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紫翔关(1) - 白发皇妃

破紫翔关(1)

命令下达,青铜战车挡板疾收,原本平滑的顶盖往后掀开,数百个漆黑浑圆的物体在事先量度好的距离与角度的机关作用下准确的朝着坚固的城墙激射而出,势不可挡。 城墙上的李将军面色微变,有人问道:“那黑漆漆的扔过来的是什么东西?” 一人笑道:“用那么大点的黑石头就像砸毁城墙,真是可笑之至……”这人口气极为不屑,另几人亦是如此神情。紫翔关的城墙在他们眼里,那是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然而,他那可笑二字才刚刚出口—— “轰隆——!!!” 震耳欲聋的滔天震响,如雷击苍穹,声震百里之外。 坚固如铁桶般的城墙应声轰然坍塌,碎石飞扬,烟尘骤起,火焰冲天,浓烟如朵朵乌云疾散,四处弥漫。 粹不及防的巨震和毁灭,带来的是惊恐惶乱的惨叫声,尖锐刺耳,那些靠近城墙边的士兵们被炸飞了出去。或粉身碎骨,或埋尸城墙碎砖之底,或跌落火海,或在剧痛之中,惊恐的瞪大眼睛,看血箭如雨,看自己的断臂残肢…… 如此惊人的杀伤力,在这个还不属于它的年代震惊了所有的人,也包括了宗政无忧。他惊诧的转眸看她,那目光带着不可思议的光芒,一寸一寸流转到她淡然从容的绝美面庞。这便是另一个世界的武器?他开始好奇,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他不知道,这些东西,在那个世界根本早已经不值一提。 九皇子张着嘴巴,惊得说不出话来。无相子亦如是,而他们周围数十万将士们更是目瞪口呆,似是不能相信那数战之中牺牲无数将士性命仍然不能攻破的令人头痛的高耸城墙,就这样轻易的被摧毁。他们望着前头那一排皇妃命人打造的看似怪异的青铜战车,先前不理解的情绪变成了震撼和惊颤。 这一刻,他们终于相信,这个女子确实够资格站在被他们奉为神祗般的帝王身边,骄傲的宣称要助帝王治理江山,征战天下。再没有人,能质疑她的能力!其实,从她带回战马那一刻起,在他们心里,她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 数十万道目光,聚集在女子的身上,阳光下,她那流光的慧眼格外明亮,似能照亮整个世界的黑暗,那五官及面庞优美的轮廓,以及她妖冶却又圣洁的白发,还有她一转眸对着帝王微微欣然淡笑的唇角,都被渡上一层柔和的灿烂光华,仿佛被上天赐予了她神圣的使命,让人肃然起敬。她就在帝王的身旁,与帝王并肩骑在马上,他们看着帝妃二人,就好像看见了未来的天下太平。 谁能想过,这样一个纤细柔弱的女子,竟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一座坚固的城池! “哈哈,有了这武器,就没有攻不破的城池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九皇子震惊过后,神色振奋无比,他拍手,看着漫夭的目光近乎崇拜,道:“七嫂,这……这真的是你让我买的那几样东西炼制出来的吗?” 漫夭微微摇头道:“不只是那些东西,可惜材料有限,所炼制出来的数量有限,威力也有限。” 九皇子瞪着眼睛,万分惊讶道:“啊?这威力还有限呀?难道还有更厉害的不成吗?” 有,当然有!只是,她没学过武器制造,那些高科技的东西,即便将材料放到她面前,她也造不出来。 “七嫂,这场仗打完了,你教教我吧。以后,我没事的时候,也炼几个来玩玩。” 漫夭无语,这东西是用来玩的吗?宗政无忧皱眉,淡淡瞥了眼九皇子,九皇子连忙讨好笑道:“回头我叫人大量收购这些东西,多多炼制,以后这天下就是七哥你的了!” 漫夭看着他,无奈摇头,压低声音道:“如果真那么容易收购,你又怎会在半年里才收购了那么一点?老九,你可要谨记,这个,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天下怕是难有宁日。” 九皇子笑容一顿,“七嫂说的是!”说罢,他们目光再次投向对面已经坍塌损毁的城墙。 原先城墙上的几位将军,在前方城墙倒塌之时,惊得迅速往后跃去,侥幸逃过埋尸墙底的命运。他们从地上爬起来,面如土色,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们眼中的铜墙铁壁,在对方接踵而至那刚刚还被他们嘲笑的“黑石头”攻击下沦为一片废墟! 