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1) - 白发皇妃

情到深处(1)

仅仅一日,沧中王为容乐长公主欲遣散后宫嫔妃的消息仿佛长了翅膀,一日间传遍了整个王城,几欲家喻户晓。 众臣震惊,连夜入宫觐见,却被宁千易拒之门外。 第二日,沧中王下旨,罢朝三日。百官奏折如雪花般送入王宫,堆满了御书房。而后宫嫔妃则轮流去沧中王寝宫外跪泣叩头,甚至有人当场以死明志,称“生是王的人死是王的鬼”,“绝不离宫”等等。 整整三日,整个王城犹如烧开的人,沸腾不已。 宁千易焦头烂额,将自己关在寝宫内,三日不曾出门一步。而倾月殿外亦热闹得很,指责谩骂由暗至明,若不是守卫众多,恐早有人冲进去将她大卸八块。后宫女人的疯狂,由此可见。漫夭不再出门,面对那些声音她只当听不见,只是对日常生活更加仔细,以防有人对她和腹中的孩子不利。 这日夜里,星疏月冷,风清云暗。 倾月殿,寝宫。 “不行!”雕花大床上,男人面色黑如包公,凤眸含着冷冷的警告,盯着半趴伏在他身上的女子,坚定否决她的馊主意。 漫夭微微支起身子,用手去摸他的脸,想着怎样说服他。 男人一把将她的手扯下来,丢给她一个冷酷的白眼,似是在说:“用美人计也不行!” 漫夭也不恼,被拉下来的手顺势就搂住了男人精瘦的腰,娇艳的红唇朝着男人的薄唇亲了下去。男人身躯一僵,她笑着抬头,却见男人面色丝毫不变,没有半分动摇。她抬起双手捧着男人的脸,用最温柔的语气道:“千易是正人君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 “不行。”男人依旧冷冷的拒绝,眼中渐渐有了怒火。 漫夭蹙眉,这男人怎么软硬不吃?倘若有别的办法,她也不会想用那种方式去见宁千易。 “无忧……”她还想劝。 男人果断道:“不用再说。这件事你别管,我自有办法。” 漫夭问道:“什么办法?” 男人薄唇紧抿,不语。 漫夭皱眉道:“你说查到尘风国秘密训练了一批精锐良驹,比皇家马场所训练出来的战马更健猛十倍不止,莫不是你想偷偷将那批良驹运走?” “有何不可?”男人挑眉,漫夭忙道:“当然不可以。八千匹良驹,哪是那么容易弄走的?这太危险了!现在与我们结仇的国家已经太多,我们兵力有限,应对北朝铁骑和西南边境的三国联合军已经很吃力,如果再因此与尘风国开战,我们从何处调兵马?” 宗政无忧面色不变,似乎丝毫不担心,漫夭心里却有些急了,仍耐住性子,柔声道:“这个时候,我们应该争取与尘风国修好,虽然他不会明着帮我们对付那些国家,但只要与他达成协议,他可以暗中提供给我们精良的战马,在将来粮草不济时,也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这对于我们以后打天下百利而无一害。”无忧一向精明睿智,但每每遇到跟她有关之事,他总是如此不管不顾。原本她是该高兴的,可这一次,她却高兴不起来。 宗政无忧挑眉看她,“你怎知他一定会同意与我们合作?” “千易他……”她才出口,男人凤眼一眯,眸光遽沉,她一愣,连忙改口:“宁千易是个顾大局的人,只要我们给足他好处,满足他想要的,他会知道该怎么做。” 宗政无忧冷哼一声,道:“为一个不喜欢他的女人遣散后宫,三日不朝,也叫顾大局?他想要什么,你比我清楚。”他以为天底下就他一个疯子,想不到宁千易这种人也会犯这种糊涂。但是,宁千易想跟他争女人,想都别想。 宁千易说出为她散尽后宫之言,确实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漫夭想,他也许就是一时冲动,过了这几日,在大臣们和后宫嫔妃的压力之下,他定然会明白,那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到时,他必定会采取措施,将此事引起的风波压下去。