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京城(1) - 白发皇妃

远离京城(1)

卫国将军府的夜晚一如往日寂静,清谧园的寝阁里,漫夭手支下巴,垂眸斜躺在窗前的贵妃椅子上,身后亮着一盏雕花细木骨架宫灯,昏黄的灯火透绢纱而出,笼在她身上,她微微垂着头,白发披散,于灯光中印下的阴影使得她面上的表情变得朦胧不轻。 萧煞立在十步外,只抬头看了一眼,便低头道:“不出主子所料,将军以为我们通过无名巷里出现的三个人传递消息,已经派人去查了。” 漫夭点头,“可儿还没回来吗?” “公主姐姐。”说曹操曹操到,萧可走到门口朝门外望了一圈,确定没别人才急急进屋。 漫夭连忙坐起身,拉过萧可的手,问道:“如何?可见到无隐楼楼主了?” 萧可点头道:“见到了,我按照姐姐的吩咐,跟他问了离王的下落、情况……” 漫夭急切问::“他怎么说?” 萧可郁闷道:“他什么也没说。” 漫夭不禁失望,难道连无隐楼也不知他现在情况?那岂不是真的凶多吉少!黯然垂目,她只觉胸口窒闷难当,这时萧可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来递给她,小声道:“无隐楼楼主把姐姐你的扇子留下了,让我把这个给姐姐带回来。” 也是把扇子,只不过是墨玉。 漫夭眼光一怔,微微颤抖着手接过那柄象征着无隐楼最高权力的熟悉无比的墨玉折扇,心头一阵阵酸涩发紧。 萧可又道:“无隐楼楼主说,以后无隐楼,是姐姐你的了。” 漫夭身躯一震,抓了萧可的手,忙问:“那是什么意思?” 萧可茫然摇头,漫夭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无隐楼以后是她的了!为什么是她的?难道无忧已遭不测?她忽然慌了,拿着扇子就要出门,萧煞连忙拦道:“主子这一去,无隐楼就完了!” 漫夭愣住,再跨不出一步去,跌坐在椅子里,半响无声。 萧煞皱眉道:“也许这把扇子代表王爷平安请主子勿念。” “会吗?”如果只有扇子,她可以这么理解,可是为什么还要加上一句无隐楼以后是她的?她不要无隐楼,她要的是宗政无忧!低头怔怔望着手中折扇,恍惚间那人的脸就在眼前,温柔的、邪妄的、冷酷的、忧伤的、绝望的、深情的……都不过是那一双眼,如果没有她,他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会沦为阶下囚,不会含血称降甘愿受辱人前!如果没有她,他还是高高在上的离王,筹备登基大典的是他而不是傅筹。 “傅筹现在人在何处?我去找他。”她收好墨玉折扇,刚要往外走,就见门外傅筹匆忙而来,脚步急切,旋风般卷进屋里,他脸色不大好,神色带着隐隐的慌乱和恐惧,一进屋,看到她在,他似乎松了一口气,所有的表情都在刹那间平定下来。他朝萧煞、萧可摆了摆手,让他们出去。 门被关上的时候,他冲过来抱住她。 漫夭本能的抗拒,但他双臂如铁钳,将她紧紧箍在怀里,那种姿态仿佛只要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漫夭皱眉,突然停止挣扎,竟慢慢抬手摸上他的背,傅筹身子一颤,一双手将她抱得更紧,漫夭在他怀里缓缓开口:“害怕我离开吗?那就让我见见他。只要我确定他好好活着,我就不离开你。” 傅筹身躯蓦然僵硬,陡然放开手,目光复杂道:“你不是说不为他受制于人吗?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漫夭扬起下巴笑道:“因为我要借助你手中的权利替我报仇,启云帝容齐,他必须为泠儿的死和我所承受过的一切付出代价!还有你,我忽然觉得,留在你身边看你一生孤独痛苦,也是种不错的选择。不过,前提条件,我得见到他,确认他还活着,并保证他能一直好好活下去。” 