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路窄(2) - 白发皇妃

冤家路窄(2)

九皇子又道:“传言果然不可信,这容乐长公主的言行举止,哪里有半点刁蛮任性的影子?诶,七哥,我觉得,这个公主……有点儿意思,要不,我们去探探她,看看她长得到底有多丑?” 宗政无忧淡淡瞥了他一眼,显然对此没兴趣。 九皇子撇嘴道:“你真没趣。唉!对了,七哥,你以后别再和父皇作对惹他生气,每次都吓得我一身汗。其实你平常不是那样的,可每次上了朝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七哥,你到底为什么那么讨厌见到父皇啊?” 九皇子声音充满了好奇,漫夭对此也甚为疑惑,她注意到,宗政无忧那日在大殿上称呼临天皇竟然是皇帝陛下而不是父皇,而临天皇对宗政无忧极其纵容,即便是盛怒之时眼中也还带着深深的无奈,不知是何原因?漫夭正想着,隔壁又传来宗政无忧的声音:“这就是你笃定我一定会喜欢的茶?” 他的声音很冷漠,带了一点不易察觉的失望。 九皇子道:“七哥不喜欢吗?这茶的味道很特别啊!” 宗政无忧道:“这是北夷国的香麦茶,味道的确与一般茶水有别,但不是我想要的。” 九皇子哦了一声,不无失望道:“七哥最喜欢喝茶,这些年来一直四处搜罗味道奇特的品种,我以为七哥会喜欢这个。” 漫夭闻言一愣,宗政无忧喜欢喝茶? “哎,七哥,你平常很少出府,既然今天出来了,我叫沉鱼进来弹奏一曲吧?她的琴,弹得是真不错。” 宗政无忧没回应,九皇子当他默许,心情大好的对外叫道:“来人!” 有人应声而入,恭敬唤道:“九爷。” 九皇子问:“沉鱼人呢?还没出来吗?看看隔壁究竟是什么人?问问他出了多少银子,本少爷付他十倍,哦不,百倍。快去快去!” 来人道:“回九爷的话,沉鱼姑娘回屋取琴了,很快会过来。” “九爷。”那人话音未落,沉鱼已经到了,并歉意道:“沉鱼不知九爷有客人在,怠慢之处,请九爷见谅!为表歉意,沉鱼愿献舞一曲,未知九爷意下如何?” 九皇子一见美人,心情立刻好起来,马上扬眉笑道:“好啊,本少爷还不知沉鱼也会跳舞,那可得好好瞧瞧了,看你的舞姿是否跟你的琴音一样美妙。” 琴声悠悠响起,婉转缠绵的曲调让人如置幻境,漫夭几乎可以想象出沉鱼一边抚琴一边起舞的绝妙身姿,不知隔壁雅室里,素来不近女色的宗政无忧看了之后是否依旧无动于衷?漫夭想着,脑子里便浮现出那张完美的俊脸,他邪妄的目光好像就在眼前。漫夭回身,准备掩上窗户,突然听见隔壁传来破窗之声,伴随着一声惨叫,漫夭大惊,心道不好,赶紧出了屋,就见一楼被萧煞接住的沉鱼口吐鲜血,痛苦不堪。 “你,碰到他了?”漫夭下楼问。 沉鱼双目闪烁,眼光茫然。 萧煞摸了把沉鱼的脉象,对漫夭说:“没伤及经脉和肺腑。” 漫夭松了一口气,幸好宗政无忧有不亲手杀女人的规矩,不然,以他的内力将沉鱼震出窗外,沉鱼必定命丧当场。 周围的人一见这青楼头牌受了伤,都聚拢过来,秦妈妈惊声叫道:“是谁在这里闹事?胆敢伤了我的宝贝女儿!快告诉妈妈,妈妈替你做主。” 沉鱼垂目,捂着胸口咳嗽,却没做声。 这时,楼上有人问:“你想如何做主?”那声音端的是冷冽沁骨,叫人心发寒。 宗政无忧负手而立,居高临下,身边除了九皇子,又多了个冷面侍卫。 秦妈妈不是不会看人,只一向仗着有后台,猖狂惯了,所以明知他们身份不一般,也没太当回事。秦妈妈看了看宗政无忧,扭摆着上前,半笑不笑道:“哟,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九爷的客人!我知道九爷是个有身份的人,就是不知道我们姑娘哪里伺候得不好,惹得您发那么大的火,把她伤成这样!您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宗政无忧缓缓问道,语气淡淡,没有表情。 秦妈妈道:“你们也知道,沉鱼可是我们楼里的头牌,许多达官贵人来这儿一振千金,都是为了她。