漫夭道:“他只是暂时不想面对大臣和嫔妃,三日时间差不多了,我想,明天定会有旨意传出。” 宗政无忧见她这般笃定,双眼愈发眯了起来,声音带着微微的酸意,道:“你似乎对他们都很了解?那你可知我此刻在想什么?” 漫夭一怔,随口笑道:“你在吃醋?” 宗政无忧神色一僵,掰下她的手,头扭到一边去,嘴角微微抽了一抽。 这表情……真的是吃醋?漫夭嘴角轻轻扬了起来,无比沉重的心情忽然变得愉快,她低下头去,伏在他颈窝,闷笑着,身子轻颤。温热馨香的气息喷洒在男人的肌肤,宗政无忧原本郁怒的眸光立刻变得幽深起来,这个女人竟敢取笑他!他伸手一把搂了她的腰猛地一个翻转,两人顿时掉了个个。 漫夭一惊,见身上的男人目光幽深,气息灼热,眯起的凤眸散发出危险的讯号,她暗叫不好,连忙敛去笑意,一手挡住他将欲俯下的身子,一手护着自己的肚子,警戒地望着身上的男人,她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两个字:“不行!” 宗政无忧泄气的翻躺到一边,郁闷的闭上眼睛,不说话。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总想着她,觉得漫漫长夜难熬之极,如今有她在身边,拥她在怀,反而更加难熬。十月怀胎,这才三个月,他郁闷的计算着,还有七个月,二百多天! 漫夭侧身对他,拉过他的手,他的手完美得找不到一点瑕疵,就如同他俊美绝伦的面庞,是造物主留下的最完美的杰作。他的手掌宽实温暖,手指洁白修长而有力,她用自己纤细的手指伸入他的指缝,与他十指相扣,就仿佛扣住了天长地久。 宗政无忧沉郁的面色逐渐柔和,伸出手臂搂住身旁的女子。 漫夭微微抬头,看着他依然紧闭的眼,低低唤了声:“无忧。” 他双眉轻轻一扬,似是知道她想说什么,他没应声。 漫夭稍作犹豫,转回了最初的话题,正正经经地说道:“离选马大会就剩下几天时间,我们必须抓住这次机会,不能再等了。其实你心里很明白这次与尘风国合作的重要性,你只是不放心我的安危,但我既然能想出这个办法,自然有十足的把握,你要相信我!如果实在不放心……就让二煞跟着我吧。” 宗政无忧仍旧闭着眼睛,除了眉头皱了皱,没有其它反应。 这样还不行?漫夭无奈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怎这样难搞定?她翻过身子躺平,将手从他指间抽离,宗政无忧皱眉,一把又抓了回来。 漫夭睁着眼睛,望着头顶的黄幔,柔软的声音忽然带了些许的哀伤,“无忧,你也不想我的声誉白白被糟蹋吧?还有那一剑……差点害了我们的孩子,我不能白挨,你明白吗?” 宗政无忧的手颤了一下,一颗心随着那道声音慢慢慢慢变得柔软,他缓缓睁开眼睛,眼底是深深的疼惜。转过头,望着女子眼中的倔强和坚持。他终是一声叹息,拉着她的手,轻轻将她带到怀里。 夜色深浓,如墨染一般的天空,悬挂着稀疏的星子。有两颗较大较亮的星子相对,在广阔的天空一眼便能望见,懂星相之人称这种星子为帝王星,而这两颗之间的一颗不算起眼的星子忽然光芒大盛,将两颗帝王星以外的星子照得黯然失色。 漫夭躺在男子的臂弯里,微笑着闭上眼睛,过了许久,在她即将入睡之时,听到男子在她耳边深情说道:“你要记住,在我心里,什么都及不上你。” 她手臂紧紧搂住男子的腰,在他怀里用力的点头,然后,带着甜蜜的笑意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晚上,沸腾的王宫突然静下来,只因沧中王传出一道旨意,命芩妃侍寝。这道旨意就像是一颗定心丸,宫内宫外,瞬间安静了。 漫夭打听到尘风国君王招嫔妃侍寝有个规矩,君王从不去嫔妃寝宫,凡被选定侍寝之嫔妃必须在戌时到玉泉宫沐浴,沐浴过后,不得着衣,不准绾发,全身上下无有外物,只用毛毯卷了,由太监将其抬到王的寝宫。这规矩竟跟清朝奇异的相似! 