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姓埋名(2) - 白发皇妃

隐姓埋名(2)

心中如此想着,但不知为何,嘴上却说了一句:“我去叫小旬子。”说完,她叹气,人还没动,手已经被他一把拽住,他的力气依旧很大,手指苍白,映着她同样苍白的肌肤,她怔住,她的手是从何时开始,竟也同他的一样,苍白似鬼。 怔愣之际,他微微抬头,眼里忽然有了一丝亮光,“容儿,原来你还会担心我。” 漫夭一听,立刻甩开他的手,想说:“谁会担心你。”但话还未出口,一抬眼,便对上他眼角殷红的印迹,她身躯一震,吓得一屁股跌坐在铺有席子的软榻上。那血……竟然不是从他口中流出,而是……而是从他眼睛里流出来的! 好诡异!她怔怔的望着那张消瘦的脸颊,苍白的面部肌肤,衬着眼角垂下的两道血痕,他冰灰色的眸子也笼上一层淡淡的血雾,让人看了心惊胆颤。 她见过的血腥场面已经太多了,但这种眼睛里流下血泪的情景却是第一次见,顿时面色一白,心中盈满了恐惧感,分不清究竟是在害怕什么? 启云帝见她用如此神色看着他的脸,不禁用手摸了把眼角,对着手上的残红,眸光变了几变,却对她笑了笑,仿若无事般的说道:“吓到你了。” 漫夭双唇紧抿,没有吱声。 启云帝平稳了喘息,重又坐直,目光投在地板上的殷红血迹,没有焦距。过了半响,他突然问道:“容儿,你确定……他真是你这一生想要的幸福?” 漫夭用眼神告诉他,确定。 启云帝靠回身后的车厢板,缓缓地缓缓地闭上眼睛,他的手垂在身边,一点一点的捏紧。 漫夭看着他疲惫到极致的容颜,不再说话。他也会累吗?她觉得好像不管她什么时候睁开眼,他都是醒着的,她几乎怀疑这么多天,他到底有没有睡过觉?还是他警觉性太强,哪怕是她睁开眼睛也能吵醒他? 见他闭着眼睛许久不动,她以为他要睡着了,以为这次的谈话就这样无疾而终。正当她也准备合眼休息之时,启云帝再次没有预兆的开口:“好,我成全你。但我有一个请求,你助我达成一个心愿,我此生唯一的一个只属于我自己的心愿,然后,我便放你离开。” 漫夭问道:“什么心愿?” 启云帝张开眼帘,眼中一片朦胧而隐晦的光,看不出神色,“陪我去一个地方,隐姓埋名,过一段普通人的生活。你放心,我不会逼你做你不愿做的事。” 她眉头微蹙,稍稍犹豫,她可以不答应吗?她似乎没有选择吧! “什么地方?需要多久?” “你去了自会知道。至于时间,也许四五个月,也许半年。” “不行。半年太久了,我没那么多时间。” 她的身体也不知还能支撑多久,半年一过,她是否能见无忧最后一面都不一定。而她的孩子,她要亲手交给他,嘱咐他一定要很疼很疼他们的孩子。 启云帝似是看穿她的心思,“你害怕见不到宗政无忧?不用担心,你的时间,我会还你。” “还?怎么还?” 没听说过时间也可以借可以还,除非,他能解她身上的毒。这“天命”之毒,或许是他下的也说不定。她心里燃起一丝希望,定定望着他清隽温和的面庞。 启云帝却不再开口,重又闭上眼睛。 “你……”漫夭想问,但她一个字还没说完,启云帝温柔的打断她的话:“容儿,我累了,想睡一会儿,别吵。” 他的声音似是从肺腑里艰难刺出,虚弱无力,却堵得她不得不住了口。 马车入了启云国边界,漫夭撩开车帘,看见边城里家家户户门前都挂着一条白帆,以示国哀。 如今的启云国,四处都在讨论一件事:皇帝大薨,一直潜心礼佛从未踏出慈悉宫半步的太后娘娘突然站出来,持国玺,以皇帝没留下子嗣为名独揽朝政。而更令人奇怪的是,朝中几名举足轻重的大臣竟站出来表示支持。太后掌政,发出的第一道旨意,以藩王之位为悬赏,活捉皇室不孝子孙——容乐,为皇帝报仇。 因此,漫夭再不敢轻举妄动。而她的肚子,也一天天的更沉了。 马车又走了十日,这天傍晚,停在了一个小村子里。 那是一个美丽的村庄,紧邻启云国皇城汇都的边缘,村子不大,约有十几户人家。村里有一条大河,河上修建了错综复杂的长木桥,桥边锁链上挂着各种颜色的莲花灯,一到晚上,整个河桥莲灯亮起,五颜六色,斑斓多彩。 这里的村民朴实憨厚,靠打渔为生。白天坐在桥上垂钓,晚上乘船游湖,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令人羡慕不已。 漫夭被扶着下了马车,站在河岸上,望着周围的景致,忽觉有些熟悉,仿佛曾经来过这里。 启云帝已换回男装,虽不再是锦衣华服,但那一身儒雅高贵的气质是那身粗布棉衣所遮掩不住的。