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见(1) - 白发皇妃

故人相见(1)

回到宫里已经很晚了,夜色深浓,寒风阵阵,她走在深宫院墙之内,整个人已经疲惫不堪。 宗政无忧已批完折子,在漫香殿等了她一个时辰,见她满面倦容,抱在怀里心疼不已,问道:“怎么累成这样?” 她在他怀里蹭了蹭,不知道,最近似乎比以前更容易疲惫了,她微微抬眼,看到他温柔而心疼的眼神,忽然想使一回性子,便抬手搂住他的脖子,声音疲软道:“无忧,我想沐浴,你抱我过去。” 宗政无忧愣了愣,她这模样算是撒娇吗?真是百年难得一见,他止不住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无比温柔的应了声:“好。”随后命人备了热水,抱着她往浴房而去。 她在他怀里舒服地闭着眼睛,享受着心爱男子对她的宠溺。 进了浴房,他放下她,邪魅笑道:“不要我帮你洗?” 漫夭嗔了他一眼,推他出去。 宗政无忧见她眉眼间尽是疲惫,他也不勉强她,但也没离开,就等在院子里。背手而立,微微仰首望着暗黑天空中的一轮明月,那月光虽然清冷,却照亮了一个世界,就好比她之于他的人生。 他在外头等了小半个时辰,不见她出来,微微疑惑,靠近门口,听到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不禁皱眉,在门外叫了她两声,没反应。 他一慌,忙推门进去,看到她竟然靠在浴池边睡着了! 他的心,顿时如同被一只柔软的手猛地捏了一下,软软棉棉的疼,细密的在心尖上蔓延。 屋里升腾的水雾早已经散去,池边的女子面庞削瘦,肌肤微微有些苍白,眉心浅浅蹙着,带着一丝抹不去的疲态。白色的长发垂下,披泻在露出水面的光滑香肩,一截浸在水中,轻轻飘浮着散开,像是被拨弄的情丝。她右手抓着的浴巾搭在左手手臂上,洗到一半,就那么睡着了。睡梦中,她就如同一朵盛开的雪莲,圣洁美好得让人不忍触碰。 宗政无忧缓缓走过去,脚步极轻极轻,他用手试了下水,已经见凉。他皱着眉头将她轻轻抱起,拿干手巾为她擦拭着身子,动作异常轻柔。最后拿毯子小心包裹着她,抱回寝宫,放到床上,仔细地盖好被子。他静静凝视着她的睡颜,不舍得挪开眼。 门外三声叩门声,冷炎低声叫道:“皇上,楼主来消息了。” 宗政无忧眉头一皱,起身出了门,冷炎双手递上一张白色的纸条,面色不大好。 宗政无忧接过来,展开一看,面色微微一变。 任道天死了! 这个消息不仅震惊南朝,也震惊了整个天下,因为被称之为天书的地图不知所踪。 骊山脚下的渝州城知府立即调动两万人围守骊山,将各个国家秘密派来请任道天出山的使者请下山,安排在渝州城,等待宗政无忧亲临。 “来了多少人?”漫香殿寝宫门口,宗政无忧五指一并,攒在手心的字条顷刻间化作粉屑。 冷炎回道:“十四国,连使者带侍卫共一百七十三人。” 整个万和大陆除临天国以外,还有一十五个国家,竟有十四国遣了人来!有野心的是为天下而来,没有野心的是为销毁自己国家的地图而来。说起来也是无可厚非。 宗政无忧复又问道:“缺的是哪一国?” 冷炎道:“启云国。” 宗政无忧面色遽然一沉,临天国分裂,这个大陆最具征战天下之实力的莫过于启云国,但这一年来,各小国纷纷而起,启云国却毫无动静。启云帝为何不派使者前来?难道对天下没兴趣?又或者他并不担心启云国地图落于他人之手?这个问题,不止宗政无忧一个人在琢磨。 宗政无忧沉声吩咐:“看好那些人!”南朝还没到可以以一国之力挑战天下诸国的时候。 “是。” 宗政无忧与漫夭到达渝州城已是七日后。渝州知府率城内大小官员于城外十里迎接,声势浩荡。为方便接见十四国的使者,他们住进了俞知府的府邸。 一个知府的府邸称不上奢华,但是干净整洁。为帝妃准备的尚栖苑,显然是新修整过的园子。 渝州城靠近北方,这里的深冬气温低下,寒风猎猎拍打着窗子,呼呼作响。 宗政无忧见各国使者时,漫夭留在了尚栖苑。渝州城靠近北方,极冷,她披了狐裘,坐在屋里蜷成一团,还是觉得冷。刚想练功驱寒,就见一个丫鬟快步朝这里走了过来。 “启禀娘娘,有人让奴婢把这个盒子交给您。”一个娇俏的丫头恭敬地递上一个纤长而小巧的黑色木盒。 