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见(2) - 白发皇妃

故人相见(2)

漫夭紧了紧手中的剑,飞快的计算着她离开此地的出路。门口四人一看便知个个武功不俗,以她一人之力就算能闯出去,楼下还不知有多少人在等着她。 静谧的屋子呼吸声清晰可闻,幽暗的烛光一闪一闪,像是暗夜中的鬼火,召唤着灵魂的前往。寒风透窗而入,夹杂着冰雪的凛冽气息,扑打在她苍白的面孔,掀起她满头银发,合着她由内散发而出的杀气,张扬着飞舞。 她看了眼木质屏风后被关得严严实实的窗子,那是这间屋子乃至整家客栈唯一的一扇窗。她心中一动,傅筹纵然武功高强,但他手中并无兵器,只要她以最快的速度刺他一剑,在他躲闪的同时,她就可以借机越过他,然后夺窗而出。 主意已定,她凝聚七成内力,照着自己的想法那么实施了。身形快如鬼魅,剑法如电,只见一道冰蓝色的光影陡然一闪,森冷的长剑带着凌厉决然的杀气破空直刺—— 然而,总有一些事情,不会依照人们想象中那样发展。 宗政无筹看着她出剑,没有躲闪,就那样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硬生生地受了那一剑! 不是他躲不开,而是他根本就没打算躲。 锋利的长剑长驱直入,狠狠刺入男子的胸膛。他因剧痛而收缩的瞳孔,没有害怕,没有惊诧,他整个人平静异常,仿佛她这个动作本就在他预料之中,甚至期盼已久。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她执剑的手,那纤细秀美的五指因过度用力而泛白,一如他此刻毫无血色的面容。在短暂的平静过后,他的眼神变幻不定,复杂难明。视线缓缓上移,望住她满是惊愕的眼,他突然一笑,满目悲凉。轻咳一声,大口的鲜血顺着嘴角急淌而下。 她莫名一慌,直觉地将剑拔了出来,只听呲的一声,鲜血大股喷溅而出。她愣住了,长剑当啷落地,声音尖锐刺人耳膜。 宗政无筹闷哼一声,大步急退。 “陛下!”侍卫们这才反应过来,慌乱大叫,楼下之人听到动静飞速上楼,鱼贯而入,将刺伤帝王的凶手密密实实的围在中央。 帝王的贴身侍卫李凉忙上前扶住微微摇晃的宗政无筹,目中盈满怒火,一声怒喝:“拿下她!” 杀气陡然大盛,夹带着呼呼的冷风,空气顿时化作无数冰刃,朝四面八方切割而来。十数人同时拔刀,寒光乍现,晃人人眼目生疼。而她丢了剑,此时两手空无一物。 十数名顶尖高手围攻,十数把明晃晃的大刀当头罩下,气势无与伦比,似要将她劈斩成肉酱。 她心中大骇,只顾着震惊,竟忘了自己的处境。利器当头,她现在拾剑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只听一人急急喝道:“住手!” 众侍卫皆愣,动作立时顿住,像是被人点了穴道般的齐整。 宗政无筹因这急怒中动用内力的举措而震动伤口,本就苍白如纸的面庞映着口角的鲜红,当真刺目惊心。他缓缓抬手,抚住胸口的位置,猩红的血浸透他的掌心,从手指间肆意漫出,他闭着眼急喘了两声,再睁开眼看她,目光坚定道:“谁也不准动她!” “陛下……”李凉才开口,宗政无筹沉沉的一道目光扫了过来,他连忙打住,又道:“属下这就让人去请大夫。” 宗政无筹制止,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不必。你们都退下。” 李凉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漫夭,见帝王目光坚定,便招呼所有侍卫一同退了出去,关上门。 漫夭在这变幻急转的形势中怔愣住,看他缓慢转身,艰难地往屏风后面一步一步挪了过去。颀长的身躯因为伤势而微微弓着,明明已经站不稳了,却坚持着走过去。 她皱了皱眉,竟然上前扶住他。 宗政无筹身子微微一僵,转过头来看她,她垂着眼,不说话,扶着他往床边走去。 安置好受伤的男子,她叫人打来一盆水,他褪下上衣,她帮他清洗伤口,上药包扎。这情景,竟与一年前他受穿骨之痛回到将军府的那一晚有几分相似,那时候,她也是这般小心翼翼地帮他处理伤口,像一个真正的妻子一样打理着一切……他出神地望着她,过往的一幕一幕,都仿佛发生在昨天,他还未从那里走出来,她就已经翩然远去,离开了他的生命。 “容乐。”他忍不住轻唤,像是把积聚心头无法言说的感情全部都唤了出来。 她手上动作顿了一顿,垂着眼睫,轻轻地“恩”了一声。 他愣了愣,似是没想到她会应。眼中光华闪现,他笑道:“有人答应的感觉……真好。” 她抬头看他一眼,见他苍白染血的唇扬起一道轻微的弧,那是一个说不出感觉的奇怪的笑容,隐含了苦涩的满足。 他轻轻笑着,以身中一剑换来重温旧梦,他有什么不满足的?虽然这仅仅是个梦,而且还是一个极其短暂的梦!但对他来说,已经弥足珍贵。 看着鲜血淋漓的伤口,她双手微微颤抖,若不是她未存杀他之心,又或者这一剑再偏出一分深入一存,也许,他就死在了她手里。 思绪如潮涌,百味在心间。 “为什么……不躲?”她淡漠的声音打断了他沉浸在回忆中的思绪。 他回神,自嘲一笑,语气淡淡道:“我身上的伤口,不在乎……多这一个。”无论是身上还是心里,那些伤口狰狞满布,有亲人给予的,有仇人留下的,如今再加上爱人所赐,齐了! 她怔了怔,想起他后背那十三个倒钩穿骨留下的创伤,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从来都没有真正想过要杀他,即便是在最痛恨他的时候,否则,离开将军府的那一日,她就可以办到。 不再开口,两个人都沉默着。 昏暗的烛火时明时暗,笼罩在这间空阔的房间。健硕的身躯被缠上了白色的绷带,伤口终于处理妥当,她重重吐出一口气,站直了身子。以他们两个人的身份,这样的相处真的很诡异,但也很自然。 宗政无筹披上衣物靠在床头,气息微弱,目光却盯着她,一瞬不瞬,似是生怕现在不多看几眼,以后就看不着了。 “容乐,你……还是不够狠!你若是再狠一些,你就可以……为他除去我这心腹大患,也可以为那一次的屈辱报仇。” 漫夭紧抿着唇,别过眼。他说得对,她确实不够狠。可是,对于一个深爱自己的人,谁又能真的狠得下心去?而她,从来都不是铁石心肠,尤其在看过那封休书之后。这个男人,曾经为她,做好输的准备,甚至替她想好了后路。 “你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她言语平淡,听不出喜怒。 宗政无筹苦笑,想说: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吗?连多说几句话的工夫都不给我?可话还没出口,门外已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李凉等不及请示,就冲进屋里,急急道:“陛下,探子来报,有大批人马朝这边来了!领头的人,似是南帝!” 漫夭一愣,她让那丫头一个时辰以后才禀报,现在也不过大半个时辰,怎么来得这样快? 宗政无筹眼光一凛,面色仍然镇定非常,他深深看一眼漫夭,明白了她为何让他快走,原来她出门之前已经留了后路。 侍卫再次涌入,不等吩咐便戒备地包围了屋里的女子。李凉目光一转,迅速衡量了局势,看了眼漫夭,继而朝宗政无筹伏地拜道:“陛下,要离开此地,只有一个办法了。请陛下定夺!”他知道提这个主意,陛下一定不会同意,也许还会迁怒于他,但责任在身,这主意非提不可。 宗政无筹面色一变,下意识朝满头白发的女子看去。 漫夭眸光遽冷,不自觉后退一步,她自然知道李凉所说的办法是什么,挟持她当人质,逼无忧放人!这也意味着她会被带出江南,跟随他们去往京城,那么,以后的日子,她与无忧天各一方,再次回到从前的身不由己。受人摆弄的人生,她不想要。她看着宗政无筹的眼中细碎的光芒亮起又熄灭,目光不断变化着,似是正在权衡利弊,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她扫一眼周围的众人,最后看住宗政无筹,微微牵动唇角,冷然一笑,那的确是个好办法,但是,她不会再给他机会利用她来伤害无忧。除非……她死了!心念一起,她什么也不说,傲然抬手,凝聚内力,欲与他们拼死一搏。 宗政无筹望着她倔强的双眼,黯然垂了双目,如一片死灰般的空寂表情,他下了床,对着侍卫们淡淡吐出一个字,沉缓而坚定:“走!”

上一篇   故人相见(1)

下一篇   故人相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