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姓埋名(1) - 白发皇妃

隐姓埋名(1)

初夏的太阳还不够毒辣,但这片大地已然透出夏日的浮躁。 一辆看似普通的马车内,漫夭突然觉得鼻子发酸,心头微窒。 “容儿,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身边的人见她黛眉轻皱突然抬手按住胸口,忙询问。他的声音无比温柔,且略带紧张。手伸过来,一触碰到她,她便如避毒蛇猛兽般的躲开。冷声道:“和你没关系。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这已是她被带离乌城的第六天,身边的男人自然是她以为已经被她一箭射死的启云帝。想不到他如此狡诈,找了个替身卸下她的防备,而他早已趁乱混入城内,躲进她的房间,只等她心力交瘁后的“胜利”归来。 内力被封,双眼让一块细长的黑布蒙住,什么都看不见,她也懒得揭开,因为她此刻不想看到身边的这个男人。 启云帝眸光一暗,手垂了下来,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怅然轻叹,“容儿,你就这样讨厌我吗?” “是,很讨厌。”她十分肯定的给他答案,面容冷漠,神色与语气中的厌恶之色异常明显。 启云帝面色蓦地一白,冰灰色的眸子里透出一片死寂,猛地咳嗽起来,一阵比一阵急剧,带着沉重的喘息,听在她耳中,仿佛一个将死之人要将心肺都一并咳出来的感觉。是这几日来,她听到的最多的声音。 马车停了,小旬子撩起车帘,递给启云帝一颗黑漆漆的药丸,“皇上,您快含着这个。”说罢转眼看漫夭,目光复杂,语气似是恳求又似埋怨,“公主,奴才求您别再气皇上了,您这么做,迟早会后悔的。皇上不像您想象的那样,他从来没有对不起您,如果没有皇上,您以为您能活到今天吗?” “住口!咳、咳、咳……谁准你多嘴了,出去。”启云帝沉声喝道。 小旬子不甘的叫了声:“皇上……” “朕叫你出去!咳咳……” 见皇帝动怒,又是一阵咳嗽不止,小旬子忙住了口,叹着气退出去。 漫夭转过头,她看不见启云帝,只能听到他如同撕裂心肺般的咳嗽和喘息,她微微皱眉,不知怎么了,心中不自觉多了一丝隐隐的不安。小旬子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她会后悔?他说没有启云帝,她活不到今天,可是,若不是启云帝,她又怎会受了那样多的罪?即便从前启云帝对真正的容乐公主有大恩,那与她又有何干系?她不是容乐,她只是漫夭。她这样想着,心中便安定了。 咳嗽渐停,身边的男子没再开口,只是靠在车厢,目光温柔而又复杂,一直看着她的脸。她感觉到他的视线,别过脸去,有些不自在。这样的相处,诡异得让人心里发颤。 马车走的是偏僻的小道,可能是考虑到她身怀有孕,马车行驶速度不快,且每过一座城,都会在客栈住上一晚,让人为她煎上一碗安胎药。 她有些弄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他可以对待同一个人,狠心的时候冷酷残忍,体贴之时又细心周到?他的心思,像一潭深水,让人琢磨不透。她不知道他何时又会给她狠狠的一击,是害她的孩子还是利用她做筹码要挟她心爱的男人?无论是哪一种,对她来说,都是她所不能容忍的,所以,即便他对她再好,她也不会感激他。 边城之夜,一家普通客栈的上房,她终于抵不住多日来的疲乏困意,沉沉睡去。 推门而入的男子缓缓靠近,在床边轻轻坐了,小心翼翼揭下她眼前的黑布。望着那张每日出现在睡梦里的容颜,他面上一贯的温和儒雅褪去,目光痴然如醉,眼中一片哀伤。只有等她睡熟了,他才敢取下这块黑布。他害怕她清醒时看他的眼神,那么浓烈的憎恨和厌恶,像是一把钢刀,穿肠剖腹,直扎心底深处,更胜过那一日城墙之上,他亲眼目睹她朝穿着他衣裳的替身毫不留情射出利箭的那一刻。本是他意料之中,然而,他的心,仍在当时随着那支箭,支离破碎。 容儿,你为他,付出一切在所不惜,却独独对我,这般残忍。 他在心里无声轻叹。 “皇上。”一身夜行衣的小旬子轻步而入,小声唤道。 启云帝头也不抬,随口问了句:“情况如何?” 小旬子压低声音回道:“皇上所料一点不差,幸好我们去的及时,早他们一步,现在太后娘娘正四处派人寻您呢。