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一战(1) - 白发皇妃

千古一战(1)

半里河,启云大军扎营之地。中心大帐内,一名清隽儒雅的男子以极不适合他气质的姿势坐在矮塌前的地毯上。男子双腿修长,微微曲起,手肘抵在膝盖上,手撑着头,冰灰色的眸子敛去了深沉,有些空洞和忧伤。他定定望着身前矮塌上铺着的一条珍贵无比的白狐毛毯。 那是用数十只幼嫩的白狐皮毛织成的毯子,毛色如雪,从数百只里挑出来的,颜色完全一致,分毫不差。皮毛柔软光滑有如新生婴儿的肌肤和毛发,令人一触难忘。毛毯上面绣有莲花图案,以同样的白色,圣洁而妖娆的姿态于这张毯子上盛大铺开,却隐而不现。毯子一角从矮塌上轻轻垂下,延伸到大红色的地毯之上,洁白的颜色在名贵的夜明珠的照耀下散发着柔和却惨白如纸般的光芒,让人望着,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个人来,无法自控。 他伸手,去触碰那条毯子,很小心的姿态。修长的手指缓缓摩擦着净白的狐毛,一股柔软得仿佛要溢出水来的感觉在心底滋生,以不可阻挡之势急速的蔓延开来。而那埋藏在心底的美好记忆,一如昨日般清晰。 “容儿,你冷吗?这毯子是昨日父皇赏的,送给容儿你吧。”僻静的亭子里,他捧着一条天青色的薄毯,递到身躯单薄的少女面前。 少女眼光微微一亮,抬手抚摸着那质地柔软的毯子,神色一阵恍惚,眸底荡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喃喃道:“好漂亮。” 他含笑,将毯子往她面前又递了几分,少女却突然缩回手,扭过头去,垂眸低声道:“谢谢你,但是,我不需要。” 他诧异,“为何?容儿不喜欢?” 少女回眸微笑道:“喜欢,但它不属于我。” “既然送给你,那它就属于你了。”他拉过她被冻红的小手,将毯子放到她手上。 “哟!这不是六皇弟吗?!父皇好不容易赏你一回,虽然是我们几个挑剩下的,但好歹也是父皇的赏赐,你就这么把它送给一个小宫女,若是被父皇知道了,以后,怕是想捡别人挑剩的也捡不着了。哈哈哈。”被一群奴才拥着的一名身穿华服的男子朝这边走来,一边走着一边趾高气昂的对他大加嘲弄。 少女微微一愣,继而紧低着头下跪行礼,故意变粗嗓音道:“奴婢见过二皇子。” 他回头,朝男子微行一礼,温和笑道:“让二皇兄见笑了,容齐自是不及几位皇兄得父皇宠爱,而我也无意与皇兄们一争长短,相信二皇兄不会拿这等无聊小事去惹父皇厌烦吧。” 二皇子昂着头,一脸倨傲,不屑道:“你就是想争也得有资格才行,要怪就怪你那吃斋念佛不中用的母亲太不争气。”二皇子迈着八字步上前,拿起少女手中的毯子,掂了掂,抖散了,往身后一扔,“这个拿去给白狸当垫子正合适,六皇弟你不会介意吧?” 少女倏然抬头,似是想抢回那条毯子,他连忙挡在少女前面,不让少女的容颜被他那嚣张的皇兄看到。他望着二皇子身后的奴才将他的毯子拿去包一只小狐狸,那狐狸毛色纯白,极美,他却心生厌恶。嘴上笑道:“二皇兄觉得合适,那便是合适。哦,对了,我刚才过来的时候,似乎听到大皇兄宫里的人说,父皇召了大皇兄一起用晚膳,说是晚膳过后,大皇兄还要陪父皇下棋。” “什么?”二皇子一听,刚才的嚣张态度顿时不见,“谁都知道我的棋艺比他强了许多,父皇为何召他不召我?” “这个,二皇兄得问父皇才知道。” “走。” 二皇子心情烦躁,领着一干奴才疾步离去,临走前将那条蓝色的毯子从白狐身上一掀,像丢废物般的姿态随手丢到亭下一个不大的湖里,扬长而去。 他看着湖中的毯子,目光沉下,没做声。 少女却二话不说,转身就奔下亭子,纵身跳进湖里。他一惊,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冬日的湖水,冰冷刺骨,他看着女子在湖水中费力的朝那毯子游去,心中涌上一股说不清楚的陌生情绪。平生第一次,他知道了原来他的东西也可以被人如此重视。走下亭台,对游向岸边的少女伸出手,握住她纤细而冰冷的手指,望着她上岸后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身躯,他忽然想,这一生,他想好好保护她。 