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十年(1) - 白发皇妃

一夜十年(1)

漫香殿的清风阁,在一片如海的梅林之中,林中梅香四溢,花开如雪。 漫夭伏在窗前桌案上,一手按住一张宽大的白纸,一手执笔画着什么。她黛眉微蹙,表情极为认真,头垂着,纤细的颈项弯出优美的弧度。长发从耳边滑落,散在同样雪白的宣纸之上。周围堆满了陈旧的书简,那些书简上是有关于兵器与战阵的资料。 这几日,除了晚上睡觉以及和无忧一起用膳的时间,其它时候,她全部精力都用在了这上头。听说北朝边关大捷,南朝在玉上国的大军也在还朝的路上,这一年南北朝各自平定边关,如今两朝边关已定,估计不久就要相互开战了。南朝大军的数量虽与北朝相当,但有一半以上是新兵或降兵,如果没有优良的装备和武器,即便谋略过人,打起仗来,也十分吃亏。而这个年代的装备和兵器,无非就是盔甲、战马、矛、盾、弓、弩、剑……单独的某一样,不是攻就是防,却没有一样能将攻防结为一体。 她兀自凝思,全然不觉外面天色已黑。直到笔下的绘图成型,她才终于呼出一口气,微微扬唇,双目之中流转的光华,令空中高悬的满月也黯然失色。放下笔,守在门口的宫女连忙进屋道:“娘娘,晚膳已经热了四回了,您快去膳厅用膳吧。” 漫夭一愣,看了眼暗黑的夜色,这才发现她已经不知不觉在这里坐了好几个时辰。她扭头道:“这么晚了,皇上还没过来吗?” 宫女忙道:“回娘娘的话,刚才祥公公过来传话,说皇上今晚有事,不过来漫香殿了,皇上让娘娘自己用膳,不用等他。” 漫夭微怔,他们说好,无论多忙,晚膳一定要一起用。她皱了皱眉,问道:“可还说别的了?” 宫女摇头。漫夭拿起桌上的绘图,走到膳厅,见饭菜又有些凉了,对宫女吩咐道:“再热一遍,热好了送去龙霄宫。”既然他有事不能过来,那她过去好了。 宫女抬头“啊”了一声,屋里其它几个宫女相互望了一眼,眼中竟有担忧和闪烁。 漫夭眉头一蹙,凝眸问道:“怎么了?” 宫女们面面相觑,都不做声。 漫夭心知有事,不禁沉声道:“你们有事瞒着本宫?” 宫女惊惶跪道:“奴婢不敢……” “快说!”漫夭低眸睥睨着她们,面色一沉,语气冰冷。 宫女们见她动了怒,心里害怕,但仍旧低着头犹豫着不敢开口,一名年纪较小的宫女忍不住了才说道:“宫里来了一位桑小姐,住进了漪澜殿。听说这位桑小姐年轻貌美,唱歌唱得可好了……” “萱儿!别胡说!”年长些跪在最前面的宫女面色一变,忙斥了一声,道:“桑小姐再美也不及咱们娘娘的万分之一,娘娘天人之姿,哪里是一般女子可比?娘娘,奴婢……奴婢听祥公公说,今天新军发生暴乱……” 宫女本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但这消息着实令漫夭大吃一惊,她连忙问道:“是因为流言吗?”竟已经激烈到这种地步了? 宫女犹豫着点了点头,小心翼翼道:“新兵不服从管制,说项统领是娘娘您的人!” 漫夭眼光一凝,“那桑小姐是新兵暴乱之后被召进宫的?” 宫女再度点头,漫夭心沉如水,新军暴乱,他不去想办法平乱反而召了桑鸯进宫,是什么意思? “桑小姐现在何处?龙霄宫吗?”她拧眉问道。 另一名宫女忧心回道:“是的,娘娘,听说今晚,就是她陪皇上用的膳。娘娘……你快想想办法吧!现在宫里私下里都在传,说……说娘娘很快要被打入冷宫,说桑小姐会当皇后……” “快住口,别瞎说!”年长的宫女慌忙阻止那嘴上没个遮拦的宫女,并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忙道:“娘娘,您别听她们瞎说,皇上对娘娘的宠爱宫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啊?就算桑小姐真进了宫,在皇上的心里头,也还是只有娘娘您一个。娘娘,您先用膳吧,别饿坏了身子。” 