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狩猎(1) - 白发皇妃

皇家狩猎(1)

第二天一大早,漫夭应诏来到启云帝下榻的行宫。 宇临苑,园林清雅,有流水假山,启云帝身着云灰色织锦长袍,一身儒雅清和,缓缓迈步在半圆的拱桥之上,远远看去,竟有几分脱出尘世的超然。漫夭微愣,如果不知道他是皇帝,如果不知道他所做过的一切,她会以为这是一个与世无争的男子。记得刚从启云国皇宫醒来的时候,他才刚登皇位不久,初初见他,他清隽儒雅,一身清和,对她的宠溺和疼爱甚至超越了他后宫所有妃嫔,几乎要让她以为她不是他的妹妹而是他的爱人,这曾让她十分困惑,甚至逃避。 走在桥上的年轻皇帝看到了漫夭,眸中光华遽盛,即时迎了过来。 漫夭忙上前行礼,启云帝连忙扶了她,笑道:“这里既无外人,皇妹便无须多礼。过来,叫朕好好看看,真的是瘦了许多!朕知道,让你背井离乡,远嫁临天国,委屈你了!” 漫夭下意识地躲开他的触碰,稍退半步,淡漠疏离的微微笑道:“皇兄言重了,替皇兄分忧乃臣妹本分,岂敢轻言‘委曲’二字!” 启云帝扶了个空,双手微顿,眸光渐淡,轻轻叹息一声,道:“皇妹心里果然还是怪朕了!以前,皇妹从不曾这般故意疏远,拒朕于千里。” 本是心照不宣的东西,但他非要拿出来比较,既如此,她也不妨直言。漫夭淡笑望他,目光微凉,道:“因为皇兄以前对臣妹不曾有这诸多算计。臣妹一直以为皇兄是真心疼爱臣妹,但是臣妹却忘记了,皇兄首先是一国皇帝,然后才是臣妹的兄长!臣妹不会怪责皇兄,但请皇兄也别要求臣妹一如既往。” 启云帝一怔,清隽的面庞稍稍变了变色,很快便恢复一贯的儒雅。他目光微凝,似喃喃自问:“是朕……太贪心了吗?” 漫夭垂眸不语,自古帝王为江山绝六欲七情,比比皆是,他既为稳江山绝边患,让她和亲远嫁他国,又多方设计,还想要亲情如旧,如何可能? 她说:“世事无两全,皇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好!” 在她看来,他应该早已放弃了亲情,否则,他们那些皇兄皇弟们为何一个都不剩?只是不知,他为何独独对她这个冷宫里长大的也并非一母所生的妹妹另眼相待? 启云帝眼底掠过一丝不易见的晦涩和纠结,叹道:“是啊!世事难两全!朕就是喜欢你这股通透劲儿,既叫人疼又叫人怜。但不管皇妹作何想,皇兄从未想要伤害你。” 漫夭淡淡笑了笑,不置可否。做都已经做了,想与不想又有何分别?她无意与他争辩这个问题,一个帝王,她还能对他期待些什么? “启禀皇上,早膳已备好,请皇上和公主移驾。”启云帝的随身太监小旬子恭声禀报。 用过早膳,启云帝一直留她到申时才放她离开。 刚回将军府,漫夭还没进清谧园,远远就听到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哀叫之声,这声音倒是极为熟悉,是九皇子! 漫夭皱眉,见了园子才知道是九皇子看萧可长得像瓷娃娃一样可爱,忍不住捏了萧可的脸,结果被萧可当做登徒子撒了不少毒粉,难受得他又跳又叫,一张俊脸难看极了。 漫夭哭笑不得地摇头,忙替他解了围。九皇子简直是对她感极涕零,却对萧可恨上了,时不时扭头瞪萧可一眼,气哼哼的,这笔账,看来是要记在心里头了。 漫夭一看就知道他打的什么注意,忙笑着提醒道:“老九,你别打她主意,她可是雪孤圣女的唯一传人。” “啊?雪孤圣女的传人?”九皇子张大嘴巴,惊讶不已,然后埋怨道:“璃月,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啊?诶……算了算了,本皇子宽宏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这小丫头一般见识。” 雪孤圣女的毒术天下皆知,虽然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学到几成,但还是别跟她比谁的毒高明的好。 