一名将军抬手摸了把脸上的土灰,摇了摇脑袋,一开口,竟有些结巴:“李,李将军,这,这……” “李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照此下去,他们大军很快就可以进城了!” 李将军面色沉重,果决下令:“传本将令,大军出城迎战!” “将军,不可!您看,他们武器这般厉害,我们大军出城也是送死,不如……我们退吧……” “住口!”李将军一声厉喝,怒目而视,若身为将军都心存畏惧,那些士兵们还怎么打仗?军心士气为重,他敛了敛神色,沉声道:“紫翔关乃边城要塞,是北朝万千子民心中御敌的屏障,岂容有失?谁再敢轻易言退,军法处置!”他拔出长剑,那名心生退意的将军连忙称“是”,不敢再言声。 李将军又道:“你们以为那些战车里能装多少‘黑石头’?!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快去传令!” “是。” 不消片刻,已整装好的二十多万铁甲军在李将军的率领下,声势如虹,踩踏着焦黑的废墟以及城墙守卫的血肉残躯直奔城外,朝南朝大军迎去。 南军被神秘武器震得热血沸腾,他们个个士气高昂,面无惧意,握紧手中的长枪,只等主帅一声令下,搏命杀敌,以战死沙场为毕生荣耀。 九皇子笑道:“他们终于出来了!” 无相子正待下令迎战,漫夭阻道:“等一等。” 九皇子奇怪道:“七嫂,还等什么呀?他们已经杀过来了!” 宗政无忧斜目横他一眼,道:“让你等,你就等,哪里来的那些废话。” 九皇子立刻噤声,半个字也不敢多说。 漫夭松开宗政无忧的手,冷冷望着声势浩大、来势汹汹的敌军,举剑叫道:“摆阵!”蕴含内力的声音,气势十足,带着无人能比的从容自信,远远传了开去。 萧煞应声做了个手势,百辆青铜战车突然向两侧散开,如同两条在大地上肆意游弋的青龙,朝着疾奔而来敌军包抄过去。马蹄溅响,车辕声声,声势恢弘壮大,竟不属于数十万大军。 李将军暗叫不好,战车虽只有百辆,不足以围困二十多万大军,但这武器火力强盛,乃他亲眼所见,若被包围在中央哪还有活路?他连忙下令,分四路从两侧进军,包围敌人,只要敌我交战难以区分,那他们的武器便无用武之地。 辽阔的战场,升腾的杀气,北军四路大军一分两侧,欲躲过战车的包围,然而,就在这时,那两条游弋的青龙忽然又从两侧向中间并拢,迅速的合二为一,朝着敌军中央扎了进去。如同腾龙入海,势不可挡。 李将军愣了愣,正想下令截住它,然为时已晚。 百辆战车一入敌军之腹,战车两侧忽有机关开启,上千支装有火药的箭矢从车内劲弩中齐齐朝两侧疾射而去。 “飕、飕、飕……”利箭破空之声不绝于耳。火药炸开,一箭中敌,数人皆伤。 周围惨叫声一片,刺耳的尖锐划破苍穹,连太阳也变得黯淡无光。 “中计了!”李将军一锤大腿,恼恨不已。望着那不断倒下的将士,再看向那十分坚固、刀枪不入的青铜战车,急忙下令:“避开它,冲!” 北军踩踏着自己人的尸体,一路冲来,宗政无忧这才抬手,冷冷吐出一个字—— “杀!” “驾、驾、驾——!!!” 战马应声扬蹄嘶鸣,南朝将士兵分数路,从四面八方朝敌军包围过去。 修罗七煞目中泛着嗜血的光芒,带领七千玄衣铁骑挥剑直迎而上。他们手中的剑透着蚀骨的寒气,一剑数敌,精准无比。 头颅滚地,断颈血箭冲天。 残酷的战争,嗜血的杀戮,这才是真正的修罗战场!比她想象中的画面,更血腥,也更残忍。所有的人都在杀敌,只有她和宗政无忧还在原地,静静的观望着。看着这惨绝人寰的人间一幕,宗政无忧面无表情,眉头都不皱一下,他是一个天生的王者,有着帝王该有的冷酷和狠绝。 残尸堆积,地面如血染一般,那殷红的血泊反照着日光,映出红光漫天。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作呕的血腥味道,死亡的气息笼罩在这一片大地,战场之中,人命如草芥蝼蚁,不值一提。 她手心发冷,面色泛白,胸口似是被堵住,心脏无法跳动。 这一战,赢得毫无悬念。北军在李将军誓要战到一兵一卒也绝不投降的坚持下,除了躲在尚未全部毁去的城墙一角的吕校尉之外,其它无一生还。 二十万大军齐举长枪,振臂高呼:“皇上万岁!娘娘千岁!” 漫夭这时身子一晃,跌下了马背。 天色阴沉,乌云密布,天地间的气息压抑而沉重。 她感觉自己突然跌入了一片熙攘的人群中,看到被人群层层包围的中央,有一个很大的台子,台上二十多个被绑住的男女跪在那里,他们头发凌乱,面上有许多伤痕,嘴里被一块布堵住,像是即将被斩的囚犯。 她被挤在围观的人群中,莫名的恐惧不安,急忙往前面挤去。