傅筹目光一痛,竟退了两步,道:“你说晚了。” 漫夭心头大慌,不受控制地扑上去抓傅筹的手臂,变了脸色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他……你把他怎么了?” 她仰着头问,满目惊骇恐惧,傅筹看着她这样的表情,眸光尽碎,他挣开她,转身就出了门。 漫夭跌坐在他身后的地上,心猛一下子空了。如果他已不在,她做什么都没了意义。 门外,傅筹顿住脚步,终是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子,见她目光空茫,面如白纸,他闭上眼睛喘了两口气,对外叫道:“来人!从今日起,夫人不得走出这间屋子,也不准任何人进屋探视。你们好好看着夫人,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别活了。” “是。”清谧园的侍卫和婢女皆是惶恐应了,屋里的漫夭没有反应,只是披散着满头白发呆呆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一坐就坐了三日,无论婢女如何求,她都没反应。不吃饭,不睡觉,不说话,萧可在门外急得直哭,萧煞怒气腾腾地去了趟清和园,回来后,寝阁门口的侍卫撤了,园子外头的守卫还在。 萧煞进屋,望着她,皱眉道:“主子不想离开这里了吗?” 漫夭缓缓抬眼,依旧空洞茫然。 萧煞叹道:“主子如此自暴自弃,非离王所乐见。” 漫夭闻言面色微微一变,透骨的哀伤从空洞的眼眸中流泻出来,她张了张唇,喃喃道:“对,他用他的江山、他的尊严、他的性命、他的一切一切来换我活着……我怎能如此糟践自己的命!” 说完她站起身,吩咐人拿了吃的来,也不管是什么就往嘴里塞,一直塞满为止。然后提了剑去竹林,她很久没练过剑了,一直以为武功不需要太高,能自保就好,现在她不再那么认为。 一连三天,疯狂练剑,直练到筋疲力尽还不肯停歇。 第三日晚上,月色极好,傅筹终于处理完堆积的政务,独自在寝阁内徘徊,脑子一空下来,便都是那人的身影。 “来人,传清谧园守卫。”他对外吩咐,不片刻,清谧园守卫已到门外,不等求见,傅筹已先道了一声:“进来。” 侍卫进屋行礼,傅筹背着身子站在窗前,问道:“夫人今日如何?” 侍卫回道:“夫人下午练剑受了伤……” “她受伤了?”傅筹立刻转身,沉声问道:“你为何不来禀报?” 侍卫忙道:“听说是小伤,练剑的时候不注意割破了手指。萧姑娘已替夫人处理好了伤口。” 傅筹的面色这才缓了过来,又问:“夫人现在何处?” 侍卫道:“青竹林里。夫人今天晚上似乎心情不好,命项侍卫送去一壶酒,屏退了所有人,此刻一个人在竹林里饮酒。” 傅筹微微一愣,她从来都是一个冷静自持的女子,竟也会因为心情不好而饮酒吗?他这一辈子,最后悔的就是那次醉酒,若无醉酒,便不会碰痕香,不碰痕香,也不会有让他悔恨终生的红帐一幕。那个女人跟随他多年,了解他太多,明知他被门主逼迫处境艰难,还如此设计于他,引他用李代桃僵的计划,毁了他和容乐,他一定要抓住她,将她碎尸万段! 不自禁捏了捏拳,他大步踏出清和园,直往清谧园而去。 夜色宁静,秋风萧瑟,青竹林里竹影摇曳,四方碧色环绕之中,女子一人独坐,白发飞散,衣袂轻扬,她左手执壶,姿态优雅如仙,自斟自饮,已有几分醉态。空气中,竹子淡淡的清香气混合着浓烈的酒香,配上那银色月光笼罩下如诗如画的清景佳人,让人如痴如醉。 傅筹远远站在竹林外头,竟不舍得打扰这份宁静美好。他目光痴然相望,含着无数的想念和爱恋。几日不见,竟如同隔了几世那么久。 漫夭又倒了一杯酒,仰头灌下,喉咙一阵烧灼,她抬头望着空中皓月,想起李白的那首月下独酌。 也许不应景,也许心境全然不同,她却忍不住想,那个令后世敬仰的伟大诗人,他在饮酒作诗时心情是怎样的孤寂和凄凉?放下酒杯,她拿起一旁的剑,便飞身而起,不是练剑,而是舞尽风情。 