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京城(2) - 白发皇妃

远离京城(2)

拐过屏风,来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开启机关,一棵用来装饰的树木立刻往一边挪去,她蹲下身子打开两层之底的暗格,取出那个沉甸甸的匣子,然后将一切恢复原貌,这才站起身,将那匣子小心翼翼地捧着,还没来得及打开,身后一阵阴风吹来,一道被撕裂的不辨男女的嗓音带着阴森可怖的笑意透过屏风冷冷传了过来,惊得人浑身一颤,立时起了一层寒栗。 “原来公主把东西藏在了这里,害本门主好找!” 漫夭心头一骇,忙走出屏风,见到一个黑衣人,那人从头到脚被黑布罩住,只露出一双眼,而那双眼即便是在黑暗中,也能清楚地看到那眼中闪烁的阴狠毒辣。 他自称本门主,漫夭直觉问道:“阁下便是天仇门门主?”她曾听人说起天仇门门主的一贯装束,似乎就是如此。想到此人也是陷害她的幕后黑手之一,心里顿生憎恶。没想到在傅筹的通缉下,此人还能自由行走在京城之中,这个人无论是武功还是其他,都不容小觑。以她现在的能力,必然不是他的对手。看天仇门门主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匣子,似乎有着势在必得的决心,她不禁疑惑,这匣子里究竟所装何物?竟让天仇门门主亲自出马。 她下意识地抱紧那个匣子,想着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此人得去。 天仇门门主上上下下地将她打量了一遍,不无遗憾道:“不错!你这丫头不但有点眼力,还有点定力,是个可造之材,不过……可惜了!” 他把自己当成是造世主了?漫夭冷笑道:“门主跟踪我到这里,是想要我手中的东西,还是……我的命?” 天仇门门主阴森笑道:“东西,自然是要!人,也要!” 漫夭嘲讽道:“看来我对门主还有利用价值,这么说,我的性命,暂时没有危险?” 天仇门门主哈哈笑道:“那两个小子对你可宝贝得紧,你的用处还很大。只要你把东西送过来,乖乖跟本门主走,本门主自然会留你性命,不让你多吃苦头。但如果你不肯听话,那本门主就不敢保证你还能不能活着见到他们。” 漫夭皱眉,只一心想着如何逃离此处,却没留意到他话里的他们。她与这人说了几句话,仍分辨不出他究竟是男是女。他身形中等偏瘦,个字不算特别高却也不矮,声音撕裂的尖锐,似男非男,似女非女。 这个人将自己弄得这般神秘,到底是何缘故?她微微凝思,问道:“你知道我手里拿的是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天仇门门主道:“你不知道没关系,我知道就行。说起来,陛下的心思可真是越来越深了,竟然想到把东西交给你保管,也对,只有你,傅筹才不会查!就算他知道这东西在你手里,你不拿出来,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不过,我倒是非常奇怪,以你的身份,他为何会信你?” 临天皇为什么信任她,她也不知。但听此人口气,这匣子里的东西似乎也是傅筹千方百计想得到的,她倒是听说了傅筹这几天一直在找一样东西,不仅翻遍皇宫,还找了借口搜了几名大臣的府邸,是什么东西那么重要,值得他费尽心机去寻找?忽然想起那日猎场悬崖下,冷炎曾提起太子翻遍皇宫找玉玺的事…… 玉玺…… 对,是传国玉玺!临天皇给她的居然是传国玉玺!她心下震惊,直觉地抱着匣子退后一步,天仇门门主不耐道:“本门主耐心有限,快把东西拿来!” 