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见(3) - 白发皇妃

故人相见(3)

李凉一惊,慌忙拦在他面前,急切恳求道:“陛下,不可!您是一国之君,身系江山社稷,万民福祗,请您以大局为重!南帝带来的不下几百人,属下等人即便是拼尽性命也难保陛下平安离开江南领地。何况陛下此刻又身受重伤,若是真有不测,属下万箭穿心也难赎其罪呀!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三思!”众侍卫齐跪相求。 宗政无筹剑眉紧皱,李凉又道:“只要抓住南帝心爱的女人,以性命相逼,不怕他不放人……” “住口!”宗政无筹突然厉声喝止,那不只是宗政无忧心爱的女人!用伤害她的方式,去逼迫另一个男人就范,这种足以让他悔恨终生的错误,他永远也不会再犯第二次,即便代价是死!他怒睁双目,面目扭曲狰狞,像是一只发了狂的狮子,惊得李凉张口结舌,不敢再言语。宗政无筹看了眼漫夭,眼底痛怒不息,“谁再敢多说一句,朕先杀了他!走。”一脚踹开挡在面前的李凉,用手紧紧按住胸口,微微摇晃着身子毫不犹豫地离开。 “为什么?”漫夭忽然转身,站在木质屏风旁边,问了这么一句。她宁愿拼死相搏,也不愿被他这样放过。 他顿住步子,没有回头。背对着她,声音苍凉道:“你是我的妻子,不是我用来逃生的武器!在这个世上,没有了我,还有别人会给你幸福,但在我心里……却只有一个你。容乐,你或许不知,我其实一直都很羡慕他!我也想同他那样毫无顾忌的去爱一个人,不计较生死,不衡量得失……只是,我自小就背负着仇恨的使命……身不由己!我渴望拥有纯粹的感情,也想过要给你那样的感情,可命运……不给我那样的机会。” 二十年,七千多个日子,那一点一滴汇聚而成的坚定的信念,即便是遇到了心爱之人,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得不到她的感情。 罢了,放不过自己,就放过她吧。原本走这一趟,也只是想见她一面,把血乌交给她,问问她过得好不好,问问她还恨不恨他?可是谁知,一见到她,那日夜堆砌的思念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摧毁了他的理智,看着她就在眼前,他控制不住想要将她带回来的强烈渴望,险些再犯下大错。他一直想问,曾经她说过差一点爱上他的那句话,到底是不是真的?现在看来,已经无需再问。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离开之前,他又说了一句:“桌子上的东西,是给你的。也许你已经用不上了,但我……还是想把它送给你。” 目送着他离去,那极力稳住不倒的高大身躯,在她眼中渐渐变得模糊。到底他们之间的纠缠,是缘还是孽,谁又能说得清楚!也许,从一开始,全部都是错误。 她缓缓回身,看到不被人注意的长桌一角,摆放着一盆小小的花叶。鲜红的根茎像是刚饮过血,透着嗜血诡异的颜色,乌黑的叶片收拢在一起,泛着暗红的光泽…… 她身躯一震,惊住,这是……血乌?! 需以人血喂养的奇怪的植物——血乌!那出动无隐楼的人都没能拿到的东西,竟然在他手上!莫非……这才是他亲征北夷国的真正原因?为了得到这个东西,他放弃了攻打江南的最好时机,孤身犯险来到敌人的领土,只为将此物亲手交给她。 无法言说的滋味在心头涌动,傅筹,真不知他现在还做这些事情,有何意义? 她走近桌旁,看着那盆植物,思绪一片混乱。很快,外头有纷沓的脚步声传来,异常齐整,她打开窗子去看,发现天空不知何时竟飘起了鹅毛大雪,寒风直贯而入,吹灭了屋子里的最后一丝光亮。 楼下忽然多出的无数火把吱吱燃烧,将黑夜点亮的如同白昼。数百人手执长剑,迅速将整间客栈包围。她想了想,拿起血乌和宝剑,准备出去,却听“砰”的一声,被风吹得关上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十数人闯入,分列两旁,执剑戒备地打量着整间屋子。 跟着,一名身披黑色鹤氅的男子疾步踏入,白发飞空,挟带一股强势劲风,冷冽而杀气腾腾,一进屋袍袖一挥,便掀翻了挡在屋子中央的屏风。沉木四散,委靡一地。 漫夭愣愣地站在原地,被他这不同寻常的气势震住。抬眼与男子对上,见宗政无忧眼中的紧张焦躁还有愤怒之态溢于言表。