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白头(1) - 白发皇妃

一瞬白头(1)

太阳西照,倒映在皇宫地面的血泊之中,鲜红得刺目。 皇宫,宣德殿外广场。这里是皇宫之中最为广阔的一处,宫墙巍巍,将这世间的权利和欲望都困在了其中,历代宫廷阴谋政变,无不与之息息相关。太子的登基大典就在此举行,可惜还未正式开始,就已经如被血洗,平日里洁净的地面,此刻被鲜血浸染,先前的皇宫守卫,尸首四处可见。 太子宗政筱仁身穿龙袍,头戴帝冠,却丝毫没有皇帝威仪,只因迎面走来的本不该出现在此的白衣男子。 面容冷酷,眸光邪妄,虽一身白衣却气势无比,明明浴血而来,但全身上下不见一滴血迹,想必他的下属在浴血杀人时还顾及到不能让血溅到他们的主子身上。 “七,七皇弟!你是怎么进来的?”太子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瞪大眼睛惊骇问道。这个时间,宗政无忧不是应该在城外领着江南大军与傅将军的铁甲雄狮对阵吗?他怎么突然出现在皇宫里?而且只带千余人马,便将他太子府这些年来暗中培养的两万人尽数歼灭! 百官亦被震住,第一次真正见识了无隐楼的可怕! 宗政无忧面无表情地缓缓步上台阶,走到最高处,在太子惊惶的目光中他毫不客气地坐上龙椅。 没人敢反对。 上千名玄衣杀手分立两旁,他们手中的剑还淌着鲜血,宫门外马蹄声声践响,万马奔腾的气势震得整座皇宫都在颤动,九皇子和禁卫军向统领带领已归顺离王的五万禁卫奔腾而入,瞬间占领了宣德殿。 一眼无际。四处都是黑压压的人以及鲜血浸染的尸首。 太子几乎绝望地瘫倒在地,喃喃道:“城门破了?!皇宫被占领了?!傅将军人呢?传傅将军救驾,救驾!铁甲军……” “你不用叫了!”宗政无忧冷冷瞥他一眼,语气淡淡道:“他会来,但不是来救你!来人,送太子回府。” “我不回府!我要当皇帝,我要当皇帝!我不回府……”太子疯了般的大叫,拒绝离开皇宫,但抵不住两名侍卫的拖拽,在越来越远的视线中,他不甘心的望着那高位之上的一人一椅,终是悲哀惨笑。母妃,你用命换来我的太子位,却换不来我的皇帝宝座!那这些年的担惊受怕又有什么意义? 太子被带离皇宫,百官叩拜:“离王千岁!” 宗政无忧淡淡扫了他们一眼,没让起身。他在等一个人,一个一整天都不曾露面的真正的对手。 傅筹来的时候,不仅带来了五万铁甲军,还带来一张红幔大床。 楠木雕刻,龙凤呈祥,层层叠叠的大红色罗帐,随着秋日冷风轻舞飘扬,在这充满浓烈杀气和血腥气的森罗广场,形成一道奇异瑰丽的风景,并不怡人,反而显得格格不入,诡异极了。 大床的四周十二名青衣护卫手握长剑,关注着周围的一举一动,似是罗帐内有什么稀世珍宝,唯恐被人盗走一般的高度警戒。 宝驹之上,傅筹一身银光铠甲,微微抬手,铁甲军在广场入口方向,列阵排开。 有人在床边不远处,摆了一张精致的桌子,桌上有一蓝一白两个精致的青花酒壶。 傅筹朝身后招手,大军之中忽然走出一名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那女子用娇滴滴的能酥了人的骨头的声音唤了一声“将军”,就被傅筹一把搂了在桌边坐下,竟闲情雅致地饮起酒来,全然将这剑拔弩张的战场当做是风花雪月的行乐场,令整个广场的将士皆疑惑,百官更是摸不着头脑,他们本以为离王打进宫来,傅将军已经落败,却不料这二人的生死较量此刻才刚刚开始。 宣德殿广场数十步台阶之上的龙椅上,宗政无忧巍然不动,讽笑道:“将军好兴致!” 傅筹朝他举杯笑道:“本将是看离王多日辛劳,特地为离王备了一出好戏,让离王既可大饱眼福,也可放松放松筋骨。离王不妨过来同饮一杯,共赏春景如何?”他对着守在床边的侍卫一扬手,两名侍卫一人撩起一边重罗红幔,罗帐内的情景立时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只见雕花大床上,一名绝色如仙的女子扭动着身躯,被撕裂的衣摆下,粉白修长的玉腿若隐若现,一双莹白纤细的手拼命撕扯着胸前的衣襟,露出光滑诱人的肌肤。