漫夭眼中冷光一闪,又往后退了几步,听到天仇门门主冷笑道:“你不是本门主的对手!还是识相点好。” 漫夭此时已退至屏风后,忽然笑道:“可你别忘了,这是我的地方!” “地方”二字尚未落音,她疾速反手往后,一手按上屏风背后一个凸出的按钮,那雕有百鸟朝凰图案里的凤凰突然张口,几枚黑色的弹丸朝着黑衣人方向疾射而出,黑衣人没料到有此一着,微微一愣,迅速闪身避过,那几枚弹丸击在他身后粗大的柱子上,轰得一声炸开,一阵浓黑呛人的烟雾瞬间弥漫开来,笼住了黑衣人的视线。 就在这当口,漫夭已经掠身飞奔而去。她其实并不擅长机关,这弹丸的威力也并非很强,当日设此机关不过为防万一,对付一般人尚可,对付天仇门门主,只能是用来争取一点时间,她要趁浓雾未散离开此处。虽然这传国玉玺对她并无用处,但她绝不会把这东西给天仇门门主或者傅筹。 她飞身跃上屋顶,身后还处在迷雾中的黑衣人却是不慌不忙哼笑一声:“你逃不掉的!” 漫夭从屋顶来到后园,纵身一跃,落在马背,对等在那里的萧煞叫道:“快走!” 萧煞见她面色凝重,心知有异,也不多问,连忙纵马跟上。 四周静谧,偏僻的小道上只有马蹄声印在夜里的激荡回响,道路两旁的密林枝叶摇晃,漫夭分明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冲天而起,直往她头顶盖了过来。她面色一凝,将匣子放进左衣袖,紧紧抓住缰绳,受伤的那只手紧握住剑柄,随时做好出击的准备。 天际乌云浓郁,月光躲在云层,似是不愿瞧见人间这即将面临的惨烈。 地面狂风肆虐,刮起落叶飞卷于空,拂过她面颊,竟留下一道浅色的红痕。连落叶都可伤人,可见杀气之重。 周围有数道凌厉的剑气破空而来,她耳廓一动,闭上眼睛,黑暗中,听觉更加灵敏。当那剑气从四面八方直指她周身大穴,她拧眉一拍马背,整个人凌空飞起,再借势附身,手中的剑往下横扫一周,剑气凛冽,带起数道血箭冲天,只听闷哼之声骤起,有利器当啷落地。她眉头都不皱一下,飞身往前重落于依旧奔跑的马背。猛抽一鞭,那马更是疾速狂奔。 十丈一波,就这么持续了百丈有余,她手中剑柄已被染得通红,面上苍白的吓人,指骨痛到麻木,她仍然紧握住半点也不肯松手。 直到一个拐弯处,看到一大片空地上站满了人,一溜黑。 她急急勒紧缰绳,掉头去看,后方亦是如此。 被包围了!前无去路,后无退路。 “本门主说过,你逃不掉的!”那把撕裂的嗓音再度传来,她几乎预见了自己就要落于他人之手,再度成为一枚用来制衡他人的棋子。她不要!如果真的逃不出去,她宁愿死。 就在她决定以死相拼,看是否能冲出重围时,一侧的密林之中,传来一道雄浑的声音:“天仇门好生无耻,这么多人围杀一个女子,说出去,也不怕有损门主威名!”随着此人的开口,密林两侧忽然跃下十数人,落在漫夭的周围,将她护在中央。 漫夭微微一愣,抬头,见一棵参天大树之顶立着一名玄衣男子,那名男子面容本是清秀干净,但额头至鼻梁一道长长的褐色疤痕将他面目变得狰狞,让人一眼看上去,便多了几分煞气。 天仇门门主笑道:“本门主当是谁呢?原来是当年仗剑天涯但求一败的无相子,想不到你竟然做了无隐楼楼主,甘愿臣服于宗政无忧!” 被称为无相子的玄衣人纵身跃下,轻松落地,连衣摆都不曾惊起分毫,轻笑道:“臣服于谁,是本座之事,但有一点,本座绝不会臣服于你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阉人!” 天仇门门主双目遽睁,眼中凶光毕现,他冷哼一声,“逞口舌之快非能人所为,无相子,你以为就凭你这几个人,就妄想阻挠本门主的好事?” 