漫夭微微蹙眉,疑惑道:“谁给你的?”她在这个地方并无熟人。 那丫鬟回道:“回娘娘的话,奴婢不认识那个人。奴婢出府办事,刚出大门不远就被一个人拦住去路,他给了奴婢这个盒子,说他家主子是娘娘的故人。” 故人?她怎不知她在这里还有故人?漫夭接过木盒,只见那木盒边角被打磨得光滑圆润,盒盖上一支冬梅映雪的图案雕刻得栩栩如生,让人看着仿佛能闻到梅花的暗香之气。盒子开口处贴了一个白色的小封条,她撕开封条,轻轻开启盒盖,不知道的必定以为里面装着什么稀罕之物,但其实只有一张折叠整齐的信纸。 漫夭动作顿了顿,稍微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缓缓打来了那张白纸,只见上面写着:今日酉时,祥悦客栈天字一号房有事相谈。”落款为:故人。 笔走游龙般的潇洒,但并不潦草,这种字迹她分明不曾见过,但却隐隐透着几分熟悉。这种似是而非的相识感,总能撩拨起埋在内心深处的好奇,让人想一探究竟。 她将那张纸收起放回木盒,合上盖子。蹙眉凝思良久,依旧想不出这个人是谁?看了眼更漏,此时大约申时三刻,离酉时还有半个时辰,无忧会见各国使者,等晚宴结束才能回来,应该要到很晚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会一会这个故作神秘的故人。 她换了一身寻常的衣衫,将白发挽起,掩在纱帽之中,白色的轻纱垂下遮住了她的面容,她拿了柄剑,大步而行,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个行走江湖的女中侠客。出了门,她对尚栖苑的丫鬟吩咐了一声:“本宫去一趟祥悦客栈,倘若一个时辰之后还未回来,你去前堂禀告皇上。” 祥悦客栈离俞府不算太远,乘马车稍微跑快一点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 那是一家看似普通的客栈,全封闭式的装修奢华高档。客栈里头很安静,她走进去,竟看不到一个客人。 她停在门口,一个伙计看到她之后,将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才迎上来问道:“您可是来找人的?” 漫夭不动声色地扫了那伙计一眼,这人脚步沉稳,眼中精光内敛,不像是一个寻常的伙计。她微微点了点头。那伙计面色一整,连忙弓着身子将她引到二楼最左边的一间房门前停住,那门头上写着一个天字,伙计道:“您要找的人就在里面。”然后就退了下去,神色间竟带了些恭敬。 长长的走廊只点了一盏烛灯,灯上没被固定死的五色流纱灯罩随着门口吹入的寒风轻轻地旋转,透过五色流纱的烛光昏暗朦胧,不断变换着颜色,投射在空寂的方位,透出一种隐约的诡秘气息。 漫夭抬手在门上轻叩三声,等了一会儿,里面没反应。她蹙眉,直接推开房门。 这间屋子很大,宽阔的空间被一扇木质屏风一分为二,屏风的雕花菱格透出一丝极微弱的光亮,仿佛随时都会灭掉般的若隐若现。还真是神秘,漫夭蹙眉,缓缓走进去,轻浅的脚步声在这闻不见半点声音的屋子里飘荡,清晰极了。她没来由的生出一丝紧张,不觉握紧了手中的剑,刚走了两步,“砰”的一声,房门突然在她身后关上,声音不大,但在这诡异安静的气氛中,足以惊得她身心一颤。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一趟,她不该来。这么想了,她便转身就走。 “你害怕?”屏风后突然传来一声低低的询问。她身子蓦然僵住,立在原地动弹不得。那是一道男声,嗓音本是清雅温和,但此刻听来却是寂寥而暗沉,让人禁不住心里发凉。 这一趟,她果真是来错了! 一室静默。空气中淡淡的龙涎香气弥漫着散开,那曾经无比熟悉的声音仍充斥在她耳畔。竟然是他!这样敏感的时候,他竟亲自涉险来到江南! 故人,当真是故人呢!她勾唇嘲弄一笑,背对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没做声。 屏风后的人转了出来,那脚步缓慢低沉,每一步都仿佛踏过了几百个日夜的思念和煎熬。宗政无筹直直盯住前方女子的背影,那目光贪恋而不舍。 “容乐。”