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水月(2) - 白发皇妃

镜花水月(2)

她拼命控制住身子的颤抖,心冷如冰,却强自笑道:“那又怎样?你不知道吗?在我们那里,不相识的两个人都可以一夜欢愉,天亮后各走各路,连对方是美是丑都不记得……这种事,对我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而我,又岂会因此嫁给一个对我心存利用之人!” 生平最痛恨利用,尤其是感情的欺骗和利用,可惜,一次死亡都没能让她长好记性,误入这个男人的温柔陷阱。 宗政无忧身躯僵住,他相信那个世界里存在她所说的一夜情,但他直觉她不是那样随便的人,就如同他的母亲,视身体的忠诚为爱情的根本。他忽然放开她,没有细想为什么想娶她,只是坚定地用不可抗拒的语气对她说:“本王说过,这一生,你能嫁的,只有本王!不管你愿不愿意……都由不得你。” 这个男人是何等的骄傲自负,以为这世间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漫夭再一次忍不住笑,就凭这个,她会让他知道,纵然世间一切皆随他所愿,可是她,不论是人,还是心,都不会再由他掌控。于是,她说:“我知离王殿下你权势滔天,但这世间之事,不会永远都在你一人的掌控之中!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是你……求而不得,终会有那么一件事,任你宗政无忧翻手云覆手雨,也无法扭转乾坤!” 她直视着他深如寒潭的眼睛,冷笑着,一字,一句,铿锵无比。 宗政无忧有片刻的怔愣,狂风遽然来袭,似要掀翻天地般的猛烈,自他们中间呼啸而过。漫夭用尽全身力气才说完这几句话,再不愿多停留半刻,扭头侧身而过,与他擦肩疾行,背影相对的那一刹那,隐忍多时的泪水终是还是无可抑制地落了下来,晶莹的泪珠划过那张苍白如纸的面庞,没入唇齿间的咸涩滋味直抵心间。她紧咬着唇,将那欲冲出口的哽咽之声强行堵在喉咙,咽下心底,就仿佛咽下了一柄钢刀,在她的心上,生生砸出一道深沉的血口。 她仍努力牵起一边唇角,倔强地笑,一步紧接着一步,没有半分犹豫和不舍,异样坚定地往前行去,不曾回头。 向来多话的九皇子此刻出奇的安静,他呆呆地望着从他身边经过的一边流泪一边极力微笑的女子,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一直到女子的身影消失在这座后山,他才如梦方醒地叫道:“她哭了!七哥,璃月她……她居然哭了!” 不可思议!他以为璃月那样淡然平静又善于隐藏内心真实情感的女子,永远不会哭。 宗政无忧闻言一震,蓦然回头,身后除了九皇子,已失了佳人芳踪。 她真的走了!心没来由的一慌,宗政无忧直觉想追下山去,可一想到她刚才的决然和冷漠,脚便无法动弹。他转头对不远处吩咐道:“冷炎,跟着她。” 那时候,他以为无论她去了哪里,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放手,带给他的竟是那样一个令他难以承受的结果…… 五月的天气,下起雨来,也可以冷得刺骨。 这日下午,狂风大作,乌云盖顶,大雨瓢泼清洗着无人的马路。 女子一身单衣,独自走在大雨中,冰冷的雨水,大颗大颗敲打在她头脸之上,麻木的生疼,可脑子里还是很清醒,突然不知该去向何处。 抬眼看雨雾茫茫的前路,视线模糊不清,她于这个世界,不过是一缕来自异世的孤魂,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温暖…… 原来,她什么都没有!就连这身体都不是自己的,还有这颗心……她惨然一笑,竟笑出声来,凄凉无比的笑声混在初夏的暴风雨中,格外悲怆。 她就那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待她停下时,才发现走到了天水湖。 风雨中飘摇的杨柳枝条不断地拍打着水岸,临湖的拢月茶园大门上的封条已经不见了,她微微一愣,随后自嘲不已,他的目的已经达成,再封着她的园子又有什么意义?她忽然不想再靠近那曾经承载她梦想的茶园,她无法忘记,就是在那个园子里,她意外扑倒在那个男人的怀里,导致了如今被欺骗利用的结局。 木然转身,了无行人的马路上就她一个人在孤独地行走着,没有目的地,整个人似是被掏空了一般,感觉那么疲惫。实在迈不动腿了,她找了个相对隐蔽的墙角,靠着冷硬的青砖墙壁,缓缓地蹲下身子,抱着膝盖,她就想那么呆上一会儿,就一会儿。 