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齐聚(1) - 白发皇妃

三皇齐聚(1)

南朝皇妃被逐,天下哗然。 紫翔关内,帅营大帐。 正与营中众将商议下一步战争策略的北朝皇帝,突然收到这一消息,他深沉的面容陡然一变,目光锐利,直盯住地上所跪之人,“消息属实?” 侍卫回道:“回禀陛下,千真万确!” 一名长满络腮胡的将军听后无限鄙夷笑道:“宗政无忧当初为了个女人连江山都不要,想不到他才离开江都不到两个月,那女人就耐不住寂寞,给他扣了这么大的一顶绿帽子。哈哈,他一定气疯了吧!” 宗政无筹双眉紧皱,深沉难测的目光扫了过来,眼神阴鸷。旁边一名副将连忙用手肘碰了碰那名幸灾乐祸的将军,那人一愣,反应过来,连忙住口,低下头去。 另一人道:“陛下,上一战我们胜在南帝回朝南军军心不稳,如今,他们退守拂云关,南帝不在关内,我们不如趁我军士气高昂,一鼓作气打到南朝去!” 有人摇头道:“不妥,九皇子与南军临时统帅无相子也不可小觑!无隐楼的人太过厉害,他们虽只有几千人,但可抵十万大军,每次交手,我军损伤惨重,这样打下去,即便赢了,也是元气大伤。若彼时,他国强敌来犯,我国岂不危矣?陛下,臣以为,强攻,非上策。” 有人问道:“依你所言,何为上策?” 那人道:“云关往南二十多里地的一个山谷,是南军运送粮草必经之路,两面巨石高山,底下路窄且陡,不见阳光。正好这半月连着下了几场雪,那里必定无法通行车辆。我们不如等他们粮草耗尽,将其困于城中,不费一兵一卒,不战而胜,方为上策。”那人说着看向主位的皇帝,欲征求皇帝意见,却见皇帝沉目拢眉,目光不知望向何处。而眉间拢住的神色中有着掩不住的怒气和怅茫。他不禁唤道:“陛下!” 宗政无筹回神,沉目淡淡道:“你们都退下,此事稍后再议。” 众将相互看了眼,领命退出,而前来禀告消息的侍卫却被留了下来。 二月的紫翔关刚下过一场大雪,气候还很冷,宗政无筹披着大氅,望着窗外的茫茫大雪,心思翻转。 淫乱后宫,别人也许会信这种荒唐的谣言,他却想都不用想!究竟是谁如此害她?目的是什么?连他都不信的事,宗政无忧又岂会相信?种种疑团,在他心里纠结。他回头让侍卫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跟他说清楚。 侍卫从禁军发现皇妃床上有男人开始,一直说到皇妃受伤独自离宫,不可谓不祥尽。 宗政无筹静静听完,面色深沉,眉头越皱越紧。看来布局之人对宗政无忧和容乐必定十分了解,他们的目的不是陷害容乐,也不是离间南朝帝妃的关系,他们很肯定宗政无忧不会相信她的背叛,以为他必然会出面保她,那样一来,南帝便会失军心、臣心以及民心,届时,挑动兵变,掀起叛乱,易如反掌。但是万万想不到,宗政无忧会用如此直接的方式破了他们的局,让那些人的后招毫无用武之地。这次的计谋,比上次散布白发妖孽的流言煽动兵变更为卑劣,而手段,何其相似!使用这个计谋的人,他已经无需猜测。 宗政无筹面色愈发难看。心想:宗政无忧曾经为她放弃江山、放弃尊严甚至放弃性命,如今竟又为江山而放弃她,难道经历了回瞳关一事,在宗政无忧的心里,她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吗?仇恨的力量,果然无比强大。 “她伤得可重?”他沉声问道。 侍卫回道:“刺中的是腹部,流了很多血。大概……伤得不轻!” 宗政无筹眸子阴郁,在宽敞的大帐之中,来回踱步,沉闷的脚步声泄露了他此刻内心的焦急。