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边胎记(2) - 白发皇妃

半边胎记(2)

内室里一名新来的宫女在打扫屋子的时候,见雕花大床中央摆着一盆小小的形状奇特的花草。她很好奇,这床不是陛下用来休息的地方吗?怎么在这里摆着这种奇怪的东西呢?她一时好奇,就凑过去看了看,透着暗红的乌黑色像花又像叶子的东西引起了她的兴趣,她伸出手刚想触摸一下,却听身后突然有人问道:“你在干什么?” 听不出情绪的嗓音令人无端发颤,宫女身子一抖,指尖不小心带动叶子的一角,留下一道轻微的折痕。她也顾不得这些,猛地回头,便看到了她做梦都想见到的皇帝。一时愣住,忘记行礼。 年轻的皇帝目光越过她,看向床上的那盆花草,只见乌黑的叶片竟有折损的痕迹,他目光一沉,对外叫道:“来人,拖她下去。以后没朕的吩咐,谁也不准进这间屋子!”他面容是一贯的温和,眼神却深沉无比,侍女震住,直到被拖出门外也没想起来求饶。 宗政无筹缓步走到床前,望着那盆形状奇特的花草出神。那是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动用数万军队才寻获到的对他而言至为珍贵的药材——血乌。听说此物,以鲜血喂养,有乌发奇效。 “太后娘娘!”门外传来宫人的跪拜声。宗政无筹剑眉微微一皱,刚回身,一位衣着华丽满身贵气的妇人已绕过屏风朝他走了过来。来人身着彩凤华服,乌发挽了凌云髻,一张脸,半边惨不忍睹,半边倾国倾城。正是十五年前的皇后如今的皇太后傅鸳。 宗政无筹低头行礼,十分恭敬地唤了声:“母后!” 傅鸢面色慈和地阻止他行礼,被宗政无筹扶着坐下,才微微笑道:“听闻这两日大臣们都在上折子劝你立后,可有此事?” 宗政无筹微微一愣,并未立即答话,而是低眸想了想,才道:“确有此事,母后消息可真灵通!” 傅鸢拍了拍他的手,柔声道:“母亲是为你好!自古以来,哪一个皇帝不是三宫六院?你登基已有一年,这后宫一个嫔妃都没有,怎么行?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江山传承打算啊!一个皇帝的子嗣,关系到国家社稷,不可不当回事。母亲先前见过孙丞相的女儿,那孩子就不错……” “母后!”宗政无筹突然皱起眉头,打断道:“儿子知道,让母后操心是儿子不孝,但是母后,儿子什么都可以听您的,只这件事,朕自有主张!请母后,别再费神了。”他虽是恭敬有礼地说着,但那神色却是坚定无比,仿佛谁也动摇不得。 “你……唉!”太后叹气,道:“整日守着一个抛弃你的女人,靠回忆过日子算什么事?你知道,她不会再回到你身边了!” 宗政无筹听到最后一句面色一变,温和平静的目光忽然碎裂开来,整个京城,无人不知,那是他的心头痛,也是这北朝的禁忌,谁也不准提那女子半句!他声音微微一沉,低声叫道:“母后!儿子……自有分寸!” 傅鸢眸光一闪,似有无限心疼,语气无奈道:“好好好!母亲不说就是,你也别难过,你是一国皇帝,这世上好女子千千万万,还不是任你挑选?对了,你回来已有数日,也该去看看你父皇了。” 宗政无筹淡淡道:“有母后的精心照料,朕去与不去,并无分别。”他这次回宫,听说皇太后对重病的太上皇照顾得无微不至,每日一碗汤药,陪着说话解闷,人人称赞皇太后贤惠世间少有,但只有他才知道,这世上最恨那个人的不是他,而是他的母亲!这是他很小就已经明白的事实。那种恨,不可能随着时间而消磨。 傅鸢却道:“你是皇帝,他是你的父皇,你总也不去看他,会落人话柄。走,跟母亲去看看。”说完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拉着他就往外走。 装饰华丽的延寿宫,仿佛被药汤浸泡过,整座宫殿都散发着浓烈的苦味。 寝宫内一张宽敞的镶金木雕大床上,一名中年男子一动不动的躺着,从前英俊的面庞瘦得不成人样。若不是他睁着眼睛,还喘着一口气,别人或许会以为这不过是个死人。