她黛眉紧蹙,红唇微张,双眼迷离凄楚,透着被欲望折磨的痛苦,渴望得到缓解的期盼眼神,是个男人看到这等情景,无不血脉贲张,难以自持。 场内的将士开始躁动不安,交头接耳,这么美的女人,真是人间尤物。 宗政无忧目光只盯住傅筹,对那红帐内的情景根本懒得看上一眼,所以,他没有九皇子的震惊。 “啊?怎么是璃月?七哥,是璃月啊!”九皇子惊叫。 宗政无忧闻言一震,立即举目望去,他们的目力自是非常人所能及,即便相隔十丈距离,依旧可以看得清晰,更何况他所处位置本就在高处。红罗帐内,那张被刻入心底的绝色容颜令宗政无忧面色陡然巨变,他直觉地想飞掠过去,迅速用衣物卷住那袒露肌肤的女子。 从来都是睿智、冷静的男子总是在遭遇那个女子的一切时被轻易的摧毁了理智,九皇子来不及阻止,他已经如旋风般的卷入了铁甲军的阵营之中。 脚步刚刚落地,人还未至床前,十二把利刃同时指向床上女子,迫得他不得不停住脚步。 傅筹笑道:“离王不必如此心急,既然是特地为离王所准备,自然跑不了。” 宗政无忧猛地掉头,眼中厉光直射,冷冽无比,但当他看到傅筹温和从容的笑容,忽然冷静下来,寻回理智,疑惑便浮上心头。傅筹对她已有真心他不是看不出来,就算要用她来牵制他,又怎会舍得将她弄成这副模样,放在十万将士面前如此羞辱? 宗政无忧沉下目光,冷笑道:“将军大方,竟将自己的妻子放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让人欣赏。这等胸襟气度,当真稀世罕见!”他语带讽刺,眸光犀利。也许帐中女子是她人假扮,但以她名义对她已是一种侮辱。 傅筹握着杯子的手轻轻一颤,遽然搂紧怀中的美艳女子,仿佛在向别人证明他对床上女人的不在乎。将酒杯送到美人唇边,美人娇笑着饮下,他轻佻的在那美人唇上抹了一把,嗤笑道:“妻子?她这种女人,也配做本将的妻子?本将这一年来,可是一次都没碰过她。本将之所以隐忍至今,只为等待今日,一雪前耻,让所有人都见识见识离王的女人是何等的风姿卓世!” 床上被销魂散折磨得恨不能立刻死去的女子闻言惨然笑了起来,傅筹,傅筹,原来这才是他的真心!她忽然很想大笑,却张着嘴,笑不出声音。体内凶猛的药性在急速的燃烧,一度摧毁她的理智,逼迫她做出会让自己羞愤致死的事情,她拼命地挣扎,用她所有的意志去抵抗药力的侵袭,然而,还是那样的无力,就算想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唤醒更多的理智都无法做到。 这一刻的她,如同砧板上的肉,任人切割取舍。 “卑鄙!”宗政无忧眯起凤眸,强自按捺住心底的愤怒,脸色平静地看傅筹抱着一个女人十分享受的表情,听似平淡道:“你以为本王会信?本王知道你们天仇门易容术高超,足可以假乱真,别说本王不信,即便本王信了,她首先也是你傅大将军明媒正娶的妻子,然后是启云国的和亲公主,本王与她不过一夜风流,早已烟消云散,你还指望本王为她向你俯首称降不成?” 烟消云散四个字传到床上女子的耳中,她竟不知是高兴还是伤心。 外头傅筹眼光一变,口中却笑道:“是吗?果真烟消云散?既是烟消云散,当日得知她在清凉湖有难,离王何以十万火急赶去相救?选妃宴上见她受伤,你又为何比本将还要紧张?为了帮她,将无隐楼最高信物交到她手上……哦,还有七绝草……那是云贵妃留给你的最后一样东西吧?”他挑眉望着宗政无忧,那表情分明在说:“你说你不在意她,本将一万个不信。” 宗政无忧眉心一拧,袖中双拳紧攥,这傅筹,竟早已将他的心试探得清清楚楚。 傅筹又道:“对了,本将还没告诉离王,她服了销魂散,若一个时辰不解,恐怕她就只能香消玉殒。可惜了这么个美人,如果没被你碰过,说不定本将还有几分兴趣。不过,也无妨,你若不愿,这里这么多男人,应该会有很多人愿意效劳……当然,就算这些人全上也解不了销魂散的药性,除非,离王的易心经!