闭上眼睛,静静听屋檐下的雨溅在水洼里的声音,觉得这场雨,下得真好!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雨将停之时,她睁开眼睛,准备收拾起所有的情绪回到她该回的地方,可是这时,面前突然多了一双黑色缎面的锦鞋。 目光缓缓上移,那双鞋子的主人穿了一件上好的天青色锦缎长袍,打着一把浅灰色油纸伞,举到她的头顶,用温和的带着浅浅关怀的眼神看她,并朝她伸出手。那是一只男人的手,纹路清晰骨节分明,掌心处有着深色的茧子。 漫夭定定看着那只手,没反应。 男子温和笑道:“长年征战沙场,剑拿得多了,手便起了茧子。你……别介意。” 漫夭摇头道:“我只是在想,似乎每一次遇到将军,都恰巧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知,这是天意……还是人为?” 她抬眼看男子英俊非凡的脸,目光犀利。就是这个人,将会在两日后成为她的夫君,从此她会被冠以他的姓氏,与他相伴一生。可是这个人,他真如外表看上去的这般温和无害么? 傅筹微微一愣,眼底有异样的光芒一闪而逝,很快便笑道:“自然是人为。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天意巧合,我的贴身侍卫方才经过这附近,正好看到了你,所以我就过来看看。这儿离我的府邸不远,你身上都湿透了,不如跟我回府先避一避雨,以免像上次一样感染风寒。”说着他体贴地弯下身子去扶她。 漫夭蹲得太久,腿脚早已麻木,不听使唤,即便扶着男子的手也还是站不起来。 傅筹看她那么辛苦,将伞塞进她的手里,说道:“你拿着,我抱你走。” 漫夭正想说不用,身子却已然腾空。 男子的怀抱很温暖,肩膀宽阔,双臂有力而结实,将她稳稳抱在怀里,而她此刻无论身心都已疲惫至极,忽然不想再考虑那么多,什么阴谋利用,什么政治棋子,罢了,如果注定要嫁,那便嫁吧,只要她好好守住自己的一颗心,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想到这,她放松了身子,闭上眼睛,靠着男子的颈肩处,不知不觉睡去,手中的伞掉落在他们身后的地上,也全然不知。 傅筹低头望着怀中女子疲惫的容颜,眸光微动,不自觉地放慢脚步,走得更加沉稳。 漫夭醒来时,已经到了卫国将军府。她被安置在铺着雪白狐裘的上等楠木软椅之中,腿脚处有麻痛及温热感传来,她低眸一看,那名扬天下的少年名将、手握一国军权的卫国大将军,此刻竟然蹲在她的脚下,动作温柔地为她拿捏着她麻木的腿脚! 漫夭惊道:“将军这是做什么?快快住手,我担当不起!” 她连忙坐了起来,欲转开身子,脚却被傅筹牢牢握在手心。鞋袜尽褪,纤细小巧的玉足在他宽大的手掌之中不盈一握,莹白如玉的肌肤因他轻柔地按捏而呈现淡淡的粉色,煞是好看。傅筹抬头冲她笑道:“不妨事,很快便好。”说罢继续先前的动作。 漫夭呆呆地望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雨后的阳光温温柔柔,透过洁白的窗纸倾洒于他英俊的侧脸轮廓,令他英挺的鼻梁以及泛着英气的眉宇间更增添了几分清雅温和的意味。这个男子,不仅善解人意,又如此温柔体贴,倘若没有与宗政无忧之间的纠缠,在这政治权谋下的婚姻之中,她能嫁给这样一个男子,该知足才是,可她为何还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真难以想象,这样一个温润清和的男子,是如何驰骋沙场,指挥百万雄师,令敌军闻风丧胆,给人一种满身煞气的印象? 她径直思索,毫无意识的直盯着他看,却不料傅筹本是放在她脚上的目光突然就抬了起来,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漫夭忙转了脸,微微低下头去,傅筹轻轻笑道:“你起来走走看,可好些了?”说着扶了她的手,两人一同站了起来。她走了两步,果然不再有麻痛感,她不由感激道:“谢谢将军!” 傅筹不在意地笑道:“热水已让人备好,就在里边。有任何需要,只管吩咐这里的丫头。” 漫夭笑着点头,转身朝着浴房行去,在行至一扇玉质雕花屏风前,她忽然顿住脚步,回眸见傅筹仍立在原地微笑着凝视着她,她顿觉心中不安,黛眉轻蹙道:“将军就这样带我回府……就不担心会得罪于离王么?” 她相信傅筹不可能不知道有人一直在暗中跟着她。 