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恨莫及(1) - 白发皇妃

悔恨莫及(1)

残阳如血,染红半边天空。这数万人的修罗场,在短短片刻又经历了一次鲜血的洗礼。 女子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人,外面脚步声嘈杂纷乱,似是大军正在撤退。她撑着身子想坐起来,下体剧痛难忍,骨架像是散了一般。体内有一股灼热的气流在周身流窜,给了她支撑的力量,那是宗政无忧留给她的内力,可却不见了他。 她低头看了眼被撕裂的无法蔽体的残破衣裳,看着身下尚未凝结的鲜红,眼光竟是如此的冷漠,像是含了一块冰。 抬眼,透过罗幔的视线,带着赤红的朦胧隐约,宗政无忧的人一个不剩,而那些正在撤退的将士不断掉头朝她的方向望过来,那些人一定在想,这个女人经过这样的折磨还能不能活着?如果活着,这样的女人以后又将如何活下去? 她漠然的目光扫过那些将士,停留在帐外那卓然挺立被一众大臣包围着的男人,俨然一个胜利者的姿态。 有人谄笑:“大将军好计谋,真是令下官佩服得五体投地!” 另一人道:“想不到离王那样狂傲自负的人,竟然是个痴情种!” “将军和离王,到底还是将军更胜一筹啊!” 女子闻声冷笑,果然胜者为王败者寇,整个临天国,再也没人是他卫国大将军的对手。看傅筹笑得多么开心,昂着头高高在上,甚是得意。 又有人道:“人人都说离王睿智,这一回,离王千算万算,怎么也算不到大将军会用自己的夫人布下这个精妙的局,等着他来跳……” “谁说她是本将的夫人?”傅筹开口,“你们以为……这里面的女人,真的是本将的夫人?” 众人奇怪,“怎么?不是吗?莫非……里面的人,是大将军找人假扮的?哈哈,枉离王聪明一世,竟也有被蒙蔽的时候!” 众人皆笑,唯杨惟杨大人轻叹摇头,傅筹淡淡看了杨惟一眼,没做声。 帐外仍是欢声笑语,帐内女子眸光凛冽,无声冷笑,纤细的手指缓缓抓紧了面前的红帐,猛力一拽,红光剥裂,她纤手一扬,将那被撕裂的红帛裹住她伤痕累累的身子,血一样的颜色,衬得她褪去乌黑的长发,更是一片刺目惊心的惨白。 楠木床架经不住力道,瞬间往一侧坍塌,轰隆声巨响,惊动了广场内尚未撤尽的那些人。他们回头望了过来,立刻震惊地张大嘴巴,同时顿住了脚步。 那些官员们亦是回头去望,只一眼便惊诧失声,像是见鬼一样地叫道:“她、她、她……” 傅筹似是这才想起身后还有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女人,但他却连头也懒得回。 这时,宣德殿广场门口飞奔过来三个人,一个是看守清谧园的侍卫,另两人分别是萧煞和项影。 傅筹皱眉道:“你不守着清谧园,跑进宫来做什么?” 那侍卫忙道:“启禀将军,夫人出府已有三个多时辰,属下是来请示将军,用不用去天宇行宫接人?” 傅筹眼光一变,急声斥道:“夫人出府了?谁让她出的府?你们怎么守的园子?” 那侍卫一惊,愣道:“不是将军让常侍卫带夫人去天宇行宫探望启云帝吗?” 傅筹心底猛地一沉,双眉皱得死紧,就在此时,萧煞和项影的目光同时落在前方不远处仿佛遗世独立的女子身上,那满头如雪的发丝令他们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大惊失色,平日里的沉稳镇定皆不翼而飞,失声叫道:“主子!!!您,您怎么会在这里?您的……头发……” 傅筹面色大变,怎么连萧煞也分不出真假?他掀了眼皮,缓缓回过头去,当视线触及那满头银发散发着一身冷冽气息的女子,他胸腔巨震,曈孔蓦然一张,忽觉手脚冰凉,如堕地狱冰窟。 