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选夫(2) - 白发皇妃

公主选夫(2)

漫夭望着他的手,修长白净,骨节分明,极好看的一双手,能带人走出牢狱,也能将人推向深渊吧?她忽然有些害怕,竟退了一步,道:“我不想坐马车。” 宗政无忧微微一愣,漫夭以为他一定会不高兴,没想到他竟然跳下马车,一身风华站到她面前,对她无比温柔地说道:“那我们走回去。” 初夏的风,吹在她脸上,撩起耳边碎发,轻轻飞扬。宗政无忧带着她拐入一条僻静无人的小道,周围静悄悄的,没有声响。 漫夭被他牵着手往前走,前面的路一片漆黑,哪里有拐弯哪里是分岔路口,她一无所知,只能随着他的脚步走。走了一段路,宗政无忧突然问道:“你有心事?” 漫夭随口应了声:“是啊!” 宗政无忧显然没料到她会回答得这么痛快,他转头见她半垂的眸子少了几分从前的明澈,想起这一晚发生的种种,她的情绪变化似乎是从容乐长公主选中傅筹的那一刻开始,他眉头皱起,停下脚步,握住她的手,很用力。然后,问道:“为傅筹迎娶容乐长公主的事?” 漫夭点头道:“是。” 宗政无忧心中一沉,一股莫名的复杂情绪瞬间充斥在他的心里,令他少有的烦躁起来,望着她坦然的双眼,他抿着唇久久不语,手无意识地越攥越紧,漫夭吃痛,却不出声,也不挣脱,只缓缓说道:“那样对待一个爱你至深的女子……不觉得残忍吗?” 宗政无忧反问道:“你觉得我应该怎样对她?你希望我纳她为妾?” 不知是不是周围太过安静的缘故,漫夭恍惚觉得他冷沉的声音里有一丝受伤的感觉。他问她希望?她能有什么希望,只是觉得即使不喜欢,也不必那么绝情的伤害。 她是这么想的,可他却说:“不残忍,如何能断她念头,让她安心嫁人,过自己的日子?”他忽然扳过她的身子,用双手扶住她纤细的肩膀,微微低眸看着她的眼,目光深邃如神秘漩涡,将她牢牢吸引住。 宗政无忧道:“我不喜欢她,不会带她回王府。阿漫,你……懂吗?” 月下光,他的脸是那么的柔和,声音低沉磁性带着蛊惑,将她内心刚刚筑起的防备一点一点地卸下。他说不喜欢昭云不会带昭云回王府,这意思是不是代表他喜欢她?可他为什么喜欢她?因为她是从那个世界穿越而来的人吗? “无忧,我……”她要怎么告诉他她的身份,要怎么才能让他相信她不是刻意接近他?张了张口,她有些无助。 宗政无忧道:“我带你去个地方。”他牢牢牵住她的手,动作霸道不失温柔。 朗月清辉,黑丝绒一般的夜幕里不知何时多了许多星子,竟明亮照眼。 宗政无忧带着漫夭来到离王府后山,那里青草如茵,野花摇摆,绕着一池温水,在白雾缭绕的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气息。 “这里是……温泉?”漫夭讶异地蹲在汉白玉砌成的温泉池边,用手轻轻撩拨了池中冒着热气的温水,水珠从洁白纤细的指间滑过,在不远处沉香小筑屋檐下悬挂的夜明珠的光芒照耀下折射出柔和的波光,像是荡漾在心头的涟漪,一圈一圈,将那种炙热的温度一直传递到人心底深处。 漫夭忍不住脱了鞋袜,将脚放进水里,真温暖啊!她仰起头,将闷在胸口的那口浊气重重吐了出来,被赐婚一事所扰乱的心绪,在眼前幽香静谧的氛围中莫名地平复了。而她身后的草地上,宗政无忧姿势随意的躺着,双臂枕着头,默默望着她的动作,眼光深了几分。 “谢谢你。”漫夭回头,清澈的眸子,一如夜空中的星子般明亮。 宗政无忧眸光一动,轻轻笑道:“你要下去泡身子吗?我可以闭上眼睛。” 这笑容有点邪魅,看得漫夭脸直发热,她连忙摇头道:“不用,我就这么坐会儿就好。” 转过头看前面,身后传来男子低低的笑声,她没有恼,只是在想,这样的日子今后还会再有吗?她和他,一起品茗,一起下棋,手牵手走在寂静的马路上,看星星,看月亮,看一切可看的风景,说前世今生…… 心底那种无言的苦涩滋味又悄悄泛了上来,想她只一缕穿越千年孤寂无比的灵魂,在这个举目无亲的世界里,能遇到一个宗政无忧可与她畅谈古今并认同她现代思想的人,是何其的幸运?只是,命运这只无形的手却毫不留情地将他们逼至如今这种局面。 她不敢想,如果他知道了她的身份,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心头竟然微痛,她一时间不敢再往下想,只是在那里愣愣出神。 “你怎么了?”宗政无忧觉察到她的异样,心中有些奇怪,于是坐起身来,伸手直接托住她的下巴,将她低垂的脸正对着他,疑惑问道。 漫夭一双晶莹的眼眸直直望向他的眼底,清澈的眸光略带忧伤,仿佛是在等待他回答着什么,宗政无忧心中不由微微一动,手指轻抚上她细腻的脸庞。漫夭盯着他看了很久,像是在心底做了一个决定后,方艰难开口道:“无忧,如果……我要嫁人了,你可会替我高兴?” 宗政无忧微怔住,眼睛在她脸上细细地打量,随即轻笑道:“哦?你要嫁人?