柔软飘逸的身姿飞舞在青竹林中,如水银流泻般的光芒在朦胧的月光之下划出一道道优美至极的弧。她在那剑光之中偶然回眸,清冷明澈的眸子漾着酒后微醺的神态,飞扬而起映在眼中的雪白发丝流转着圣洁的妖冶,散发着神秘的吸引。 傅筹见她握剑,本想阻止,却挪不动脚步。这样的她,他想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凌厉的剑气忽于空中横扫,震了竹叶纷纷而落,飘零在她的周身,仿佛在书画女子内心的苍凉,又似是下了一场清叶竹雨,欲洗涤世间的一切污浊与不堪。 她的剑舞且柔且刚,将一个女子最美的姿态在这样宁静美好的夜晚展现得淋漓尽致,柔和清美的月光也不过是她的陪衬。 轻盈的脚步逐渐移至放置酒壶的低矮桌案,她一个弯身后仰,用一指勾起酒壶抛于空中,美酒沿壶倾注而下,如一道清泉凛冽,她红唇微张,醉态竟撩人心魄。 林外的男子仿佛被那一个神态猛地击中,身躯僵硬。而女子在此时,手中的剑忽然脱手掉在地上,身子似是无力,往一旁倒去。 傅筹心中一慌,忙疾掠过去,紧张地叫了声:“容乐。” 他扶起她的身子,见她右手厚厚的纱布已经被鲜血浸染,又是气怒又是心疼,一把将她抱起就朝清谧园寝阁去了。 漫夭垂着眼,浓密的眼睫印下的阴影掩盖住了眸中的神色,她很安静地靠在他怀里,不动。 傅筹将她放到床上,转身叫人打了水来替她清理伤口,却被她死死抓住衣袖。傅筹诧异回头,竟见她眸子里微微漾着水光,神态半醉半醒,嘴角含着凄楚无比的笑容,让人一看便会心疼入骨。 “容乐……”他觉得他的心仿佛不是自己的,不,他的心早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为什么?”她拽着他,仰着脸庞,用醉意朦胧的眼神望着他,声音凄凉哀伤,“为什么你要那样对我?” 他心中一颤,就好像被一只柔软的手一点一点攒紧了他的心,那种痛从心底里一直漫至心尖。他张了张口,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错了!可是他回不了头。 她望着他的眼睛,幽凉的语气仿佛一阵寒风刮在人的身体里,她说:“你知不知道,要我选择去相信一个一直在利用、伤害我的人……需要多大的勇气?你又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差一点就爱上了你!”她摇晃着他的手臂,那声音忽然就凄厉了,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切割在他的心里。 傅筹胸腔猛震,震在那里不能动弹,体内的血液似乎在那一瞬间凝固,整个人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不能相信地望着面前的女子,她说:她差一点就爱上了他!在他犯下无法弥补的过错无法回头之后,她说她差一点就爱上了他,不管是真是假,这对他而言,都足以将他送进地狱。 他忍不住蹲下身子,对她问道:“容乐,你……说什么?” 他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她盈满醉意的眼睛,手慢慢抚上她的脸庞,双唇颤抖。 她凄楚的笑容愈发的扩张,却轻轻摇头,自嘲笑道:“说什么都没用了!是你背叛诺言,亲手用最残忍的方式把我推给了别人,你用你的行动……给了我一个比死亡更惨痛的教训!恨……这个字,我从来没说过,可是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身心俱颤,傅筹失力坐到地上,眼神空茫绝望,悔恨重击在心,痛不堪忍。 原来他曾经离幸福只一步之遥,是他自己亲手给毁了! 