南、北朝也派出很多人查探消息,各处关口都有人盘查,如果您不想让太后娘娘找到我们,那我们的令牌就不能用了。” 启云帝点点头,这些都在意料之中,他淡淡吩咐道:“照原定计划,去准备几套粗布衣裳,乔装上路。” 小旬子应了,又犹豫道:“可是皇上,您的药……不多了。” 启云帝问:“还剩多少?” 小旬子忧心忡忡道:“正常服用,怕是撑不过两个月。” 启云帝清眉微蹙,沉吟片刻后方道:“以后每次用量减半,再由三日一次改为五日一次。” 小旬子惊道:“这如何使得?您的龙体……唉!皇上,您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启云帝冰灰色的眸子里一片死灰般的寂然,他凝望着静静躺在床上睡梦安详的女子,苦笑道:“已是半个入土的人了,还计较这些做什么?你去安排吧。” 小旬子无奈地退出去,为他关好门。 启云帝坐回床边,想握握她的手,却又怕吵醒她,最后还是放弃了。他看着那双手,几近和他一样的苍白颜色,突然不知道,当初救她,到底是对还是错,如果他们就在那个时候一起死了,是否就能避免这后来所发生的不幸? 第二日一早,漫夭醒来时,天光大亮。 她睁开眼,看到床前站着一个女子,她只扫了一眼,也没细看,便皱眉问道:“你是何人?” 那女子温柔一笑,将一套粗布衣裳随手放到她面前,说道:“容儿,起来换衣服,我们该走了。” 漫夭一愣,诧异转头,瞪着他看,这“女子”竟然是启云帝!她怔了怔,想不到他堂堂一个皇帝,扮起女人,竟似模似样。 “你……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她困惑的眼神掠过一丝嘲弄。 启云帝仿若不见,只温雅笑道:“权宜之计。” 漫夭脑海中突然蹦出一句话:“原来齐哥哥是个大美人!” 她皱眉,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又是容乐的记忆?她再凝眸望他,虽是一身粗衣布衫,但身材高挑,面容秀雅透着一股子英帅之气。忽有一种模糊的熟悉感从心底掠过,仿佛这样的他,她曾经真的在哪里见过。 “你以前是不是这样穿过?”不知怎么就问出了这句话,不在她意识之内。 启云帝微微一震,眸光忽然亮了起来,急急上前抓住她肩膀,“你记起什么了?” 漫夭猛地回神,对于自己奇怪的心情和言语有些懊恼,她这是怎么了?他以前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忙低下头,神情冷淡道:“没有。你出去,我换衣服。” 启云帝止住动作,神色因那冷漠的口气而黯然,收回手,直起身子后退两步,缓缓转过身去,胸膛微微起伏,眼睛盯着地面,轻声说道:“我,不看你。” 漫夭抓起衣裳的手又放下,他的意思是不出去?她郁闷地扭过头去,朝相反的方向,不看他,也没有任何动作,无声的表示抗议。 启云帝似是料到她会这般,他敛去方才的失落之色,回头温和笑了笑,面带宠溺道:“如果容儿没力气换衣裳,那我来帮你。”说着人已经过来了,漫夭气极,拿衣裳拍开他的手,用眼光狠狠剜着他,闷声道:“转过去!” 启云帝住了手,笑起来,听话的转身。漫夭迅速地换好衣裳,那衣裳的尺寸竟刚刚好,像是照着她的比例量身定做一般的合身。 穿好衣裳,启云帝将她按到椅子上坐了,她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便挣扎反抗。 启云帝大手捏住她的肩膀,语气依旧柔和,却带着隐隐的警告,“容儿乖乖坐着别动,我不想伤着你和孩子。” 漫夭立刻停止挣扎,她相信,这个人绝对能说到做到。愤怒的盯了眼铜镜里那一脸温和仿佛无害的男子,她气恼地别过头。 启云帝不在意的笑了笑,嘴角噙着一抹苦涩,用双手拢了她的头发,银白的发丝泛着柔软的光泽在他指间流淌,像极了他们那曾经一去不复返的时光。他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梳理着发丝,然后将其绾起,虽然动作有些笨拙,但却认真而仔细。绾好头发,他拿起一块蓝色的布,将其整个给包住,在侧面系上一个结,结带垂下,别有一番风韵。 他又拿过一个小盒子,盒子里分很多个小格,里面盛满不同颜色的凝膏和脂粉,他用指尖沾了些在她脸上涂涂抹抹。 他弯着腰,脸离她很近,两人的鼻息清晰可闻。 漫夭身躯微微僵硬,总想躲开迎面扑来的灼热气息,但下巴被他紧紧扣住,动弹不得,只得任他动作。