一双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一闭眼,就仿佛看到她伤心欲绝的眼神以及满身是血、孤独离开的单薄背影……离开了南朝,她会去哪里?她是那么厌恶他,又痛恨着启云帝,如今被她倾心所爱之人逐出南朝,她,还能去哪里? 宗政无筹剑眉深锁,强压住心头的窒痛和燥乱,转身沉声道:“速去查她落脚之地!” 侍卫忙遵命退出,到了门口,宗政无筹似是想到什么,又叫道:“慢着。南朝与尘风国相邻之地多派些人。” “遵旨。” 尘风国的二月,天气已经回暖。皇家马场,宽广辽阔。一望无际的干枯草地上,冒出了新鲜的绿芽。晴朗的天空,一碧如洗,成群的马匹在马场内肆意奔跑,身形健壮,四蹄有力。 走在马场边围的沧中王宁千易身穿一件虎皮大裘,英姿勃发,昂首直立,豪气朗俊的面容较从前多了几分庄重和沉稳。他身后跟着几位大臣,一起看着马场内,心情都极好。曾与宁千易同去临天国的中年男子厉武哈哈大笑道:“王上,这一批马,比以前的都要好。今年的选马大会要热闹了!” 一人笑道:“是啊,除了南朝以外,其它十四国均发来国书。这次来的,怕不是以前的使臣,而是各国的皇帝。” 提到南朝,一位武臣立刻变了脸,愤愤道:“南朝皇帝若是敢派人来,我就叫他有来无回!” 其他几位大臣也纷纷表示,绝不与南朝合作。 宁千易浓眉微动,却并未表态。他只是往前走上几步,背着双手,目光眺望南方,眼底闪现一抹失落和遗憾,但很快便被收起,一身豪气地拍了拍那名武臣,朗笑道:“走,回王宫设宴。” 尘风国王宫,外观雄伟壮阔,里面装饰得富丽堂皇。 宁千易与几位大臣分席而坐,命人备了歌舞及美酒佳肴。在尘风国,君臣同宴是常事。 宫殿之中,一块大大的丝绒毛地毯之上,十数名美人赤足折腰,在古琴丝竹之乐的欢快节奏下,翩翩起舞。 众臣看得欢喜,跟着摇头晃脑,乐呵呵地随着歌女们的歌声哼着大家都熟悉的调子。气氛很是欢畅融洽。 宁千易却不如他们那么投入,反而眼神飘渺,神色恍惚,想起临天国云莲山别宫之中的那半曲高山流水,不禁心生惆怅。自清凉湖之后,那名白衣女子的倩影,从此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一年前,刚回国,便听闻她白发之事,他集结军队准备去救她,但还未出发,便听说她失了踪。他派人四处打探,才得知她成了南朝皇妃。他早看出她与傅筹貌合神离,其实心系当时的离王,如今,她能与所爱之人相守,他便在心里默默祝福,为她高兴,可也不由自主的遗憾和失落。这一年来,关于她的种种,他仍然无时无刻不在关注。 自从登上王位,国事顺畅,他后宫佳丽三千,没有一个女子能代替她在他心里的位置。那个女子,就这么成为了他二十多年来的人生中,仅有的遗憾! 天下未定,战乱纷起,他们尘风国虽然不大,但因战马闻名,成为众国争相笼络的对象。他无心争夺天下,只要从这些国家之中,找到一个最有实力的合作伙伴,保证天下大定之后他的国家安定平顺,那就足够了。而当今世上,有实力统一天下的,只有南、北朝和启云国。听说南朝现在是她在主理朝政,如果与她合作,这辈子,也许还能多见上几面!他正想着,忽然有人来报:“王上,南朝信使有消息传来。” 宁千易眸光一亮,道:“快说。” 侍卫连忙将潜伏在南朝的信使传递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禀报…… “胡说八道!” 宁千易还没听完就已经拍案而起,激动且愤怒道:“淫乱后宫?不可能!璃月绝不是那种女人!南帝好糊涂,竟然听信谣言,将她赶出南朝!岂有此理!” 大臣们因他这激烈的反应愣住,当初信使死在南朝,也没见王上发这么大的脾气!不由有些奇怪,这其中因由只有厉武知道。 