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无解(2) - 白发皇妃

天命无解(2)

项影进殿,行礼后禀报道:“启奏娘娘,半月前,皇上见大雨一下多日不停,料定此次必有洪水灾患,特命臣火速带回战车火药,交与娘娘,以备治水之需。” 漫夭怔住,明清正大喜过望,双手紧紧握住,神色激动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皇上有先见之明,娘娘,如此一来,灾区百姓有救了!” “吾皇英明!吾皇英明啊!”众臣纷纷拜倒,无不欣喜赞叹,帝王果真是料事如神。 漫夭立刻下令:“萧煞、项影,本宫命你们二人各带一万人去灾区开山治水,即刻出发。” 二人领命。 漫夭又道:“明大人,皇上出征在外,本宫又身怀有孕,不便出行,现任命你为钦差大臣,代表本宫和皇上去灾区探视灾情,安抚民心。” 明清正正有此意,忙欣然领命:“微臣领旨,绝不负皇上和娘娘所托。” 十个月后,各地官员陆续上奏,在萧统领和项将军的带领下,禁军与当地官府的人日夜不停开辟河道,几座水灾严重的城池灾情终于得到缓解和控制。漫夭又挑了几个清廉正直的大臣带去物资,帮助灾民重建屋舍,发放救资,尽快让他们生活安定下来。各地灾区人民对此感恩戴德,南朝百姓亦是通过此事看到未来的希望,对帝妃赞声一片。 这次洪水之患,南朝本是最为严重的一国,却也是整个大陆最早解决水患安定臣民的一国。此事传出,其他国家仍在水患中苦苦挣扎的灾民无不羡慕,只恨自己不是南朝百姓。 水患已解,漫夭终于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她收到八百里加急战报:启云国军队大举进犯,十三日连破八城,三十万大军以无与伦比的气势和速度直逼乌城。乌城告急! 水患阻滞,本应八日前就该到的战报延直今日方递到她手中。 漫夭一手紧握住那份战报,怔怔地坐在那里,久久没有出声。该来的,总会来。 乌城,离江都不过数百里,是南朝皇都最重要的一个军事之城。那里现只有守军五万,何以低档三十万大军? 若乌城破,则江都危,南朝亡! 皇兄他终于出手了!在这个时候,她没有大军可派,没有大将可用,亦无火药炸弹,有的,只是她一介女子想力挽狂澜保家护国相助夫君的一颗心。 究竟是什么原因,令启云国军队如此轻易攻城掠地,几乎是畅通无阻到达乌城?仿佛南朝所有地形局势都在他掌控之中。这样的行军速度,委实可怖之极。 漫夭派出八百里加急将战报送出,可一来一回,援军最快也得半个月以上才能赶到,以启云国的进军速度,只怕到时候,什么都晚了。眼看乌城之危迫在眉睫,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她当机立断,力排众议,决定亲自走一趟。 一日一夜,快马加鞭。赶到乌城时,乌城正遇夜袭。 漫夭与萧可一入城,火速赶往军营。 议事大厅。 漫夭坐于首位,看着门外疾步走上台阶的三人,面色肃穆沉静。 乌城守将正是从前京城皇宫禁卫军统领向戊,他带领两名副将快速入内,行礼参拜后,面带忧色道:“娘娘何以孤身来此?敌军现下正夜袭攻城,乌城怕是保不了多久了!娘娘金玉凤体,又身怀龙子,不宜在此逗留。姚副将,你速速领二十精兵护送娘娘回宫,路上切不可出任何纰漏。” “是,将军。娘娘,快请吧。” 漫夭稳坐不动,朝他们三人逐个看过去,目光锐利,逼视着向戊的双眼,沉声道:“你身为一城守将,这场仗才刚刚开始,你便如此没有信心,还如何领军作战?” 向戊一怔,忙回道:“臣并非不自信,只是敌我兵力实在悬殊太大,臣可以与乌城共存亡,但是娘娘……” 漫夭道:“本宫的安危你大可不必顾虑。倘若有五万守军的乌城都保不住,那么,只剩几千禁军的江都皇宫又能保得了几天?本宫既然来了,自然要助将军一臂之力,保乌城之安。” 向戊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乌城完了,江都必定保不住,只是,她一个女子如何保一城之安?心中疑惑,但见她面容镇定,眸子里慧光流转,语声之中颇有自信,不禁问道:“莫非,娘娘带了援军来?” 漫夭蹙眉,反问道:“皇宫禁卫军都派往灾区,何来援军可带?” 