在这个大陆,这种侍寝规矩也仅仅是尘风国才有,漫夭起初感到好奇,自她来到尘风国,感觉尘风国君臣相处不似别国那么严谨,为何独独后妃侍寝会是这般规矩严明?原来,尘风国开国之初也没有这种规矩,后因开国君王遭到前朝余孽的报复,两次被侍寝嫔妃所伤。第一次是妃子在袖中暗藏尖刀,被君王察觉,受了轻伤,而第二次却没那么幸运,一名妃子在与君王行鱼水之欢于君王最无防备之时,将尖利的发钗刺进王的心脏。 一代开国之君,穷尽半生打江山,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便死在了女人的床榻上。王的子孙悲痛之余,为记住这个教训,便定下了这规矩。 玉泉宫,甘泉池。后宫女人最喜欢的地方之一。 一名女子泡在温暖的池水中,一扫三日来的郁闷之气,心情飞扬雀跃。女子长着一双桃花目,微微一笑,很是勾人。此人便是稍后要去侍寝的芩妃。 池边跪着一名伺候她沐浴的宫女,那宫女长相普通,普通到即便是见她十次也不容易记住她那张脸。 宫女很仔细的帮芩妃擦洗后背,一边擦着一边讨好道:“在这后宫之中,王上最喜欢的,还是娘娘您呢!这不,过了这些天没招人侍寝,今天第一个点的就是娘娘!依奴婢看呐,如果没有倾月殿的那位,王后的位子,迟早会是您的。”这宫女长相一般,声音却如天籁,好听的紧。 芩妃桃花目一弯,笑得春风得意,仿佛那王后之位已是她囊中之物。但一想到倾月殿,她面色一变,不由冷哼道:“那个女人,竟然想让王上为她散尽后宫,真是痴心妄想!本宫真是想不明白,王上为什么会对一个残花败柳如此上心?” 宫女道:“听说王上一年前在临天国的一个湖边遇到她,惊为天人,其实那时候,她已经嫁了人,但还是做未出阁的姑娘打扮,王上才对她一见钟情。” 那句一见钟情令芩妃划着水的手顿住,面露憎恶之色,鄙夷又愤恨道:“她可真是个红颜祸水,祸害完临天国,又来祸害我们尘风国!” 宫女目中精光一闪,劝道:“所以娘娘,您可要早做打算啊!” 芩妃道:“怕什么,这女人嫁过两次,虽有启云帝为她撑腰,但已臭名昭著,又怀了别人的孩子,王上要想封她为后,大臣们肯定不会答应。” 宫女道:“这个……奴婢不敢说。奴婢只是觉得,如果她入了后宫,就算不是王后,凭王上对她的喜欢,以后宠幸肯定是少不了的,万一将来她为王上诞下王子,以后王位……” “她休想!”芩妃愤愤然打断宫女的话,目中闪烁着阴毒的算计光芒,面色狠佞道:“本宫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不是说她只要掉了这个孩子以后就不能再怀孕了吗?哼!既然她非要跟本宫作对,那就别怪本宫心狠。” 女子姣好的面容闪过恶毒的神色,在后宫里,女人滑胎,平常得就如同吃饭睡觉。 “娘娘,您……想怎么做?”宫女手上的动作略微一顿,目中隐隐划过一丝异样的神色,转瞬即逝。“听说所有送到倾月殿的饮食和用品,全部要经过柯神医的仔细检查,一般的方法怕是行不通。” 芩妃转过身去,背靠着池边,用手顺过一缕黑发,放到眼前轻轻捋着,过了一会儿,她才阴阴笑道:“本宫自有不一般的法子。” “哦?不知娘娘有何妙计,说来听听。”身后方向,一道如天籁般却略带清冷的嗓音传来。 芩妃得意笑道:“倾月殿寝宫后方有个林子,常有宫女偷偷在那里熏香,为了让身上沾染香气,引起王上的注意,本宫以前对她们这种行为厌恶之极,如今看来倒是件好事。明天,你多备几份本宫特制的香料给她们送去,就说是本宫初入宫时常用的。” “果然好计策,如果在那些香料之中添加一些麝香,让身上沾染麝香之气的宫女在倾月殿来回走动,怕是不出三日,本就未坐稳的胎必定是保不住了。” 身后的声音慢慢变冷,芩妃这才觉得不对劲,猛地回头,看到宫女昏倒在地上,之前同她说话的女子站在甘泉池边,白衣如雪,面容清丽脱俗,不正是她要算计的人吗?可她的头发怎么变成了黑色?