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恨莫及(2) - 白发皇妃

悔恨莫及(2)

以前不走,是因为有太多的顾忌,如今的她,已经没什么好怕的。被两国通缉,永无宁日,她不在乎;没有每月一碗的解头痛症的药,也没关系,哪怕只能活一日,她也不想再被别人控制。 纤细又虚弱的身躯仿佛充满了力量,她是那么坚定,坚定得让傅筹害怕。 他叹息着问她:“让你见到他,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吗?” 她没答话,他心里也很明白。她会离开他,迟早。所以他说:“既然结果一样,我为什么要让你见他?” 漫夭反问道:“你以为你不让,我就见不到?”她可以自己找,只要他活着,她总有一天能找到。 傅筹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冷酷道:“我可以让你见不到!或者见到,一堆白骨。” 漫夭心口一窒,沉目盯着他,问:“你威胁我?” 傅筹移开目光,不看她,道:“我只是提醒你。” 漫夭听完笑起来,笑得凄艳而讽刺,“傅大将军真是厉害,先是用我来控制他,现在又想用他来控制我,果然高招!不过可惜,我不是宗政无忧,我也不再是以前的容乐,今时今日,我不会为任何人受制于你,我相信,他也不希望我为他受制于人。傅筹,我要谢谢你,让我看清楚了在这个世界里,谁才是真正的爱我,谁把我看得比他的生命和尊严甚至是江山都还要重要,虽然,我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无妨,此生能得一人如此相待,总算是无憾了。如果你要杀他,请你通知我一声,谢谢。” 她扬着下巴说完这些,看着傅筹几乎是仓惶而逃的背影,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冷却。 起身下床,有人进屋伺候她梳洗,她洗完之后坐到铜镜前,缓缓抬头,蓦然间,镜中女子的满头白发,如三千芒刺遽然扎进了她的双眼。她震颤地瞪大眼睛,颤抖着双手慌乱地揪着自己的头发,白的,全是白的!雪一样的白,胜过了她苍白的指尖。 身后的婢女不敢抬头看她,端着水盆匆匆离去。 一瞬而白头,她以为只有电视里才有,想不到竟会在她这样一个来自现代的女子身上上演。她勾唇,只觉讽刺。 窗外风声骤起,落叶飘零,她坐在镜子前,怔怔地望着镜中的白发女子出神,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仿佛成了一个失去知觉的木偶。 项影进屋,看到她这副表情,不知该说些什么。红颜白发,对于一个才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而言,该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萧煞让萧可配置乌发的药,萧可说那都只管得了一时,漫夭淡淡道:“不用。这样没什么不好,不过是白与黑的分别。” 她拿着梳子轻轻梳了几下,索性就这样让它散着,被人当成魔当成鬼都无所谓。其实,项影和萧煞还有萧可都不那么认为,他们反倒觉得,她这样的女子,即便红颜白发,她的美丽并不会因为白发而减退半分,反倒像是盛开在雪莲上的妖冶,让人心生崇敬,不忍亵渎。 “公主姐姐,泠儿姐姐去哪里了啊?”萧可耐不住沉寂,开口问她。 漫夭拿着梳子的手轻轻一颤,木然道:“死了。” “啊?”萧可惊叫一声,似是不相信,前几天还和她说笑打闹的人,怎么就突然死了呢?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是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萧可眼中盈了泪,声音呜咽道:“公主姐姐,泠儿姐姐为什么会死啊?” 漫夭别过脸,眼角微微干涩,低声道:“因为我不够强大,救不了她。” 萧煞皱眉,平静道:“如果她是为救主子而死,也算死得其所。主子不必自责。” 漫夭垂目,她不会一直沉陷在无休止的自责中,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深吸一口气,淡淡道:“跟我说说外面的事情。” 项影点头,将这两天发生的事简单说了说。 原来启云帝和天仇门门主有勾结,难民并非全是难民,而是启云帝带来的部分军队,混在难民之中让人不易觉察,他的另一半人马则是隐在城外,想翁蚌相争渔翁得利,等傅筹和宗政无忧两败俱伤再与天仇门里应外合伺机占领临天国,却没想到傅筹和宗政无忧似乎都有所觉察,将他们各自的主力皆留在最紧要关口,只各带五万人马在皇宫一决胜负。最终不管谁胜谁负,启云国的如意算盘都全然落空。启云帝已撤离京城,天仇门被傅筹派去的人给灭了,天仇门门主带了部分门众逃走,被傅筹下令全国通缉。据说天仇门是十四年前崛起的门派,无人见过天仇门门主真容,也没人知道此人究竟是男是女。 御医诊断出临天皇突然发病是因为中毒,证据指向太子,太子畏罪自杀。傅筹身为先皇后嫡子的身份公开,成为继承皇位的不二人选。 江南大军现又驻守在伏云坡,向统领再度被关进刑部大牢,九皇子被软禁在皇子府。至于宗政无忧,没人知他现在何处,也无人知他是生是死。