厉武想了想,忽然面带喜色,道:“王上先别动怒,这样一来,对王上可是好事一桩啊!” 宁千易一愣,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浓眉舒展,立刻道:“不管你调动多少人马,立刻去查访容乐长公主的下落!” “是!” 雁城,尘风国与南朝相邻之地,属尘风国境内。林西客栈在雁城之西很偏僻的一处,靠着一座深密丛林而建,客栈分上下两层,布局较为简单。二层靠密林方向的一间房,虽称之为上房,但房间却只可用简陋二字来形容。 夜里,客栈周围静悄悄的,能听到密林中风过的声音。 漫夭和衣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简陋的房顶黑幽幽的一片。床板很硬,铬得人身上疼。她独自一人在这里已经停留了十多日,腹部的伤口不算太深,她自己在路上就已经包扎好,休养些日子应该就会痊愈。可不知为何,最近疲惫感越来越重,明明很困乏,却怎么也睡不着。如果一日两日还好,可这样的情况已持续有一个多月,她应该在离宫之前,让萧可帮她看看。上次萧可帮她把脉,还是她从渝州城回宫之时。 “咚咚咚……”屋子隔音很不好,门外就是楼梯口,但凡有人上下楼,声音清楚极了。 心里没来由的烦躁不安,她蹙眉,缓缓坐起身来,斜靠在床头,懒懒的垂着手,这种慵懒倦怠的姿势像极了另一个人考躺在床上看她睡觉时的模样。她心头突然涌起一阵酸涩,回想起他的心痛、恨怒、挣扎、无奈,还有他故作冷漠和决绝……那一日,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都深深刻在了她的心里。她攒住身上薄薄的棉被,闭上眼睛,觉得喘不上来气。 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叩、叩、叩!” 不轻不重的三下,在静谧的夜晚被拉长,显得格外清晰。 她立刻睁开双眼,目光警惕地望向门口,这么晚了,会是谁?她面色疑惑地起身,不慌不忙穿好衣裳,整理妥当,才朝门口走去。 这期间,门外之人既没再敲门,也没开口说话,除了最先那三道叩门声,再无其它动作,似是静静地等在门口。 她愈发的疑惑,不自觉就握紧了手中的剑。这间客栈别的不好说,唯有这两扇门,闭合得绝对严实,一点缝隙都没有留下。 她竖起耳朵倾听外面的动静,除了轻浅而匀称的呼吸,别无其他。她凝眉,站直身子,感觉到那人离门的距离非常非常近。而那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她微微犹豫,最后还是开了门。当看清门外之人,她瞳孔一缩,面色陡然一变,脱口道:“怎么是你?” 来人身披一件暗红色大氅,里头是灰白色绣有龙纹的袍子,永远一副清隽儒雅的模样,面色温润,声音清和,一双眼睛灼灼望着门内女子的脸庞,目中光华隐现,带着复杂的思念和纠缠,但眼光触及女子满头白发之时,那眼底的光华遽然黯淡,一抹几不可见的痛楚掠过他清隽的面庞,瞬间便消失无踪。他微微笑道:“皇妹,不欢迎皇兄吗?” 漫夭五指紧扣住门框,指尖泛着青白,怎么是他?她身在尘风国境内,启云国皇帝竟然比沧中王宁千易更早一步找到她!她防备而警惕地盯着眼前的男子,那种从骨子里渗出的紧张和恐惧深深将她笼罩,她直觉地关门,却被他拦住。 启云帝叫道:“皇妹!”声音竟有几分伤感,又道:“一年不见,朕很挂念你!” 眼神真挚,语气恳切,他将“挂念”一词说得那样自然,漫夭听了不禁冷笑,经过了一年前的那件事,这个男人居然还能如此平静坦然的说挂念她!