他控制不住的想,如果没有实施那个计划,她终将爱上他,那会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坐拥天下、大仇得报,都无法企及其万分之一的快乐! 想象越是美好,现实便愈发显得残酷而令人绝望。 他突然抬手抓住她的肩膀,目中含有强烈的祈求,“容乐,再给我一次机会,让一切都从头来过,我什么都不要了!不要权利,不要复仇,不利用你,不伤害你,只一心一意的爱你,带你远走高飞过最平静的生活……好不好?容乐……好不好?” 他急切地问着,明知无望,还是忍不住想要企盼。 漫夭睁着醉意朦胧的眼,似乎意识不是很清晰,蹙眉道:“重来?宗政无忧……他的人生,可以重来吗?” 傅筹眸光遽痛,他的祈求她听不见,他对幸福的渴望她看不见,她心里眼里,只有一个宗政无忧! 他突然撑着身子站起来,看着她,她的脸庞因为醉酒而浮出淡淡的红晕,她的目光空空荡荡,明明落在他身上,可她的眼中却没有他。他忽然决绝而笑,“在你的心里,我永远不如他!为什么你对他念念不忘?你们之间也不过才相处了十几日!如果……征服一个女人,真的要从身体开始,那我也不妨试上一试,反正……也没有旁的希望。” 男子的眼神一瞬变得冷酷,再也不复从前的温和,只透出绝望,一种频临疯狂般的绝望。 听说,地狱有一十八层,他要看看究竟有多深! 漫夭直觉地缩了缩身子,皱着眉,一脸茫然。 傅筹道:“容乐,你别怪我!” 从第一次开始,他就不该放过她,早该与她行夫妻之实,也许就不会有今日之事。 心念一定,他用双手扣住她的肩膀,不让她有躲闪的机会,低头便欲吻上她泛着水泽的嫣红双唇。 她惊得挣扎,他便将她的手扣在头顶,就要吻上她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有劲风袭来,他皱眉,眼光一利,放开她,急速转身,但就在此时,一枚冰蓝色极为细小的银针飞快的刺破他的肌肤,准确无误地扎入他的穴道,令他动作凝滞,立时动弹不得。 他顿时心冷如冰,原来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用来降低他的戒心,等待这必中的一击。他悲哀地笑着,艰难扭头,那个醉意醺然的女子已经站在他的背后,此刻眼光清明,哪里还有半分醉意。 漫夭冷冷地望着他,对他眼中的悲痛表情只当不见,她对萧煞使了个眼色,萧煞点头便去取他贴身的令牌,然后照着漫夭的吩咐将傅筹挪到床上,盖好被子。 漫夭出门之前回头望了一眼,那一眼神色极为复杂,似看尽了他们两人过往的一切纠缠,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后来的同床共枕,谁能说那中间没有一丝情感?她扭过头去,看向夜空的目光坚定异常,语气冷漠道:“傅筹,念在你确实对我有几分情意,这一次,我放过你。以后再见,绝不留情!” 傅筹眸光寸寸被剥裂,望着她决然离去的背影,浓浓的悲哀和绝望充斥着他的整颗心,他的世界就如同外头被乌云蔽月的黑夜,再也见不到光明。 夜色清冷,拢月茶园寂静安宁。 漫夭站在园子正中央的那个琉璃桌旁,在离开京城前,她想再看一眼这园子,这里有她曾经的梦里,是她和宗政无忧开始的地方,如今也是一片萧索秋意。她没有电灯,四周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光亮,她站了一会,视线才渐渐清晰,目光触及前头的一扇屏风,忽然记起那里还藏着一个匣子,临天皇给她的,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如今她已经不再是傅筹的妻子,是不是可以打开看了?

上一篇   悔恨莫及(2)

下一篇   南朝皇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