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十年(2) - 白发皇妃

一夜十年(2)

十万人气势高昂的参拜之声,如响雷震天,不绝于耳,令高台上分立两侧的文武百官面色一肃。 宗政无忧犀利的目光望向丞相桑丘,直入主题道:“桑爱卿,身为百官之首,对此次流言,你有何看法?” 桑丞相连忙出列,目光低垂道:“启禀皇上,事关皇上与娘娘,臣……不敢妄言。不过,但凡传言……都不会空穴来风,娘娘身份来历不明,确实容易招人话柄。” 九皇子听了恼火,在心里骂道:这个老狐狸!白发妖孽之事不能说了,便又拿身份说事。 宗政无忧眼中冷光一闪,面上却不动声色道:“依爱卿看,此事应该如何处理?” 桑丞相沉吟道:“这……”他朝旁边一位大人使了眼色,那人立刻出列道:“启奏皇上,臣以为只要尽快册立一名贤德的皇后,此前谣言自不攻而破。后宫之事有皇后打理,皇上也不用再受后宫琐事烦扰了!” 宗政无忧平声道:“那爱卿以为,谁最适合做这一国之母?” 那人连忙道:“回皇上,臣以为……丞相之女桑鸯幼承庭训,知书达礼,是最合适的人选。”说罢拿眼偷瞧了年轻帝王,哪知正对上一道凌厉的视线,不由心中一突,慌忙垂下头去。 有人先开了口,自然就会有人附和:“臣也以为丞相之女合适。” 不出半刻,百官出列之人竟有一半之多,而另一半人,看着帝王深沉的眼色,没敢有动作。 宗政无忧目光淡淡一扫出列之人,突然沉声道:“爱卿们对丞相之女倒是了解得很。幼承庭训、知书达礼……是这样吗,桑爱卿?”说到最后一句,他的目光一瞬变得又冷又沉,不等丞相答话,他已经对身后禁军统领萧煞招手道:“把人带上来!” 军政殿廊柱尽头,两名侍卫拖着一男一女扔到百官面前。那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头发散乱,敞开的脖颈之间被啃咬得红痕遍布,一看便知是何缘故。 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这两人是什么人,只有丞相桑丘面色惊变,指着地上的女子,惊道:“你,你……请问皇上,这……这是怎么回事?” 宗政无忧面色一沉,眯着眼睛冷冷问道:“丞相是在质问朕吗?” 他阴沉的语气、冷冽的眼神令丞相心中一惊,慌忙跪道:“臣不敢!” 宗政无忧冷哼一声,斥道:“谅你也不敢!发生何事,问问你的好女儿不就知道了?”说罢冷冷扫了一眼地上的女子,目光充满不屑与厌恶。而那女子一张美丽的脸已然惨白如纸,双手紧紧攒住胸前散乱的衣襟,在她父亲的怒目之下,身躯直颤,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九皇子笑道:“丞相大人,这么明显的事情,你还看不出来吗?你女儿迫不及待想登上皇后宝座,居然用媚术诱君,结果引诱不成,耐不住寂寞,找了个侍卫私通……”他说着环视了一眼那些推荐桑鸯为后的大臣们,问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知书达礼啊?哈,本王今天可算是长了见识了!怎么说,她好歹也是丞相府千金吧,又不是街头娼妓!” “姜王说话,请注意身份!”丞相气得胡子直抖。 九皇子昂头,斜眼看他,语气傲慢道:“抱歉得很,本王说话随意惯了,丞相不爱听啊?那也怪不得本王,谁叫你女儿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呢?” “你!”丞相气得说不出话来,但对于九皇子而言,这么说还算是客气的,他早就看桑丘不顺眼,这一次更是恨得牙痒痒!于是,转身面对底下的将士们,他敛了平常的笑容,万分正经地对阶下的十万新军大声问道:“我们江南的战士们,你们是国家未来的英雄,告诉我们圣明的君主,你们想要这样的女人做你们的皇后吗?” 底下士兵们还未有反应,台上的营将们先举起手一脸愤慨地大声叫道:“当然不想!” “不想!” “不想!” “不想……” 紧随而至的是十万将士同举手中长枪,一声高过一声的回应:“不想!” 十万人激昂而愤慨的高呼,那恢弘的气势,震颤了整座军营,也震颤了百官之心。