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狩猎(2) - 白发皇妃

皇家狩猎(2)

枫叶笼罩的青石板上,一身白衣的男子枕着一只手臂,斜躺在那,双目紧闭,上回她还回去的那把墨玉折扇被紧紧捏在他另一只手里,置于胸口上。漫夭直觉地转身,就同上回在漫香阁那样立刻逃走,但她脚步还未动,身后已有倦懒的声音传来:“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 漫夭身形一滞,原来他没睡着。她便只好停步转身,压下心头瞬时涌现的万千思绪,故作疏漠有礼,淡淡道:“打扰离王休息了。” 宗政无忧缓缓睁开眼睛,每一次见到她,她都是这么淡漠、平静,仿佛他对她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望着她平静如水的眼睛,他便忍不住自嘲,“你一定要把称呼叫得那么仔细?” “不然怎样?”她抬头问,又道:“你本就是离王!”不叫离王,难道要叫无忧不成? 宗政无忧陡然气道:“那本王是不是也要叫你傅夫人?”他将傅夫人三字说得极重,明显动了怒。 漫夭蹙眉,刻意忽视掉心里的不适,淡淡道:“如果离王愿意,也可以这样叫我。” “你!”他气恨,遽然起身,双目狠狠瞪着她,竟说不出话来。从什么时候起,他在她面前,竟如此易怒,控制不住情绪。 “好。傅夫人!”他叫她,语气冷冽渗人,她听得心头一刺,却是笑道:“上次……七绝草……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还有伏云坡……无隐楼帮了我大忙,谢谢你!” 她是真心感谢他,偏偏有人最不喜欢她分得如此清楚。宗政无忧沉声道:“本王不需要你的道谢!我只想知道,你……希望谁活着?” 这个问题……漫夭心底一震,什么都来不及想,他又补上一句:“别告诉我,你不懂。” 懂,她懂!先前只是担心、怀疑,他这一问,让她那原本不甚清晰的预感变得清晰起来。他与傅筹,已经不是暗中调查、试探,而是你死我活。这两个人,一个是一边利用一边真心爱她的丈夫,一个是伤害过她她却始终无法忘情的男子…… “你不敢回答?”宗政无忧见她一直沉默,目光死死盯住她,像是要将她看穿般的犀利。 漫夭苦笑道:“我希望谁活着,谁就能活着吗?这个世界,在刻骨铭心的仇恨和至高无上的皇权面前,女人的希望,从来都改变不了什么。不会是我喜欢谁活着谁就能活着。” 那些被世人所传诵的伟大爱情,被天下人所唾弃的红颜祸水,到了她这里,什么都不是。在她看来,一个女人,在一段刻骨铭心的仇恨和一场浩荡的政治漩涡中,其实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渺小得什么都影响不了。 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都牵系着万千条性命,傅筹多年的忍辱负重,能答应不利用她去害宗政无忧已是不易,要有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出这样的承诺,而这个承诺对于他原定的计划又会有多少影响?她无从知晓。而宗政无忧,她更没有权利去要求他做什么,站在他的立场,他有责任在最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捍卫皇权,保护自己的亲人,尽管他对临天皇有着解不开的心结,但那毕竟是对他百般纵容、宠爱的父亲,也是他母亲用幸福成就来的江山,他可以拒不接受,但绝不会任人掠夺。所以,他们二人,必然有一场生死较量,谁胜谁负,不是她所能决定。 忍不住叹气,她心里伤感而迷茫。 宗政无忧皱眉道:“我只问你心中想法,没问你能不能改变!” 漫夭道:“既然不能改变,那我的想法,就无关紧要。” 宗政无忧顿时气恼,他想知道在她心里,究竟谁更重要,她却在这里跟他装糊涂,不肯说。他气得拂袖转身,冷冷道:“好!