唤出这一声,他的嗓子竟然有些哑。一年了,他们本是夫妻,却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才能见她一面。这个刻进心底的名字,他在心里梦里唤过无数遍,却无人能给他回应,而今日,终于可以再度唤出声,但依旧无人应他。千滋百味,汇聚在心头,无以言说。 漫夭抿着唇,这声呼唤让她生出些许恍惚,那个曾陪她走过一年时光的男子,曾经是她的丈夫,带给她感动和心疼也带给她屈辱和致命伤害的男人,她曾经那样恨他,她以为她会一直恨下去,直到他死或者她死。但是,此刻,她异常平静,这才知道,原来那些恨,在这一年的甜蜜和幸福当中渐渐被溶解消弭,早已经不再如想象中的那般深刻。 她连头也不回,语气淡淡道:“如果知道是你,我不会来。” “我知道。”他这样应了一声,苦笑道:“还好,至少……你还记得我的声音。”不枉他几日不眠苦心练出另一种字体,才将她引了来。 漫夭并不想与他多做纠缠,沉声问道:“你找我何事?”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他微垂眼帘,掩下目中的灰暗苍凉,有谁会像他这样,看望自己的妻子,还需要一个合理的借口? 漫夭转身,对面的男子依旧英气逼人,只是较从前多了几分专属于帝王的锐气,眉宇之间却又有着藏不住的落寞与凄惶。 宗政无筹缓缓靠近她,目光似是要穿透薄纱,将那日思夜想的女子看个清楚透彻。 漫夭直觉往后退,眼中浓浓的警惕,冷冷道:“站住。” 宗政无筹当真停住了,离她不过五步远。他轻轻叹道:“容乐,我们很久不见了,你能否取下面纱,让我看看你?”他目光灼灼相望,眸底隐现不为人知的复杂,是怀念是悲痛是愧疚是悔恨……都化作倾世爱恋,展现在她的眼前。即使屋里光线昏暗,即便有面纱相挡,她依旧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令她想起那封休书,她闭唇不语,他复又叹道:“我来此只为见你一面,你不用这么紧张。” “这个地方,不是你该来的。”她微微撇过头,不想看他。 他低眸问道:“为何我不该来?” “因为来了,未必就回得去。”她口气极为平淡,听不出丝毫的情绪。 宗政无筹却是眼光遽然璨亮,急切道:“你担心我的安危?”登上皇位和打下北夷国他都不曾有这万分之一的兴奋。然而,不该有的希翼只会换来更深一层的绝望。 漫夭冷笑道:“你多心了。你是北朝皇帝,我是南朝皇妃,与其说我是担心你,不如说,是警告!你好自为之!”她说着转身就走,看在那封休书的份上,她再放过他一次。但宗政无筹却不答应,他不远千里只身而来,好不容易见到她,怎会让她就这样离开。他疾掠上前,不由分说地从身后抱住她。 漫夭面色一变,就欲挣脱便听他满含痛楚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叫道:“谁说你是南朝皇妃?你是朕的皇后!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忘了吗,容乐?你是我的妻子……”他还想说:你穿着大红嫁衣与我拜堂成亲,我们一年朝夕相处,每晚相拥而眠……他想细数他们曾经共同拥有的一切,想唤起过去那些温馨的记忆。 漫夭却沉了眼,冷冷打断道:“你忘了吗?是你亲手把我送给了别人!” “我不是故意的!容乐……我不知道……不知道是你!”他那般急切的辩解,慌乱而无措,一直压在他心里想要跟她解释却无从出口的那些话全部堵上心口,让他窒息。他不断地收拢着手臂,生怕她离开般的紧窒,平日引以为傲的镇定和理智,早已不复存在,他无比悲哀道:“那一晚,我……喝多了,错把痕香当成你!才会昏头,中了他们奸计,想出让她代替你完成这个本已放弃了的计划。但是万万没有料到,常坚竟然会背叛我!更想不到,启云帝会和他们狼狈为奸!世人皆知,他对你疼爱有加,为何他竟也如此害你?” 漫夭身子一僵,为什么?她也不知道,不知道该去问谁要这个答案。 浓烈彻骨的悲哀紧紧笼罩在这间空阔的屋子,他们相处的岁月留下的那些记忆如潮水般袭来,他的包容,他的宠溺,他的爱护,他的挣扎……虽然有利用,但他从未真正想过要伤害她,她都知道,所以,在那之前的种种利用和伤害,她都可以原谅,甚至可以理解。