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聚将军府(1) - 白发皇妃

齐聚将军府(1)

“啪啪啪……” 傍晚时分,卫国将军府的大门被拍得震天响,守门的老张不不满地嚷嚷:“谁啊?来了来了,别拍了!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门就拍得这么响,要是给拍坏了你们赔都赔不起。” 庄严沉重的大门被打开一条缝,老张漫不经心地从门缝里朝外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吓了一大跳。门外整整齐齐立着两队蓝衣锦卫,有百名之多,中间一辆豪华马车,车门紧闭,马车旁四名男子分列而立,个个手扶腰间长剑,面色肃穆非常。 乖乖,这阵仗……老张心知这次来的人不一般,正准备把门打开,就听拍门的侍卫大声叫道:“离王驾到,还不快快让卫国大将军出门迎接!” 老张一听“离王”二字,冷汗噌噌地冒了出来,慌忙打开门,应了声:“是,小的这就去禀报。” “不必了。”老张还没转身,傅筹已经从里头走了出来,似是早有预料,对着马车微微抱拳,温和有礼道:“离王大驾光临,本将有失远迎,请离王莫怪。” 一名护卫掀开车帘,宗政无忧冷冷的目光就朝他射了过去,面无表情道:“将军不必客气。本王不请自来,是为本王……未来的王妃,听闻她来了将军府做客,现天色已晚,本王特来接她回府。”他将“王妃”二字咬字极重,仿佛在向他人宣告自己的所有物。 傅筹闻言,眼光瞬息万变,扫了眼声势浩大的百名锦卫,皱眉疑惑道:“未来的离王妃在本将府中做客?有这等事?”他转过头去看老张,严词厉色地问道:“张更,离王妃何时驾临的将军府,你为何不禀报于本将?致使本将怠慢了离王妃,你该当何罪?” 张更吓得双腿一软,即刻跪地惶恐道:“回禀将军,小的,小的没见到离王妃啊!府中今日也没进过女客人……” 傅筹又掉头看宗政无忧,脸上再度浮上温和的笑意,问道:“不知离王从何处得知未来的离王妃在本将府中?会不会是……消息有误?” 宗政无忧道:“你的意思是,本王听信谣言,没事找事?” 傅筹忙道:“本将绝无此意,离王误会了。” 宗政无忧浓眉一挑,沉声问:“那,将军……是不愿交人?” 傅筹笑道:“本将连未来的离王妃是谁都不知,离王叫本将如何交人?” 宗政无忧面色一冷,“本王以为将军是个明白人!”他就不信,以傅筹那晚看阿漫的眼神,会不清楚她是女子之身! 傅筹仍旧笑道:“不巧得很,本将偏生愚钝,让离王失望了。” 宗政无忧凤眸微微眯了起来,耐性尽失,语气深沉道:“既如此,那便待本王寻了人,再来告诉将军她是谁!来人,进去搜。” “慢着。”傅筹脸上的笑容终于淡去,那双原本温和的眸子突然之间化作两柄森冷锐利的长剑,带着震慑人心的凛然气势,令百名锦卫齐齐顿住动作。那是除了离王之外,他们从未自别人身上感受过的无上威严。 “离王要搜本将府邸,只怕要问过皇帝陛下才好。虽说离王贵为皇子,又有王之封号,但本将身为朝廷一品大将军,有幸得陛下赏识,命本将统率三军以保我国之安危,倘若今日……无凭无据便随意让人搜了府,那本将今后还有何威信立足朝廷号令三军?况且,我朝新出明文规定,凡朝中三品以上官员府邸,未得陛下恩准,谁也没有权利擅自搜查。” 语句铿锵,不软不硬。 可宗政无忧是什么人?连圣旨都不屑一顾,又岂会将这种朝廷律令放在眼里。 “本王以为将军常年征战沙场,只有时间参研如何带兵打仗,却没想到,将军才返朝一日,就对朝中新颁布的明令条款如此了然在胸,可见将军用心匪浅。”似笑非笑的语气,宗政无忧反倒耐下性子。 傅筹笑道:“离王过奖。本将是唯恐还朝之后,因不熟悉朝廷律令而犯下不该犯的过错,这才不得不腾出时间,尽量多了解一些。让离王见笑了。” 傍晚的天气因白日的雨水而显得潮湿,空气中有淡淡的火药味。 宗政无忧与傅筹二人对视,一个犀利冷漠,一个温和平静,两人一般年纪,皆有着超乎寻常让人看不透的深沉表情。 “本王没功夫跟你在这打哑谜。本王只想知道,今日你从外头带回府中之人,现在何处?” “原来离王说的是璃月啊?”