一阵笑闹之后,漫夭正色道:“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九皇子一拍脑门,“被那丫头一搅,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走,进屋里说去。” 漫夭见他眼中有凝重之色,便屏退了下人,将九皇子让进了屋。 九皇子开门见山道:“璃月,七日后的秋猎,我希望你别去。” “为何?”漫夭蹙眉,她倒是不想去,但是由得了她吗? 九皇子道:“这次秋猎跟往常不一样,你这么聪明,应该不会感觉不到最近京城里的变化吧?” 漫夭微怔,京城里的变化?前两月,北方都城银河堤坝突然崩塌,淹了民屋房舍,田地尽毁,近两个城的百姓流离失所,纷纷涌进京诚,将京城内外堵了个水泄不通。莫非说的是这件事?细细想来,此事似有蹊跷,两个城的人,就算一个都没被那场洪流淹死,也不至于能堵上京城外头五里路去。 漫夭想到这里心中一惊,蓦地抬头,面色极为肃穆,道:“老九,这话……你不该跟我说!” 九皇子笑道:“以你的身份,不管是启云国公主,还是卫国大将军夫人,这话,我的确是不该跟你说。但是,璃月,我只当你是我的朋友,是我七哥喜欢的女子,所以……我相信你!” 漫夭心间一怔,叹道:“谢谢你的信任,我自然不会说出去,但去不去猎场,恐怕我说了不算。” 九皇子扬眉道:“这我知道,你有你的身份和立场,如果一定要去,请你注意保护好你自己,别让七哥为你分心。我不怕告诉你,虽然你是我的朋友,但是在我心里,这个世界,没人比七哥更重要。假如因为你,七哥有什么闪失,我……会恨你的!”他看上去像是说得很随意,但最后那句,绝对认真。 漫夭听了微微愣了愣,九皇子又没心没肺的笑起来,跟她摆手道:“我走了,七哥交代我的事还没办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秋猎的前一日。 这天下午,傅筹不在府中,陈公公打扮成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约了漫夭在外头相见,给了她一个看似平常的匣子,将临天皇的嘱托告诉她,一定要收好,不能让别的任何人发现。 漫夭拿着那匣子,想起临天皇所说的“千古罪人”这四个人,心里十分沉重。不知这匣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重要,如果关系到国家命运,那为什么要让她保管?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将那个匣子连同傅筹给她的那样东西,一起封存在拢月茶园里的一个秘密之地。 那晚,她睡下之后很久,傅筹都没回来。直到深夜,她才感觉到有人在身后小心翼翼地躺了。 她睁开眼睛,转过身,傅筹满目疲惫,却温柔笑道:“吵醒你了?” 漫夭摇了摇头,她本就没睡着。 傅筹理了下她枕边散乱的秀发,微微沉吟,道:“明天就要去猎场了,容乐,我……” 漫夭感觉到他的犹豫,她拉下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阿筹,我可以相信你吗?” 她明显感觉到傅筹的手僵了一僵,然后他深沉不见底的眸子渐渐升起耀目的光华。沉吟片刻,他问:“你愿意相信我吗?” 漫夭目光在他脸上巡视,抿了抿唇,用力回握住他的手,说道:“我不管你准备怎么做,也不管你要对付的人是谁,我只问你,你能不能……不要利用我去伤害我所在乎的人?” 傅筹心底一沉,一股深沉的苦涩之感瞬间将他淹没,他却笑问:“你所在乎的人……指的是谁?” 其实这个问题何须问她,他心里一直清楚得很。只是他没想到,她这么骄傲的人,竟然会为了那个人向他开口。她害怕了吧?害怕他会利用她去伤害宗政无忧!原来在她心里,宗政无忧已经超越了她的骄傲和尊严! 漫夭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也不愿看他那样苦涩的笑容,她垂了眸,嘴唇张合了几下,终是轻轻说了句:“没有谁。