这冰冷刺骨的眼神,这讥诮嘲弄的嘴角,这薄凉带讽的冷笑…… 是那个女子特有的表情! 脑子里嗡的一声响,他想也没想,便直觉地朝她飞掠过去,一双手急切地朝她下巴底下摸去,再精细的人皮面具也都有贴合的痕迹,可是,她那里,什么都没有。 没有面具,没有伪装的痕迹。 不是痕香! 傅筹身躯巨震,整个人如遭雷击。 “容乐!?怎么……怎么会是你?”难以置信的惊呼,带着惊惶的颤抖脱口而出,一向深沉莫测的男子,此刻心如凌迟般的绝望。 漫夭抬眼,淡淡地淡淡地望了他一眼,仿若无物般的空洞眼神却又带着发自内心的冰冷和仇恨,令人望之惊颤。女子缓缓抬起纤细苍白的手,一根一根,用力掰开他抓住她肩膀有如铁钳一般的青白手指,微微冷笑,竟发现笑出了声,原来她已经可以开口讲话了,那哑毒的量下的是正正好。 傅筹望着她冰冷的笑容,心头大慌,改为抓她的手,死命的不肯松开,生怕松开她就会从他的生命里永远消失,这一意识,令他控制不住的颤抖。 “放开。”女子冷冷开口,被哑毒侵蚀过的嗓音嘶哑暗沉,她遽然笑道:“事到如今,别再来跟我表现你的悲痛,我,再不会信。傅筹!此生你我,不共戴天!” 冷冽的笑容,决绝如冰,她一字一顿,坚定无比。听得傅筹踉跄退后,心如刀割。 “不!容乐……” 再无法自欺欺人,告诉自己她不是她。 力气陡然被抽尽,傅筹几欲跌坐在地,被一名官员扶住。堪堪站稳,他呆呆望着前方女子惨无血色的面庞、冰冷无情的双眼以及凝着血色长线的薄凉嘴角,还有那……满头白发…… 不能相信那被他所害痛至白头的女子,竟然……竟然是他心爱之人! “为什么……会是你?”心碎欲裂,他喃喃自语,依旧不能相信这样残酷的事实。 他竟然亲手毁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是谁害他?到底是谁? 之前,她也想问问他……为什么?为什么在她百般防备过后终于肯相信他一次的时候用这样残酷无情的方式狠狠背弃她? 哑毒、媚毒、刻骨铭心的羞辱、生不如死的折磨…… 启云帝容齐、卫国大将军傅筹,从此就是她的敌人,不共戴天。 地上有一柄断剑,没有剑柄,只有锋利的剑身,剑身上有干涸的血迹,那是宗政无忧的血。她看了一眼,缓缓蹲下身去,将那断剑握在手心里,正好是宗政无忧握过的位置。锋利的剑刃没入娇嫩的掌心,她一点都不觉得疼,只是麻木。 将剑尖缓缓抵上对面男人的心口,她面无表情,缓缓问道:“还要我的真心吗?告诉我,你的真心……在哪?” 薄凉的语气,如这秋日里萧瑟的冷风,并不刺骨,却能寒透人心。 傅筹眸光遽碎,一瞬间心死如灰,张口无力,“我……容乐……我……” “将军!保护将军!”有人喊了一声,尚未撤尽的将士们如潮水般地冲过来,瞬时将他们团团围住。 上万把锋利的武器皆对准了女子纤细的身躯,只要男人一声令下,就能让她万箭穿心。然而,她却不怕,在此之前,她所承受的绝望和耻辱比万箭穿心痛苦千万倍。因此,她对周围上万的敌人看也不看一眼,只是盯住傅筹,没有喜怒,没有表情。 傅筹看着她握剑的手,看着从她指缝里缓缓溢出然后滴下的鲜红,他对四周围过来的将士们失控地喝道:“都滚开!”然后目光慢慢上移,目无焦距地望着她冷漠的眼,万念俱灰。 “容乐,你……杀了我吧。” 没人见过这样的卫国大将军,惊惶无措、悲痛绝望,一向温和从容的神色再也不复存在,而他英俊的面庞只剩惨灰一片。官员们不禁面面相觑,这才明白,原来傅将军竟然不知道红帐内的女人是他的夫人!此事真是蹊跷。 天空依旧无云,夕阳如画亦如血,皇宫里的宫殿巍峨耸立,一如往常的肃穆威严。宣德殿广场上的尸体和血迹已被清理,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样,似乎从不曾改变过,但傅筹却清楚的知道,有些东西已经永远离他而去了。