傅筹恍然大悟般的笑起来,继而遗憾道:“那王爷来得很不凑巧,她已经离开了。” “是吗?本王却听说她还在将军府内,倘若将军实在不肯交人,那本王……也只好得罪了!”他说着就要挥手下令,此时不远处突然有另一道邪冷的声音传来:“大老远的就听见七皇弟的声音,本太子特地过来瞧瞧,没想到还真是……哟!离王府的锦卫都出动了,这是怎么了?” 随着话音落下,太子带着余大人及几名随身侍卫已经走了过来。 宗政无忧皱了皱眉,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依旧坐得稳稳当当,傅筹却是笑着迎上去行礼,太子少有的客气,实实在在地扶了他一把,说道:“傅将军乃我朝栋梁,将来本太子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仰仗将军,往后,这私底下……虚礼就免了吧。”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倒是将他此次前来的用意都表达清楚了。 傅筹淡淡笑道:“那如何使得,君臣有别,礼不可废。” 太子也知道他这样的人没那么好笼络,便端着他的太子身份朝两侧锦卫昂首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人理他。 太子脸色不好看了,傅筹这才温和道:“其实没什么大事,只是离王对臣……有些误会而已。” 太子道:“既然是误会……七皇弟,你的人就撤了吧,这么多锦卫停留在将军府门前像什么话?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你,你们,还不快带着人离开,回离王府去。”太子摆手,对锦卫头领用了命令的口气。 没有一个人应声,所有的锦卫对他的命令充耳不闻。 太子脸色更加难看了,指着他们怒道:“你们反了?竟敢不听本太子命令!” 还是没人理他。 宗政无忧闲闲坐在马车里,不咸不淡道:“太子是在说本王吗?” 太子一对上那双冰冷邪妄的眸子,心中不由打了个突,但表面仍装作若无其事,极力维持着他一国储君的应有威仪。缓缓走近马车,弯腰低头,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七皇弟你别太过分!上次那一百多万两白银我还没跟你算账。” 宗政无忧好笑道:“你想算账?上回在刑部大牢本王没抽出空,今日正好,本王也有一本账想跟你算上一算。” 明明是笑着,太子却觉得他的眼光像从地狱里透出来,冷得刺骨,不觉颤了一颤,又拿出杀手锏,道:“你要做什么?你别忘了,你母亲云贵妃对我们母子的承诺!” 又来这一套!宗政无忧目光一凛,瞬时锋利如刀,冷笑道:“倘若没有那个承诺,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跟本王讲话?宗政筱仁,尽管我对太子位没兴趣,但你也别逼我!你也该知道,无论什么筹码,都有用尽的时候。这些年,你做过些什么,你心里清楚,本王以前不同你计较,不代表将来还会继续容忍。” 太子一怔,心里有些发虚,他很明白,他宗政筱仁是太子还是乞丐,都不过是这个人的一句话! 气氛顿时变得僵硬而凝重,初夏的风轻轻吹过都能让人身子抖上一抖。先是离王与将军的对峙,此刻再加上一个太子,整个临天国除皇帝之外,最有权势的三个人都在这里了。余大人悄悄往后退了几步,躲在锦卫之后不敢吭声。 就在这时,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朝着卫国将军府的大门方向快速驶来,停在宗政无忧的马车旁边。 一位身穿凤袍面覆珠帘的女子在侍女的搀扶下步下马车,看了看这一圈的人,笑道:“原来离王殿下和太子殿下也在啊,容乐有礼了!” 她一靠近,一股仿佛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脂粉气息扑鼻而来,虽然不算很浓烈,但他生平最讨厌的便是这种味道,当下便拧了眉,一旁的护卫看他脸色不好,连忙上前一挡,女子被迫退后好几步。 