嫁给谁?”他的手指在她唇角边反复流连,轻柔的触感让她的心湖泛起阵阵涟漪,脑海中已是纷乱一片。宗政无忧只微笑着望着她,眼光闪动,静静等待她的答复。漫夭没想到他会如此直白回复,咬了牙艰难道:“我,我……” 宗政无忧叹息一声,轻声道:“阿漫,你要嫁的人我知道。” 漫夭一惊,抬眼望他,只见宗政无忧此刻神情中竟带了几分狂热,眸光灼灼,他邪邪牵起嘴角,对着她清晰而坚定的说道:“因为你能嫁的人……只有我!” 漫夭一声惊呼,随着那个我字音落,她已经被宗政无忧瞬间大力扑倒在草地上,两个人的脸庞近在咫尺,已渐急促的鼻息清晰可闻,她心头顿时抑制不住地狂跳,他的一只手紧紧箍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手在她脸上轻柔抚摸,口中喃喃道:“阿漫,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漫夭心头大乱,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她还未来得及理清自己的思绪,理智提醒她应该与面前的这个男子保持距离。可是,可是心底的感觉却是如此喜爱与他的接近,喜欢看他为她吃醋,像孩子一样的直接表达他的不悦。 欲望的春芽一经灌溉,便无可抑制的恣意增长,宗政无忧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欲念直向她唇上吻了下去,女子身上特有的幽香扑面而来,他只觉得体内真气无声流窜,像是要奋力冲破什么一般。 雾气氤氲的温泉池水边,男子清朗的味道伴随着幽幽青草香混合成了几乎可将人溺毙的芬芳,漫夭轻轻阖上了眼睛,直觉的回应着他。她的手贴在他胸前,隔着衣衫,仍能感受到他心脏处传来的有力节奏,不禁心中一震,她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靠近他,是被刺客推倒在他的身上,那时候,他身冷如冰,她贴在他胸前,完全听不见半点心跳之声。然而此时此刻,他的身子依旧冰冷,但她却真切的感受到了他狂烈地心跳!这一意识,令她心底忽然涌现出前所未有的甜蜜幸福之感,无声地蔓延在她的心间,使得她心头微颤。 他说,阿漫你只能是我的!对于从不近女色的宗政无忧来说,这……又代表了什么?这一刻,她忽然什么都不愿再想,什么和亲,什么将军,什么赐婚,都自她心里全然褪去,只余下眼前的这个他……宗政无忧,是从何时开始,他竟已悄然进驻了她的心底? 炙热的吻辗转流连,他灵巧的舌撬开了她的贝齿,修长的手在她细腻洁白的肌肤上反复游走,带起一阵阵颤栗的火花。 漫夭悄悄扬起睫毛,从细密的缝隙间窥探着眼前的男子,只见他轻蹙了眉头,鼻尖上沁了几点汗珠,喘息急促,往日里白皙的面庞笼罩了淡淡红晕,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眸却是阖了起来。仿佛感应到她的注视,宗政无忧唰地一下睁开了眼,那曾经如地狱寒潭般邪魅而冰冷的眸子,如今盛满的全是对她的浓烈情意,漫夭心头一颤,像是被他眼中的电流击中一般,身躯微抖,此刻的宗政无忧是这样的温柔多情,让她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她连忙闭上眼,双颊滚烫似火烧般,心跳得飞快。她的一生总在保持着清醒的状态,时时不忘提醒自己她应该怎么做,就连前世的未婚夫都是遵从了父亲的意愿去交往,即便是一个亲吻,也是因为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顺势而生的产物,她以为那就是爱情了,原来……她想错了! 漫夭径自想着,只觉肩上一凉,不知何时衣衫已半褪至腰间。她身躯微僵,大脑顿时回复了少许的清明。她真的要把自己交付于这样一个心深莫测、喜怒难定的男子么?虽然这一刻,她可以肯定自己的确是喜欢上了这个人,可是他的情感,她却无法掌控,更预测不到这一晚过后,她面临的,将会是什么? 宗政无忧好似察觉到她心底的犹疑,剑眉微微一皱,她对他……仍是未全心信任。手下的动作变得愈发地温柔,他火热的唇瓣滑至她耳畔,立时引得她难以自制地轻颤,喘息微促,眼波迷离欲醉。他在她耳边轻呵出一口气,语带蛊惑意味轻喃道:“怎么了?你不喜欢我吗?” 磁性的声音明显饱含了欲望的低哑,他口中吐出的灼热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一下一下撩拨着她敏感的神经。