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边胎记(1) - 白发皇妃

半边胎记(1)

御辇停在议政殿门口,漫夭想着刚处置了桑丘,他一定要很多政务要处理,正准备自己回去,但还没起身就听他对小祥子吩咐道:“将奏折搬去漫香殿。” 小祥子的速度一点也不含糊,御辇到达漫香殿时,如山般的奏折堆满了清风阁窗前的楠木桌案,将翔凤雕花窗棂遮挡过半。 漫夭愣住,“这么多折子,得批到什么时候?” 宗政无忧拉着她坐到桌案前,心情很好地笑道:“有你帮忙,三更前大概能批完。” 三更……她昨晚一夜没睡,现在已经有些困顿了,而他昨夜被剧痛折磨一宿未眠,此刻血丝遍布眼眶,却还要如此辛苦,她不禁心疼,顺从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宗政无忧叫人沏来一壶茶,然后遣退所有下人,整个清风阁就只剩下他们和一壶茶,还有一堆奏章。 窗外梅花开得正盛,暗香萦绕,随着清风丝丝缕缕透窗而来,充斥着这一方静谧的空间,屋里新泡的热茶升腾着浅白色的轻雾,如烟一般在空中缭绕散开,清香四溢,融合着梅香之气,竟醉人心脾。 漫夭低头整理着那些奏折,按照事件的大小轻重以及内容的急缓程度分开放置,依次整齐的排列在他面前,整理完,不觉已到下午,这才觉得头昏脑胀,腰酸背疼,想想她只是阅览一遍就已经这样累了,而他每日都要批阅这么多奏折,她不禁感概,当皇帝真累,以前他还是离王的时候,哪有这么辛苦!她暗暗叹气,转头望他。 专注于处理政务的宗政无忧看起来和平常有些不同,时而皱眉,时而沉目,时而挑一挑眼角,时而抿一抿唇,无论哪一个表情,配上他优雅而又不失刚毅的面部轮廓,都透着致命的吸引力。她不由想起第一次见他时的情形,他被人抬着上殿,呼呼大睡,那时候的他多么嚣张跋扈,仿佛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入得了他的眼,更别说走进他的心…… 宗政无忧批阅完她整理出来的紧急奏章,微微吐出一口气,一转头对上她沉浸在遥远记忆中的迷离眼神,她微张的红唇,色泽粉嫩诱人,仿佛在召唤着他的靠近,令他想到上午的那个吻,心中一荡,突然将脸凑了过来,眼中邪魅光芒大盛。 面对一张突然放大的俊脸,漫夭遽然回神,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如幽潭般的神秘对上一汪清泉的明澈,眼底流转的情意如千丝万缕的绵丝,将她紧紧缠绕,他的鼻尖几乎贴上她的,就在咫尺间的距离,彼此呼吸清晰可闻。 漫夭也想到上午的那个吻,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直觉地起身想要逃离这一瞬间充满暧昧的屋子,宗政无忧一扔朱笔,反应疾速,在她的手触上门的那一霎那伸手将她捞住,从背后抱着她,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轻轻问道:“你要去哪里?” 他鼻息微热,喷薄在她耳侧,酥酥痒痒的感觉令她身子不由自主地轻轻一颤,面上如火烧一般滚烫。她下意识地想偏头躲开,他却不准,捏住她的下巴,力道刚刚好,将她的脸转过来,他似是燃了火焰般的灼热目光看得她心头怦怦直跳,她忙推他的手,他却在她腰间猛地一提,将她整个身子转了过来。 她一声惊呼尚未出口,就被她推靠到墙上。 “不许走。”他霸道而又温柔地命令,嗓音微微暗哑。 漫夭震住,心里明白他此刻的眼神代表着什么,心里有些慌乱,忙挣扎道:“我不走,你快做事,还有好多折子没批……” “不批了!” 他说完迅速低头吻住她,如狂风海浪般的激吻,仿佛不满她的挣扎而给她的惩罚,她娇喘一声,本欲推开他的手却在他强有力的攻势下本能地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情不自禁地“嘤咛”一声,刺激得男子愈发猛烈而狂浪。 