拉着她到一个能避风的地方,叹道:“不过是一条毯子,不值得你下湖捡它。更何况,它已经被畜生碰过了,不要也罢。”他说完就想拿过来,再扔掉。 少女却不答应,两手紧紧攒住,低头道:“不行,你说了,这个送给我了,它是属于我的。” 他说:“我以后送你一条更好的。” “不。我就要这个。”少女垂下眼,目中有浅浅的悲伤浮现,道:“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人送过我礼物了,好像是八年,又好像是十年。谢谢你,六皇子。” 他还从未见过她这样的表情,她每次见他都会笑,不管是真的开心还是假的开心,她从来都只会笑。就像他一样,清和的笑容不离嘴角,心中的苦涩却无人知道。他看着她低垂的眼睫,那美丽的瞳眸里浮现的一层浅浅薄雾,心间一疼,不自觉就揽过她被湖水浸透的身子,那样娇小,那样单薄。 “不要叫我什么皇子,就叫我的名字。以后,我一定会送你一条天下间独一无二的毯子,到那时,没人再敢从你手中夺走!” 那时候,他以为,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而又特别的宫女。 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但不管过了多久,依然无法从他心头淡去,可她却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他们之间的一切,在她面前,仿如过眼云烟,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如今,这用数百只幼嫩白狐中挑出的毛色一致的狐皮织成独一无二的毯子,再放到她面前,她可会多看上一眼? “皇上,该服药了。”贴身太监小旬子端着一碗药进了大帐,双手捧着恭敬递到启云帝面前。 启云帝缓缓回身,眼角扫过那精致瓷碗里黑乎乎的药汁,清隽的眉微微蹙起,眸底闪过一抹深痛恶绝。 小旬子暗暗叹一口气,再往他面前递了递,笑着道:“皇上,您又在想念公主了?左将军出兵已有两个时辰,这会儿该进城了。皇上您很快就能见到公主了。” 启云帝端过药碗,像往常一样,习惯在喝到一半的时候顿上一顿,感受着涩涩的苦味流转在唇齿之间,逐渐的漫入心肺。他眉头轻拧,将剩下的半碗饮尽,漱了口,抬头,神色晦暗不明。 是的,很快便能见到。 “皇上,皇上!”一名侍卫慌慌张张就要冲进大帐,小旬子连忙上前拦住,训斥道:“何事如此慌张?” 那人止住脚步,扑通一声跪在大帐门口,面色悲然颓丧。 启云帝头也不抬,淡淡道:“何事?” 那人一头磕到底,悲声道:“启禀皇上,我们的计划败露,左将军带去的十万大军,全……全军覆没。” 启云帝抚摸着毯子的手蓦地一僵,低垂的眸子冰灰色转而深沉,却不曾回头,只小旬子大惊,睁大眼睛问道:“怎么会败露?是谁走漏了消息?” 那侍卫颤声回道:“小人……不知。” 小旬子心下一沉,转头去望仍坐在红色地毯上姿势不曾变过的帝王,只见他眉头微微蹙起,略显苍白的唇带着一种病态中的优雅,轻轻抿着,半响都没出声。 门外的侍卫头也不敢抬,小旬子亦是沉默着不语。过了得有半刻钟,启云帝面色无波,似叹息般的轻声问道:“皇妹进城了?” 侍卫惊诧抬头,他还没敢说呢,皇上怎么就知道了?愣愣地点了点头,将探子从乌城探来的消息一一禀报。 启云帝静静听着,不发一言。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费一兵一卒,如此轻易的灭了他十万人马! “皇上……”小旬子见他面色如此平静,不由担忧唤了一声。那是十万人啊!就这样没了,皇上怎会无动于衷呢? 启云帝微微扬了扬唇,露出一丝优雅的笑容,道:“这只是开始!” 对门口摆了摆手,小旬子忙让那侍卫退下,方才上前又唤了一声,却被启云帝制止。 启云帝面容如常,深沉之中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只眸底神色偶尔划过一丝几不可见的悲哀和无奈。