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一战(2) - 白发皇妃

千古一战(2)

荣韬不知不觉抬起了头,对着她淡淡的柔和的笑容,微微一愣,虎目之中燃起一丝怀疑,这样一个看起来像仙子般的女子,手无寸铁,柔弱纤细,她真的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轻易的灭掉他们的十万大军吗?她这样的女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双手沾满血腥的人啊! 漫夭在他的注视下,逐渐敛了笑,黛眉染上轻愁,唇角含着哀伤,叹息一声,道:“也罢。只是……容乐怎么说也是南朝的皇妃,总不能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这样擅自离开。” 荣韬想想,觉得也没什么不对,便问道:“公主是想给南帝留下书信?” “信就不必了。”她转身遥望北方,目中含着数不尽的思念,神情凄楚哀伤,让人看着便心生不忍。她幽幽说道:“自从他登基为帝,国事繁忙,我嫁与他这一年多,还从不曾为他弹奏过一曲。今日,就以一曲遥寄相思,希望他远在千里之外,也能够感受到我的情意。” 以情动之,从来无人可以拒绝。即便是铁血汉子,也会有心软的一刻。荣韬眸光几转,思虑过后,驾马退后几步,点头道:“好吧。那就请公主在此弹奏,让我等也一饱耳福。” “多谢荣将军成全。”她转头对城墙下叫道:“来人,取琴来。” 一架古琴送上城墙头,琴案上,一曲乐谱铺开,上头写着三个字:摄魂曲。如果底下荣韬看到这三个字,绝对不会给她机会让她弹出来。 漫夭一拂衣袖,芊芊十指放置琴弦之上。 抬眸带笑,一扫城下大军,手指拨动,一串美妙的音符自指尖流淌而出,空婉清灵,有如天籁之音,动人心弦,直拨人心底最柔软的一处。仅仅是个开头,城下那些不懂音律的将士都听得入了迷,仿佛被那琴音带入了美妙的幻境。 荣韬听得心中一动,眼前不自觉浮现出一幅奇幻的美景。 幽静的林溪山涧,黄沙远去,金戈铁马不再,只有蓊郁草木,泉水叮咚如轻铃般作响。水色幽碧而清澈,捧一捧清泉,入口甜如甘露,让人喜不自禁,畅想着有朝一日的清平盛世。正想再来一捧仔细品尝,忽然耳边琴音一转,眼前的山林化作大片的花海,美轮美奂的蝴蝶在百花中翩翩起舞,仿若一个个身披薄纱的妙龄女子,曼妙的身躯若隐若现,惑乱人的心神…… 漫夭红唇微勾,看也不看那些手持饮血兵刃、面上却已然如痴如醉的沙场将士,她指尖力度渐重,琴音由清悦变得深沉而大气。 荣韬似是又身置波澜壮阔的大海和峰峦之间,看云烟飘渺,如梦如幻……正陶醉间,突然,耳边猛兽狂啸,山中野狼猛虎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嗜血的眼神、尖利的牙齿、想将他撕碎了吞食入腹的表情……碧蓝的海水顷刻间变成浓稠的鲜血,腥臭的味道充斥着鼻尖,刺激着他体内埋藏在最深处的暴戾的因子。 他举起手中的剑,对着冲过来的野狼和猛兽狠狠劈下去,鲜血飞溅而起,他感觉到脸上一股湿热的黏度,鼻尖那种血腥气愈发浓重,让人几欲作呕,他却闻着兴奋了起来。 荣韬的剑一经举起,就再也停不住。青铜色的铠甲,流淌着血色的鲜红,他像入了魔般的双目嗜血,面容狰狞,机械地重复着杀戮的动作,见人就砍,疯了一般。 不只是他,此时的城墙下,所有的人皆是如此。 他们似乎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他们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字:杀!杀!杀! 隐在城墙楼梯口的向戊和两名副将以及萧可被这样残酷的场面震住了。向戊和两名副将震惊的看着那些人,不,那些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而是失去心智的疯狂的屠夫。 原来一曲美妙的琴音,真的可以化作催命之符,如此可怕! 萧可木木地走出来,站到漫夭身边,看着漫夭飞舞着纤细而灵动的手指,再看看旁边的曲谱,她面色渐渐发白。这首“摄魂曲”是她师父“雪孤圣女”所创,曾经想传与她,奈何她天生不喜欢练武。而这首曲子,必须有内力的配合,才能发挥它的作用。内力越强,杀伤力越大。 萧可只知道这曲子很厉害,能杀人,却不知,它还可以将人变成魔鬼。