漫夭一怔,天仇门门主竟是太监!一个太监为何不在皇宫,而是做了天仇门的门主? 无相子从袖中掏出一把扇子慢慢展开,扇了两下,从容笑道:“阻不阻得了,试过才知道!”说罢扇子蓦地一合,与天仇门门主几乎是同时出手,那股凌厉的杀气顿时铺天盖地而来。 风云色变,狂风猎猎,空气中压抑的气息让人不自觉提了心,紧张得喘不过来气。 漫夭骑在马上,看不清那空中激烈交斗的两人的身影。而四周天仇门人身影齐动,挥剑朝她急刺而来,萧煞连忙护在她身边,正准备迎接这场激烈的硬仗,然而,他还没动手,就发现其实根本用不着他,因为将她护在中央的十数名玄衣人的剑光凝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护盾,根本没人能伤到她一分一毫。 不到半个时辰,地面已是尸首横积,鲜血遍地。而这时,前方突然有马蹄声传来,声音急促而激烈。 漫夭抬头,便看到漫天飞扬的尘土中,七名戴着半边喋血红魔面具的玄衣男子,从天仇门人身后杀来。 猛烈的狂风逆向席卷,带来了狂烈的萧杀之气,她看到那七名男子如地狱阎罗般目光冷酷嗜血,执剑横扫间,就如同当日屠杀野狼般的动作,将数十名天仇门人迅速解决掉。那庞大的气势让她觉得,即便是千军万马在他们面前也不值一提。 天仇门门主见势不好,忙道了一声:“撤!”在黑夜中几个纵跃,便消失无踪。 无相子也不追,只掸了掸衣上的尘土,不慌不忙走到漫夭的跟前,微微一拱手道:“无相子见过公主!请公主上车。” 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漫夭朝他指引的方向望了过去,前方并列齐驱的修罗七煞忽往两边让开,竟现出三辆一模一样的马车来。 漫夭微愣,下马,走到马车前,疑惑地看着无相子。 无相子微微笑道:“这三辆马车可以载公主去往三个不同的地方。第一辆,可以带公主回将军府;第二辆,可以送公主回启云国皇宫;最后一辆,会送公主下江南。公主可自由选择。” 漫夭皱眉,将军府她不会回,启云国皇宫更不会去,而江南……一个没有宗政无忧的江南,对她又有什么意义?忽然悲从心起,她转身朝自己的那匹马走了过去,身后似乎有人咳了一声,很轻很轻的一声,她还没听清楚就已经被风声淹没。 无相子一愣,朝第三辆马车望了一眼,立刻追上漫夭问道:“公主为何不选?公主难道不想看看王爷治理下的江南吗?” 漫夭叹道:“看了又如何?他人都已经不在了,这个世界,走到哪里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分别。” “既然没有分别,还是去江南吧。江南风景秀美,人杰地灵,公主在那里,定能寻到您想要的幸福。” “幸福?”她惨淡的笑起来,“这个世上,哪里还会有我的幸福?!” “公主不去,怎知没有?就算没有,公主就当……就当游览了一回大好河山,反正对公主来说,哪里都一样。” 漫夭回头,有些奇怪道:“我看楼主并不像是会强人所难的人,何以如何极力劝说我去江南?” 无相子目光一闪,忙道:“是这样,前几日,我已将无隐楼总部迁往江南,公主人在江南,有什么事,才好吩咐。公主,请吧。” 漫夭微微犹豫,想着去看一眼他曾呆过的地方也好,只是不知,下一个月中之前能否赶至那里。 见女子点头,无相子面色一喜,忙摆手挥退了前两辆马车,将她往第三辆马车引过去。 马车大而宽敞,车帘掀开的时候,她正低着头,被人扶着上车,弯着腰还没坐下,微一抬头,目光突然撞进一双曾经熟悉无比的深邃眼眸。 身躯巨震,她整个人愣在那里不会动弹了。手中的匣子掉在车里,她半点反应也无。 那双眼眸的主人一身白衣,面色平静的坐在车里,正定定地望着她,目光复杂,似是担忧,似是想念,又似是恼怒。