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代价(2) - 白发皇妃

沉痛代价(2)

回了大帐,刚掀开帘幕,便见到宗政无忧正来回踱步,他看上去有些烦躁不安,见她回来,便皱眉迎上,拉住她冰凉的手,面色一沉,“你去哪里了?这会儿才回。” 漫夭淡淡道:“去外头走了走。” 宗政无忧牵着她在桌边坐下,她微微扯出一个笑容,问道:“这个时辰,你怎么在这里?” 宗政无忧动作一滞,转过头来看她,眼沉如水,眉头紧皱,问道:“我不该在这里?那我应该在哪里?”她竟然把他去昭云那里当成了习惯! 漫夭撇开头,轻声问道:“昭云还没吃饭吧?” 宗政无忧没回答,端起一碗盛好的汤递给她,淡淡道:“她饿了自然会吃。” 漫夭没接他手中的碗,蹙了眉头,道:“如果她不吃呢?” 宗政无忧似是心情不好,有些不耐,“不吃就饿着。总有一天会吃。” 这叫什么话?那是昭云,是一个为他可以付出性命的女子,他居然如此淡漠,仿佛与己无关。她怔怔的望着他,未曾多想,就脱口而出:“你怎么这样冷酷无情?她是因为我们才变成这副模样!” 一句“冷酷无情”,令宗政无忧面色陡然一变,砰的一声,他突然重重放下碗,碗里的汤经受不住剧烈的震荡,几乎洒出一半,溅得满桌子都是。他看也不看,只紧锁着眉心,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定定地望着她,那眼神似是要看进她心底里去。他的手在不知不觉间握紧,手上的青筋一根一根缓缓呈现,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漫夭一颗心猛地揪了起来,懊恼地皱眉,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看着他眼底埋藏的悲伤和痛楚,那样深切而沉重,她只觉心口窒痛,张着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两相静默,过了半响,宗政无忧都没有接口。他只是定定的望着她的脸、她的眼,一句话也不说。 漫夭忽然有些害怕他沉默得像是不存在般的表情,缓缓伸手去握他的手,只觉得他的手冰凉而僵硬。她心一颤,那些烦乱的躁意退去,她清楚的意识到,在这个世界,能这般轻易伤到他的,除了她再无旁人。而这个世上,谁都可以说他冷酷无情,唯独她没有这个资格! 鼻子遽然一酸,她突然扑到他怀里,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 宗政无忧看着她无助的模样,心头一软,缓缓垂眸,抬手抚上她单薄的脊背,声音低沉道:“阿漫!昭云出事,我们是有责任,但你想让我怎么做?一直这样陪着她、哄着她、给她希望?那不是帮她,那是害她!你明白吗?”这几日,已经够了!如果她因昭云所受到的伤害,想用他来补偿,那他在她眼里,成了什么? 漫夭在他怀里用力点头,她懂,她都懂。微仰起脸庞,她轻声道:“可是,我们总不能就这样不管她啊!” 宗政无忧脸色稍微缓和,抬手用指尖轻轻拭去她眼角垂悬的泪,她白的几近透明的脸庞仿佛一触即碎。他既心疼又无奈地叹道:“阿漫,我希望你自私些!”人生太短暂,趁他们还在一起,就该好好珍惜相守的日子。他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他最后的幸福。他说过,这一生,宁负天下,也绝不负她! “昭云的事你别管,交给我。” 她点头,伏在他怀里,心间发涩。 暴风雨来临的前夜,总是十分安静。而这一夜的拂云关和紫翔关,没有军队的操练声。 万和大陆苍显一七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对于紫翔关、对于南北朝而言,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一个令天地变色神鬼共泣的日子,它将被后世之人所记住。而那一日,成为紫翔关内数十万人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魇,它改变了持续多日的势均力敌的形势对局。 这日早晨,已过辰时,天色有些晦暗不明,天空黑压的乌云拢聚不散,仿佛要盖顶而来,大地承载着一片压抑之气。 