向戊一愣,“那娘娘是带了战车和秘密武器来?” 漫夭道:“火药都用作开山辟石疏导洪流,并无存余。” 两名副将一听,眼中不自觉露出失望神色,向戊亦是如此,只不过掩饰得较好,他微微皱眉,想了想,又问:“那此次来的只有娘娘和萧姑娘二人?” 萧可不高兴了,瞪眼道:“就我们两个,怎么啦?难道你们看不起我和公主姐姐?” 向戊忙道:“臣不敢。” 两名副将嘴上跟着附和,但从他们的眼睛里透出的讯息,让人清楚的看到他们在心里仍然极度怀疑。虽然皇妃先前用计去尘风国选购战马一事令他们心生敬佩,而后紫翔关的秘密武器也着实令人震惊,但这一次可不同,三十万大军,他们不信在没有援军和秘密武器的情况下,她一个女子能有办法退敌! 漫夭也不在意他们如何去想,事实上,她也并无把握,只不过先安定下他们的心。一支军队,无论兵力如何,倘若连主将都抱着必输之心,那还有何胜算可言?她能做的,只是竭尽全力,能保住多久就保多久。 “乌城是我朝最后一道关口,无论形势如何,此关,绝不容有失!虽然本宫也无全然把握,但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本宫对启云帝的了解,总比你们要多一些。你们都坐吧,说说战况。” 三人稍稍犹豫后在下首坐了。两名副将心中不禁疑惑,启云帝不是最疼爱娘娘的吗?一年前也是为了娘娘才与临天国为敌的啊!可为何,此次竟然会趁皇上出征在外发兵攻打南朝?而娘娘看上去好像一点也不难过,莫非传言有假?令人费解。 向戊道:“回娘娘,此次敌军夜袭攻城大概出动了十万人,领兵的敌将姓左,说来也奇怪,他们攻城似是打轮站,一千人一波,每次都是很快退回去换一拨,轮流几次之后,我们的弓箭和石头用了不少,他们的人却死伤不多。” “照这么说,他们的目的不在攻城?”漫夭蹙眉,皇兄为人,她自是了解,没有把握或者没有目的的事情,他绝不会做。她又问道:“向将军认为,敌军目的为何?” 向戊摇头,“臣一直在琢磨,但是百思不得其解。我们派出的探子也是毫无消息。” 漫夭道:“这城里除了四大城门以外,可还有其它入口?” 向戊道:“没有。” 乌城是水中之城,与其它城池建造不同,它的城墙是建在护城河里,城墙两边离地面都有约一丈宽距离,除城门口外,其它地方想搭梯翻墙都没有可能。 漫夭听他说完,凝思稍许,起身道:“带我去看看。”越是没有可能,她越觉得不安。如果说皇兄此次攻城的目的,只是想浪费他们的弓箭和石头,她是无论如何都也不会相信。 五人一同来到城墙边的护城河,城墙屹立在河水中央,高耸坚固,无从攀爬。河水清碧色泛着幽蓝之光,倒映出城墙上燃着的火把,清风一拂,波光粼粼,将橙红的火焰层层荡开。倘若没有烽烟战火,这里倒是一个不错的清幽宁静之地。 漫夭轻轻一叹,忽然皱眉,扭头问道:“这河水为何这般清澈?难道不是死水吗?” 向戊被问得一愣,他被派到这里也才一年的功夫,对这些从来没有注意过。倒是姚副将在此地待了几年,略微听人提过一句半句。便回道:“回禀娘娘,末将听城里年长的老人说过,这河水三尺往下,有一个泉眼。” 漫夭一怔,“泉眼位置在何处?” “这……末将不知。” “快去问。问清楚泉眼的位置和大小?外头连接之处?一共有几个?速去速回。”她语气低沉,向戊微微怔愣过后,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脸色凝重起来,姚副将忙领命离去。 向戊问道:“娘娘怀疑敌军会从水下偷偷潜入城内?” “只是猜测,多防着点总归是好事。”据她所知,启云国有一支水师,水性极好。 另一副将疑惑道:“可是,这泉眼连我们都不知道,启云国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漫夭垂眸沉思,这也是她在思考的问题。启云国行军速度太快,即便不需攻城,从启云国边关到乌城的距离,也得行个十余天才对。如此速度,只有两个可能,其一,有奸细的配合。如果只是一座城,这个可能倒是有,但每座城池都恰好有奸细,而且奸细对当地地势了如指掌,恐怕一般人在短时间内无法办到。除非,第二种可能……

上一篇   情到深处(1)

下一篇   天命无解(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