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旨拒婚(3) - 白发皇妃

抗旨拒婚(3)

“你!”临天皇气结,看了眼漫夭,忍住没发作,之后干咳一声,靠近宗政无忧,压低声音警告道:“无忧,事关国家颜面与两国和平,非同儿戏,你不可如此率性!朕已经命人准备好喜袍,你快去换上,今日就在这大殿之上拜堂成亲。” “我几时说过要成亲了?你别拿两国和平压我,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你们自作主张,以为只要人到了,联姻便成定局,我便不得不娶?”宗政无忧冷冷勾唇,邪妄的凤眸满是冰冷,分明写着:我若不愿,谁也奈何不得。 临天皇怒道:“你!你别以为朕宠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在国家大事面前,朕绝不会纵容于你,这桩婚事已成定局,无论你答不答应,都势在必行!来人,带离王下去更衣。” 一队禁卫军应声入殿,禁卫军统领向戊为难地朝宗政无忧做了个请的手势。 宗政无忧却看也不看他,只冷笑道:“皇帝陛下是想来硬的?就凭他们这些人?”他蔑视的眼神竟是未将任何一人放在眼里,又道:“即便你能勉强我和这个女人拜堂,那洞房是否也要让这些人帮忙,抑或直接找人代劳?” 临天皇见他越说越不像话,气得火冒三丈,“混账话!你……” “皇帝陛下!”漫夭实在听不下去了,虽然她一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但有些话,当面听起来也实在不太好听。她觉得,自己虽不是真正的容乐长公主,但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岂容他人随意践踏! “陛下勿需动怒,”她缓缓道:“俗话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既然离王殿下无意迎娶容乐,那容乐又怎可强求?虽然容乐二十未嫁,于品貌、德行、操守皆有不足,但自问还未到需要借助身份强逼他人娶我的地步!” 她语气平静,柔中带刚,不卑不亢,也听不出丝毫怨言。 临天皇微微诧异,宗政无忧看过来的目光多了几分犀利和审视,似是想看透她想耍什么花样。漫夭不禁嘲弄而笑,宗政无忧定是不信有哪个女人在见过他之后会不想嫁进离王府,但偏偏她就不想,越是站在权利中央的人,她越是不想靠近。倒不如,趁着宗政无忧拒婚的大好机会,争取一段自由时日,若将来,必须要以这种形式嫁人,她也希望由她自己来选择。 宗政无忧眯起凤眸,眼光锐利得像要剖开她的躯体一探内心,漫夭没有躲闪,镇定地回望过去。 宗政无忧看不清漫夭的脸,但看她身躯笔直,傲气内敛,目光平静坦然,毫无畏惧,倒是少见。他眸光一动,忽然想掀开她面上的珠帘,看看那珠帘背后的一张脸是否也同传言中的截然相反,但,是否相反,又与他何干? “如此最好!”宗政无忧笑道:“就请皇帝陛下为容乐长公主另择他人为婿,没本王的事,本王先行告退。”他说着就要离开,完全无视帝王威仪。 临天皇面上哪里过得去,便沉声斥道:“谁让你走了!此事尚未定下,你好生在这待着。”说完转身踏上丹陛,被陈公公扶着坐回龙椅,对漫夭询问:“若是公主同意,朕立刻着人将所有皇亲贵族里尚未娶妻之年轻俊杰拟成名单,以供公主挑选,公主意下如何?” 漫夭并未立即回应,而是往周围看了一圈,当看到九皇子时,九皇子俊容失色,眸现惊恐,似是生怕被她看中一般直往后缩,漫夭不禁好笑,再看宗政无忧,他已是事不关己,冷眼旁观,她不禁挑眉,转眸对临天皇道:“皇帝陛下,为两国和平着想,此事也不是不可行,只是……天下皆知,容乐此行和亲是嫁与离王为妃,且离王殿下乃容乐皇兄亲选之人,如今容乐已到贵国,尚未成亲便遭遗弃……容乐只一介女子,被人说三道四没什么,只担心……这件事情若传扬出去,我们启云国将颜面扫地,我皇兄身为一国之君威仪又何存?只恐从今往后,启云一国因容乐而沦为天下笑柄,那容乐,便是万死也难赎其罪!” 声情并茂,字句铿锵,于情于理,无可辩驳。临天皇听后面色一凝,眉头深锁,文武百官面面相觑,忧心忡忡。 宗政无忧原本已瞌上的眸子遽然掀开,目光凌厉逼人,似是要透过珠帘,将她看个仔细透彻。他缓缓开口,语带轻蔑道:“这么说来,公主……是要赖定本王?” 漫夭抬头,淡淡一笑道:“那倒未必!” 