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对决(2) - 白发皇妃

悬崖对决(2)

傅筹心间蓦地一震,眼中惊诧懊恼之色一闪而逝,理智渐渐回笼,他目中的冷光被掩藏在温和之后,淡淡道:“本将之事,本将心中自是有数,轮不到你多言!其它事情,进行得如何?” 痕香见那个镇定从容的傅筹终于又回来了,心下稍安,也恢复常态,低声禀报道:“那边已经动手。太子毒害陛下的铁证也已拿到,离王从江南调来的大军被‘难民’堵在城外,禁卫军大部分都在这里,京城基本已在掌控,只有无隐楼的人目前尚没现身。” 傅筹面色深沉,沉吟片刻,对身后叫道:“常坚,你速速带人下去接夫人回府。” “不用去了。”傅筹话音未落,痕香已然接口:“少主,您往下看。” 高逾十丈的悬崖底下,漫夭扶着宗政无忧找了块平坦的石头坐了下来,他背上的剑扎得那么深,稍稍一个动作,他的面色便煞白一片,但他咬着牙一声不吭。他越是这样,漫夭心里越是难受,想替他拔了箭止血,却又不敢动作,有些手足无措。 宗政无忧看也不看她一眼,自己将手伸到背后,她还来不及出声阻拦,他已经一个用力将箭拔了出来,面容一阵扭曲,再迅速恢复冷漠常态,仿佛那把剑贯穿的肩胛骨不是他的一样。 血箭飚飞而起,溅了她满身。那倒钩的箭头带出血肉翻飞,刺目惊心,她感觉自己的心如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攒住,疼得喘不过气来。眼角蓦然湿润,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慌忙一手捂上他的伤口,发黑的血液浸染了她的手心,顺着她指间的缝隙汩汩流淌而出。她心中慌乱而恐惧,颤抖道:“箭上有毒,你……快运功把毒逼出来!然后我再帮你处理伤口。” 宗政无忧诧异抬眼,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极为复杂,却没说话。见九皇子也跟着下来,宗政无忧沉声斥道:“你跟来做什么?外面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办!”这悬崖下来不难,再想上去却是难如登天。 九皇子撇嘴嘟囔道:“七哥你还知道有很多大事要办啊?我以为你只记得璃月……” 宗政无忧冷冷横他一眼,九皇子连忙住口,望了眼被乌云遮蔽的天空,皱眉道:“糟了,这天,好像要下雨!” 老天似是为了印证九皇子的话,一道闪电疾至,似要将天劈成两半,紧随而至的雷鸣轰隆巨响,仿佛要震碎人的心脏。 瓢泼大雨,带着秋日的寒凉,铺天盖地朝地面砸了下来,立时将他们浇了个透彻。 漫夭蹙眉道:“我去找找有没有合适的疗伤之地。”说着抬步就走,宗政无忧耳廓一动,闪电般急速抓住她的手。 漫夭微愣,回头见他目光森冷锐利,警戒地盯住一个方向,远处传来极轻微却整齐的沙沙声响,仿佛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她心头一惊,连忙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惊得张大了嘴巴,只见暗黑的天色下,那迅速飞窜过来的数十只似是经过训练的野狼,在三丈开外的距离突然停下,将他们团团围住。 九皇子怒道:“怪不得猎场里没东西,原来都在这里!他们早就设好了局,等着我们来跳。七哥,怎么办?” 宗政无忧没说话,若是在平常,这些狼也算不得什么,但如今他受伤不轻,身上又没有称手的武器,要对付这些凶残的野狼,不被吞食入腹,也会血尽而亡。哼!那些人打的如意算盘。他冷哼一声,缓缓站起身来,眯着眼睛,目光紧紧锁定蹲在最前面的一只通体暗黑的野狼首领。此刻它眼中闪烁着凶狠的绿光,贪婪地盯着他们三人,全然将他们当成了它丰盛的晚宴。 空气中飘扬弥漫的血腥气,不断刺激着狼群,令它们蠢蠢欲动,但似乎又因这三人身上散发而出的冷冽杀气而有所顾忌。 雨越下越大,在地上汇聚成一个个水洼,新下的雨滴砸在水洼里,水珠带着污泥四下飞溅,在他们华贵的衣摆留下狰狞的痕迹。 漫夭皱眉,压下心头恐惧,飞快地弯腰捡起地上仅有的三支箭,其中包括从宗政无忧身上拔出来的那一支。递给他们,这就是他们用来对付恶狼的武器了。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握紧手中利箭,心思飞速旋转,若是要将这些恶狼全部杀死,恐怕很难。她抬目四顾,几乎是和宗政无忧同时用常人无法企及的目力望见了百米外的一处岩石旁的窄小洞穴。眸光一转,将所有的可能在一瞬间都想到了。如果进了那里,至少不会被四面围攻,若是幸运一点,里面的洞穴比较大一些,再可以生出火堆,那这些狼群就不足为惧了,再不济也可以为他争取到包扎伤口的时间。当然,如果运气不好,那洞里有更凶猛的野兽,那他们就会被两面夹攻,生死难定。 她转头望宗政无忧的同时,宗政无忧也正朝她望了过来,一眼便明了对方心中所想。 “怕吗?”他问。 她摇头,“不怕!” 那便赌一把! “老九,我对付狼王,你们冲开一条道,去前面石洞。”宗政无忧迅做了决定。 九皇子“哦”了一声,抓了箭矢便朝着前方的狼群奋然冲去,漫夭与宗政无忧随后而至,三人背靠背分守三方。 