傅筹上前与女子招呼道:“再过两日,便是本将与公主的大婚之期,本将请公主过府,是想让公主瞧瞧这府中可有不满意的地方,虽来不及重建,但能稍微改变些布置也好。太子、离王、余大人,若不嫌弃,不妨一道入府,由本将安排晚宴,如何?” 太子自是乐意,宗政无忧却没有立即表态,他斜目打量了女子一眼,突然发现这名女子的身形与阿漫极为相像,就连举手投足都惊人的相似,唯有声音与气息不同,一个清婉空灵,一个带着微微的低哑。他心中暗道:傅筹这个时候请她入府,莫非有何玄机? 天色灰暗,晚风清凉。卫国将军府因贵客的到来,灯火通明。傅筹领着容乐长公主参观府中各处,走到后园时,指着一片葱翠竹林,道:“这片竹子是两年前让人种下的,你要是不喜欢,可以叫人砍了去。这竹林的后边是清谧园,本将已命人收拾好,给公主当寝居用……我们过去看看。” 清谧园,果然是清幽静谧,不失雅致。傅筹与女子走在前头,挨个屋子都要进去瞧瞧。 太子跟了一会儿,有些百无聊赖,却发现平常对任何事情都不上心的宗政无忧今日竟好脾气好兴致的每间屋子都要跟着进去看一看,不禁奇怪道:“七皇弟今日怎如此好兴致?平日你可是连御花园都懒得看一眼。” 宗政无忧没理他,今天的风有些大,他落下前面二人一段距离,女子身上的脂粉气还是清晰可闻。他皱了皱眉头,依稀记得第一次在大殿上这女子身上并没有这种脂粉香气,今日倒有些奇怪。他不自觉的又落下一段距离,味道才淡了些。 清谧园的尽头是一间宽敞的浴室,要拐过两道弯,每一道都很窄。 “这里是浴室,今天下午本将有位朋友在此用过,还未来得及清理,公主不会介意吧?” 女子笑着说不会,拐了弯就进了浴室。 宗政无忧眼光一沉,自是知道傅筹口中所说的朋友是谁。他跟着踏进浴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悬在门口与浴池之间的帘子,阻隔了里面的风景,女子已不在他视线之内,宗政无忧正要上前,却见傅筹一把揭下挡住他视线的仍泛着潮气的帘子,对下人道:“这帘子怎还挂在这儿?还不拿下去清洗!” 一名婢女慌忙将帘子收走,整个浴室一眼望尽,除了墙壁、地面、水池,只剩下他们几人,别无其它。 宗政无忧看着半蹲在浴池边的女子用手在池中划拨了几下,现出碧色涟漪,衬着莹白纤细的手指,更是如青葱白玉,柔美之极,他忽然想起昨晚温泉池边,阿漫也曾用手在温泉池里拨起层层涟漪,她的背脊也是这样纤瘦,总带着股子倔强。 他不自禁就要朝女子走过去,这时女子开口道:“这浴室虽比不得启云国皇宫里的奢华旖美,但也够宽敞,只是可惜这水……不是温泉之水,真凉!”女子说完起身,似是在看傅筹,眼角余光却瞥见宗政无忧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她面色微微一变,不着痕迹地用衣袖拢了手,似乎是被冷水冰着了一般。池中水涟依旧,她人已步出门口。经过宗政无忧身边,又是一股子脂粉香气扑鼻,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淡雅馨香,若有若无,不可捕捉。 傅筹歉意笑道:“公主所言极是,但这附近实无温泉可引,只好委屈公主将就了。” 女子没再言语,双手在衣袖里紧紧攒住。 宗政无忧扫了一眼清明的浴室,随之而出,轻轻抬手一挥,冷炎立即现身,在他耳旁轻声说道:“找遍了,还是没人。” 宗政无忧目光一凛,问道:“你确定她没离开将军府?” 冷炎很肯定地点头,这将军府的四周全都是他的眼线,飞出只苍蝇都能查出是公的还是母的。 宗政无忧沉声:“继续找。吩咐下去,仔细留意今日进出将军府的每一个人。本王就不信,她能上天遁地!” 将军府的宴客厅很宽敞,足以容纳数十人之多。众人各自落座,太子与宗政无忧并排上座,傅筹与容乐长公主对席,余大人坐在傅筹下首。宴席开场,自是先客套一番,官面礼仪傅筹做得无比周到。这顿晚宴,不止请了京城最有名的厨子,还叫了天香楼的姑娘抚琴跳舞以助酒兴。

上一篇   镜花水月(2)

下一篇   齐聚将军府(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