漫夭攒紧了手中的东西,尖利的指甲刺透那白色的宣纸,钉在自己的肌肤之上。她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望着他平常坐的位置,面色异常平静,平静得让人感到不安。 宫女们担忧的望着她,过了许久,漫夭才淡淡道:“都撤了罢。” “娘娘您……” “撤了。”她重复,声音冷冷冰冰:“你们都退下。” 宫女们应声退出,漫夭在屋里踱了两圈,五指发白。 冬日的晚风很阴冷,拍打着雕花窗格,呼扇着凉白的窗纸,不曾合紧的窗子吱呀一声被掀开,冷风透窗直入,掀动她一头银丝如雪飞扬。 朝臣相逼,军心动荡……到底是什么人暗中做手脚,利用她的白发大做文章?目的又是什么,仅仅是为了让她被打入冷宫吗?怕是没那么简单!无忧能召桑鸯进宫,这是肯定跟桑丞相脱不了干系,只是那桑丞相在江南的根基太深,满朝文武几乎有一半是他的门生,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想拔除,不是件容易的事,除非拿到他犯下大罪的证据! 她想了想,转身看了眼外面暗黑的天空,快步走了出去。 漫香殿离龙霄宫不远,她只用了一刻钟的功夫就到了龙霄宫门外,远远的便听到里头传来丝竹之声,伴随着女子的歌声,那歌喉仿佛百灵般婉转清灵,极为悦耳动听。她心头一沉,还没进门,就被门口的侍卫恭敬有礼地拦下,道:“请娘娘稍等片刻,容卑职先向皇上禀报。” 漫夭心间一凉,望着前方灯火辉煌的宫殿,直觉地阻止道:“不必了!本宫只是路过而已,过来看看,就不进去了。” 她这样说着,心中一片悲凉,从什么时候起,她来这里也需要提前通禀了? 黑夜里的灯火格外的耀眼,空中圆月皎洁,将宫殿外的树木投在地上的阴影拉得很长。这宫中已然熟悉的一切,在她心里忽然变得有些陌生。 出门之时忘了披上外袍,此刻冷风直灌,她只觉浑身发冷,连心也一起冰凉,就如同她脚下青白的地砖。她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寒冷的空气直入肺腑,她凉凉地笑了笑,喃喃道:“真冷!”没有了那一双温暖的手扶着她,这日子冷得就像是结了冰。 她又望了眼那座宫殿,想了想,最终还是缓缓地转过身,默默地离开。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 “为什么不进去?”刚离开龙霄宫,一直远远注视着她的萧煞便出现在她面前。他以为她会进去,因为她这样骄傲的女子,一旦确定了自己想要什么,便不会容许有人破坏。 漫夭顿住脚步,进去做什么?他说让她相信他,她就该相信他!如果经历那么多波折,他还不值得她信任,那她留在他身边又有什么意义?人生已经很可悲了,她却还想给自己一个机会。 她扬着下巴,目光望向遥远而黑暗的天际,淡淡笑道:“他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说罢不理会萧煞的怔愣,径直离去,凉白的月光倾洒在她单薄的背影之上,让人看了不禁心疼。 清风殿外,梅林之中,她叫人取来一方琴,独坐于亭台。遣了所有人出去,整个漫香殿,她孤身一人,冷月相伴。 琴弦拨动,寂寥的音符如叮咚的清泉自苍白的指尖流淌而出,带着她此刻惶然不定的心情,萦绕在这寂静深宫的夜里,沾染上夜的萧瑟凄凉。 对面清风殿里一抹昏黄的灯光烛影在风中摇曳,照不亮外头的漆黑。 她忽然在想,当年的云贵妃看临天皇娶了傅鸢,她的心情是何等的悲哀沉痛?在傅鸢盛宠的那些日子里,她是如何熬过一个又一个令人绝望的漫漫长夜?若是这个世界的女子也就罢了,从小被灌输男人三妻四妾乃天经地义之事,那样至少容易接受一些。而可悲的是,云贵妃与她一样,从那个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的社会而来,在她们的思想之中,爱情就应该是一心一意,容不得第三人踏足。 “无忧,但愿你不要让他们的悲剧在我们身上重演!” 一夜无眠,她静静地坐在梅林之中,望着天,思索着,没有血乌,有什么法子可以遏制住她白发妖孽的流言,尽快平息这一场有心人恶意掀起的朝堂与军队的暴乱? 东方发白,她抬手揉一揉阵阵发紧的太阳穴。 这时,林子里走进一个人,她转眼看去,竟是萧可。不似平常那般一见她便来挽着她的手臂,而是低着头慢慢朝她走过来,面色少有的凝重,眼眶微红。 漫夭奇怪问道:“可儿,你怎么了?” “公主姐姐!”萧可轻轻叫了她一声,咬着嘴唇,目光有些躲闪,似在犹豫着什么。然后垂下头,声音极轻道:“公主姐姐,皇上他……” 提到宗政无忧,漫夭心头一跳,皱眉道:“他怎么了?”她竟不觉自己的声音带了些许的颤意。 萧可抬头看她,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漫夭失了镇定,口气急道:“到底什么事?快说呀!” 萧可道:“公主姐姐……您自己去龙霄宫看吧。” 初亮的天空灰蒙蒙的,像是被罩上了一层浓雾。宫道两旁的树木挂着清冷的露珠,在女子经过之时,那露珠恰好迎风晃了一晃,滴落下来,打在她清冷的眼角,像极了心头那无法流出的眼泪。而她对那如冰一般的温度毫无所觉,连抬手拭一下都不曾。 龙霄宫在望,她走到门口,这一次竟然没人阻拦,她径直入内,看到寝宫门窗紧闭,她忽然犹豫,感觉自己的身子在轻轻颤抖,原来她还是会害怕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顿住身子,周围静悄悄的,除了她自己抑郁且沉重的心跳,再也听不到其它的半点声音。 在门口静静站了一会儿,内心激烈斗争中,她终于鼓起勇气,推开华美厚重的雕花木门,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凌乱不堪,仿佛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搏斗。 冷风呼呼灌入,撩动屋内唯一还完好无损的雕花大床。床上明黄色的床幔在风中摇摆,掀起的波澜,晃得人眼睛疼。 她紧皱眉头,望了眼床前地上散落的那再熟悉不过的衣物,那上面竟有斑红血迹。她目光一震,再没多想,快步来到床前,一把撩起床幔,床上竟空无一人。明黄的锦被被掀卷在床角,白色的床单不似往日的平整,皱巴巴的全是褶子,仿佛每一寸都被人用手狠狠攢过似的。床头枕边,白色之上竟也有大片的血迹,刺目惊心。 “来人,来人!”她惊得转头大叫,心慌不已。 宫外的太监闻声立刻进了屋,小心问道:“娘娘有何吩咐?” 漫夭指着那些血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太监探头看了一眼,脸色大变,竟有惊诧之色。忙跪下磕头道:“奴才不知,奴才该死!昨夜皇上遣了这宫里的奴才们都出去,让奴才们不得吩咐都不准进来。” 漫夭一怔,扫视整间屋子,发现地上有一个被摔成两瓣的瓷碗,碗中还有少许的褐色药汁,已然凝固。她弯腰捡了起来,眼角瞥见门外似是想进又不敢进来的萧可,沉声叫道:“可儿,你进来!” 萧可见被她发现了,这才慢慢挪步进来,低着头,目光瑟瑟。 漫夭眼神犀利,紧紧盯住她,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碗里装过什么东西?你若不说,以后就别再跟着我!” 萧可一惊抬头,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冷厉决绝的表情,慌忙道:“我说我说,是,是……是逆雪……” 漫夭手中的半边瓷碗在听到“逆雪”二字之时,“咣”的一声掉在地上,又摔成了几瓣。那带着几分尖锐的声音回荡在这间屋子,仿佛要刺破耳膜。