而且,她怎会出现在这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芩妃忙将身子往下沉了沉,池边一身冷冽气息的女子,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不知怎么,她心里忽然就有些害怕。 “你,你是如何进来的?为何没人禀报?”这个地方是侍寝嫔妃专用的沐浴之处,外头有人把守,一般人不可能进得来。芩妃感觉事情不妙,正想张口喊人,池边女子忽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住了她的穴道。 芩妃花容失色,眼中现出惧意,似是在问:“你,你想做什么?” 白衣女子表情淡漠道:“你放心,虽然你有心害我,但看在沧中王的面子上,我不会杀你。不过,我也不会给你机会害我腹中的孩子。”说着纤手一扬,无色无味的迷香从芩妃鼻尖划过,处在惊恐之中的芩妃很快便失去了意识。而这白衣女子自然是本该身在倾月殿的漫夭。她的头发用萧可专为她调制的特效乌发之药变成了黑色,这种药偶尔用一次没什么,但不能常用,而药效,一次只能维持六个时辰。 她蹲下身子,将池中的芩妃拖出来,念在她是宁千易的女人的份上,漫夭帮她套上一件外衣,才对身后吩咐道:“先送她去冷宫待一晚。” 空旷的浴室因她的话,突然出现两名带着半边红魔面具的男子。男子一现身,浓重的煞气瞬间充斥了整间浴室,躺在地上的宫女面色似是突然白了一分。一名面具男子应声拎起芩妃,立刻消失在玉泉宫,动作快极了。 漫夭这才缓缓回身,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宫女,她嘴角勾起,含着一抹冷笑,慢慢蹲下身子,看着宫女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沉声笑道:“想不到今日来此,竟还有意外收获。香夫人,我们很久不见了!” 地上明明中了迷香的宫女闻言面色一变,蓦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此人正是消失了一年多的痕香。她警惕地看着漫夭及她身后的面具男子,平息着被识破身份后的惊慌,抬手揭去面上精细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精致的脸庞,她望着漫夭,神色镇定的笑道:“没想到这么容易被你认出来!”早知如此,她应该服一粒变声丸。 漫夭站起身,居高临下,盯着她的眼,冷冷道:“我究竟与你有何深仇大恨?值得你冒险混入王宫,借后妃之手,加害我的孩子?” 听到孩子二字,痕香目光微微一变,她垂下眼帘,似乎不准备回答。她们之间没什么深仇大恨,无非就是她爱的男人喜欢的是这个女子而不是她,但仅仅是这个原因,她还不至于千方百计去害别人的孩子。 漫夭见她拿眼角偷偷扫了眼四周,知她在寻找脱身之法。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个与她有着相同声音、相似身形的女子,想着曾经所受过的苦痛和羞辱,她平静的目光渐生波澜,眼底的冷厉一分分透了出来。 痕香看准了西侧帘帐后的窗子,突然抬头,伸手朝漫夭的脖子抓了过来,那一抓又快又狠又准,几乎是拼了全力的一博。 漫夭眼光不变,似早有所料,很轻易地闪身避开,但并未还手。而痕香趁她闪避之机,纵身一跃,就朝西侧窗子掠去。漫夭在她身后噙着一抹冷笑静静的看着,痕香越过一丈宽的浴池,足未落地,便被一道高大的玄色身影挡住去路。 痕香惊骇于此人的速度,至少是她两倍有余。站在浴池边,身后退无可退,她只好硬着头皮出手朝男子的一只眼睛袭去。

上一篇   千里追寻(2)

下一篇   天命无解(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