从来没见过这样盛大的屠杀场面,看着混乱的战场上翻滚的头颅,被劈开两半的身体里流出的五脏六腑,鲜血蜿蜒成河。她心里一时难以接受,胃里剧烈翻涌,她急忙跑到一边,弯腰呕吐不止。 漫夭听着下面传来的厮杀之声,目光只望着曲谱,什么都不敢想,什么也不愿想。若不是逼不得已,她绝不愿用这样的方式,去残杀她这具身躯的同胞子民。她缓缓闭上眼睛,空气中的血腥气慢慢浸入她的肺腑,耳边回荡着那些人死亡之前所发出的惨烈无比的哀嚎。 心一下下颤抖着,窒息的难受。她多想停止这一场残酷的杀戮,如果她可以的话。 就在这时,一直利箭破空而出,从远处石台上的轿辇之中,朝她疾射而来。 “飕”的一声,迅猛的速度,决然的姿态,无人能挡的气势。 向戊惊叫道:“娘娘,小心!” 她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那支迎面而来的箭矢,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白芒。她没有反应,因为这首曲子,一旦开始,便由不得她中途停止。 她以为她要就这么死了!然而,那支箭对准的,却不是她,而是她面前的琴。 “铮!” 弦断,琴毁,音绝。 她惊愕抬头,那百丈之外的石台上,轿辇之中步出一名男子,那人头戴金冠,身着明黄色龙袍,远远朝她望过来。她看不清那人的表情,甚至连他的脸也看不清。 轿中有人不在她意料之外,让她意外的是,这样远的距离,他竟还能如此精准的射毁她面前的琴,而不是她这个人。 望着那被箭力劈开的琴与琴案,她才知道,原来他的箭术,也这么好! 城下的敌军遽然清醒过来,满身是血的荣韬不敢置信的看着死在自己剑下的战友,望着周围满地残缺不全的尸体,一股滔天的愤怒陡然而起,剩余的几万人齐齐瞪目望向城墙上的白衣女子,刚才还觉得她像仙一样美,此刻再看,只觉得这女子如魔一般可怕。 荣韬怒道:“将士们,这个女人竟然用诡计让我们变成了残害自己战士的凶手,我们不用再对她客气。这样的人,不配再做我们的公主。兄弟们,冲上去,杀了她!” “杀了她!杀了她!”仇恨的力量,果然是无穷大。冲天的杀喊,几乎要将这座城震塌。 漫夭被琴弦割破的手指缓缓握紧,望着那些被仇恨的怒火淹没的将士们,她心头窒闷,头也不回,对身后的人吩咐道:“姚副将,立刻送萧可离开。” 向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娘娘,您也走吧。这里交给臣,臣会竭尽全力,即使拼尽最后一口气,也会力战到底,誓保乌城。” 姚副将与另一名副将也跪地拜道:“是啊,娘娘,您快走吧!” 漫夭望了眼仍在呕吐不止的萧可,看姚副将的目光沉下,冷声道:“这是本宫的命令。你敢违抗?” 姚副将还想再劝,而向戊见她面色不可动摇的坚决,只好叹一口气,示意姚副将照吩咐做。 萧可微微停了停,回头抗议道:“我不走,我要陪着公主姐姐……” 漫夭眉头一皱,上前就点了她穴道,吩咐姚副将:“快走。”说罢对城下挥手,几十人应她手势,拎着油桶上了城墙,这时,敌军梯子已经搭上来了,漫夭命那些士兵往城下蜂拥过来的敌军泼油,点上火把扔过去,冲天大火噌得一下燃起来,势头猛烈之极。 那些被泼了油的士兵在大火中痛得滚地尖叫,撕心裂肺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震刺着人们的耳膜。 大火并未完全阻隔住那些愤怒到疯狂的战士,有些人踩着大火中的尸体往前冲,不顾一切的想爬上城墙杀了她。 向戊和那名副将挥剑砍杀爬上城墙的敌人,但奈何他们人毕竟太少,上到城墙的敌人却越来越多,都冲着漫夭而去。 漫夭提了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毫不留情的将剑刺入敌人的身体。 她的双手已经沾满了鲜血,也不在乎再多杀一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她的手就要失去知觉,眼前到处都是猩红一片,身上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血,一身白衣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了,她和向戊,还在拼杀。向戊和她一样,整一个血人,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敌人的血,哪些是自己的血。 