他目光轻垂,手下的毛毯,白色在眼中扩散,他看着看着,就仿佛看到了那女子的满头白发。 他忽然问道:“小旬子,你说,皇妹见到这条毯子,会喜欢吗?” 小旬子忙拉出一个笑脸,回道:“皇上亲自狩猎,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得了这么一条毯子,珍贵自不用说,单是这份心思啊,公主就一定会喜欢!”他说完心里在想,即使没有这么多的心思,单就这样一条美丽又珍贵的毯子,若是送给后宫里的哪位娘娘,那娘娘非得高兴地几宿睡不着觉不可。 启云帝微微笑了,那笑容停在唇角,无法融入冰灰色的眼眸。他自嘲道:“你说的是从前的她,如今的皇妹,只怕是……朕将整个天下捧到她面前,也不及南帝回头看她一眼。” 小旬子忙道:“公主只是暂时忘记了您和她的过去,等她想起来了,皇上在公主心中的位置,仍然没人可以代替。” 是吗?启云帝在心里这样问自己。曾经他也以为是,但如今,他却再也无法确定。他撑着身子站起来,转身望着大帐之外那随风而起的黄土沙尘,命令道:“传令下去,明日一早,全军出发。” 翌日,早晨。 春末夏初的晨光才刚刚露头,透过灰色的云层倾洒在这片充满血腥的大地。 启云大军再次兵临城下,二十万兵马,分攻东、南、西三大城门。东、西二门各三万人,其余十四万大军聚集南门城下,整齐列阵,预备攻城。而南门守城的四万多人均被分派于东、西二门,此时的南门城墙之上,没有一兵一卒,只有一名绝色女子。 罗纱广袖,飘然若仙,银发如雪,飞舞轻扬。额间一朵红莲花钿,金粉描边,在晨光照耀下折射出圣洁而妖冶的光芒,衬着她那清丽脱俗的面容,如仙飘逸的身姿,让人一眼望去,便如失了心魂般移不开眼。 城下将士抬头仰望,怔愣和疑惑的目光中更透出心底的惊艳。 漫夭孤身一人,婷然玉立在城墙的边缘,目光往城下一扫,仿若睥睨世间的姿态,淡漠而清冷。 十四万大军,黑压压的一片,阵势恢弘无比。她皱了皱眉,竟不见启云帝的影子。微微抬眸四顾,瞥见百丈开外有一天然石台,浑然大气,宽阔结实。上面不知何时停了一座孤辇,红木架,镶金顶,一帘黄幔斜斜撩起,搭在左侧架子上。轿辇周围无人,里面光线晦暗,相隔距离又远,她看不出轿中究竟有人没人? “荣韬奉皇上之命,迎接公主回国省亲,还请公主打开城门。”敌军为首的是一名年轻的将军,对她说话时拱一拱手,却并未下马。他见城墙上虽只有漫夭一人,但也不敢轻举妄动,以免像左将军一样,中了她的计。 漫夭冷眼望着城下十数万兵马,面色镇定一如平常。她微微勾唇,望着远处的轿辇,淡淡嘲弄道:“如此大的阵仗,原来是为接我!皇兄这般厚爱,叫容乐心中好生惭愧。本应随你们回去,怎奈容乐有孕在身,不宜长途跋涉,还请将军代为回禀,请皇兄谅解。” 荣韬面色有些难看,回道:“此话还是公主当面向皇上禀报的好。倘若公主不愿走城门,那……臣只好让他们上城墙接您下来。”说罢就要扬手发动进攻。 漫夭笑道:“荣将军急什么?” 荣韬道:“臣有皇命在身,迎接公主回朝,势在必行,还望公主体谅!” “哦?”她凝眸一笑,笑容璨如朝霞,口中吐出的字句,却是低沉而冰冷:“那不知……皇兄要你迎接的,是活人呢?还是死人?” 荣韬一怔,皱眉回道:“皇上……未曾交代。不过,以公主之尊,除非万不得已,否则,臣绝不想伤到公主玉体。”他说话时,多半看着自己的手或者地面,偶尔抬头,也是避过那张绝美到令人窒息的容颜,尤其是那双眼,明澈清透,慧光深藏,一旦对上,他便觉得仿佛自己的灵魂都能被那双眼睛一眼看穿。 漫夭偏偏就盯着他的眼睛看,一眨都不眨,语带无奈道:“既如此,那好吧。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我有一个请求。” “公主请讲。” 漫夭道:“我跟你们走,你们不准再攻城。” “这……”荣韬稍稍犹豫,皇上没有说,如果公主同意,他应该怎么做,是继续攻城?还是撤军回营?他微微思量后,说道:“公主先下来再说。” 面对他这明显敷衍的回答,漫夭也不恼,面上依旧带着微笑。

上一篇   天命无解(3)

下一篇   隐姓埋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