他生命里的最后一丝光明和希望,再也不会有。 冷风迎面,吹过他的脸,掀起对面女子的满头白发,涨满了他的眼帘,一片惨白,他看不见其它颜色。 女子突然放下剑,笑道:“死亡,并不是对一个人的最终惩罚,与其杀了你,不如让你活着,一生悔恨,才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一朵绝艳无比的笑花,映着嘴角的血迹以及满头白发,在这如血的夕阳下,惊心动魄的瑰丽绽放,妖冶至极。 女子举步,身下鲜红的血印在纤细的脚踝凝结成线。她赤着脚丫子,一脚深一脚浅,拖着长长的大红色罗帐,在人们诧异的眼光中,艰难而缓慢地走过男人的身边,走过这见证她终生耻辱的每一寸土地,拒绝任何人的搀扶,但终究没能走出这遭受皇权诅咒的冰冷宫廷,就已经倒了下去。 冷月如水,晚风清寒。 卫国将军府虽有天大的喜事即将临门,却无人有笑容,整个府邸都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晦暗之中。下人们只知道两日前他们的夫人是在昏迷之中被将军抱了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中午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时头发全都白了,身上似乎还有很重的伤。将军将看守清谧园的所有侍卫全部处死,当日带夫人出门的常侍卫不见了踪影。 萧可又被接了回来,为漫夭检查完身体,一个劲的哭,就是不说话,急得萧煞和项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就差撞墙。 两日两夜,漫长得就像是二十年。 傅筹坐在女子的床前,屋里的下人都被赶了出去,他目光有些呆滞,愣愣地望着床上女子紧闭的双眼,望着她散落在枕头上的雪白的头发,两日前所发生的事情在他眼前一遍一遍回放,耳边是密室囚牢里,她频临绝望的挣扎求救。 “阿筹,救我……” 在那个时候,她想到的是他!可他在做什么?灌她毒药,一脚将她踢到墙上;把她放到十万人面前,让她受尽羞辱和折磨,痛至白头…… 他到底对自己心爱的女人都做了些什么? 心头剧痛,像是有把铁钳狠狠捏住了他的心口,令他胸腔颤动,一口猩红喷在了颜色艳丽的锦被上。十指紧抠床沿,头磕在坚硬的床板,有呜咽声竟从腔内发出,如不见光明的困兽被人撕裂了心肺。 这么多年,无论何种逆境,他都告诉自己,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可是今日,他竟难以自制。 时光的碎铅,似化作无数的尖刀,狠狠捅进他的心窝。这蚀骨的悔痛在心,他未来漫长的人生,将一片灰暗。 一直安静的躺在床上的女子,忽然皱起眉头,意识模糊,沉浸在黑暗中找不到光明的出口。周围好像都是血,又好像都是人影,幽灵一样的将她紧紧包围。 她仿佛听到有人对她说:“别回去了,那个世界没一个好人,你在那里只会被人欺骗、利用、伤害,别回去,跟我们走吧,走吧。” 她就朝着那道声音走过去,越走越黑,脚下冰冷黏腻的液体渐渐将她淹没,在即将没顶之时,突然又有一道温柔慈和的嗓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孩子,别过去!你应该回去,他在等你。” 他?谁?谁在等她?那个世界,还有她的希望吗?