宗政无忧凤眸一挑,嘴角含着冷意的笑,“那你想要如何?” 漫夭勾唇,不答,却朝他走了过去。 宗政无忧望住慢慢靠近他的女子,双眉紧皱,明确表达着他的不悦,在她挨近椅榻之时,他那一双邪眸,忽然间变得阴冷异常,迸射出一丝杀气。 漫夭不自觉顿住脚步,看来他不喜女子近身的传言属实,她笑了笑,望进他邪妄的眼,声音清雅如天籁,“听闻离王殿下身在朝堂,一计退敌,决胜于千里,才智之高,当世少有,容乐心中十分景仰,今日又见殿下天人之姿,更是倾慕不已!但容乐自知姿容才貌,无一能与殿下匹配,因此,也不敢多做妄想,只不过,为了两国和平,还是希望殿下能给容乐一个机会,相互了解,若是半年以后,殿下依旧对我毫无兴趣,那容乐便心甘情愿转嫁他人,绝无怨言。” 她的语气听起来很诚恳,似乎句句真心。 宗政无忧眯眼望她,女人看他的眼神他见得多了,而眼前嘴里说着倾慕的女子,她的眸中,有计量,有期盼,唯独没有丝毫的迷恋和爱慕。既然并无喜欢,那么说这些话又是什么目的?她想要定下半年之约又是何原由?管她什么原因,这些与他何干?他一撩衣摆站到了漫夭面前,起身动作犹如行云流水潇洒迷人。他垂眸望她,居高临下的姿态带给她一种极其强烈的压迫感,她的身子瞬时僵硬,每一根神经都绷得死紧,但她的双眼,仍然一动不动的望着他,只见他勾唇嘲弄笑道:“你想令本王在半年之内,答应娶你为妻?简直是痴人说梦!” 漫夭轻挑眉梢,笑道:“既然离王殿下如此自信,那我们不妨在此立下赌约。不知殿下……敢是不敢?” 宗政无忧哼笑道:“激将法?就凭你这点伎俩,也敢在本王面前卖弄?” 外头的阳光忽然暗了下来,原本投在他身上的明亮光线,此时变得有些阴暗,衬着他眼中的邪妄,就像森冷潮湿的寒潭,散发着幽幽冷气,在不知不觉之中渗透人的心骨。 漫夭极力压制住涌上心头的不适,心知与宗政无忧立约,无异与虎谋皮,但她不能退缩,她需要达成这个约定。既然逃不过这场政治婚姻,至少争取半年自由,利用这段时间完成前世夙愿,也可趁此机会挑选一个适合她的丈夫,哪怕无爱,能给予她尊重、不去打扰她的平静就好。想到此,她又鼓起勇气,笑道:“就算是吧。莫非离王不敢应约?原来……名动九州的离王殿下,竟是如此怯懦之辈!” 从未有人敢在宗政无忧面前用这种口气跟他讲话,还嘲笑他怯懦!听得一众大臣心惊胆颤,暗暗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宗政无忧薄唇微勾,邪妄的眸子里掠过一道光,像被点亮的地狱之火。杨惟心道不好,忙对临天皇叫了声:“陛下!” 临天皇皱了皱眉,这才开口:“这件事就按照公主说的办。以半年为期,无忧,倘若半年之后,你还是不愿迎娶公主,朕绝不再勉强于你!就这样,退朝。” 皇帝当机立断下了圣旨,起身,陈公公忙不迭喊了声“退朝”,众大臣憋在胸口的那口气总算是吐了出来,他们忙举手擦汗,可那手还没举起,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刺耳铮鸣。 寒芒骤现,杀气荡空。 一道刺眼的白光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朝大殿中央的女子当头罩下,是那么的突然。 有那么片刻,漫夭仿佛闻到了死亡的味道,整个人似是跌入了地狱的冰窟。一种油然而起的恐惧感,自心底节节攀升,迅速传至四肢百骸。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整座大殿,没了声音,只有一双双被主人睁大的眼睛,他们不敢置信。 拔剑、挥剑、弃剑……宗政无忧的动作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他便已然离开大殿,扬长而去。 殷红的血,从女子的指尖缓缓滴到地上,开出一朵朵殷红的血花,被半空中飘扬的碎帛所掩盖。她没有尖叫,没有颤抖,甚至没有反应,只是瞪着眼睛望着殿外已飘然远去的白色身影,宗政无忧,他来得狂妄,去得张扬,留下被剥了喜服、伤了十指的她如雕塑般僵立在原地。 细碎的红帛,自她眼前徐徐飘落,带着尚未消散的冷冽杀气擦过她的鼻尖,血一样的颜色,在整座大殿飞舞,仿佛冬日里纷飞的鹅毛大雪,被浸染了鲜血一般的红。

上一篇   抗旨拒婚(2)

下一篇   冤家路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