一股怒火突然窜了上来,她想问他,究竟是人还是魔鬼?为什么竟然能对自己的亲人甚至是心爱之人做出那样残忍的事? 但终究还是忍住了!时机不对,她此次来尘风国有任务在身,不想节外生枝,不然,她一定会让他替泠儿偿命。看了眼守在他身后楼梯口的小荀子,她压下心底一切情绪,淡漠道:“启云帝认错人了!”说罢就欲关门,启云帝却不让,看着她冷漠至极的眼神,他眼中闪过一抹痛楚和愧疚,很快便被隐没,道:“朕知道,皇妹心中怪朕!那件事,的确是朕对不起皇妹,你生朕的气,也是理所应当。” 仅仅是怪责吗?他真是太不敢说了!她面带嘲弄,心中冷笑,那不是怪责,也不是生气,而是恨,真真切切的恨! 而这种恨已经清清楚楚写在了她的眼睛里,启云帝只看了一眼便慌忙移开目光,语气伤感道:“朕……是来接你回宫的,听闻皇妹你受了伤……可要紧?我特地带了御医来为你医治……” “不必!”她冷冷拒绝,跟他走,除非她疯了!她的伤,也不需要他过问。看着他一脸担忧的表情,她一点都不觉得温暖,反而觉得这里四处都是阴风阵阵。 启云帝清眉微皱,道:“皇妹别任性!听说你伤得很重,还是让御医瞧瞧朕才放心。你看,你比一年前又消瘦了许多。”他满眼疼惜,说着就抬手去摸她的脸庞,那神情万分温柔。 漫夭立刻偏头躲过他的手,表情嫌恶,启云帝眼光一闪,手突然改变方向,直接朝她手上握去,她连忙收回手背到身后,而他的动作又变成了推门,然后就那么堂而皇之地进了屋。 看着他动作自然地解下披风,就仿佛这里是他的寝宫一般随意。漫夭心头微沉,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启云帝容齐对她非常了解,了解到似乎她的每一个反应都在他意料之中!这种意识令她感到恐惧。 屋内,启云帝往床边一坐,打眼瞧这间屋子,皱了皱眉,叹息道:“这里如此简陋,委屈皇妹了!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回国。今晚先凑合一晚,皇妹,你过来躺着,让御医帮你瞧瞧,小旬子——” 小旬子连忙应了声,去楼下叫了御医上来。 漫夭仍然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启云帝叹道:“小旬子,皇妹身子不适,你扶她过来。” “是,皇上。公主!”小旬子过来扶她,漫夭闪身避过,冷冷道:“我的伤势已经无碍,不劳启云帝操心!既然启云帝如此喜欢这间屋子,那就让给你好了。” 如果问她这个世界,她最讨厌的人,那一定非启云帝莫属!这个可怕男人的身边,她一刻也不想多待。 见她提剑转身就走,小旬子跪在门口挡住她去路,竟是恳求道:“公主请留步!皇上思念公主时常夜不能寐,这一听说公主出事,皇上立刻放下国事,不远千里亲自迎接公主,请公主莫与皇上斗气!” 夜不能寐?她忽然笑道:“他是应该夜不能寐!为了皇权、江山,也不知害死了多少亲人,现在连我也不放过!我已经是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你还想怎样?”她揪着自己的满头白发,转头质问。 启云帝面色突变,捂着嘴,重重咳嗽起来,脸色因那剧咳而涨红,衬得他那只手愈发白得像鬼一样。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这人活不长,可偏偏他一直活得好好的。 她再不会像从前那样,看他咳嗽便担心询问。

上一篇   皇妃被逐(2)

下一篇   三皇齐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