那些推荐桑鸯为后的大臣们慌乱跪倒,叩首请罪:“臣等有罪!请皇上降罪!” 桑丞相一看势头不好,只得俯身拜道:“臣教女无方,请皇上恕罪!” 宗政无忧冷冷的看着他,不说话。九皇子转身道:“丞相大人别急着认罪啊,还有人没到场呢。来呀,把那评书人也带上来吧!” 一个戴着书生帽的中年男子被拖了上来,那男子早就被这气势吓得魂不附体,面如死灰。 九皇子在文武百官面前转了几个圈,弯腰朝那人问道:“是你在各大茶馆散布红颜白发是惑国妖孽的谣言?你知不知道,诋毁皇妃清誉,是诛九族的大罪!” 那评书人吓得直摆手,慌忙摇头道:“不不不……不是我!不是我啊!” “你敢狡辩!”九皇子飞起一脚狠狠将那说书人踢得翻了几个跟头,那人惨叫一声,顾不得疼痛慌忙爬回来连连叩首道:“皇上饶命,是丞相……丞相指使小人做的!不然小人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找人诋毁皇妃娘娘啊……求皇上饶命!” 桑丞相面色一变,大怒道:“你血口喷人!皇上,老臣冤枉,老臣对南朝对皇上忠心耿耿!请皇上明察!” “忠心?”宗政无忧挑了挑眼角,起身,缓缓走到桑丘面前,犀利的目光扫过文武百官,微微勾唇,却是拂袖冷笑道:“今日之前,朕也以为丞相对朕忠心耿耿,但丞相你实在令朕失望!老九,把这半年来丞相跟北朝私下联络的信件拿出来给各位爱卿们瞧一瞧,瞧瞧我们这位丞相到底是如何对朕忠心耿耿!” 九皇子立刻拿出一摞书信,展开放到众人面前,指着那信的结尾的印鉴,无比愤恨道:“这是北朝皇帝的私印!桑丘暗中和北朝勾结,证据确凿,还敢喊冤?” 众臣皆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一向行事规矩的丞相,一片哗然。 桑丘瞪着眼睛望着那些密信,面色一片惨灰,颤声道:“这……这些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 九皇子蹲下身子,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十分愉悦在他耳边低声道:“不好意思,丞相大人,今天早上,你前脚出门,本王后脚便带人去抄了你的家,从你书房地下挖出来的这个!怎么样?藏得这么隐秘也能被本王查到,没想到吧?唉,查了大半年,也算是没白费功夫!” 桑丞相整个瘫倒在地,不敢置信地望着那高高在上面无表情的帝王,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们竟然查了他大半年,现在家都被抄了,他却毫不知情,还以为皇上想仰仗他来稳固自己的皇位,却不料,他其实早已是那人盘中鱼肉,还在这里做着权倾天下的春秋大梦!想他一生为人处世谨慎小心,到头来还是没抵住权利的诱惑,被野心所害,不由悔恨难当。 宗政无忧再不看他,冷冷道:“传旨!丞相桑丘勾结北朝,散布谣言诋毁皇妃清誉,扰乱朝纲,引发兵变,密谋夺权篡位,罪无可恕!现免去官职,诛九族!自今日起,谁敢再提选秀立后之事,一律按谋逆罪论处!退朝。” 一场波涛汹涌的早朝,终于在帝王的圣旨中结束。至此,权倾一朝的桑家倒台,宗政无忧在众臣及将士们敬畏的目光中,以及那一声声激昂宏亮的“皇上英明”的高呼声中华丽退场。而众人皆知,桑相倒台,紧随而来的必定是一场朝堂的洗礼。帝王的雷霆手段,他们很快便会领略到。 宗政无忧昂首步下高台,一转弯,便看到军政殿侧面的廊柱旁立着的一名女子,女子白发如雪,双目盈满泪光,正痴痴凝望着他,眼中有怨责,有心疼,还有深沉的情意涌动。他微微一愣,快步走了过去,皱眉道:“你怎么来了?”这么大的风,她连外袍都没披,也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他不顾旁人的眼光,张开手臂一把揽过她的身子,带她走向后方的御辇。 漫夭抿着唇不说话,望着他眼中交错密布的红血丝、隐藏在眉眼之间历经一夜折磨后的浓浓疲倦,还有他同她一样的如雪白发,她的心揪成一团。她咬紧唇,不敢开口,只怕一开口,就忍不住哭出来。 