……睡吧。” 她闭上眼睛,心一阵阵发紧,她不是有意要伤害傅筹。她想,如果傅筹这一次可以答应她,她以后会试着给他机会,试着相信他,试着将他当成她的丈夫。 可是,她害怕,第一次感到由衷的害怕。 傅筹依然撑着身子在她的上方,目光盯在她紧闭的双目,似是想穿透她的眼帘,去看穿她此刻的心。过了很久,又过了很久,久到她以为他不会再开口,但他还是轻轻说了句:“好,我答应你。” 那是一个郑重的承诺,虽然轻,却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每年一度的秋猎,是数百年前遗留下来的规矩。 旌旗招展,明黄色的锦幡迎风飞扬。临天皇与启云帝及皇子大臣们在御林军的警戒护卫下声势浩荡地出了京城繁华的城区。 极致尊贵华丽的车辇内,临天皇与启云帝并排而坐,两国帝王一冷峻一儒雅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却都是深沉莫测,叫人看不穿其心中所想。而拥堵在城里的难民此刻被军队强行镇压分散两旁,人群中怨声四起,却摄于皇威而不得靠近。临天皇皱了皱眉头,眸光沉沉。启云帝目不斜视,嘴角含着似有若无的薄薄笑意。 御辇之后,是太子的车辇,他带了香夫人同行,一路上太子目光四顾,隐隐有些闪烁不安。再往后便是九皇子、宗政无忧、傅筹、漫夭等四人,也不知是何人安排的,竟让他们四人同辇而行。 宗政无忧一贯的慵懒坐姿,斜靠着椅背,面无表情,似乎周围的一切喧嚣全都与他无关,他甚至连眼皮都不愿抬一下,仿佛世界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而他唯一想看的人,他看不到,因为中间隔着另一个男人,将他们隔出了天涯海角。 傅筹坐得端正却不拘谨,深青色的宽大袖袍之下,他紧握着漫夭的手,神色异常温和,时不时转头来看她,冲她温柔一笑。 漫夭看着四周拥挤的难民,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扩张蔓延。 一路上,难得的静默,连九皇子都不说话,车辇旁随侍的泠儿望着前方御辇之内的云灰色的身影,亦是安静的出奇。 走了两个多时辰,才终于到达目的地。 西郊,皇家猎场。 密林深深,广阔无际。这里的猎场不同于一般的皇家猎场,临天国的开国皇帝是无比勇猛的马上英雄,他所要求的狩猎必须是在原始森林,说只有猎得野外凶猛的生物才算得真本事。 位于猎场北部的行宫虽比不得皇宫那般极致奢华,却也巍峨宏伟。 第一日路途劳顿,并未安排实质性的狩猎活动。一行人各自回行宫或营帐休息。 晚饭过后,傅筹见漫夭一直心神不定,便说要陪她出去走走,谁知刚出门没几步,恰逢太子来访。 “看来本太子来的不是时候,将军和公主这是准备去往何处?” 傅筹行礼笑道:“微臣正打算陪夫人出来散散心,不知太子有何吩咐?” 太子道:“天下皆知,将军骑术精湛,射石饮羽,本太子特来讨教一二,不知将军……此刻可方便?” 傅筹看了看漫夭,微微犹豫道:“容乐,你自己随便走走,别往猎场那边去。天就要黑了,你别走远,记得早点回来。” 漫夭点头,听说这次秋猎结束,临天皇会废太子立宗政无忧,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真,那太子现在来找傅筹做什么?朝太子微行一礼,她独自出了行宫。猎场周围,十步一守卫,走到哪里都有人行礼。她心中烦乱,想找个清静之地一个人待上一会儿,正巧侧面有片枫树林,林中有块巨大的平石横卧在枫林深处,漫夭想着那里应该没人,便走了过去,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最不想面对的人。

上一篇   皇兄皇妹(2)

下一篇   皇家狩猎(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