不能挣扎,她又不愿看他,索性闭上眼睛。 足足半刻钟他才停下动作,满意的看了一眼他的杰作。 漫夭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完全陌生的脸孔愣住,那是一张完全没有任何美感可言的脸,却也不丑,只是平凡,平凡得让人看十次也记不住。原来没有人皮面具的易容术,也可以这样完美。她抬手在脸上尝试着擦了一把,竟什么也擦不掉。 启云帝笑着将东西收起,拉着她走出去,小旬子已经等在外头。 这一次路过繁华街市,他没再点她穴道,也许是因为易了容,不担心别人认出她,又或者是有警告在先,了解她有多在意她腹中的孩子。 街上行人很多,马车走得慢,漫夭听到外头有人议论,说宗政无忧重金悬赏,寻找她的下落,并疯狂般的带人四处找她,她心中顿起波澜,想着无忧正为她寝食不安,便心急如焚。可她现在这个模样,就算说她是南朝皇妃,怕也没人信。她尝试着用各种方法递出消息,结果,不论她递出去的是什么,最终都被启云帝亲手送回到她手上,而被她选择的递信之人,无一例外的让他灭了口。 她就这样被他死死困在身边,像如来佛祖手中的孙悟空,怎样翻也翻不出他的五指山。她不禁丧气极了,本就是有身子的人,如此折腾,愈发的疲惫不堪,走几步道都想睡过去。 “容齐,你究竟想怎样?”马车里,她极度疲倦的靠在车厢板上,愤怒而绝望地瞪着他,第一次直呼其名,质问出声。 启云帝以相同的姿势靠着,他的眼中有着同样的倦怠,定定的望着她,没做声,只偶尔发出一阵咳嗽。 停停走走,二十多天,他们还在路上,不知道在小心的避着谁?她真的是太累了,这样日夜不安的猜疑防备,永无止尽的斗心斗智,她累,他也疲惫。 不如,摊牌。 她说:“皇兄,我现在还叫你一声皇兄,我想问问你,我的利用价值真有那么高吗?高到让你不惜用三十万大军作饵?你抓住我,到底想做什么,不妨直说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你我到底是兄妹,如果是我能做到的,看在你这些天尽心尽力照顾我和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我考虑考虑。如果触犯了我的底线,是我所办不到的,那你即便是杀了我,我也不会成全你。” 启云帝看着她倔强的双眼,眼睫垂了一下又扬起,他冰灰色的眸子动了动,柔声问道:“那容儿告诉我,你的底线在哪里?” 她气恨说:“你知道。” 启云帝皱了一下眉又挑起,“宗政无忧?你害怕我利用你威胁他?” “是。”她无比坚定的回答。 他瞳孔一缩,双唇微颤,只觉气血上涌。总是这样,明知不可能,却总想听到否认的答案。他转过头,手握成拳抵着苍白的唇,咳了几声,再开口,声音如同寒风掠过破陋的埙,垂下的眸子晦暗难明,“他在你心里,竟已经如此重要了吗?你宁愿自己死也不愿他受到伤害?为什么?” 那句为什么,问得艰难。 漫夭道:“因为他是我的丈夫,是我腹中孩子的父亲,也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爱的男人。我可以为他生,亦可为他死。” 唯一爱? 她说:唯一爱! 他心中遽然一痛,眼底涌现出深浓的悲哀情绪,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透出来的仿佛被全世界抛弃和背叛后的悲哀。可他依旧微笑着,似是三月春水,温柔在表,冰凉彻骨。他垂着头,张了张口,许久都发不出声音。最后,在咳声中,模糊的吐出一句:“你……确定吗?” “是。”又是一个肯定的答案,毫不犹豫。 而那个“是”字的尾音淹没在他一阵陡然激烈的咳嗽声中。他低头从怀中掏出一个帕子捂着嘴唇,似是想极力抑制住咳音,但却无济于事。 他的头发垂下,遮住一侧脸庞。瘦削的肩膀因隐忍的咳而不停的颤抖,那后背明显的骨架轮廓清晰异常,一滴艳红的血滴在车板上,在他脚边溅开,漫夭一愣,疑惑的蹙眉,她似乎并没有说什么过分刺激他的话,他至于如此激动到吐血?抿了抿嘴唇,对于这个男人,她真的不想心软,她甚至恶毒的想,如果他就这么死了,她是否就自由了,是否就可以立刻和无忧团聚?

上一篇   千古一战(1)

下一篇   隐姓埋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