离王身上的伤应该尚未痊愈,此时做这种激烈动作,还要在紧要关头控制住自己并用内力助她驱毒,这样一来,离王能否下得了床还真难说。” “你!” 一听销魂散三字,宗政无忧双目一睁,阴鹜顿生,脑海中遽然涌现十四年前的惨烈一幕。他遽然一掌拍在桌子上,咬牙怒道:“你,竟然对她用了销魂散?” 那张桌子经不起他的一掌,木架四散,萎靡在地,傅筹似早有所料,一把抄起桌上的白色酒壶,目带警告道:“离王千万别动怒,这壶酒里有解销魂散的药引,如果不小心碎了,就算你想救人,也难。” 宗政无忧眯起凤眸,眼中寒光遽盛,冷冷道:“傅筹,你信不信,只要本王一句话,你,和你的铁甲军,今天一个也走不出这座宫门。” 傅筹道:“信。本将当然信!无隐楼的人,以一敌百,本将已经见识过了,再加上这里的五万禁卫,城门外还有八万江南大军,倘若真打起来,本将驻守京城的十三万铁甲军或许不是对手,但是,本将有她在手,如果离王想让她死,尽管下令。” “你!哼!”宗政无忧冷哼一声,死死盯住傅筹的眼睛,沉声道:“前些天,在猎场悬崖下,她亲口对本王说,以后,但凡她的事,都有她夫君做主,叫本王莫再多管闲,以免招人话柄。既如此,那她是死是活,与本王何干?” 傅筹一怔,直觉地推开倚在怀中的美艳女子,起身问道:“她真这么说了?” 宗政无忧微勾唇角,果然傅筹还是在意她的。他笑道:“不然,你以为本王会放她回将军府?” 傅筹眉头一皱,沉下声音道:“谁说她是回将军府?若不是本将提前守在西郊城外,只怕她早已远离京城,不知身在何处。”一想到她竟然要离他而去,傅筹心里又痛又怒,手中的白色青花瓷壶被捏得死紧,就差碎掉。 宗政无忧却是愣住,直觉道:“不可能!她很清楚的跟本王说,她要回将军府!叫本王日后,莫再多管闲事。”当时,他心里痛怒交加,生怕再多留片刻便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来,所以才弃她而去。可她竟不是要回将军府吗?难道…… 他目光遽然一亮,与此同时,傅筹却是眼光暗沉,平静不再,痛声道:“她是怕自己拖累你!她曾用她的信任,来换取本将不利用她来牵制你的承诺!从始至终,她心里……还是只有你宗政无忧!” 宗政无忧心头剧颤,虽然怀疑床上女子为他人假扮,但还是下意识地回头去看,正好看见女子慌乱地闭上眼睛,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眼中透出的强烈渴望以及眼底隐藏的绝望和悲哀,但就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宗政无忧清晰的感受到了发自女子心底的矛盾和挣扎,心底巨震,他不敢置信地睁大瞳孔,是她!这个女子……竟然真的是她! 这一意识令他理智尽失,一个折身,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夺了一把剑,直指傅筹心窝。 “本王杀了你!” 傅筹目光一变,几乎是在同时抄起另一把剑,迅疾无比,迎刃相击。 “本将也很想杀了你!” 铮的一声刺耳巨响,寒光大盛,尖锐的厉声划破苍穹,坚硬的金属铁器撞出激烈火花,四下飞溅,激荡起杀气漫天。 周围的将士们见两方主帅竟这样动起手来,皆是一愣,九皇子眉头紧皱,面色从未有过的凝重,他一直以来最为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宗政无忧再度开口,声音沉闷道:“你可知道,前些天,她为你,竟然放下骄傲求本王胜了之后放你一马……你却如此待她!为权利、仇恨,如此糟践自己心爱之人,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本王等着那一天,看你痛不欲生!” 没人能在利用她之后全身而退,他不能,傅筹也不能。

上一篇   绝望深渊(2)

下一篇   一瞬白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