南朝在拂云关的二十余万大军倾巢而出,帝王亲临,皇妃在侧。 万马奔腾,尘烟四起,浩荡磅礴的气势震响了两座城池。 天空的乌云似乎也被这气势所震散,露出碧蓝如洗的天空,阳光澄灿洒下,照耀着年轻帝王身上的金黄铠甲,反射出刺目的耀眼光辉,合着他身上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让人不敢仰视。而帝王身旁的女子一身白衣飘扬,银发飞舞,在飞奔的骏马之上,玉容一片肃穆,使人不自觉打心底里升起一种油然的敬畏。 在他们前方,是七千玄衣铁骑,领头的修罗七煞面上的红魔面具在阳光下散发着嗜血一般的颜色,映着两旁特制的青铜战车,红光如血,青光如刃。 紫翔关。 城墙高逾十丈,坚固如铁桶。城墙上,北军主帅闻讯率领麾下大将登城远眺。 只见城门数十丈开外,漫天的沙尘弥漫下,一眼望不到头的铁甲雄狮,气势恢弘无比。那金黄色绣有“南”字的飞扬旗帜下,一眼便能看到那众人围绕中的一男一女,皆是白发,他们高坐马背,身躯笔直,明明所处地势比这城墙低矮许多,可他们投递来的目光却并非仰视,而是仿佛立在他人无法企及的高处,低眸俯瞰大地苍生般的表情。 阳光透过尘烟,在他们身上拢了一层金色光辉,男子盔甲光芒耀目,浑身散发着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势,女子白衣如雪银芒刺眼,神圣不可侵犯,给人一种天神降临讨伐凡间的错觉。他们目光凌厉,越过数十万人透空直射而来,让人忍不住战栗。 一名将军道:“果然是南帝亲临,且拂云关南军倾巢而出,看来南帝此次是铁了心要拿下紫翔关!李将军,陛下不在,这可如何是好?” 李将军面色凝重道:“传本将令:死守城池。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城迎战,违令者,军法处置!” “是。”有人领命退下。 “李将军,你看,那是什么?像是马车,南帝打仗还带着这么多马车干什么?”一名将军指着南朝大军两侧闪耀着青光的马车问道。 那马车以青铜打造,周正四方,光秃无装饰点缀,看上去有些怪异,不像战车也不像拉人的马车。李将军看后,疑惑地皱起眉头。 这时,那些散着青光的马车忽然动了,从大军两侧如青龙一般直奔大军最前方并拢,在大军之前连成一排。马车前方有一块挡板,一人之高,青铜实顶,刀枪不入。前方正中有一个极小的圆孔,而后方车门上则有一个小窗子,从外头看过去,里面黑漆漆一片,谁也不知道车内究竟是人是物。 一名将军疑惑道:“我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从没见过有顶棚的战车!” 一名谋士拈着胡子,思索道:“这战车是有些奇怪,整体用青铜打造,看起来是好看,也坚固结实,可是车身太沉,四匹马拉着也跑不快。他们,为什么要制造这种战车呢?” 又一人道:“什么战车啊?连个站人的地方都没有!我看呐,这就是他们准备用做打不过时逃跑用的,叫逃命车还差不多。” 另一人摆手道:“管它什么战车不战车呢,只要我们不出城迎战,他们什么车也没用……” 南军阵营之中,宗政无忧稳坐马背,面色深沉,眼光冷漠邪侫,而漫夭神情淡漠,看不出表情,只眼眸冷凝坚定,望着对面城池,有着势在必得的决心。见城墙上敌营将帅现身,他们二人对望一眼,无需言语的默契在二人之间流转。 临行前,他们约定好,她负责破城,他负责破敌。 宗政无忧望向前方排列整齐的战车,目光幽深,似有所期待。 九皇子一身银色盔甲,手里拿着剑,面色十分正经,看上去倒有几分将帅模样。他抬头看了眼那高耸坚固的城墙,微微凑过来,有些怀疑的小声问道:“七嫂,你确定我们不需要梯子就能攻进城去吗?你看这城墙少说也有十丈高了吧,这可是有名的难以攻破的城关啊!” 漫夭掉头看他,微微挑眉道:“这么高的城墙,你觉得梯子能够得着?” 九皇子道:“那也比没有强啊!无相子,你说是不是?” 无相子亦是一身银色盔甲,俊秀面容之上那道直抵鼻梁的疤痕在大军冲天的杀气下为他增添了几分凛冽的气势。他闻言,转过头来,微微笑道:“娘娘说用不着梯子,那就必然用不着。” 宗政无忧侧目,扫了九皇子一眼,九皇子嘿嘿干笑了一声,忙道:“七嫂,我不是不信你,我只是好奇,你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啊?是那些马车吗?可是……我怎么看不出这马车有什么用呢?