一年的小心翼翼不敢触碰,每一夜都在挣扎中煎熬,如今她心意已明,那心头的魔障迟早要拔除,与其等到以后,不如就趁今天。生命有限,谁也不知道明天是个什么样子!他心念至此,将她的腰扣得更紧,紧紧贴着他的身子,隔着衣物,他身上滚烫的温度灼得她肌肤也变得滚烫,像是要将彼此熔化。他的吻越来越狂热,撬开她贝齿,拼命吸取着她迷人的芬芳,她被动的承受着,身子绵软,毫无招架之力。 他迫不及待的将手伸进她衣裳里,她娇躯一颤,这样熟悉的感觉,让她恍然想起第一次在温泉池边,他时而温柔似水,时而邪魅诱惑,一心哄着她放下心中防备,一步步走进他为她设定好的陷阱……如今再回想起来,真真是百味在心,苦涩难言。那时候,她不知道他的利用欺骗,一心沉浸在甜蜜当中,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温柔是真,一心只想着计谋得逞,所以才有了后来的种种磨难,她受伤之后封锁真心,对他的事不闻不问,而他却懂得了自己的真心,从此一心为她。在他回京城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们之间的纠缠不清。 在清凉湖他如天神一般的降临挽救了她的性命;选妃宴上无所顾忌的为她出头;扶柳园一局棋向她认输;猎场悬崖不顾性命地挡下毒箭为她与野狼搏斗;宣德殿外为她放弃唾手可得的江山向仇人称降,与她共承屈辱,险些丧命……对于一个骄傲无比的人,要折断他的傲骨,比要了他的命更难上百倍! 想到这些,她鼻子一酸,眼泪竟控制不住掉下来,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为她做的已经这样多了! 宗政无忧只觉唇间咸湿,睁开眼睛一看,竟看到她泪流满面。他心头大慌,连忙停下动作,手足无措的望着她,终究是他太心急了么?他忙放开她,皱紧眉头,万分懊恼道:“对不起!阿漫……是我太心急了!你别哭了,以后……我不勉强你就是!” 漫夭愣住,心知他误会了,她低头望着他急切为她拢衣的手,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宗政无忧见她低头,心里更加确定她是因为心理阴影而害怕与他亲热,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替她拭去眼泪,哄孩子般的语气对她柔声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他低垂的眸子掩饰不住的黯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拽住他的手臂,抄手紧抱住他的腰,仰着脸庞,咬了咬唇,想说她不是因为他的碰触而流泪,但是她从来都是一个内敛的人,这些话只要是女子总是难以出口,她唇动了动,半响才轻声说道:“无忧,我,我……” 宗政无忧眼中带着无尽怜惜,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面上细腻光滑的肌肤,体贴道:“你不用说,我明白。” “不是,你……”她急切的辩解,眼睛一时不知道该望向何处。 宗政无忧叹道:“别担心我,我没事。” 见他一径沉浸在自己的理解当中,自己又解释不清,她心中有些急了,将眼一闭,干脆什么也不说,直接抬手用力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就照着他的唇吻了上去。 宗政无忧身子蓦然一僵,愣在当场。 她闭着眼睛吻住他,见他没反应,便蹙了眉偷偷睁开一条缝隙,看到他正睁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就好像在看打西边出来的太阳般的眼神,她顿时停住动作,脸上如烧了一把火,噌一下红了个遍。