现在她受了伤,没个十天半月是好不了的,那这段期间,我们生意肯定是一落千丈,这损失……” “想让我赔?”宗政无忧仍然面无表情,淡淡补了句:“数目。” 秦妈妈看他如此好说话,顿时笑逐颜开,掰着指头算了一算,才道:“不多,一万五千两就够了。” 一万五千两!够一个普通家庭生活几辈子的。这秦妈妈果然贪得无厌。漫夭看了眼宗政无忧,见他薄唇微抿,面容深沉,眸光半垂,看不清他眼中神色。他缓缓步下台阶,拥堵的人群自发为他让出一条道来。他缓缓走过秦妈妈身边,目不斜视,淡淡问道:“区区一万五千两就够了?” 秦妈妈眼珠转了转,目中贪婪之色显而易见,正想说:“您要是愿意再多赏点就更好了。”这句话她还没说出口,就见宗政无忧顿住步子,微微回头,忽然一掀眼皮,那眼中的冷冽邪妄如阎罗再世,看得秦妈妈不由自主的身躯一抖,直想后退时,宗政无忧已负手冷冷道:“半月时日,一万五千两白银,是不多,也就本王十五年的俸禄。” 众人惊愕。 他说本王?!整个临天国,敢自称本王的只有一人。秦妈妈震骇住,半天反应不过来,等反应过来后,张大嘴巴,脸色煞白,她没忘记她的主子千叮咛万嘱咐,叫她无论如何,千万别招惹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离王宗政无忧! “你、你……你是离王!?”秦妈妈结结巴巴的一句话没说完竟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漫夭失笑,秦妈妈也算见过大世面的人,又有太子撑腰,想不到竟如此不经吓。 “拜见离王千岁!”周围人群呼啦一声全跪了下去,那反应倒是极快。 宗政无忧扫了一眼沉鱼,淡淡吩咐:“冷炎,把这女人的手指,一根一根……全给本王剁了。”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说出来的话却叫人遍体生寒。 沉鱼闻言身躯一抖,差点也昏过去。 周围的人全都不敢抬头,整个楼里,除了宗政无忧、九皇子、侍卫冷炎,还站着的,只有漫夭。 沉鱼望着朝她大步走来的冷炎,面如死灰,再顾不上胸口剧痛,挣开泠儿和萧煞,一把扯住漫夭的衣角,哀求道:“公子救我,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我只是……只是指甲碰到了王爷的衣裳而已……公子……” 漫夭叹气,就算沉鱼不求她,她也不会袖手旁观。 “且慢!”漫夭抬手制止。 宗政无忧斜眸,如地狱寒潭般冰冷又邪妄的眸子朝漫夭望过来。 漫夭忍不住吸气,极力镇定道:“离王殿下,沉鱼姑娘究竟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要被剁去十指?您应该知道,对于抚琴之人而言,毁她双手,比夺她性命还要残忍。” 又是一个不怕死的,这是九皇子对漫夭下的结论。 宗政无忧看着漫夭的眼睛,明澈镇定,似乎在哪里见过。他说:“触犯本王禁忌,自然要付出代价。” 漫夭笑问:“请问离王殿下的禁忌是什么?” 宗政无忧目光冰冷,转为凌厉,漫夭恍若未觉,自答自话道:“离王殿下的禁忌,酒和女人?那么……请问离王殿下,您此刻身在何处?” “当然是青楼。”回答的人是九皇子,他仍是一贯的看戏表情。 漫夭笑道:“九殿下说得是,这是青楼!青楼是什么地方?风流快活销魂地,这种地方别的没有,就是女人多,离王殿下既有此忌讳,就不该来。若非要来,也没关系,但至少也要让您的属下举一个金色的大牌子,最好用显眼的颜色注明:离王大驾,女人与酒,勿近。这样才会妥善,否则,每日来来往往客人多如牛毛,谁会知道,您就是鼎鼎大名忌酒忌色的离王殿下?” 周围一片死寂,连呼吸都微不可闻。 跪地人群里有人张大嘴巴,抬头见鬼一般的瞪着这个胆子比天还大的俊美公子。 一股无形的气流在空气中拢聚膨胀,仿佛随时都要炸开。突然,一声不怕死的“哈哈”大笑传来,惊得人们身子一抖,瞬间便出了一身冷汗。 漫夭黛眉一挑,奇怪的望着九皇子,问道:“九殿下,您的红颜知己就要被剁去手指了,很值得开怀大笑吗?” 