当厚重的明黄色帘幔放下,将冬日的寒风阻隔在外,也隔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她才瞪着他,哽咽着骂道:“你这个疯子!”骂完之后控制不住地扑到他怀里,泪水滚滚而落,打湿了他的胸膛,那滚烫的温度将一颗曾经冷硬如坚冰的心融化成一池春水。 为了遏制流言,为了不负她,他竟然服下剧毒,一夜白头!减寿十年,那是何等沉重的代价!早知如此,她宁愿他娶一堆女人回去,但她不知,其实不服逆雪,他一样可以轻而易举的平息一切,之所以服下逆雪,不过是为了她那日的一个梦,当然,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当很多年后,她知道了那个原因,几乎无语。 宗政无忧抱住她纤细柔软的身子,雪一样的白发垂落下来与她的纠缠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的。他将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单薄的背脊,叹息道:“我说过,只要你肯回头,我这一生,宁负天下也绝不负你!” 漫夭身子一震,抬起迷蒙泪眼,颤声道:“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回头!” “后来也算。”他搂紧她的身子,看着她盈满泪光的明澈双眼,目光深邃道:“只要你在我身边,这个承诺,永远作数!”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整个人的气息都褪去了平日的冷冽,只剩下震颤人心的温柔。泪水再度夺眶而出,她心里的感动如奔腾的江水,滔滔不绝将她淹没。她望着他,竟说不出话来。 宗政无忧捧起她的脸,轻柔拭去她面上的泪水,低头吻上她娇嫩的唇瓣,原本只想轻轻地亲她一下,却没想到那双想念了很久的唇一经触碰便再也无法放开。明显感觉到她身子一颤,他由轻柔的试探到深入的索取,小心翼翼的珍视震颤着她的灵魂。她不由自主地抬手搂住他的脖子,泪水仍在不断的滚落,没入唇齿间,蔓延出咸涩却又幸福的味道。 她用她所有的力量去回应这个用生命珍惜她的男人,唇齿厮磨,身体的颤抖伴随着心灵的颤栗,那体内突然被引爆的渴望,来得汹涌而猛烈。 这是一年多来,他们第一个忘情的亲吻,发生得那样自然。这一刻,他们都忘记了曾经的屈辱,也忘记了那刻入心骨的仇恨与疼痛。 初阳升起,暖融融的橙黄光线笼罩了整座江都,为这个寒冷的冬季带来了新的希望。 明黄的帘幔内,软椅之上,两人浑然忘我,吻得激烈而投入。女子毫无保留的回应掀起男子心头深沉的激荡,宗政无忧紧箍住怀中那令他几欲疯狂的女子,唇舌间的吻愈发的肆意而张狂,仿佛不将女子与他一起融化了便不罢休。 喘息急促,心跳剧烈,整个帐内的温度节节攀升,暧昧的气息充斥在这一方狭小的空间内,焚烧着他们的理智和身心。 本是大好光景,偏有不长眼的在这时候撩开了帘幔,看也不看就翻身跳了上来,叫道:“七哥,我跟你们一起走。”同乘御辇之事,他又不是没干过,都随意惯了,只不过,今天却刚刚好撞上了枪杆子! 当九皇子上车看清帘内情景,惊诧地瞪大眼睛,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人就已经被一道劲力给扫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狠狠摔在了地上。他“哎哟”一声大叫,痛得呲牙咧嘴,感觉屁股要开花了。 外面的禁军吓了一跳,慌忙拔剑,才看清楚摔出来的是九皇子。萧煞一愣,望了眼已合上的帘幔,走到九皇子跟前,问道:“王爷没事吧?” 九皇子嘴角一抽,直想说,你让七哥摔你一下试试看有事没事?但一见周围的人都盯着他看,有些人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深深刺激了他,他连忙展了眉,一下子跳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昂着头哼哼了一声,很酷的不甩萧煞,潇洒地转身,朝自己的马车走去。