悬崖之上,傅筹看着底下的一幕,一双手攢得死紧。感情驱使他立刻下去站在她身旁护着她,理智却警告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痕香将他的挣扎看在眼里,忧心劝道:“请少主以大局为重!这本就是您原定的计划之一,只要我们除掉离王和九皇子,拿私自调江南大军进京之事说他们意图谋反,您维护皇权出兵镇压,再拿出证据证明太子毒害陛下,有启云帝的见证,少主再向天下公布您的真实身份,登上皇位理所当然。请少主早做决断!” 傅筹冷冷睇她一眼,所有的心绪都牵系在悬崖底下那个被恶狼包围的女子身上,见她屡遭险况,他顿失冷静,怒气横炽,低声喝道:“够了!我说过,取消这个计划,在你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本少主?” 痕香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眼中蓄满了泪,哭道:“门主的命令不可违背,痕香也是事出无奈。我也是为少主着想,我不想少主再遭受一年一度的穿骨之痛!在我心里,少主本就该站在万人之上,让天下人都匍匐在您的脚下,以后,您再不必向任何人低头,就算是尊如门主,也不能再用任何借口去伤害您,您也不会再日夜为仇恨所折磨,您过去所受的苦,就该用世间最好的一切来补偿!” 痕香声泪俱下,情绪有些激动。从小时候遭逢家变,为他所救,她便一直跟着他,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到如今的心狠手辣,不为别的,只为仇恨为他们所带来的灾难和痛苦。她曾发誓要倾尽全力助他得到世间最好的一切,即便是出卖自己的肉体也在所不惜。即使知道他永远不会给予她任何回报,她也无悔,只求他得偿所愿。可是这一切,原本进行得很顺利,却因为他对那个女子生情,而带来了不可预料的变数。 傅筹有一瞬间的怔愣和茫然,那么多年难言的苦楚,用权力就能补偿得了吗?他望着悬崖底下密集的猛兽,内心挣扎不安。到底该怎么办?容乐,容乐……他怎么能眼看着她处于危境而置之不理?说到底,他终归不如宗政无忧爱得洒脱,爱得毫无顾忌。 傅筹站在悬崖边上,豆大的雨珠拍打着他的头脸,寒冷的秋风鼓动着他的衣袍,将那冰冷的温度毫不客气的送达他心底深处。他一动不动,一直紧紧盯住悬崖下的变化。他想,几十只野狼应该难不住宗政无忧,尽管身受重伤,但宗政无忧定然会护她周全。 漫夭不曾与野兽搏斗过,她也没见到这么凶猛的狼群,心惊胆战在所难免。 “有我在!”宗政无忧似是感受到她身躯的颤抖,用力握了一把她的手。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漫夭忽然就安了心。她凝神屏息,聚了内力,握紧手中的利箭,用尖利的箭头朝着一匹龇着牙向她猛扑过来的狼颈狠狠划了过去,狼血如箭飞飙而起,血腥味道迅速在空中蔓延,很快便被大雨冲刷下去。那只狼哀嚎一声,倒在地上,睁大眼睛似是不信一个这样纤瘦的女子竟也会有这般强大的力量。 其它狼群一见同伴被杀死,仿佛被激怒般地狂窜而上,更是凶猛彪悍。 宗政无忧眯着眼,不顾身上的伤,出手狠绝,瞅准狼王一跃而起之机对准狼王暴露出来的咽喉狠狠扎了下去,再猛地拔出,速度惊人的快。狼王连哀嚎声都没有发出,就已经倒在了地上。这时另有两只趁着漫夭手中利箭还未收回的空当,朝她扑了过来,迅猛无比,漫夭情急之下,弃箭就地翻滚避开,不料,又落入更多狼群的爪下。 赤手相搏,血染全身,力气渐渐耗尽,当数十条凶猛的野狼从三面同时朝她扑来的时候,那一刻,她以为她死定了,可下一刻,死的却是那些野狼。宗政无忧猛地拽过她的手,他的掌心湿润黏腻,不知是雨是汗还是血,他握住她的手,很用力,似乎怕一不小心丢了她再也找不回来。 九皇子嘿嘿笑道:“还是七哥最厉害,受了伤也比我们强。璃月也不错,不过嘛,比我还差了那么一点点,嘿嘿。”他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利箭,一边还说笑调侃。 真是自恋的可以,都什么时候了,还有这心思。漫夭翻了个白眼,想瞪他,抽不出空来。 大雨哗哗的下着,夜悄悄来临,这一方平原之上,人与狼的血液混合而出的血腥气在倾盆大雨中仍然清晰可闻,让人几欲作呕。 三人一路开道,踏着野狼的尸体,终于冲进了幽黑的洞穴。 此时悬崖上的男子也终于吐出一口气,才渐渐觉得踏实,却又说不上来是该庆幸她的脱险还是该遗憾宗政无忧逃出升天,又或者难过于他们之间配合的默契,让彼此的心灵靠得更紧。他不知道,这一个晚上,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他更不确定,这一夜过后,她是否还会回到他身边? 默然转身的那一刹那,傅筹悲哀的意识到他其实已经失去了拥有她的资格。在窒息的心痛中翻身上马,在黑夜中疯狂的纵马扬鞭,宣泄着心底无法倾吐的悲哀和无奈。

上一篇   悬崖对决(1)

下一篇   痛别所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