这人平时聪明得紧,怎么这会儿如此迟钝!她都这样主动了,他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她连忙放开他的唇,想要逃开。 宗政无忧立刻回神,哪里还容得她逃走,一把将她抱住,他灼人的目光紧紧盯住她的眼睛,想从那里寻找答案,但除了懊恼和羞涩,别的什么都看不出,他有些不明白了,她这样……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阿漫,你……”他仔细地观察她,小心的措词。 那炙热的眼神看得她心头狂跳,她知道他想问什么,她别过脸去,低声说道:“现在是白天……我,我还没准备好……” 宗政无忧一愣,看着她羞红的面颊,脑子里迅速的飞转,回忆着她先前的反应以及刚才她说过的所有的话。这才明白自己可能是误会了她的意思,他心头一阵雀跃,眸光璨亮,忽然笑道:“你要准备什么?” 漫夭支吾道:“我……”一个我字才出口,他的唇舌再度侵袭过来,带着难以言说的激动和喜悦,将她口中发出的音符,吞食入腹。 她还来不及惊叫,已经头晕目眩,身子被转了不知多少度,在被他扳过来的时候撞倒了桌上堆得高高的奏折,那奏折歪倒下来,有些已凌乱地散落在地。 “嗯……奏折……!”她含糊不清地叫道。 “不管它。”宗政无忧瞥了一眼堆满奏章的桌案,袍袖一挥,只听呼啦一阵响,一桌子的奏章全都被扫到了地上。 她一惊,哀叫一声:“啊!别!”她辛辛苦苦整理了好几个时辰,就这么被他一挥手,前功尽弃了! 宗政无忧哪里会理会她的抗议,弯腰打横抱起她放在桌上…… 就在这明媚的下午,梅香四溢的清风阁,他们努力挣脱了因过往惨痛经历而衍生于心头的噩梦,终于完成了第一次由身到心的完美结合。 早晨的阳光透过雕花窗棂照在桌面的铜镜以及厚实绵软的地毯上,打出暖色的光晕,将冬日寒冷的空气隔绝在厚实的门墙之外。 柔软绚丽的锦纱垂悬在床的四周,迤逦在地,铜镜反射而出的阳光投射在月白的锦纱上,照出梦幻的颜色,显得有些不真实。大半日的狂乱过后,敞开心扉的两人睡得格外香甜。 漫夭醒来,侧过身子,想摸摸身边男子俊美绝伦的脸,但手还没触碰到他,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邪妄冷冽的眼神在看到女子的刹那化作了温柔缠绵的情丝,令她想到先前的狂乱,面上一红,立刻翻身躺平,紧紧攒着被子,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每面对他的温柔,她心里仍止不住怦怦乱跳。 宗政无忧伸手揽过她的身子,闭上眼睛轻嗅女子身上散发的淡淡馨香,他勾一勾唇,却并不说话。这两年来,不记得有多少个夜晚都做着同样一个梦,梦见一觉醒来她躺在他身边,他紧紧抱着她,她在他怀里羞涩的低头,满面潮红…… 曾经以为这个梦永远不会实现,却没想到还有这一天!他抱着她,无比满足。 漫夭也不说话,对她来说,能在早晨的阳光中静静依偎在他的怀里,是一件幸福的事,她珍惜这种幸福,享受这一刻的静谧无声。而之后的一个月,是她来到这个世界最幸福快乐的日子。宗政无忧仿佛回到了离王府的那些日子,温柔邪魅,偶尔会逗弄她,惹得她娇嗔不已。 初阳如煦,岁月静好,如果时光可以停留,她希望永远停留在这一个月。她每日帮他整理奏章,进出议政殿比以往更加频繁,却无人再敢有异议。前丞相桑丘的党羽被宗政无忧以各种名义革职查办,朝中官位空缺颇多,许多之前被桑相一党打压排挤的有才有志之士得到破格提升,使得原本郁郁不得志的他们心中对这位年轻果敢的皇帝充满了感激,势要尽心竭力,以报帝王之恩。其它臣子们经此一事,无人再敢结党营私,众人兢兢业业,至此,南朝上下一派大好景象。 这日早晨,她难得心情很好地起来为他更衣,却被他抓住不放,她佯装恼怒道:“早朝的时间已经到了,你再不去,他们又不知要如何说我了!” 宗政无忧抓住她的手,抱过她的身子,目光深深的望着她,问道:“你怕吗?” “怕什么?