他自己也易了容,奇怪的是,就连他易容后的模样她似乎也见过,好像这一次与他出来之后,他的行为举止,她都不自觉产生一种隐约的熟悉感。 她身上穿了一件白底蓝花的布裙,头发用深蓝色的布包裹着,配着这张普通的面容,虽有不凡气质,但一般人见了不会多想。 “公子回来啦?” 远远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婶见到他们,高兴的迎上来,笑容真切道:“房子一直收拾着,等着你们回来呢。这下好了,夫人,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夫人?漫夭皱眉,疑惑的看向身边的男子。 启云帝温和有礼的笑道:“多谢余嫂。我们这次回来,大概会住上一阵子。旬子。”他对小旬子使了个眼色,小旬子掏出一锭金递给余嫂,客气道:“辛苦余嫂了,这是我们……公子的谢礼。” “哎呀,这可使不得,快收回去。”余嫂连忙推拒,“这几年也就是去扫扫尘,擦擦土,不费啥力气,哪用得着这么重的礼啊!公子每年派人送来的银子我们都使不完呢,这回说啥也不能收。你们刚回来,天也黑了,今晚就别起火了,来我家里将就着吃一口吧,也没啥好菜,别嫌弃就成。” 这余嫂倒是个实诚人。启云帝礼貌笑道:“不麻烦余嫂了,我让旬子去村口酒肆买些饭菜回去就好。容儿她身子重,得早些回去歇着。”说着他有意看一眼漫夭隆起的小腹,面上神色似是将为人父的喜悦和幸福。 漫夭皱眉,不得不赞叹这人的伪装功夫不是一般的强。而此刻的启云帝敛去一身威仪,面对寻常百姓,完全没有一个皇帝的姿态,他就像是一个儒雅的隐士,谦和易处。 余嫂顺着目光去看,喜道:“哟!原来夫人有了身孕啊,那我得恭喜公子和夫人了!想想啊,你们成亲也有好几年了,这是第几个孩子?” 成亲好几年?容乐和启云帝?六月天,漫夭感觉心底遽然升起一股子凉气,将她整个冻结。她糊涂了,这容乐和她的哥哥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啊?怎么让人越来越迷惑? 启云帝揽着她的肩,对余嫂笑道:“就这一个。”说着,拿了小旬子手中的金锭放到余嫂手中,又道:“这个你还请收着,我想请你帮个忙。” 余嫂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需要我做啥,公子只管说。” 启云帝道:“是这样,容儿自从有了身子以后,脾气不大好,我这次带她出来散心,家中老人不知。倘若有人问起,麻烦您就跟他们说我们是您的远房亲戚,过来投奔您的。” 余嫂了然一笑,以为定是婆媳之间闹了矛盾,这小夫妻瞒着老人出来散心。果然是大户人家是非多啊!她爽快的一拍胸脯,笑道:“这个容易,包在我身上。别说是旁人打听了,就算是衙门里的人来查,我也能应付。” 启云帝道了谢,牵着漫夭的手,俨然一个体贴的丈夫模样,神情温柔的说道:“容儿,走,我们回家了。” 漫夭抗拒的想挣脱他,那余嫂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劝道:“公子真是天底下少有的体贴人啊!希望夫人惜福才好。夫妻两要同心协力,才能过好日子。快回去吧,怀着孩子别累着,有啥需要帮忙的,让旬子过来打个招呼就得。” 漫夭皱眉,“我……” “容儿,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听话。”启云帝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拉着她就走。 余嫂在他们身后看着漫夭的背影,直摇头叹息,“唉,这夫人也真是,有这么个体贴的丈夫还不知足,非得闹别扭。也不知道六年前她为什么突然离开,害公子一个人伤心……” 漫夭走得慢,将余嫂的话都听在耳中,惊在心里。她眉头紧皱,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多,也越发的不安,容乐和启云帝的关系,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他们不是兄妹吗? 纷乱的愁绪如一团麻,越理越乱,想得头都痛了。 启云帝带着她走进村子东头竹林前的一栋简单而又别致的小院,院中花草茂盛,院墙四周种满了银杏树,枝叶繁茂散开,将整个小院拢在中央。