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挤到前排,跪在前面的一男一女抬头似乎看到了她,原本平静的面容忽然涌现激烈的情绪,似是想向她传递着什么,拼命的朝她使眼色,那眼中有担忧害怕,有期盼和哀伤,那神色竟看得她好难过。 视线忽然模糊,面上湿润一片,她居然哭了,好奇怪!这个世界的人生死再平常不过,她为何要为一些不相干的人流泪?抹了把眼泪,可是怎么也止不住,心好痛,有一种浓重的悲哀在心底盘旋着壮大,她控制不了。 想上去问问他想说什么?可是挤挤嚷嚷的人群之中,似乎有一只手将她扯住,她怎么抬脚也走不出去。她望着周围冷漠的人群,感觉自己好渺小,仿佛比所有的人都矮了一截,像是一个小孩子般的需要仰望着一切。 侩子手挥动手中的大刀,她心里顿时涌现一股极端害怕的情绪,她想叫他们住手,一只黑色的大手突然捂住她的嘴,她叫不出声,只能在那人的手掌中挣扎,竟如此无力。 锋利的大刀将人头与身子一分二位,鲜血如箭喷溅而起,她只觉胸口被堵住,闷痛窒息。她在那只黑手桎梏下,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视线染上剧烈的猩红,看着那血淋淋的人头从邢台滚滚而下,一直滚到她的脚边,断颈处鲜血不断涌出,在她的脚底蔓开,她仿佛能感觉到湿漉粘腻的热度,在阴霾森冷的风中逐渐侵蚀着她的肌肤,她想逃开,却一动也不能动。 那被砍断的人头,面朝她的方向,双目圆瞪,死死盯住了她,向她诉说着他们的不甘和愤恨,他说:他死不瞑目;她说:“那些害死他的侩子手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明明没有声音,可她就是听见了,仿佛灵魂的哭泣,那般凄厉,蚀人心魄。 她的身子开始颤抖,心也在颤抖,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急涌而出,她心中害怕极了。张目四望,周围的人群忽然都不见了,整个大地都是血色一片,只剩下她,一个人站在血泊中央,无头的尸体朝着她的方向倒下,鲜红的血液一寸寸没过她的脚踝,似是要将她淹没…… “不,不……”她慌乱的挣扎,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一场噩梦,想要立刻醒来,可为什么就是睁不开眼睛? “阿漫,阿漫,你怎么了?快醒醒。”耳边有人呼唤,那道声音带着主人的焦急与担忧,还有浓浓的深情,她的手抬起急急地朝着那声音来源处抓去,像是害怕那声音消失了一般的急切,叫道:“救我,救我……无忧,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 昏睡中的漫夭拼命挣扎在噩梦的边缘,冷汗浸湿了她的衣裳,她面色苍白,黛眉深锁,一只手胡乱的摸索着,看上去无助而惊惶。 宗政无忧眉心紧拧,将她抱进怀里,柔声唤道:“阿漫,我在这里!就在你身边,你睁开眼睛便能看到,快醒醒,醒醒!” 她的手被一只大手握住,那只手温暖而有力,奇异的让人安心。她听到有一道温柔的声音在呼唤着她,那道声音仿佛劈开了天空厚重的乌云,天色蓦然明亮开朗,阳光倾泻而下,她便睁开了眼睛。 终于醒来,眼中映出他那熟悉的俊美容颜,深邃的眼眸盛满浓浓的担忧与心疼,还有被隐藏的似是害怕她会离他而去的深深恐惧,就如同她在那梦里找不到他时的惶恐和无助,她心头一紧,抬手便抱住他的腰。 “无忧,无忧!”她急切的唤着他的名字,确定他的存在。从不曾这样害怕过失去,这个梦太奇怪,奇怪得让人觉得不安,梦里的感觉真实的好像发生过一样。 她靠在他的臂弯,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紧一分,再紧一分,紧到任谁也夺不走才好。她微微仰起脸庞,眸中透着彷徨无措,喃喃道:“无忧,幸好你在!别离开我,永远都别离开我。” 宗政无忧极少见到她这般脆弱无助的模样,连忙也抱紧了她柔软纤细的身躯,下巴轻轻蹭着她光洁的额头,听着她轻声的呢喃,心寸寸收紧,眼底的悲伤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倾溢而出,弥漫了视线。他喉头微哽,薄唇张了张,万分温柔道:“我不离开你。只要……只要你不离开,我永远在你身边。所以,你不能离开。” “恩,我不离开。”她点头,在他的温柔中,逐渐平静下来。 宗政无忧轻吻她额头,端过一碗药,递到她唇边,温柔道:“来,喝药。”

上一篇   沉痛代价(2)

下一篇   破紫翔关(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