谁能想到,这曾经名动天下的一国帝王,此刻躺在别人为他装饰的华丽金屋里,不能动,也不能开口说话,只能如死人一般的躺着,任人宰割,毫无反抗能力,这是一种比凌迟之刑更为残酷的折磨。他眼角瞥见刚进屋的二人,尤其在看到宗政无筹时,他原本平静无澜的面容忽然有些激动,浑浊的双眼微微亮了起来,张口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只急得瞪眼。 宗政无筹面无表情,就如同面对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冷漠淡定。 傅鸢朝着奴才们摆了摆手,那些宫女太监连忙行礼退了出去。她不紧不慢走到床边坐下,无比温柔地笑道:“殒赫,筹儿来看你了,你高兴吗?” 宗政殒赫,这个名字,很多年没人叫过,就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他看着面前的女人,面皮直抽,目露凶光,看上去有些诡异可怖。 傅鸢如烟柳眉轻蹙,疑惑道:“你不喜欢吗?他是你儿子,看到他你应该高兴才是!”说到这里,她顿了顿,似是想起什么,又道:“哦,我忘了,你确实不喜欢他!从他还没出生起,你就千方百计想杀死他。你借别人的手,下堕胎药,甚至不惜用毒,可惜,我和他都命大,都活了下来。你派人四处追杀他,当年听到他中剑落江的消息,你一定很开心吧?”她望着床上的男人,目光依旧温柔,但那温柔背后的怨恨却是蚀骨铭心。她轻轻笑了一声,又道:“你一定想不到,他再次死里逃生,最终赶走了你最疼爱的儿子,夺了你的皇位!这……叫做因果报应,你知道不知道?” 宗政殒赫目光变了几变,狠狠盯着她,似是在说:“你也会得到报应!” 傅鸳看懂了他的意思,却毫不在意地笑起来,笑得高贵又典雅,而这笑容落在床上男人的眼中却如同恶魔的微笑,令人不寒而栗。她回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宗政无筹,只见他表情木然,再没有从前提及此事时的黯然、愤恨,她眉头微微一蹙,很快便又笑道:“筹儿,年关就要到了,你是否该为你父皇和你弟弟准备一份大礼?给他们一个惊喜!” 宗政无筹皱了皱眉头,垂眸淡淡道:“母后拿主意就好。”他只想快一点离开这座宫殿,但没想到他随意的应承,竟然会铸成他一生中除红帐以外又一无法挽救的大错! 离开延寿宫,他并未回御书房,而是去了他命人重新修建的寝宫。那座寝宫,名为“清谧园”。 这个园子里的宫人很少,少到不像是皇帝的寝宫。 园子里有一片竹林,那片竹林里有一块空阔之地,正中央一个汉白玉圆桌,可以用来下棋、看书,也可用来品茶、舞剑,只可惜,那个喜欢看书、下棋的女子早已不在他身边。 他孤身走在那片竹林里,一模一样的精致,少了那个人,便是天差地别。他还记得她离开前的那晚酒后舞剑的身姿,迷得人失了心魂,让人明知等在前面的是一个滔天陷进,却又忍不住心甘情愿跳下去。世人说他心思缜密算无遗漏,可在她面前,他其实不堪一击! 有时候他也会想,如果早知道母亲还活着,他是不是可以少恨一点?如果少恨一点,也许他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抬头望着刺眼但并不温暖的日光,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悲哀到可笑。小时候渴望父母的陪伴,希望有朝一日不用再过逃亡的生活;七岁时看着母亲被大火吞噬,企盼母亲能活下去;之后十几年拼尽一切往上爬,只为复仇,并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位置......如今,这一切都实现了,他却感受不到半点温暖和快乐,因为他这一生最想珍惜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到他身边。 离开竹林,他缓缓步入寝殿,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是从将军府里的清谧园原封不动挪过来的,连摆放位置都一模一样。