它又不能打仗,这人要是坐进去,连敌人都看不见,还怎么打呀?”想不明白,他怎么看也还是觉得奇怪。偏偏七哥对此深信不疑,连问也不问一声。 漫夭微微一笑,眼中光华潋滟,略带神秘笑道:“一会儿你就会知道,它到底有用没用!”她说着转过头去看宗政无忧,宗政无忧朝她伸出手,目光深邃,隐含期待道:“我等着你给我惊喜。” 她将手放进他掌中,感受着他毫无条件的信任,微笑道:“我定不会让你失望。” 九皇子目光晶亮,愈发的好奇,便迫切道:“七哥,那我们快攻城吧。” 宗政无忧朝无相子看了一眼,无相子会意,对身旁一名副将点头,那名副将立刻驱马向前,横举手中长枪,宏声叫道:“北军听好了!我皇圣谕:南、北朝本是一体,因逆贼犯上作乱,令国家分裂,尔等不分青红皂白,助纣为虐,本是死有余辜,但念在尔等从前皆立有战功,我皇惜才,不忍尔等丧命于此,现予尔等一线生机。只要尔等交出姓吕之校尉,再开城投降,我皇胸怀宽广,定不计前嫌,日后当委以重任,望尔等好自为之。现以一炷香为时限,倘若一炷香之后,尔等依旧冥顽不灵,我军即刻攻城,到时必生灵涂炭,天地同哀。” 这名副将声音铿锵有力,言词慷慨激昂,透着帝王的恩威并施。 紫翔关守城士兵闻言之后,皆转头望向军中主帅,李将军皱眉看一眼左右,面有不屑,朝着京城方向一拱手,扬声道:“要打便打,你们少在此危言耸听!我等只认我朝陛下圣谕,其它一概不听。” 副将退回,帝妃面色如常。李将军的拒绝本就在他们意料之中,他们如此做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让紫翔关的士兵和百姓们知道,他们并非残暴嗜杀。 漫夭一手捏紧缰绳,望着那在人们眼中如铜墙铁壁般高耸巍峨的城墙,以及城墙上的数万张似陌生又似熟悉的面孔。这些人,都曾经在那个充满血腥的冰冷皇宫里冷眼见证过她曾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屈辱,像是看戏一般的姿态。当她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时候,她曾在心里说,如果能活下去,就一定会让所有人付出代价。时隔一年,那些仇恨本已在幸福中渐渐淡去,是昭云的痛楚唤醒了她埋藏在心底的恨意。 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皇位之争,本就残酷血腥,更何况天下之争?她既站在他身旁,就当摒弃妇人之仁,狠下心肠,助他复仇,成就帝王霸业。敛下心绪,她冷眼看着对面城墙上李将军招呼左右将军齐往后退,对城墙上的士兵们抬手下令:“放箭!” 一声令下,万箭齐发。 尖利的箭矢如雨点一般,密密麻麻,朝着南军劈头盖顶激射而来,每一支皆来势凛冽,带着催命的死亡之符。 她望着那夺命的箭雨,勾唇冷笑,额间一朵红莲花钿映衬着满头飞扬的白发,散发着圣洁的妖冶光芒。 南军打头的玄衣铁骑正待举剑相挡,而此时,青铜战车阵之后的萧煞对着战车车门扬手喝到:“起!” 百辆战车齐整成排的挡板应声疾升而起,由一人高的距离一窜而至数丈之高,正好挡住密集而来的箭雨。只听“叮叮锵锵”一阵阵铁器与铜器相撞击的尖锐之声不绝于耳。转眼之间,战车挡板成了坚盾,北军数万箭矢落地,南军无一伤亡。 城墙上的李将军等人愣了一愣,原来那战车竟是机关巧制。他抬手,叫了声:“停。”如此下去,只是浪费箭矢。 一名将军面带鄙夷,高声笑道:“原来这车不是战车,是用来做盾使的!我还以为你们是来攻城的,原来竟是为了来告诉我们,你们很会做缩头乌龟呀!哈哈哈……有本事你们一直躲在那后面别出来,我倒要看看你们缩在那后头怎么攻城?” “哈哈哈……”城墙上的其他人也跟着大笑起来,满脸的不屑和鄙视。李将军却是一脸严肃,只是一张挡板便有如此机巧的机关,那庞大的战车里装的是什么,无人得知。他忽然有些担心,这在他眼里固若金汤的城池,今日是否还能保得住? 南朝士兵听此言论,心中愤愤,热血不禁上涌,他们握紧手中的长枪,抓紧缰绳,等待上头一声令下,便如离弦之箭,朝敌人冲杀过去。 宗政无忧面色平静,仿佛不曾听见,只转头看了漫夭一眼,漫夭微微扬唇,冷笑,看萧煞对马车扬手,沉声喝令:“攻城!”

上一篇   沉痛代价(1)

下一篇   破紫翔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