她直觉地想偏头躲开,却被宗政无忧一手箍住,看着他水光潋滟的瞳眸,她心里乱作一团,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漫夭轻喘:“我,我……” 宗政无忧心知对待眼前女子着急不得,她是那样理智聪慧,可他体内奔腾的焦渴因得不到疏解,使得那股流窜的真气已渐有逆转之象,他微微皱起眉头,似乎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去等待她的细思量。他不再犹豫,低头堵住她娇嫩的唇,舌尖带着无尽挑逗轻舔过她唇瓣,一只手快速伸入她衣内,漫夭喘息着忙抬手去拦,宗政无忧用另一只手捉住她的手压在草地上,唇上猛然加重了力道。漫夭直觉地挣扎,虽然她是对他动了情,可是……她还没想好! 宗政无忧喘息着抬起了头,微撑起身子,望着她的眼睛,他双眸中的光彩暗了下去,那种孩子般无措的神情又出现在他的脸上。 漫夭心头微痛,她下意识的拒绝,伤到他了吗? “无忧,你……我……”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宗政无忧喘息道:“阿漫, 别拒绝我……” 与她相处的数日中,她与他谈论着那个世界的一切,却惟独避开与自己有关的话题。那个世界的她,想来一定过得不幸福。这个女子的防备心很重,必须以情动之,他在心中飞快地转着心思,决定以退为进。 宗政无忧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分外的小心翼翼,神情郑重,在她唇上轻柔印上一吻,低声叹道:“阿漫,你可知道,在我心中,你将会是我宗政无忧此生唯一的妻!若你真的不愿,我必不会强迫于你。” 漫夭心头巨震,前世今生她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珍视过她,这般在乎她的意愿!鼻间顿时一酸,泪水不由自主地浮上眼眶,她连忙偏过头去,睁大了眼睛,不让眼泪落下来。 望着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固执的不让落下,宗政无忧的心中泛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情不自禁地俯下头吻住她的眼角,轻柔无比的动作似是在对她诉说着他的爱恋和心疼。 此时此刻,漫夭从心底感觉到了宗政无忧对她的情意,不是用眼睛,不是用耳朵,而真的是……用心。她深吸了一口气,眼光微转看到他眼中极力在隐忍的渴望,唇边绽开了一朵略带羞怯的笑容,悄悄地伸出手去抱住他精瘦的腰。 情意流转不过一念之间,多年以后她回想起这永生难忘的一夜,仍是心头酸楚莫名。 宗政无忧身躯顿时一僵,眼中带着焦灼地狂喜,急切问道:“阿漫?” 漫夭缓缓闭上了双眼,嫣红的双颊泄露了她内心深处的害羞,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背,用无言的动作答复了他的疑问。宗政无忧得到她的回应,急喘一声,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急切,漫夭只觉炽热的唇瓣自她柔软的唇一路狂乱延伸向下,直引得她娇喘不息,身子一寸寸瘫软了下去。不消片刻,衣衫已是尽数褪去,滚烫的肌肤相贴,感受着彼此激烈的心跳。穿越了千年的一缕孤魂,在这个异世间寻到了自己值得倾心相付的另一半,两颗孤寂而冰冷的心灵在不知不觉中贴在了一处。 沉沉夜色中,就连半弯的月儿也躲进了不远处的云层,不忍打扰地上一双缠绵相交的身影,微风中带着丝丝萦绕的暧昧气息,如情人的手轻柔拂过这片留下爱之印记的青草地。 一夜之间极尽缠绵,他就像一个不知餍足的兽肆意掠夺着她的一切。直到天光大亮,她才筋疲力尽沉沉睡去。 宗政无忧低头看着怀中已经昏睡过去的女子,她清丽的脸庞残存着极致过后的余韵,他用手背轻轻摩挲着她细瓷般白皙光滑的肌肤,眸光闪动,复杂难辨,这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也是唯一一个不会让他生出厌恶的女子,为了借助她打通受阻的经脉,她说需要爱才可以在一起,他便用十几日的时间获得了她的爱情。 他轻轻地笑了,这个世上,只要他宗政无忧想要,就没有得不到的! 宗政无忧微牵唇角,望着女子紧闭的眼,低叹道:“镜子么?有时照在镜子里的未必就是真实的。阿漫,你这般聪慧,却也逃不过一个情字!”说罢,他抱起怀中沉睡的女子,走到不远处的沉香小筑里,将她轻轻放到软榻上,仔细为她盖好被子,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举动是多么的温柔而贴心。

上一篇   公主选夫(1)

下一篇   镜花水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