向戊眼看城墙上的敌人越来越多,焦急叫道:“娘娘,您走吧!乌城可以失,但您和您腹中尚未出世的小皇子却是万万不能有事。求求您,快走吧!” 漫夭苦笑道:“走不了了。”也许这城里的任何人都有机会离开,唯独她,走不了。也不知道东、西二门战况如何? 她正想着,城内有人来报:“启禀娘娘,西城门敌军已退,我军两万多将士死伤过半,剩余将士们正往这边赶,请娘娘一定要坚持住啊!” 漫夭还来不及生出一丝欣慰,又有人来报:“启禀娘娘,东城门……东城门快保不住了!” 她一怔,忙道:“让那些将士立刻去东城门救援。” “可是娘娘您……” “快去!”她厉声大喝,那人连忙领命离开。 城下的大火渐熄,他们临时准备的油已经用完了,而敌人,还有很多。她几乎是绝望了,这一仗,本就没有赢的可能。她想保住他的江山,但是,她已经尽力了! “娘娘,我们来帮忙了!” 纷沓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她回头,看到许多百姓冲上城墙,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一部分人手中提着油桶,其余人拿着临时从别处弄来的刀剑赶过来帮忙,尽管他们没有武功。 那一刻,她被感动了!望着那已经熄灭的火再次燃起来,就好像是在她心里头燃起了希望,原本无力的手臂再次充满了力量,她眼角湿润,从来没有这一刻这般感觉,百姓不只会散播谣言,他们其实也可以这样有血性,这样的可爱,令人尊敬。但是,不会武功的他们,来这里只会是送死。她忙道:“留下几个人泼油,其他人赶紧离开。你们不会武功,来这里也是白白送死。” “我们不怕死!他奶奶的,能杀一个敌人也不算白来。” “娘娘你是启云国的公主,又怀胎五月,都能为保乌城不顾性命,我们作为南朝子民,如果袖手旁观,那还叫做是人吗?” “我们自愿来的,和娘娘您一起抗敌,杀一个是一个……”后面二字还未说完,便被冲上城墙的敌人一刀劈中,那句话,永远也说不完了。她看着那才十四五岁的孩子在她面前倒下,眼中还带着对她的崇敬神色。她“啊”的一声大叫,挥剑便将那敌人削成两段。 将手中的剑递给身边的人,夺过别人手中的弓箭,从两人的头颈间交错的缝隙瞄准远处立在石台上的男人。 十成内力,半分不留,一箭发出,如男人之前毁琴的那一箭那般凌厉的气势,“飕”的一声,挟带劲风呼呼而去,势不可挡。 一箭穿心,精准无比! 石台上一身龙袍的男子跌落石台,摔在地上激起一片尘烟,她在男子坠下的刹那,身子猛地僵了一下,有一瞬间的恍惚,脑海中忽然闪过在启云国皇宫三年里,那人对她的呵护宠溺,还有和亲临天国,送别时的那句话:“朕此生最大的心愿,是皇妹你能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着……” 忽然泪流满面,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她没有想到,竟如此轻易的就射中了他。而他,没有闪避,没有格挡,没有做出任何抵抗,就那样被她一箭穿心! 敌军中有人大叫一声:“皇上!” “不好了,皇上中箭了!” 敌军顿时混乱起来,荣韬大惊,再也顾不得指挥人来杀她,忙叫退兵,朝跌落石台的男子疾奔而去。 “皇上,皇上——!”尖锐刺耳的悲痛尖叫从石台下传过来,她手中的弓弩掉在地上,视线已然一片模糊。 敌军退尽,百姓在城墙上欢呼。 漫夭望着堆积如山的尸体,鲜血汇聚成河,她只觉心口发紧,莫名有些疼痛。众人簇拥着她回营,向戊遣散百姓,让人去请大夫,被她拒绝。 漫夭独自一人回房,一进屋,关上门,她靠着墙,疲惫的身子无力地滑了下去,跌坐在地上。双目透出浓浓的疲倦,感觉真的好累,好累,累到她连呼吸都觉得很痛。 缓缓合上双眼,耳边的厮杀声挥之不去,脑子里不断闪现着鲜血和尸体的画面,闪过那三年宫中的岁月,男子倾心的呵护和后来所给她的伤害。 她蜷起双腿,紧紧抱住,头脸埋在双膝之间,衣衫上湿漉漉的血液浸染着她的肌肤,风从窗口吹进来,掠过她的身躯,带起一阵阵无声的战栗。 她想就这么待一会儿,不想动了,一点都不想动。 突然,有一只手,覆上她的手,淡淡的微热包裹着她的冰凉,那是一种有一点熟悉却又变得陌生的温度,惊得她猛然抬头,便看到了一张清隽儒雅的苍白面容,她身躯遽然一震,张口就要叫却已然叫不出声,身子也动弹不得。 就在她抬头的刹那,被点中了穴道。

上一篇   天命无解(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