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妃还朝(2) - 白发皇妃

皇妃还朝(2)

“先别动。”宗政无忧急忙扶住她,然后坐到她身后,对外命令道:“停车。叫萧可进来。” 马车立刻停了,漫夭看了看周围宽阔的空间,这马车之大,堪比一间屋子,她疑惑道:“我们在马车上?要回去了吗?” “恩。”宗政无忧轻轻应了声,将她抱在怀里。 萧可很快便进来了,笑着叫她一声“公主姐姐”,之后查看了她的脉象,对宗政无忧说了声“没事了”便下了马车。这中间,萧可一直垂着头,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跟从前那个活泼可爱的萧可像是换了一个人。 漫夭虽觉奇怪,但也没多想。靠在无忧怀里,动了动身子,感觉身子骨酸痛得像是散了架,她皱眉,抬手去揉腰。真痛! 宗政无忧看着她紧皱的眉头,柔声道:“再过半个时辰就到江都了,你再忍忍。” 漫夭愣住,江都?她的记忆里,在昏睡之前还在尘风国王宫,相隔千里不止,怎么转眼就到了江都?她惊讶的张大嘴巴,“我睡了多久?” “十五日。”宗政无忧伸手帮她揉腰,力道轻重适中,很舒服。 这一觉,竟然睡了十五天!前所未有的长。以前头痛,喝完药,沉睡一晚就好,怎么隔了一年,再度复发,竟然一觉要睡上十五天?她这头痛症,也太奇怪了!她摇了摇头,只觉得脑袋跟灌了铅似的,胸口有些闷,她喘了口气,转头去看他消瘦了一圈的脸,只见他眉间、眼底有股化不开的浓愁悲绪。她蹙眉,抬手想替他抚平。 “无忧,我们离开……千易知道吗?你的踪迹有没有被别人发现,战马……” “别担心,这次的事情办得很圆满。” “哦,这我就放心了。”她笑了笑,忽然又想起什么,问道:“那一晚,你跟二煞突然出现,天仇门门主可抓到了?” “让他跑了。总有一天,我还会再抓住他!”说到天仇门门主,他凤眸眯起,眼神突然变得凶狠锐利,似是恨极。 漫夭微愣,再抓住?这么说已经抓住了,但是又让他给跑了?能从他手里跑掉,倒是难得。 宗政无忧道:“好了,你刚醒,别太费神。” “恩。”漫夭靠着他的肩,仰着脸看他,抬手蹭了蹭他下巴生出的青色胡茬,硬硬的,有些扎手。这样的他,容颜看上去少了几分仙气,多了几分成熟的男子韵味,倒是更迷人了。她忽然笑道:“你这样憔悴,看起来很多天没休息了,该不会以为我死了吧?” “胡说!”宗政无忧身躯一震,皱眉怒斥,声音竟带了些颤抖。 漫夭一怔,见他面色难看,忙笑道:“我只是随口说说,瞧你这么认真!” 宗政无忧浓眉紧皱,面色微沉,低声道:“随口说说也不行!” 他真动了气,漫夭微微惊讶,睁大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宗政无忧撇过脸,再转过来时,面色已经柔和下来,但他垂了眼,她只看得到他黑而浓密的眼睫,看不见眼中的神色,只听他霸道的说:“以后不准提那个字,你的命是我的,谁也夺不走!” 漫夭挑眉笑道:“谁说我的命是你的?为什么不说你的命是我的?” 宗政无忧想了想,很认真的点头,“恩,我的命也是你的。” “这样还算公平。”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她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得满眼幸福。 他眉心动了动,问道:“腰还酸吗?” 她点头道:“好些了。” “阿漫。” “恩?” “你说过要一直陪着我,还记得吗?” “恩。”她在他怀里点头,微微扬起睫毛,感觉他今日似乎有些奇怪,他很少有如此感性的时候。不由轻声问道:“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宗政无忧搂紧她,下巴搁在她头顶上,垂眸,望着她如扇般的眼睫,小巧挺翘的鼻梁,吹弹可破的肌肤……他凤眸之中忽然流泻出一丝哀伤,嗓音微带沙哑,却是满含深情道:“等我为母亲报了仇,送你一个太平天下。我们坐拥万里江山,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把江山交给他,我们就可以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到那时……不管你去哪里,我都陪着。所以阿漫……你一定要等着我。” 他的声音,温柔至极,但她却听出一丝苍凉的味道。她想说,她当然会等着他,但不知为什么,她忽然说不出口了,嗓子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般的疼。 