既然你认为无关紧要,那,等傅筹落到本王手里,本王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他语气中,竟夹带浓烈恨意。 漫夭心头一惊,想也没想就急急叫道:“不要!” 他们是兄弟,怎能互相残杀! 她慌忙转到他面前,情急之下抓了他手臂,请求道:“无忧,别杀他!如果你赢了,请你放他一马,别对他赶尽杀绝。这么多年……他活得不容易……” 在她的意识里,他有无隐楼,有江南藩地,有自己的军队,还有皇帝的支持,只要他全力以赴,胜算总比傅筹大一些。 宗政无忧身躯猛地一震,望着她急忙抓住他的动作,他心里忽然有些绝望。他想让她叫他名字的时候她不叫,一听说他要杀傅筹她便乱了方寸,什么冷漠、平静全都被她丢到九霄云外。他看着她的眼睛,她眼中无法掩饰的浓烈担忧和祈求重重刺痛了他的心,令他站立不稳,踉跄后退。 手上一空,漫夭愣了愣,然后就感觉到他周身遽然迸发而出的冷冽、愤怒夹杂着绝望的气息,她震在原地,突然住口,再说不出一个字。 宗政无忧道:“你竟然如此紧张他!为了他,你放下骄傲,来求我?” “我……”漫夭失语,她第一次从他眼中看到这样受伤的表情,丝毫没有掩饰。她心里忽然好难过,从那日思云陵里,他说他后悔了的那一刻起,她就不敢再去想有关于他的一切,因为害怕,害怕明白他其实是真心爱她,更害怕当初她所做出的决定是错误的。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如果可以,她希望他们都活着,不要有斗争,不要相互仇恨。 “无忧,如果你输了,我也会向傅筹……” “我不会输!”宗政无忧冷冷打断她的话,斩钉截铁道:“即便输了,也无需你替我求情!” 他就是这样骄傲又自负的男子,漫夭无奈叹气,宗政无忧却猛地朝她掠过来,一把捏住她下巴抬起她的脸,狠狠攫住她的唇,惩罚般地一口咬破她那娇嫩的唇瓣,再将那漫出的血腥气连同他的愤怒和绝望一起揉进她的口中。 漫夭痛苦地闭上眼睛,没有吭声,他又猛地放开她,胸口起伏不定,扭过头去,沉痛问道:“为什么我只利用过你一次,你恨我很得这么彻底,他利用你那么多次,你却能原谅他、接受他、与他夜夜同床共寝……为什么?” 他的声音痛怒不解,仿佛一个被抛弃的孩子,有着隐约的无助和迷茫。 以情感为诱饵,那初衷是利用不错,可是在利用的时候,他对她所表达的情感,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感情,这样……还能算是利用吗? 宗政无忧喘息着背过身去,不管怎样控制,心头还是有如钝刀割据。 漫夭心头大痛,忽然有泪光浮现,她连忙抬头,凄凉笑道:“你问我为什么?你不明白吗?” 因为爱,所以才无法接受伤害!又因为不爱,所以没有原谅或不原谅,接受与不接受。可是宗政无忧不明白。因为在宗政无忧的心里,只有不爱才能轻易放开。 宗政无忧道:“我最后问你,你对我,究竟……有没有真心?” 漫夭没有回答。耳边秋风掠过,枫叶碎响,她听到宗政无忧悲凉笑道:“原来一直都是本王……自作多情!” 日头已落西山,天地一片苍茫暮色,向来狂傲一身的男子此刻悲绝满身,不再看她一眼,他的背影消失在成片的红枫林里,留下一片萧瑟和孤寂。 漫夭眼角渐渐湿润,她连忙抬起头,睁着眼睛看天,直到天色完全灰暗下来,她才离开那个地方。但愿,傅筹能遵守承诺,若是他不能遵守,她希望宗政无忧不要因她而受制于人。 出了红枫林,走到一个拐弯处,一把锋利的剑,突然横在她面前。执剑女子一身红衣,容颜艳丽,眼光恨意浓浓,似是恨不能立刻将她碎尸万段。 漫夭镇定地望着女子,淡淡道:“香夫人这是何意?” 痕香怒瞪着她,质问道:“你又背着他私会男人,一点也不顾及他的颜面!你何德何能,竟让他为你……甘冒风险,不计后果的改变计划?我真想一剑杀了你,断了他的念想!” 痕香抖剑,那锋利的坚韧迫近她的咽喉。 漫夭并不惊慌,她甚至没有惊诧,从成亲那日起,她就已经看出痕香对傅筹的心思。看来她所料不差,傅筹原定计划,真的是以她为筹码来对付宗政无忧!她淡淡抬手,拨开挡在面前的利剑,痕香就势在她手上划开一道口子,漫夭并不生气,也不理会痕香对她的怒气和憎恨,她只是绕过痕香,径直走了。 “容乐,你的手怎么了?”回到行宫,太子已经走了,傅筹迎上来,见她指尖滴着血,一路落下斑斑血印,不由心惊。 漫夭随意道:“没什么,不小心擦伤了而已。不必担心。” 傅筹皱眉,将她安置到椅子上,命人拿了伤药,执起她的手,擦掉血迹,掌心处露出一道深深的剑痕。傅筹面色一变,温和的眸子顿时沉了下去,却是不动神色地仔细为她包扎好伤口,然后嘱咐她好好休息,便要出门。 漫夭从身后拉住他的手,傅筹顿住,回头望她,她说:“别去。她是为你好!人活在世上,遇到一个真心待你的人不容易,不要随意去伤害,尽管她所做之事,非你本意。” 傅筹回身搂住她,无限爱怜,叹道:“你什么都知道。” 漫夭静静靠在他胸前,沉默片刻,问道:“如果你赢了,你会怎么做?” 傅筹微微一僵,反问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又是她希望,她的希望有什么用?鉴于宗政无忧之前的反应,这次她没有回答。只说了句:“他是你的兄弟。” 傅筹却变了脸色,沉声道:“我没有兄弟!他是我仇人的儿子!”也是他最大的情敌,不只得了她的身,还得了她的心。 漫夭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无用,只轻轻一叹,道:“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倘若你输了,天上地下,我都陪着你去。” 她是真心的! 傅筹身躯一震,推开她,问道:“如果他输了,天上地下,你也都陪着他去,是不是?” 不知道。她还没想过。 接下来的几日,每日白日狩猎,晚上一边烤着众人猎回来的野味,一边看笙歌艳舞,表面看起来平静得仿佛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直到第六日,一行人狩猎归来,拿着手中的战利品,一如第一日狩猎那般兴奋。 临天皇和启云帝对他们大加赞叹了一番,此次秋猎,除两国帝王及女眷之外,只有宗政无忧和傅筹还不曾进过猎场。其他人多多少少也能拿个一两样猎物回来,也有人怕遇到狼群,不敢入深林,只在周围打只野兔之类的小动物。毕竟是原始森林,林中野兽,非人工饲养,武艺不够高,必然有许多的危险性。 太子望了眼傅筹,对着下首位置上斜坐着面无表情的宗政无忧,笑道:“七皇弟骑术箭术都甚好,为何这几日干坐在这里,不去一展身手,猎个痛快?听闻傅将军猎术也极好,不妨你们来比一场,看看谁更胜一筹?父皇以为如何?” 临天皇掀了掀眼皮,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宗政无忧,只见他神情倦懒,根本毫无兴趣,不由皱了皱眉头,也没给予回应。 傅筹则是毫不避讳地握着漫夭的手,对她温柔笑道:“容乐喜欢什么?我这就去为你猎来。”他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在场的人都听见。那般轻松随意的话语,似乎与离王比狩猎根本不在话下,而是根据他妻子的喜好,想猎什么都是手到擒来。而那无限宠溺的口气,令宗政无忧听来更是极度刺耳。 漫夭随口道:“将军随意,什么都好。” 太子哈哈笑道:“瞧瞧瞧瞧,公主的意思是,只要是将军出手,不管猎了什么,公主都会喜欢。就冲公主这句话,傅将军你也得多卖些力气,猎些好东西回来送给公主,才不枉公主对你一片深情。” 傅筹笑道:“太子所言极是!容乐,我这就去,你在这里稍等为夫片刻。”说罢他瞅了一眼对面的宗政无忧,只见宗政无忧重重捏了把身下的座椅扶手,手上青筋毕现,进而眸光沉郁,冷哼一声,什么也不说,先傅筹一步翻身上马,一把夺过侍卫递过来的箭袋,双腿一夹马腹,扬鞭飞奔进了猎场。 傅筹放开漫夭的手,不紧不慢地跟上。马疾驰而去的瞬间,他面上的温和褪了下去。 临天皇对一旁的向统领使了个眼色,向统领连忙命一队禁卫跟上。

上一篇   皇家狩猎(1)

下一篇   远离京城(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