我不怪你。”她突然不想对他们有什么要求,他们本就是皇兄的人,为皇兄办事天经地义,能在执行任务的同时顾及到她已经算是很好了。而这次,萧可之所以会被下毒用来控制萧煞,就是因为萧煞已经不再为皇兄所掌控,所以才会有这样毫无胜算的刺杀,皇兄,他是想要萧煞死! 如果她不能给他们保护,那她凭什么要求他们忠诚?如果对她忠诚的代价,是让他们付出生命,那她宁愿不要他们忠诚!这样,就很好。 扶起泠儿,她对泠儿摇了摇头,柔声安慰道:“别担心,纵然他有什么不对,总还是我的皇兄。” 天色愈发的暗了,天空似是被泼了一层浓墨。 漫夭等项影一直没有等到,最后等回了傅筹。他深青色的衣袍很干净,没有一丝血迹,头发整齐,不曾有半点凌乱,不像是从打斗场上归来。她微微一愣,心中有些没把握。 傅筹温和的神色掺了一抹复杂,进屋之后,在她面前坐了,随手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抬头深深望着她,说道:“你的计划,很好。各方面……都照顾得很周到。” 漫夭一怔,傅筹又带了几分自嘲道:“谢谢你在计划之中也顾全了我,送了我一个连云寨,让我可以跟陛下交差。连云寨窝藏北夷国奸细,企图刺杀尘风国王子,挑起两国争战,以图夺回北夷国领土……这个理由,似乎很不错!容乐,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漫夭面色一白,转过脸去不看他。 傅筹却是一直一直看着她,看着她掩藏在浓密睫毛下的不明情绪,过了半响,他才轻叹了一口气,复又道:“无隐楼的杀手果然是身手了得,个个以一敌百。可是容乐,为什么你宁愿接受他的帮助,也不愿意跟我开这个口?我是你的丈夫!想保住萧煞,不过是在等你一句话罢了!我不信你不知道。你为了不想欠下我的人情,宁可大费周折,但你可知,伏云坡连绵十里的埋伏……萧煞,他就算不现身,又能逃得了吗?” 漫夭震惊抬眼,连绵十里的埋伏?原来他早有计划,要趁此机会剿灭连云寨。 “那……萧煞他……” “既然知道是你的人,我自然不会动他。”傅筹神色恢复一贯的温和,却沉声道:“但,仅此一次。若有下次,我便不敢保证。我有我的立场和职责,启云帝擅自挑起我们和尘风国的战争,我是绝对不会允许。容乐,我希望你能明白!” “我明白。”漫夭点头,她知道能做到这样,对他而言已经很不容易。她在他对面缓缓坐了,很诚挚地向他道谢:“谢谢你!阿筹。” 傅筹端着茶杯的手轻轻一颤,杯中之水溢出几滴,不过是一声称呼,他却仿佛等了几辈子似的忍不住心思狂涌,内心波动如潮。他诧异地放下杯子,去握她的手,万般柔情尽在那掌心之间,道:“以后,就这么叫我,我喜欢听。” 见到萧煞,是在第二天傍晚。漫夭当时真的是吃了一惊,多日不见,他竟然憔悴成这个模样。 “萧煞愧对主子!没脸再留在主子身边,请主子容萧煞先去办一件事,再以死谢罪!”萧煞半跪在屋子中央,恭恭敬敬地对她说。 漫夭蹙眉叹道:“起来吧。”然后对着里屋叫了一声:“可儿,你可以出来了。” 她话音刚落,萧可便从屋里急急跑了出来,开心的叫了声:“哥哥。” 萧煞一震,“可儿,你怎么在这里?” 萧可道:“是公主姐姐让人接我来的,公主姐姐说,以后我再也不用回那个地方了。啊!还有还有……哥哥,我身上的毒已经解了,是公主姐姐帮我找到了‘七绝草’。” 萧可笑得极欢快,边说边蹦跳着来到漫夭身边,双手挽着漫夭的手臂,那模样亲昵极了。 萧煞震惊地望着漫夭,久久说不出话来。他以为她会怪他,却没想到,她一直在暗中帮他。此刻心中的震撼和感激无以言表,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也不是他的风格,于是,萧煞恭恭敬敬地向她磕了三个头。 漫夭淡淡笑道:“可儿,去把你哥哥扶起来吧。看他瘦成那样,你就开个方子帮他调理调理。萧煞,你的命是我的了,好好保重自己吧。别做傻事,以后,再有什么事,先跟我商量,别擅作主张。” 萧煞十分愧疚地低下头去,漫夭重重吐出一口气,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她是不是可以清静几天了? “你们都下去吧。” “主子,主子……”她刚准备休息一会儿,园中泠儿一路叫着跑过来,像是天要塌了。 漫夭直觉的皱眉,问道:“什么事?” 泠儿向她展开手中收到的书信,“皇上要来看您了!说是应临天皇邀约来参加秋日狩猎。” 漫夭脑子轰得一声炸开,她想清静清静,怎么就那么难? 自从得到启云帝要来临天国的消息,漫夭心中没来由的生出许多不安,直觉这次皇兄的到来并不简单。 八月初,漫夭听闻宗政无忧提前离开皇陵,回了离王府,她让项影去还回折扇,但项影跑了五趟,都没进去离王府大门,找九皇子代转,九皇子很干脆的拒绝。她只好自己走一趟,毕竟这么重要的东西,在她身边多放一日,便多一日的不安心。 离王府的大门,依旧气势威严,泠儿叩了两遍,那扇门才缓缓打开,看门的侍卫一见是女子,立刻将她们拦在外面,口气不善道:“敲什么敲,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快走走走!” 泠儿被他一推,立刻怒道:“你干什么?你也不看看我家主子是谁就赶人?” 那侍卫道:“我管你们是谁!谁不知道,我们离王府从不让女人进屋。你们赶紧走,再不走我可不客气了。”女人来访,他们从来都不用进去禀报,连昭云郡主都不让入内,何况是别人。 泠儿脱口道:“谁说离王府没进过女人?我和我家主子都进去过,我家主子还在这里住过十……” “泠儿!”漫夭沉了声,泠儿立刻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闭了口,退到漫夭身后。 漫夭对那侍卫道:“你进去禀报一声,就说我是为还离王的扇子而来。” 那侍卫从前没见过漫夭,虽能看出她身份不凡,但还有些犹豫。 “什么事这么吵?”这时府中走出一个四十多岁颇有几分威严的中年男人,不悦问道。 那侍卫忙道:“管家,您来得正好,这个女子说要见王爷,还什么扇子……” 王府管家听说是女子,眼中便有了轻视之意,连眼都没抬,正想说打发了走便是,却在转身的时候,眼光扫过漫夭之时,怔了一怔,他不确定地多望了几眼,心中一凛,面色顿时肃穆且恭敬,三步并两步跨下台阶,朝漫夭恭声行礼道:“原来是容乐长公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府中下人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公主见谅!” 管家说着已出了一身冷汗,别人不知,他却知道,自家王爷为这位公主都快魔障了,而这边,公主好不易上门一趟,还被拦在门外,要真给撵走了,他这个管家恐怕也不是做到头了那么简单。他沉着脸对一旁呆愣的侍卫喝道:“你真是不长眼,连容乐长公主都敢冲撞,嫌活得时间太长了是不是?还不快向公主磕头赔罪!” 漫夭制止道:“不必了。离王可在府中?” 管家道:“在在在,王爷此刻正在漫香阁,公主,请!” 漫香阁这个名字,那么熟悉。

上一篇   讨要真心(2)

下一篇   皇兄皇妹(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