九皇子裂开的嘴角微微一僵,一看沉鱼嘴角挂着殷红的血迹,目光幽怨地将他望着,让他觉得他这一笑真是太没良心。九皇子忙敛了笑,轻咳道:“本皇子不是笑沉鱼,而是在想你说的那个牌子。” 漫夭故作糊涂道:“牌子?什么牌子?” 九皇子想也没想,直说:“当然是你说的那个金色牌子,上面写着……”刚说到这里,他就感觉不对劲了,转眼便见宗政无忧不知何时眯起凤眸,盯着他的目光冷若冰霜,九皇子心头一惊,连忙打住话,伸手摸了摸自己俊挺的鼻梁,干笑两声。 宗政无忧面无表情地问:“很好笑?” 九皇子嘴角抽了抽,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他恼怒地瞪一眼为他挖下大坑的漫夭,又对宗政无忧连连摆手道:“不,不好笑,我也不是笑这个......咳、咳……” “哦……那九皇子还是在笑沉鱼姑娘咯?”漫夭在沉鱼身旁蹲下,执起沉鱼纤细修长的手指,摇头叹息:“可惜了这么美的一双手,以后,再也听不见那么美妙的琴声,也看不到她曼妙的舞姿……唉,真是可惜!” 沉鱼悲由心生,眼泪簌簌而落,低泣出声。 九皇子一想到刚才那支舞,也忍不住说道:“是挺可惜的,那支舞还没跳完呢!七哥,不知者不罪,要不,你就看在我的面子,饶了她这回吧。” 宗政无忧冷冷瞥他一眼,“我给你的面子还少吗?” 他夺过九皇子手中的玉骨折扇,缓步走到漫夭跟前,漫夭站起身来,宗政无忧手中的折扇便敲在了她的肩头。肩上一沉,那柄被贯注了内力的折扇仿佛有千斤重,漫夭几乎站立不稳。她侧过头,同时用自己手中的折扇去挡。一白一青碧,同样是玉骨缎面,只不过她手中扇子的玉骨一角除了无隐楼三个字以外,光滑平整,而他手中的那柄扇子还有一个图形,似龙非龙,且只有一半。 宗政无忧看了眼她手中折扇,微微一顿,手上力道竟松了少许,薄唇微勾,似笑非笑道:“休要在本王面前耍这些雕虫小技。既然你觉得可惜,那本王今日就网开一面,用你的手……换她的。” 漫夭心下一沉,面上不动声色地笑道:“难得离王殿下肯大发慈悲,在下本应欣然从命,但是,在下对这双手也宝贝得紧,若是就这么没了,还真是不舍得。”她说得轻松,笑得淡然。 连宗政无忧都不禁要佩服她的勇气,这么些年,敢这样轻松随意同他讲话的人,还真不多。宗政无忧收了折扇,随手往身后一抛,九皇子连忙接住,宗政无忧转身踱了几步,回眸时半眯着眼睛,目带探究道:“本王要做的事,从来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你是何人,究竟凭着什么,敢在本王面前这样有恃无恐?” 漫夭肩头一轻,浑身自在了许多,她想起宗政无忧在大殿之上的言行举止,他看皇帝时隐有恨意的眼神,她眸光一转,淡淡说道:“在下只是一介生意人,没什么凭仗,只是习惯了这样的说话方式,殿下您身份尊贵,又最得皇帝盛宠,所有人见到您,无不诚惶诚恐,趋之若鹜。但是殿下,您可分得清,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其实生在帝王家,未必就是幸事。身份固然尊贵,却不及平常人家,粗茶淡饭,一家人相亲相爱,和乐融融的景象。” 本是说给宗政无忧听的,但说到最后,漫夭心里却生出许多悲凉。往事点点滴滴浮上心头,如果前一世,她的父亲不是漫氏集团的总裁,整日忙于应酬,她的母亲就不会去的那样早。她明明有亲人,却更像一个孤儿,父亲除了会要求她如何如何之外,从没关心过她想要什么或者她喜欢不喜欢那样的生活。她生病的时候,照顾她的从来都只有保姆。母亲去世之时,父亲在国外没有回来,她一个人主持母亲的葬礼,那一年,她十二岁。如果她不是漫氏集团总裁的独生女,就不会有人利用她的身份,欺骗她的感情;如果她不是漫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就不会有人为争夺家产害她死于非命,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整日活得提心吊胆…… 宗政无忧眸光微变,幽深如潭。