她皱眉,心口没来由的堵得慌,低下头,将脸埋在他胸口,心里酸涩难忍。自由自在的生活,那一直是她所向往的!没有仇恨,没有战争,没有利用,没有伤害,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阴谋诡计……只剩下甜蜜和幸福,那该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可是,他们真的可以过上那样的生活吗?如果可以,那还需要多久?当那种生活来临,他们还有没有机会享受? 他眼睫悄悄抬起,目光透过车窗帘幔望向广阔无边的寂寂苍穹,那里白云飘散,如梦如幻,就像是人生无定,许多事不由人掌控。 有一种略带伤感的气息蔓延在他们之间,让人心头生出些许不安。 漫夭伸手楼上他的腰,在他怀里蹭了蹭,微微笑着,轻声说道:“我哪里也不去,就陪着你和孩子。” 宗政无忧闻言身躯一颤,手臂蓦地紧了,他只觉喉头一哽,连忙抬头闭上眼睛,将她抱在怀里,圈得严严实实。 马车起行,她再没躺下,就靠在他怀里,两个人静静依偎,听着外头的车辕声,都没再开口。直到马车行至江都皇城。 “恭迎皇妃娘娘回朝!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气势恢宏的江都城门前,高耸而坚固的城墙之下,丞相与明清正带领满朝文武百官跪列两侧,萧煞率禁卫军出城跪迎,城内百姓聚集,随之而跪。 队伍绵长无尽,御辇尊贵而奢华,一袭大红地毯,从皇宫一直铺到城门口,鲜艳夺目。 数万人齐跪,冲天震呼,震颤了整座都城!这便是用来迎接皇妃归来的气势,空前盛大。 有人撩开车帘,漫夭望着那伏跪在地上大片黑压压的人群,一望无尽。她一时间,不禁心潮起伏,记得走的时候,她身负剑伤,背负着万千骂名,人人唾弃,那时,只有一辆破旧马车,一名年迈车夫。时隔一月,再归来,帝王在侧,万人朝拜。尽管是她自己的计谋,但这两种截然不同处境下的心情比照却是那样的真实。 东方太阳冉冉升起,大地笼罩在一片朦胧的澄光之中。 身边突然迸发一股冷冽的寒气,漫夭微愣,转头便看到宗政无忧脸色沉郁,目光阴鹜,知他定是想起那日大殿上他们口不择言的骂词而生气,她握了握他揽在她腰间的手,看似不在意的朝他微微笑了笑,纵然他们骂得过分,但法不责众,更何况这次出使顺利,也有赖于他们的“倾力配合”。 漫夭轻轻拉开他的手,坐正身子,面色淡然平静一如往常,对着外头平声道:“都起来吧。” 俯首的大臣稍稍一愣,他们跪在下方,听到车帘被掀开的声音,分明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冷冽气息铺天盖地倾压过来,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他们想,皇妃此行归来,有功劳在身,定不会轻饶了他们,虽不致命,但总会有所责罚吧?至少也会刁难一下,一雪当日被恶骂之辱。但没有想到,她就这般轻易的让他们起来,难道是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是,那气息和皇妃的语气,感觉为何相差如此之大? “谢娘娘!”群臣谢恩后,忐忑起身,还未敢冒然抬头,只发现跪在前面的明清正和丞相一动不动,依旧是伏地跪拜之姿,不禁感到疑惑。 裴大人惊奇之下,抬了眼角偷瞄一眼,这一看,脸色大变,脱口叫道:“皇上!” 其他大臣还未站稳,听得这一声惊呼,抬头看到端坐在马车内的帝王黑沉阴霾的脸色,吓得腿一软,忙又跪了下去。 “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怎么会和皇妃一起坐在马车里? 宗政无忧冷冷看着他们,一个月前,这些大臣们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他恨不能将他们全部拉下去砍了,尤其是那个固执的像头驴一样的裴大人。 裴大人只觉有道目光如利刃一般向他头顶直劈而来,他不自禁打了个哆嗦,一个响头叩下,声音颤抖道:“臣……有罪!” “臣等有罪!”群臣齐拜。 宗政无忧冷冷一笑,语调沉沉道:“你们,的确有罪!” 众臣忙道:“臣等知罪,甘愿领罚。” 漫夭蹙眉,见宗政无忧似是真要为此惩治大臣,便轻轻摇头,道:“这件事本就是一场计谋,就算了吧。” 宗政无忧皱着眉头,不说话。

上一篇   皇妃还朝(1)

下一篇   皇妃还朝(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