刚上了马车,便捧着自己的屁股直跳,苦着脸嘟囔道:“七哥,就算我不小心搅了你的好事,你也不用这么狠吧?呜,好痛好痛!” 御辇内,漫夭这才回过神来,立刻收回搂住他脖子的她的手,清丽的脸庞羞红滚烫如火烧一般。连忙坐正,低头嗔道:“无忧,你出手太重了!” 宗政无忧怀里一空,面色顿时黑沉,不由闷闷道:“我已经手下留情了。阿漫,过来。”他拽过她的身子,还在回味她方才出人意料的热情。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许是时候该有所突破了。 漫夭一扭头撞上那双深邃而灼亮的眼,那眼中燃烧的渴望令她想起自己的忘情,她连忙垂了眼,面上愈发的滚烫。一年了,那些令人感到伤痛和屈辱的记忆,都被埋在了他们的心底,两个人避而不提,就像一根长在肉里的刺,你不碰它便不疼,你若是因为害怕而不碰它,那它便永远长在那里随时提醒着你它的存在。也许,有些事情,与其逃避,不如勇敢面对。她抬手,轻轻触摸他的头发,那每一寸雪白的颜色,在她纤细的指尖下诉说着这个男子对她浓烈且深沉的爱意。 “无忧,谢谢你!这样爱我!”她将脸靠近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有他在就好。 宗政无忧眼光一动,双臂猛地收紧,紧到她透不过来气。他却问道:“那你呢?” 漫夭一时没反应过来,愣道:“我怎么了?” 宗政无忧目光一闪,垂眸淡淡道:“没什么。”他原想问:你爱我吗?但终究问不出口。这一年来,他始终不确定她留在他身边究竟是因为爱他还是为了补偿他? 漫夭抬眼见他神色不对,蹙了蹙眉,还来不及细想,就听宗政无忧突然转变话题:“桑丘和北朝勾结一事,你怎么看?” 漫夭思索道:“我觉得,不是他。”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傅筹。 宗政无忧眉头一皱,问道:“为何如此肯定?” 漫夭想了想,才道:“他人在边关战场,哪里有空管我们。” 宗政无忧道:“你应该知道,北夷国之乱,并未严重到需要他御驾亲征!” 漫夭道:“是,但以他的性格,不会自揭伤疤。”白发一事,傅筹也在别人的算计之中,他不会拿她的白发说事。她纵然恨他,却也知道,有些事,他不会做。 宗政无忧眸光微变,皱眉,声音竟然沉了两分,道:“你如此了解他?” 漫夭听出他语气不对,微微一怔,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看到他先前温柔而炽热的眼光突然变得暗沉而复杂,她心间一沉,不由蹙眉道:“无忧,你……介意吗?” 介意她曾与另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如今介意,他又岂会为她放下尊严甘愿受辱人前?他只是不确定,在她心里,到底谁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仍旧泛红的眼眶,他的动作格外温柔,狭长的凤眸流转着几分不确定的神色,犹豫着开口:“我只想知道,在阿漫你的心里……” “我的心里……由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你。从来没变过!”她握住他的手,回答得那么干脆。 宗政无忧反而愣住,呆呆的看着她,面上依旧保持着平静无波,只那眼中遽然升起的光华,有如黑夜中突然盛放的烟火,绚烂夺目,泄露了他此刻内心的真实情绪。外头的阳光倏然炙烈起来,肆无忌惮的照着明黄色的帘幔,将辇内映了一片温暖的橙黄。 “阿漫……”他缓缓叫了她的名字,痴然的眼光在她面上不住地流连,竟小心翼翼,似是害怕一不小心就会打碎一个美丽的幻梦。 “傻瓜!”她心头一酸,搂着他的腰,将头重新靠在他结实的胸腔,笑着叫这样一个冷酷、聪明又睿智的男人做傻瓜,感觉奇妙又满足。

上一篇   一夜十年(1)

下一篇   半边胎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