傅筹那么恨他,肯定不会善待他。还有九皇子,一定对她恨之入骨吧? “走,去看看九皇子。”用了一碗粥,漫夭打开衣柜随手取了件衣裳披在身上,那是一件大红色的云锦纱衣,绣着斑斓的彩凤,在午后耀眼的阳光中闪烁着夺目的光华,本是无与伦比的惊艳色彩,然而,在满肩披泻的雪色白发的映衬下,那仿佛只是一个陪衬。 她带着萧煞和项影出门,被守在园门口的侍卫拦住:“将军有令,夫人身上有伤,不宜出门,请夫人回去歇息。” 漫夭淡淡看了那侍卫一眼,面无表情道:“让开。”没有怒气,但却有着浑然天成的威严气势。 侍卫一愣,几乎是本能的想让道,但一想到上一批守卫的悲惨结局,便硬着头皮道:“请夫人别为难属下!” 漫夭目光一沉,“我再说一次,让开。” 那侍卫皱眉,见她似乎铁了心要出去,忙对边上的另一侍卫使了个眼色,那名侍卫立刻退走,显然是要去清和园通风报信。漫夭眉头一皱,二话不说,抬手拔剑,以快如闪电的动作朝那名侍卫当头劈下。剑光遽闪,杀气凛冽腾空,从来淡然平静、一身优雅的女子突然变得狠辣无情,将门外一干侍卫全部震住,就连萧煞和项影也都怔了半响才回过神来。 侍卫砰然倒下,漫夭冷眼一扫他们惊骇的面容,拂袖震开挡在她身前的侍卫,掷剑而去。 那些侍卫们在她走后半响才回过神来,神色慌乱道:“快去禀报将军!” 京城依旧繁荣昌盛,似乎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对于百姓而言,谁做皇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带给他们安稳的生活。 九皇子府坐落在东城,与离王府离得较近。从北城到东城,需经过一条无名的巷子,这条巷子热闹繁华,地面不宽,人一多便会有些拥挤。 漫夭的马车行到无名巷的中央便走不动了,只因道路两侧摆满了摊子叫卖,摊子周围人潮涌动,都挤在那里,把道路给堵住了。项影上前驱赶,却怎么也驱不散,一波刚退一波又涌上来,如海潮一般,仿佛那些个平常的摊子有多稀奇似的。 漫夭蹙眉正想说绕道而行。这时,旁边茶摊传来这样一句话:“要我说啊,这女人嘛,还是长得丑一点的好,长得太美,那就是红颜祸水,就像引发这次政变的启云国容乐长公主。” 有人问道:“这话怎么说?” 那人道:“你们想啊,离王是什么人?他如果真想要皇位,他还不早把太子给撂下去了,可是他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离王此次叛乱为的不是皇位,而是女人!听说离王选妃那次根本就是个幌子,为的就是见容乐长公主一面,再说这一次,离王本来都赢了,可他为了女人放弃了唾手可得的江山,更说明了他是为女人而来!再说大将军,哪一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有染?所以他一怒之下,就有了宣德殿外的红帐一幕。再说后来,启云帝听说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被这么欺负了,他能干吗?当然不干!照我看,天下要不太平咯!” “听你这么一说,是挺有道理的。可这仗要是真打起来,受苦的还不是咱老百姓?唉,红颜祸水啊!” “这样的女人哪里配母仪天下?真搞不懂,大将军既然舍了她,为什么还执意要封她做皇后?” 漫夭听着冷冷勾唇,嘲讽而笑。自她来到这里,从一开始的丑女未进门先遭弃,到后来的红杏出墙不知廉耻,再到如今的红颜祸水,她似乎一直都是街头巷尾的谈资。自古以来,男人们总喜欢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于女人,所谓红颜祸水,对于真正的皇权斗争又能起得了几分作用?没有她,傅筹一样会复仇夺权,没有她,宗政无忧同样会部署反击,没有她,启云国也会有别的理由兴起战事。而她,不过是这场权利斗争之中的牺牲品,真正在乎她的,也就那一人而已。 漫夭微微撩开车窗帘幔,看了眼茶摊正议论她的那几个人,长相平凡,作平常百姓装扮,但他们眼角眉梢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煞气,不似一般的江湖人,更不像平民百姓。她微微挑眉,还不待细想,前方忽有一名妇人扒开堵在前路的人群疯了般朝着马车的方向冲了过来,那名夫人衣衫破旧,头发凌乱散落,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似是落魄的疯妇,她手中抱着一个包裹像是抱孩子的姿势。她一边跑着一边惊慌大叫:“救命啊!别杀我的孩子,我儿子是无辜的……谁救救我的孩子啊……” 疯妇身后跟着一个四十来岁作民妇装扮的女人,焦急地喊她:“夫人,夫人……你别再跑了,快停下吧!” 那疯妇哪里肯听,只是拼命跑着,她奔到马车跟前,忽然被什么绊了一下,身子不稳,整个人朝着马车撞了过来,一声大叫,头便撞上车辕,砰的一声,马车都跟着震了一下。漫夭皱眉,后面那个妇人连忙追了上来,紧张叫道:“夫人,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疯妇额头被撞破,鲜血直流,眼看着人就要昏过去,嘴里还喃喃念道:“别杀我儿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疯妇终于撑不住昏过去了,但她手中的包袱却仍然被她抱得紧紧的,仿佛那真是她的孩子一般,死也不肯松手。 