萧可身子一颤,立刻哭道:“公主姐姐,对不起,我,我……我不该把逆雪给皇上,可是……”皇上他非要不可,她一向很怕他,不敢违逆皇上的意思啊! 后面萧可说了什么,漫夭都听不见了。在她的耳中,只剩下逆雪二字。听说逆雪是一种罕见之毒,极为霸道,不会要人性命,却会让人血脉逆转倒行,有如万箭穿心,肝肠寸裂……服此毒者一夜白头,减寿十年! 漫夭身子一晃,踉跄大退了几步,身后的太监眼疾手快,忙扶了她,却被她挥手推开。她愣愣望着躺在地上碎裂的瓷碗,心口像是有人拿刀在狠狠剜锯,喘不上气。 “皇上……人呢?” 太监忙道:“回娘娘的话,皇上去乾和殿早朝了。” 漫夭朝着乾和殿一路小跑而去,也不顾及路上宫女太监们奇怪的眼神,当来到那座象征着至高无上之权利的殿堂,却发现殿内同样是空无一人。 “皇上呢?皇上去哪里了?”她抓了名守卫急急问道。 守卫回道:“军中暴乱,皇上刚刚带领众位大人去了北面军营。”他话未落音,漫夭人已消失在他们眼前。 新兵军营在江都的北面,她叫人准备了马车,直奔军营而去。 “什么人?”军营门口的守卫拦住马车,厉声喝问。 车夫斥道:“大胆!车内是皇妃娘娘,还不速速退下。” 守卫们一愣,面色有些慌乱,相互望了一眼,跪下行礼后,其中一名守卫昂首铿锵道:“军中有规矩,女子不得擅入,娘娘请回。” 漫夭一撩车帘,哪里管它什么规矩不规矩,她现在只想立刻见到他,立刻!飞身跃上前方马背,夺过侍卫手中长枪,反手砍断黑马与马车之间连接的缰绳,猛一挥鞭子,那马朝着军营里头狂奔而去。守卫们不料她有此一着,竟然震住,等反应过来,她人已经消失在视线之内。 新兵操练场,一望无际的广阔。十万人,鸦雀无声。 大臣们低低垂首,面上一片肃穆,身着将服的项影单膝跪在皇帝的脚下,操练场中的将士们因为皇帝的驾临在一片暴乱声中突然安静下来。 近来军中流言:皇妃娘娘红颜白发必是妖孽转世,有她在皇帝身边,国家必亡!将士们从半信半疑,到深信不疑,而今,仰望着高台之上尊贵无比的帝王,那些让他们暴乱的根源却再也不能成为理由。 十万人无队形章法,凌乱地站在操练场中。他们手执长枪,目光震惊地仰望着气势恢宏无边的高台上身着黑色龙袍的皇帝,他有着俊美如仙的面孔、尊贵如神的气势、邪妄如魔的眼神,而最令人震惊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被他们视为妖孽的象征——满头白发! 十万将士,皆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他们的皇上怎么也是一头白发?他们可以怀疑皇妃是祸国妖孽,那只是在他们眼里可以随意废掉的一个后宫女人,但是,被他们所承认的至高无上的生命主宰者,一国的帝王,绝对不能被称之为妖孽!因此,面面相觑,先前的激昂抗议全部如烟消散。 此刻,高位之上的帝王目光深沉锐利,睥睨众生的姿态俨然天生的王者,而他那一头变得雪白的长发衬着邪妄冷冽的气势,像是神与魔的结合,让人不自觉就匍匐在他的脚下,觉得若不臣服于他,便是天地不容!他凤眸朝底下冷冷一扫,全场将士皆是心神一凛,立即如浪潮般地跪倒在他的脚下。 宗政无忧面色如常,淡淡开口,低沉的嗓音灌注了深厚的内力,道:“朕,听闻近日市井流言遍布朝野和军营,朕的家事,很得臣民们关注,所以今日,朕将早朝搬来此地,与众卿同议。来人,请各营将上来。” 操练场上一下子轰动起来,众所周知,帝王早朝何等庄严神圣,历朝历代,像他们这种普通的营将哪有资格参与?而普通的士兵,平常见皇帝一面比登天还难,此刻竟然有幸参与早朝,不禁激动又害怕。十几名营将神色拘谨,小心翼翼地上了高台,与心目中有如神祗般遥不可及的皇帝相隔如此近的距离,只觉得连站着都需要很大的勇气。 “吾皇万岁万万岁!”

上一篇   南朝皇妃(2)

下一篇   一夜十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