她觉得这情形不对,他向来沉稳镇定,喜怒不形于色,今日为何这般不同?竟不像是只为担忧她安危而来。她蹙眉迎了上去。 宗政无忧扫了眼整间屋子,蔓延在心间的担忧和恐惧渐渐平息,面色却是一分一分冷凝了下来。他低眸看着面前的女子,狭长的眸子蒸腾着如地狱幽潭般的寒气,看得她禁不住打了个寒噤,她皱眉,强烈的不安在心中扩散,嘴上却笑道:“我不过是出门一趟,你哪里用得着这样大的阵仗?” 宗政无忧面色稍缓,冷漠的眼底有着受伤的神情,他眉梢一挑,沉声问道:“他人呢?” 漫夭一怔,他已经知道是谁了?难怪带了这样多的人来。怕他误会,她放柔了声音,想跟他解释,“无忧……” “我问你他人呢?”她刚开口,他便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冷冽,语气急躁。 他前倾的身子,带来浓浓的压迫感令她面色蓦然苍白,这样危险的气息,给她的感觉,熟悉而陌生,像极了第一次见面时的质问。 她的心一分一分往下沉沉坠去,抿着唇,努力让自己平静,淡淡道:“走了。” 宗政无忧面色一沉,凤眸缓缓眯起,对身后的人抬手命令道:“追。”说着他转身欲走,好像屋里的女子与他毫无关系。 漫夭惊慌拉住他的手,叫道:“无忧等等!”他准备就这样走了?怎么会这样,他不是一直宠溺她毫无条件的信任她吗?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出门见别人没有跟他打招呼,而这个人恰好是她的前夫,所以他便这般忽视她,当她不存在? 心如刀割,她仰起消瘦而苍白的脸庞,他侧头看她,双眉拢了起来,看得她心头惶然不安,他眼中掠过一丝心疼,很快便被多种复杂的情绪淹没,他面无表情,声音不自觉软了几分,“你先回去。” 说完举步就走,她却不肯松手,紧紧拽着他,试探着说:“无忧,这一次,能不能……先放过他?”她知道这时候求情无疑是火上浇油,但她却不得不如此。只因为她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她觉得以这一年的相处,无忧应该是信任她的。傅筹可以死,但她不想傅筹是为来给她送血乌而死,那会让她觉得,她欠下一个人的情,还欠下一条命。 宗政无忧身躯一震,这样的求情令他陡然想起那年秋猎时在山上的情景,她也曾为那个男人求过他,那时候,她还是那个人的妻子。而如今,她是他宗政无忧的妻子,南朝的皇妃,那个曾经一手缔造他们屈辱和痛苦的男人,她竟然还会为他求情?他无法理解!她不知道吗?那是他恨不得千刀万剐的人! 他忽然开始怀疑,她说她心里只有他,果真如此吗? 爱情这个东西,总是这样,再自信的人,一旦遭遇了它,便会患得患失。 他缓缓眯起凤眸,目光阴鹜,复杂变幻之间,一如窗外的飞雪毫无温度,看得她心惊不已。 “你竟然为他求情!”他胸口起伏不定,每一个字都似是从牙缝里蹦出来。 她被他浑身散发的冷冽气息冻得僵住,而他充满怀疑的眼神更让她心寒如冰。这样的他,如此陌生! “我……”她张口竟说不下去。 他转眸看到了被她放到一边的小小花叶,那样的颜色和形状,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什么。原来这便是那人来此的目的!难怪她会求情。 他的目光越过女子看窗外飞雪飘扬,冷风掀起他的长发,和雪一般的颜色,飘浮在他眼前,他勾唇笑得讽刺,“一夜折磨,十年寿命……抵不过他千里送血乌,果真一片深情!” “不是,不是……”她慌乱摇头,死死拽住他,他怎么能这样想!经过这么多的波折和磨难,他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他竟然还会怀疑她对他的感情!她不想放弃,仍然想解释,“无忧,我……” 他蓦地收敛了一切情绪,冷冷打断道:“有话回去再说。朕现在没工夫!”说完不看她,用力甩开她的手,连楼梯也不走,直接飞掠而下。出门翻身上马,猛地一挥鞭子,带着几百人朝着通往北朝的唯一一条出路狂奔而去。 她木然地站在门口,被挣脱开来的五指麻木。望着他决然的背影,整个心,都空了。 片刻的怔愣之后,她也找了一匹马,随后跟了上去。即使不能阻拦,总要看个究竟。

上一篇   故人相见(2)

下一篇   剉骨扬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