他走到梳妆台前,抚摸着她曾用过的木梳,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气息,淡雅的馨香,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上了瘾,再也戒不掉。 墙角的衣柜里,有她曾经穿过的衣物,多为白色,在衣柜的顶层,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是她出嫁那日所穿的大红嫁衣。他抬手小心翼翼地取下来,捧在手心,像是捧住了生命里最珍贵的一切。他走到床边缓缓地躺下,那件大红嫁衣躺在他身边,代替着那个人的位置。 回朝数日,他每日在乾坤殿与御书房辗转,没日没夜的处理政事,不给自己留下半点空闲的时间。这偌大的皇宫,成千上万的人,都在看他眼色行事。他每日坐在那象征着最高权力的冰冷的椅子上,至高无上的尊荣掩盖不住他心底的落寞与孤单。 寝宫太大,龙床太宽,他却只得一人,独自流连往返。 “容乐,容乐……何时才能再见你一面?” 宗政无筹在清谧园一躺便是半日,他已经很多天没能好好休息了。此刻他眉头紧锁,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似睡非睡,眼睫轻颤着,陷入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灰蒙蒙的天空,冰冷彻骨的河面上雾气迷蒙,河水湍急流动,带起阵阵鲜红翻涌不息, 一个五岁的男童在水中竭力挣扎着。 他漆黑的眼眸绝望而无助的圆睁着,感受到生命在一点一滴流逝,却无能为力,死亡的恐惧充斥着幼小的心灵。胸腔内翻滚着窒息般撕裂的闷痛,他目光仿佛穿透了赤色河水去看那个冰冷的世界,无声地向残酷的命运质问着:“为什么?” 从记事起就在逃亡的生涯中领略到血脉至亲之人的残酷狠绝,他眼睁睁看着母亲留下的那些保护他的人一个个相继离去,最后只剩他一人带着满身伤痕独自喘息。在那些个冰雪肆虐的暗夜里,他拖着疲惫的身躯缓慢地前行,迈出去的脚步带出两行血印。 他不能死!一定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能变得强大,才能救出正在为他承受着苦难的母亲,才能知道为什么他的生身父亲会对他心狠手辣赶尽杀绝!他满心愤恨,从那刻起,噬心痛楚似乎已将他肺腑寸寸蚕食,强烈的求生欲望给了他超乎常人的顽强生命力,他不知道在河中漂了多久,终于等到一双手将逐渐失去意识的他从水里捞了出来。 长达五年的追杀逃亡生涯,自此结束,但命运带给他的不幸却刚刚开始。两年后,他在天仇门门主的协助下,制订了营救母亲的计划,却在入宫之后,亲眼见到了母亲葬身火海的一幕。那一刻,仇恨就如同那场滔天的大火,在他心里肆意的燃烧,仿佛具有了焚毁一切的力量。从此,支撑着他活下去的,只有仇恨。 在那些毫无人性可言的残酷训练里,惨绝人寰的黑暗斗争中,他学会笑着面对一切,习惯了带上面具,将最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练就一颗冷硬无情的心。他朝着目的地一步步艰难进发,将世间万物皆不放进眼底,没有人可以阻拦他的复仇计划!只是命里运数,终是不可违逆,他遇到了她,那个淡然镇定到仿佛对世间一切都不在意的薄凉女子。 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她?他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是见到她之前听到别人对她的描述,也许是第一次天水湖边的相遇,也许是东郊客栈的竹林里,也许是皇宫中的重逢,也许是屋檐下的凝望…… 为什么会爱上她,他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一个通透的眼神,或许是大雨中她独自哭泣的背影,极力掩藏的脆弱,孤寂的灵魂,与曾经的他是那么相似,让他在心底忍不住疼惜。