人群中又追过来一个中年男人,中年女人忙对中年男人道:“你来得正好,快带她回去,请个大夫来瞧瞧,这次撞得严重,别出什么事才好。” 那中年男人一脸不耐道:“一个疯子,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还请什么大夫?白养了她十几年已经仁至义尽。” 中年女人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当初表姐临死前把她交给我们的时候不是说了吗?只要好好照顾她,总有一天有你的好日子。” 男人一听这话,怒道:“老子都等了十几年了,也没见到有好日子来找我们,这种话也就你这蠢女人才信!反正我不管她了,要管你自己想办法,你要是敢再让她进家门,我把她扔城外破庙里去。”男人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女人很无奈地看着疯妇,唉声叹气。“这可咋办是好呀?”她说着抬头看见撩起帘幔的漫夭,愣了一愣,道:“这位……贵人,您能不能行行好,救救这位夫人,她挺可怜的,年轻的时候被丈夫抛弃失去了孩子,又被毁了容……唉!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可怜!” 漫夭垂眸,扫了眼被中年女人扶起来的疯妇,只见被撩开头发后的半边脸有一个很大的伤疤,似是曾被大火烧伤,而另外半边脸却是肤如白雪美得惊人,而她虽身着粗布,却不掩骨子里散发的贵气。漫夭眸光一转,对萧煞使了个眼色,萧煞拿出一锭金递给那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忙谢道:“谢谢贵人,您真是好人哪!我替这位夫人给您磕头了!”说着就要跪下,漫夭冷冷摆手道:“不必,我只是赶时间,不希望有人挡住我的路。萧煞,绕道走!”她面无表情地吩咐,放下帘幔。好人?这样的名头,她以前不稀罕,现在更不稀罕。 来到九皇子府,又被门口的侍卫拦住去路。 “大将军有令,九皇子为叛贼一伙,没有将军手令,任何人不得探视。” 项影上前斥道:“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位可是大将军夫人!未来的皇后,你也敢拦?” 那侍卫一愣,漫夭冷声道:“不想死就让开,本夫人今日已经开了杀戒,不在乎多杀几个!” 她眼如利刃,气势浑然天成。 守在门口的几名侍卫只觉一阵冷风刮过,身子抖了一抖,不自觉就让开了道。 那不是别人,是将军夫人! 府内水园,九皇子双手垫在脑后,靠躺在园中的亭廊,百无聊赖地晃着腿,两眼瞪着天,直翻白眼。 一名下人急匆匆地走过来,禀报道:“殿下,有人来看您了!” 九皇子倏地一下坐起来,问道:“谁呀?” 下人答道:“是大将军夫人。” 九皇子先是目光一亮,继而想起什么,两眼一瞪,怒道:“她来干什么?我不想见她,你叫她走!” “这……奴才不敢呐!” 九皇子瞪眼斥道:“贪生怕死的狗奴才!”说罢又躺了下去。 漫夭走到园子中央,挥手让那下人退下,隔着曲水石桥,她扫了眼周围明暗交替密布的岗哨,叫道:“老九。” 九皇子不看她,把脸转到一边去,用鼻子哼出一声,表示不屑。 漫夭微微垂了眸子,眼中没有情绪起伏,淡淡道:“看来是我瞎操心了。九殿下的日子,过得如此悠闲,连我都要羡慕。” 九皇子翻了翻白眼,冷哼道:“这还不是你的功劳吗?我们未来的皇后娘娘,怎么有心情来看我这个就要去见阎王的逆臣贼子?我七哥真傻,居然为你这样的女人连命都不要!” 漫夭见他话中带刺,嘲讽之意甚浓,蹙眉转身道:“看来九皇子殿下并不欢迎我,是我自讨没趣。告辞!” 九皇子一听她要走,噌得一下蹦了起来,他气恨了好几天,一直没地方发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才说两句她就要走人,他不禁气得口不择言,大声叫道:“你就走吧,就算我死了,你也不用再来看我。我以为你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原来你也贪慕虚荣!七哥为了你什么都不顾,现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呸呸呸……我这乌鸦嘴!”他气恼地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又道:“你不想着救他,居然还高高兴兴准备做傅筹的皇后,你还是不是人啊?你这个水性杨花……”骂声至此,蓦然止住。只因他看到了园中远远立着的一身清冷孤绝气息的女子的满头白发,瞪大眼睛,怔住了。 水园风景如画,阳光明灿,用奇形怪石累积而成的假山旁边,溪水如碧,她背身孤立于独木桥上,红色的纱衣长摆飘落搭在水面,水中波光粼粼,反射出白色冷光,映出红衣如血,白发耀目惊心。 女子清冷的声音仿佛刺破了阳光的温度,凛冽的寒意,散发在美丽的水园,她说:“想骂便骂!红颜祸水也好,水性杨花也罢,我并不在乎。”

上一篇   悔恨莫及(1)

下一篇   远离京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