见一向聪慧灵敏的女子突然变得有些迟钝,马车车帘已经在她身后落下,她仍然保持着弯腰不动的姿势,他微微皱了皱眉,对外吩咐:“启程。” 马车遽然起行,尚未坐下的女子身子无处借力,便朝着里头扑了过去。男子似早有准备,张开怀抱接住,淡淡说了句:“真是越来越笨了!” 漫夭这才回过神来,手下温热的触感很真实,眼前之人也并非幻象,她心头大震,先是狂喜,然后一股强烈的委屈从心底漫出,瞬间将她淹没,她黛眉一皱,突然挣脱他的手,对外叫道:“停车。”然后起身就要撩开车帘下车。 宗政无忧一怔,慌忙拉住她的手,皱眉问道:“你去哪?” 漫夭回眸望他,压下心底一切情绪,口气淡淡道:“外头不是还有两辆马车?我去换一辆。” 宗政无忧眼光一沉,将她的手牢牢抓住,沉声道:“不准去。” 漫夭气笑道:“不准?不准你干什么准备那两辆车?如果我上了那两辆车,或者我自己骑马离开,你是不是打算就这样一直坐在车里不出声,让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眼泪遽然涌出,汹涌而落,怎么都控制不住。这些天她真的以为他已经死了,以为傅筹杀了他。她觉得她活在这世上已经没了意思,却又不能轻贱性命,她怕对不起他倾尽一切只为救她的情意。 眼泪越落越凶,颗颗都滴在男子的手上,滚烫的温度将他的一颗心也烫得滚热,他一把将她扯进怀里,紧紧抱住,下巴抵在她冰凉的额头,感受着她纤细的身子在他怀里不住的颤抖,他这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活了过来。 漫夭忍不住用拳头使劲地捶他,将这些日子以来充盈在心底的悲伤和委屈一股脑全部发泄出来,却没看到头顶的男子因痛楚而紧紧皱着的眉头,直到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她的额角,她抬手摸了一把,竟是鲜红的颜色,她惊得一把推开他,这才发现他脸色煞白,嘴角有血丝溢出,胸前也有大片鲜红色透了出来,她心头大慌,懊恼又惊惶,忙掉头想要叫人,却被他阻止。 “别叫。”他喘了一口气,又重新将她抱住,力度大得像是要将她嵌进他的身体里。 马车再次起行,将满地的尸首和浓烈的血腥气远远抛在后头,车内不大的夜明珠悬挂在马车的车顶,柔和的光芒驱散了外头的黑暗,照耀着紧紧相拥的两人。没想到,他还有机会这样抱着她!男子闭上眼睛,低头将一个吻轻轻印在女子额头,只觉得还能活着这样抱着她,真是幸福! “阿漫,以后……我不会再放手了!” 女子哽咽,在他怀里重重地点头,还没来得及叫一声“无忧”,又是泪如泉涌,不受控制地用力回抱住这个用生命爱着她的男人。 上部后记 万和大陆苍显一七五年,十月,卫国大将军傅筹以临天国先皇后金印为凭,恢复临天国皇室嫡长子身份,改名宗政无筹。 同月,曾葬身火海的傅皇后突然现身京城,半边容颜被毁,神智疯癫。北皇将其接回皇宫,母子团聚。 同年十一月,临天国第五代皇帝宗政殒赫因病退位,宗政无筹登基成为临天国第六任皇帝。人称北皇。宗政殒赫为太上皇,傅皇后为皇太后。宗政无筹之妻容乐长公主失踪,后位空悬,六宫无妃。 同月,离王宗政无忧率江南大军退守江南,凭传国玉玺、传位诏书于江南登基为帝,人称南帝。形成临天国南北分裂之局。宗政无忧封一女为妃,此女绝色倾城,却是红颜白发,传言疑似失踪的容乐长公主。

上一篇   皇家狩猎(2)

下一篇   情到深处(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