傅筹拢眉,似是想了想,半开玩笑道:“我只是不想你身子有恙,倒没考虑那么多……经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该好好考虑下,是否要等你沐浴过后,亲自将你送回离王府,以免与那位正得陛下盛宠的王爷结下梁子。” 不知为何,当他说到“正得陛下盛宠的王爷”之时,漫夭敏感的觉察到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那双温和的眼底酝酿,具体是什么,她不确定。 傅筹见漫夭一直盯着他看,眼中闪过疑惑之色,他不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问:“怎么了?我的脸……有什么问题吗?” 漫夭回神,忙道:“不是,只是忽然觉得,你的脸……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我是说,在东郊客栈以前。” 傅筹明显一怔,向来温和的眼闪过一抹异色,旋即又笑道:“可能是我们有缘。又或许……我们以前真的见过,只是那时候你不认识我。快进去吧,再晚了,你可能就洗不安稳了。” 漫夭点头,收起思绪,道:“一会儿离王府来人,你先帮我挡一阵,我自己想办法离开,不会让你为难。”她顿了顿,望了眼他温和背后暗藏深沉的眸子,又道:“再过两日,你就要和启云国容乐长公主成亲,在成亲之前,你们也该多聚聚,增进些感情。” 傅筹笑道:“说得有理!那我先出去了。” 屏风后,雾气缭绕,蒸腾于空。 漫夭在温水中泡了许久,冰凉的身子才渐渐回暖,可心却再也暖不起来。初经人事的疼痛早已经淡去,可身体里似乎还残存着那个人的气息,她低下头,望着雪白肌肤上的密布吻痕,就像无法磨灭的罪证一样指控着她的轻率和愚蠢。 移开目光,她木然的望向一旁拢住雾气的帘子,水雾凝结成珠顺着纹路缓缓淌下,滴在洁白的地砖上,蜿蜒成线。忽然,帘子动了一下,很轻很轻的一下,几乎看不出来。四下里门窗紧闭,何来的风? 眸光一闪,她飞快地抓了池边的衣物毫不犹豫的塞进水中,靠着池边的身子向着水底滑了下去,温水一寸寸没过她的胸口、颈项、眼鼻、头顶,没有荡起一丝波纹涟漪。她整个人都贴在池边的底部,耳朵紧紧贴住玉壁,有风声掠过,是高绝轻功施展下的衣袂划空的声音,转瞬即逝,回归平静。 漫夭并未立即浮出水面,而是维持着原有的姿势,静静地感受着胸腔内的空气被一点点的抽干,这种在死亡即将来临的窒息中告别爱情的方式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她必须让自己牢牢记住,欺骗和利用在她的世界里无处不在,如果不想受伤,就必须把自己的心练得坚硬如铁。 坚持到最后一刻,胸口窒痛得像是被人生生撕裂开一般,她这才冲出水面,在四溅的水花中仰着头张大嘴巴用力的呼吸,竟感觉到畅快。生命中总有值得留恋的东西,比如这空气。她扬起唇,淡而薄凉的笑。 雨渐渐停了,天开云散,被大雨冲刷过的离王府比往日更多了一丝清冷的味道。 漫香阁里,宗政无忧凤眸轻瞌,姿势慵懒地靠在软榻上,右手食指无意识地抚摸着左掌心的一枚刻有红字的棋子,似是在等待着什么。过了许久,他忽然说:“阿漫,怎还不落子?你考虑的时间越来越久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一盘棋,从早下到晚也下不完!”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依然闭着,静静等待回应,然而,等了半响,对面安静得连呼吸都感觉不到。他诧异地睁开眼睛,那里竟空无一人,心中一震,这么快便形成了习惯!望着手中的棋子,他眉头紧蹙,微带烦闷地叫道:“冷炎。” 一身黑色劲装的冷面男子立即现身,宗政无忧问:“她去了哪里?” 冷炎回答:“将军府。” 宗政无忧目光一沉,“她去将军府做什么?可有发生别的事?” 冷炎摇头,“她是被傅将军亲自抱去将军府。属下费了些功夫才混进去,但没找到她,只好安排了人守在将军府四周。” 宗政无忧的脸色在听到傅筹抱她去将军府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变了,眼前立刻浮现出那个女子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的情景,顿时烦躁起来,一股说不清楚的酸涩感在他心里流窜。他一刻也坐不住了,霍然起身道:“带一百锦卫,去将军府,要人。”

上一篇   镜花水月(1)

下一篇   齐聚将军府(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