他定定望住漫夭,漫夭在与他的对视中,看到他眼底似有情绪涌动,一丝忧伤,一种无奈,一抹悲凉……她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些情绪就已经被他压制消弭。漫夭微愣,那一瞬,她仿佛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宗政无忧,一个站在权力顶峰、狂妄自大、在皇帝面前都可以为所欲为的男子,竟然习惯于将一切情绪压抑在心底。这个人的内心,定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九皇子蛮有兴趣地望着漫夭,天下人无不羡慕他们尊贵的皇族身份,生来便注定高人一等,可眼前之人却说他们还不如寻常百姓?虽然他们的生活确实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尽如人意,但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弄不好,要丢脑袋的。 周围再次回复安静,大气也无人敢出。 宗政无忧又望了她一会儿,忽而左右一顾,皱眉道:“怎么连个凳子都没有?” 众人一愣,对于他的突然转变,有点摸不着头脑。已经清醒过来的秦妈妈最先反应过来,慌忙叫道:“有有有……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王爷搬凳子,哦不,搬椅子来!” 楼里的下人慌慌忙忙去了,不到片刻,大厅里就摆了几十张椅子。 秦妈妈从地上爬起来,弓着腰谄笑道:“王爷,您请坐。您想喝点什么?” 宗政无忧不理她,一撩衣摆,就近坐了,懒懒地靠着椅背,一双邪眸再度盯住漫夭,眼中神色已不复之前的冰冷,说道:“你好大胆子!就冲你这番话,死十次也够了。” 漫夭不客气地在他对面坐下,双腿交叠,姿势随意而优雅,笑道:“只要离王殿下恕在下无罪,在下一次也不用死。” 宗政无忧薄唇微勾,倾身问道:“你想要本王恕你无罪?理由?” 漫夭不答反问道:“听说殿下喜欢饮茶,不知可有此事?” 宗政无忧道:“本王喜欢饮茶是没错,但不是什么茶都喜欢。况且,一般的茶,本王王府多得是。” 漫夭笑道:“那是自然,不过品茶讲究的不只是茶本身……如果殿下有兴趣,就请三日后移驾西城天水湖边的拢月茶园,保证不会令殿下失望。但是,请殿下准备好一样东西。” 宗政无忧等着她说下去。 漫夭顿了顿,又道:“是心情。一份品茶的心情。” 宗政无忧看着她的目光微微怔了一怔,恍然记起曾经有人跟他说:“品茶品茶,茶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人的心境!无忧,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内心平和的人,如这清茶一般,不要被皇族戾气缠绕……” “品茶还要准备什么心情?真是闻所未闻。”九皇子不以为然,哈哈大笑。 漫夭笑而不语,从宗政无忧的表情里,她看出他懂了。 宗政无忧起身,目光奇怪地将她望了一眼,在挥袖离开之前,他说:“希望三日后,你不会让本王失望,否则,砍得……就不是你的手,而是你漂亮的脖子!来人——通知京城府尹,明日之后,若再让本王看到这家青楼营业,让他提头来见。还有,听说这家青楼每日盈利至少千两白银,查查他们经营了几年,把这些年来盈利的总数目算好送去太子府。” 周围的人正为他这一交代感到奇怪,漫夭却微微笑了起来,临天国这两年边关战事不断,想必国库早已空虚,这个宗政无忧,也许他内心并不像他表面所表现的那样冷漠无情。可怜太子,要大出血了!

上一篇   冤家路窄(1)

下一篇   棋逢对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