她迷茫的睁着眼睛,四下里张望,寻找她的光明和出路,这时,突然有一道耀眼的光劈开黑暗从身后照了过来,她回头去看,看到那道光里有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她看不清那人的脸,却能感受到那人溢满深情的眼睛正哀伤的将她望着,仿佛害怕她的离去。 心口蓦然一痛,她听到那人用极温柔的声音对她说:“阿漫,别怕。有我!” “阿漫,好好活着……” 活着…… 仿佛信念一般瞬间填满了她的胸膛,她不自禁就奋力挣脱了欲淹没她的冰冷液体,挣脱灭顶的黑暗,朝着白色身影的方向努力奔了过去。 “无忧……”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呢喃,在黑暗中挣扎了两日三夜的女子,终于再一次睁开了双眼,眼前还是熟悉的景物,却没有她要的男子。目光触及埋头于床前的傅筹,她的眼光沉了下去,撑着身子坐起。 而傅筹自她出声的那一刻便浑身一震,抬起双目,欣喜和绝望这两重复杂情绪在他眼中交杂变幻。欣喜的是,她终于醒了,绝望的是,她的醒来是为了另一个男人。但,所幸,她还是活过来了! “容乐,”他急切握住她的手,将一切悲痛情绪都掩在心底,企图像过去那样,对她温柔笑道:“你终于醒了!” 漫夭冷冷挣开他的手,漠然相望,目光直接而犀利,似是要刺穿他故作无事的伪装。 傅筹目光躲闪,竟不敢看她的眼睛,扭头对外叫道:“来人,夫人醒了,快去准备吃的。” 守在门外的下人连忙应了,萧可听说漫夭醒了,飞快地跑进屋,冲到床前抱着她又是哭又是笑,“公主姐姐,您终于醒过来了,吓死我了!” 漫夭看着她,恍然想起清凉湖受伤那一次,泠儿也是这般高兴的对她说:“主子,您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心中一阵悲恸,她是活过来了,泠儿却永远离开了她。 萧煞和项影站在门口,远远望着,没进屋。萧可牵着她的手,关心问道:“公主姐姐,你身上还痛不痛啊?” 漫夭身子一颤,痛?怎能不痛!但远远没有心里的痛那么令人窒息。她拍了拍萧可的手,淡淡道:“我没事了,你们先出去。” 萧可哦了一声,出去带上门,屋里又剩下她和傅筹两个。漫夭缓缓凝眸,望着傅筹仿佛一夜间苍老了十年的沧桑面庞,她依旧是面无表情。 傅筹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逃避般地慌忙起身,道:“你才刚醒,别太费神,好好休息,我还有些事情要办。”说完他转身就朝门口走去,漫夭在他身后冷冷叫道:“傅大将军!” 傅筹身躯一震,脚就像是落地生了根,一动也动不了。他闭上眼睛,听着自己心碎的声音,不敢回头。 漫夭问道:“你把他怎么样了?我要见他!” 傅筹睁开眼睛,目光苍凉道:“除了这个,别的我都答应你。” 漫夭面色一沉,却忽然扬唇笑道:“那好,我要离开京城,离开你。” “容乐!”傅筹猛一转身,对她痛声叫道,“你明知道我做不到……” “那你能做到什么?你告诉我!”漫夭笑着问,笑容薄凉又讽刺。 “我……”傅筹张口竟无语,他能做到什么?似乎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为她做过一件好事,只是不停的利用她、伤害她,不管是不是出于他的真心,这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容乐……”他无力的唤着她。 漫夭却沉声打断道:“傅将军!没有第三个选择!除非你用铁链把我锁在这间屋子里,否则,我要走,你拦不住我。”

上一篇   一瞬白头(2)

下一篇   悔恨莫及(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