流言吗?”她笑起来,微微带着嘲弄道:“在来临天国之前,别人说我容貌奇丑,无才无德,骄纵又任性,到了临天国,被你拒婚,别人说我是弃妇没人要,那些贵族公子也避我如蛇蝎……在那场婚礼过后,别人又骂我不知廉耻不守妇道……反正早已声名狼藉,还有什么好怕的。” 宗政无忧心头一紧,叹道:“都怪我!” 漫夭却笑道:“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如果没有经历那么多的波折和考验,也许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还可以有另一个人在我们生命里占有着那么重要的位置!好了,快穿衣服。” 她拿了衣服正要替他穿上,一低头忽然看到他腰间右侧有块深褐色的印迹,两枚硬币般大小,形状有些奇怪,像是正在飞腾的翔龙,有头有尾,却都只得一半,她不禁问道:“这是胎记吗?怎么看着好像只有一半?” 宗政无忧抬起的手微微一顿,面色有些变化,但只是淡淡答道:“是只有一半。” 漫夭一边帮他整理衣裳,一边奇怪道:“另一半去哪里了?” 宗政无忧几不可闻地叹息:“不知道。找了十几年,毫无线索。” 一个胎记找了十几年?漫夭愣道:“莫非你有孪生兄弟?” 宗政无忧道:“不确定是男是女。” 漫夭诧异地顿住动作,宗政无忧面色平静道:“当年母亲产下两子,大出血昏迷三日,醒来后得知其中一个是死婴。母亲悲痛欲绝,找到死婴的尸体,发现那具尸体并无她昏迷前所见到的胎记,所以她不相信那是她的孩子!但又不知那个孩子究竟去了何处?” 漫夭怔住,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被掉包了!但皇宫之中,谁有那么大的胆子,谁又有那样的能力?她伸手去握住他的手,蹙眉问道:“当时你父亲不在吗?” 宗政无忧目光微暗,道:“三王叛乱,当时他在城外平乱。” 漫夭微微凝思道:“那产婆……” “死了。所有有关之人在死婴被识穿后,一夜消失。”宗政无忧目光倏然冷厉,又道:“后来查出,在我母亲生产前一日夜里,产婆私下见过皇后宫中总管太监。” 傅皇后?不,现在应该是傅太后,听说这位太后半边容颜被毁,神智疯癫,但自从被傅筹接入皇宫母子相认,她的神智便慢慢清醒过来。漫夭忽然想到她曾在无名巷里遇到的那个疯妇,也是半边容颜被烧伤,莫非……漫夭想到一种可能,心中一惊。京城虽大,但一个并没有完全被限制自由的疯子能在京城里隐匿十几年而不被发觉,偏偏在傅筹赢了那场仗之后被找到,是不是太巧了?她不禁蹙眉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和傅皇后有关?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如果是害怕云贵妃的孩子会跟她的儿子抢皇位,为什么只换走一个留下一个? 今年的冬天冷得格外的早,十一月的京城,一片冰天雪地。 这一日空中无云,阳光投照在道路两旁的积雪,反映出刺眼的冷色白光,铺天盖地笼罩着这座本就冰冷的皇宫。 北朝年轻的皇帝下了早朝走在寂静的宫道上,面色沉寂,目无表情,一身明黄色龙袍,彰显着至高无上的尊贵身份,额前十二道长长的冕旒遮挡了他年轻却满含沧桑的双眼,透过冕旒投射而出的眼光是专属于一个帝王的犀利,而掩藏在冕旒之后,别人无法窥见的是那与年龄不符的沉沉死寂。 冬日凛冽的寒风将他衣袍吹得鼓胀,随着他沉重的步伐飘扬起伏。他独自走在前头,身旁无人比肩,身后是一众奴才低眉顺目。 他回到御书房,并不看御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而是先绕过屏风进了内室。

上一篇   一夜十年(2)

下一篇   半边胎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