但是最后一次不一样,她给了他信任,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辜负了就是辜负了,造成的伤害谁也无法挽回,尽管不是他本意,但也无法原谅。 “放开我。”她深吸一口气,语气冷漠至极,“你不是已写下休书?我早已经不是你的妻子!” 宗政无筹身子猛然一震,休书?休书......她已经看过了?那封他一个人躲在书房里写了整整十四遍才写完整的休书,是他有生以来写过的最为艰难的书信。 “容乐……”他低下头,满含痛楚的声音竟然带了两分嘶哑,道:“既然……你已看过那封休书,你就该知道,我为你,曾经做好输的准备……” “你不必跟我说这些!”漫夭猛地打断他的话,用力地闭了下眼睛,将内心涌现的所有不该有的情绪都极力平复下去,神色淡漠道:“都过去了!我还是那句话,我应该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也许永远不会有勇气回到他身边,也永远不会知道,原来我……竟然也可以活得如此幸福!” 箍住她的那双健臂顿时如铁一般僵硬,男子面如死灰,眸光丝丝剥裂开来,剧痛的表情在烛光明灭不定的屋子里,被黑暗悄悄吞噬。一颗被弃之如敝屣的心早已伤痕叠垒,在窒息的麻木中,又多了两个血窟窿。 幸福?原来他的万劫不复成就的是她和另一个人的幸福!而他一个人承受着寂寞孤独,在悔痛中苦苦挣扎,艰难度日。他猛地抬头,一把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那力道大得惊人。掀翻了她的纱帽,一头白发倾泻而下,她清丽绝美的面庞就在他的面前。 朝思暮想的面容,一如过去那般清丽脱俗。那双徘徊在他梦里的眼睛,比从前更加清冷,多了一分决绝。而她眼中倒映出他的身影,模糊得像是被人刻意涂抹的记忆。那双唇,也曾是属于他的领地,但如今…… 他突然低下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吻了上去,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汹涌狂烈,似乎想把那唇上别人留下的痕迹全部清除掉。 漫夭被他突如其来的孟浪惊住,唇上一痛,似是被咬破,她蓦然惊醒,聚全身力气猛地挣开紧箍住她肩膀的男人,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他的脸狠狠甩了过去。 她怒瞪着眼前的男人,“你当我是什么?”他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任他随意想抱就抱想亲便亲的容乐长公主?现在的她是宗政无忧的妻子,不容任何人侵犯。 男子的脸颊留下五指青印,他踉跄退了几步,剧烈咳嗽了几声,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漫溢而出,“吧嗒”滴到地上,摔碎了。 漫夭不看他,只转身,想尽快离开此地。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压力是那样的沉重,沉重到令人窒息,甚至想要疯狂。 宗政无筹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急急地打开房门,逃离一般的速度。他没有出声,也没有阻拦。 门打开了,她一只脚还未跨出,人已经定住。 四名高大的侍卫如泰山一般,横剑挡在门口,将唯一的出路堵得密不透风。 她回头,看着男子沉寂的双眼,不禁冷笑道:“你这是何意?你以为这样就能拦得住我?”她说话时,执剑的手猛地一抖,宝剑出鞘,冰蓝的剑刃闪烁着流萤一般的幽寒光芒,印着她眼中遽然冷厉的寒光,叫人心颤。 宗政无筹没有答话,面色却恢复了平静,就如同以前相处的日子里,那种万年不变的温和。

上一篇   一场豪赌(2)

下一篇   故人相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