而院中半人之高的白色重瓣蜀葵大片大片盛开,聚在一起,繁华似锦,走在其间的石板路上,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随风迎面袭来,吹却一腔烦绪。 “一别六年,这银杏树一点没变,只是这些花儿,已经长得这样高了。”男子蒙了一层雾般的目光四处打量,带着怀念,语气中透着淡淡的几不可闻的哀伤,最后目光落在她身上,只剩下温柔又宠溺的笑意,“容儿,你喜欢吗?” 漫夭身子忽然一僵,脑海中有一副模糊的画面一闪而逝,她似乎听到有人在说:“齐哥哥,我喜欢这些银杏树,我们的房子就盖在这里吧。到了秋天,风一吹,满院子都是金黄的银杏叶,那一定很美。” “好。再围个院子,院里多种些花草。容儿喜欢什么花?牡丹好不好?” “不,我喜欢蜀葵,白色的蜀葵,一到夏天,开满整个院子……齐哥哥……” 头又痛起来,像要炸开般的感觉,她用手抱着头,蹲下身去,突然不想听到那些话。为什么记忆越多,她心中的不安越是强烈? “容儿,怎么了?头又痛了吗?旬子,快去煎药。”启云帝急忙将她抱起,走进屋里,放她到床上。 她用手揪着头发,怎么都止不住那猛烈袭来的痛感,整个脑袋沉重到无力支撑,亦无法思考。她无措的抓住他的手臂,指甲用力掐进去。 手臂上的疼痛没有令启云帝皱一下眉头,他看着她的目光满是疼惜,由着她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血色指印,一声不吭。 不知过了多久,她累了,累得连掐他的力气都没了,瘫倒在床上,喘口气亦觉得艰难。 启云帝转身出去了一趟,很快便回来,手中端着一个药碗。他吹了吹,扶她起来,将药递到她唇边,苦涩的药味合着一股子刺鼻腥气直扑而来,她皱着眉偏过头去,直觉的想拒绝。 “喝了它,头就不疼了。容儿乖。”他像是哄孩子般的哄着她。 漫夭盯着他端着药碗的手,有些发愣,这是第三个喂她喝药的男子,第一个是傅筹,第二个是无忧,第三个是他,她来到这个世界六年,与这三个男人纠缠不断,他们都曾伤过她,却又都是真心爱着她,而她,从来不贪心,只想要一份爱就足够。 她端过药碗,屏息饮下,当真是苦涩之极。递回药碗,她瞥见他抬手时衣袖滑下,苍白的手腕间一道被利刃割破的未来得及处理的伤口还在流血。从她眼前划下,一道凄艳的直线,而她分明闻到了那股沾带腥气的苦涩药味。 她心中一惊,震颤的抬头望他,“这药里……是不是有你的血?” 启云帝怔了怔,眸光一闪,没有回答。 漫夭身子僵住,她竟然喝了他的血?!她顿觉胃里一阵翻涌,那股血腥气在鼻尖久久不散,她俯了身子连连干呕,痛苦的憋红了脸。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把他的血放进药里?难道他的血能解她身上“天命”之毒? 启云帝顺了顺她后背,等她平复了,才递给她一杯清水,待她喝完,温柔笑道:“服了药就睡吧。”说罢扶她躺下,替她盖了薄被。虽说已是六月天,但这里的天气并不算太热。 他做完这一切,端着碗出去了。 漫夭歪过头,看着他清瘦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该如何看待这个人?她已经不知道了。 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心中喃喃道:“皇兄,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一边置我于死地,一边又用自己的性命来救我?” 那么多的阴谋诡计,他想要什么,她不懂。如果说他有争霸天下的野心,那么,一个眼中只有江山权势的野心家,怎么会跟一个女子到这么一个乡村来盖房子、种花、植树?如果他没有野心,那他又为何处处利用她,欲侵占临天国,将她推入死路?假如,他知道她已经不再是那个真正的容乐,他又会如何?还会以血相救吗?或者干脆掐死她。 带着无数的疑问,在药物的作用下,她沉沉睡去。 这个村子,他们一住便是四个月,这四个月里,启云帝对她好极了,除了不放她离开以外,其它的,她想做什么他都会依着她,对她呵护备至。而他的咳嗽日益严重,不只眼角流血,鼻血也常见了,而她嗜睡的毛病反倒有所减轻。

上一篇   隐姓埋名(1)

下一篇   启云皇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