他欣赏她的坚韧和聪慧,还有那玲珑心思筹划出天衣无缝的计谋,在那朝夕相处的一年岁月中,她淡然却隐含伤感的笑容里,他清醒的看着自己沉沦。 一个早已失去爱的资格的人,终于还是作茧自缚,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青丝成雪,她有多恨,他知道。在这一年中的几百个夜晚,他只要阖上眼睛,便能看到空中飞舞的满头银丝,瞬间化作利剑朝他心脏直刺而来,仿佛万箭穿心。 躺在床上的男子突然睁开眼睛,他慢慢起身坐直,外面天已经黑了。他起身回了御书房,等待他的仍旧是堆积如山的政务,他却不看一眼,直入内室,床上植物的根茎颜色透明,乌黑色叶片缓缓张开,每日的这个时刻,血乌都需要新鲜血液来滋养生长。 他抬手,正欲将食指放入幽黑的花叶孔内,却突然顿住动作,眼微微一瞥。 “陛下不必再白费苦心,她用不着这个了!”伴随着叹息的柔和声音,御书房屏风后出现一名女子。女子柳眉如画,身姿婀娜。她婷婷步入,默默行了一个礼。 宗政无筹面无表情,转头看她。 女子上前轻叹道:“这样小的一棵血乌只够恢复一个人的黑发,但南帝为平息军队暴乱,阻止白发妖孽的流言,服用逆雪,以减寿十年为代价将头发变白。所以……她不会要这血乌,陛下也别再自伤元气了!” 宗政无筹面色骤变,呆望着床上那被他视如珍宝之物,有片刻的失神。之后,凝眸问道:“是何人散播的谣言?” 女子道:“南朝丞相桑丘,据说从他府中搜出了多封密函,上面盖着您的玺印。” 宗政无筹目光陡然一利,“朕的玺印?” 女子很确定地点头,他缓缓转身,背手踱了几步,面色深沉。 屋里十分安静,针落可闻,片刻后,他仰头深吸一口气又沉沉吐出,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才问出一句:“她……过得可好?” 女子轻轻点头,“她很好,很幸福。” 宗政无筹默默垂眸,掩下眸底神色,又道:“那她可有说过,何时来找我……报仇?”低而沉缓的嗓音像是冰雪压倒树枝发出的声响,饱含了沧桑与悲凉,无声的压抑着,在心头拢了一团坚实的冰雾。 女子摇头,似是被男子的悲凉气息所感染,目中也掠过一抹哀伤。 宗政无筹自嘲一笑,摆了摆手,“你去罢,好好替她打理茶园生意,别叫她失望。” 女子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应了声,行礼告退。 宗政无筹缓缓步出屏风,走到桌案前坐下,从抽屉里取出一枚通透碧玉制成的印章,紧紧握在手心里,指节泛着青白。一个皇帝的私印,这个世上,还有谁能随意使用?他的母后,已经这样迫不及待了吗? “陛下,属下有要事禀报!”门外传来侍卫李谅的声音。那是他从亲军之中亲自挑选的贴身侍卫。 宗政无筹将印章放回原处,敛了神色,道:“进来。” 年轻沉稳的侍卫进屋,跪禀:“属下查到天仇门人在西南边境出没,派人前往查探,受到一股来历不明的暗势力阻挠。” 西南边境,与启云国相邻。宗政无筹眉头一皱,却没说话。 李凉又道:“属下无能,还未查到这股暗势力来自何处。他们神出鬼没,从不与我们正面交锋,似乎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每一次,都恰好避过我们的追击。” 宗政无筹目光一沉,他竟不知天仇门背后还有暗势力!他站起来,背对李凉,沉声道:“继续查,凡与天仇门有关之人,一律杀无赦。”这一年的通缉追杀,天仇门人所剩无几,而剩下的那几个,正是他最痛恨的。 “遵旨!”李凉复又道:“陛下,属下还查到人称‘天命神算’的任道天回了骊山矛舍。” 宗政无筹眸光凝住,透过屏风的缝隙,望向内室大床中央的血乌,目中微微燃起一丝光亮。骊山,与北朝相邻,属南朝境内。

上一篇   半边胎记(1)

下一篇   一场豪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