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云皇宫(1) - 白发皇妃

启云皇宫(1)

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他的关怀细心,令她不再如初时那般对他冷言冷语,至少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话,无关原谅,只是无奈下的暂时妥协,为了自己,也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这一年的秋天,满院子都是金黄色的银杏叶,铺了满满一地,在秋日的晨光中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在忐忑和欣喜中迎来了孩子的降生。 撕心裂肺的痛楚尖锐的撕裂她的身体,筋疲力尽的折磨,她连叫也叫不出声了,几度想放弃,想就那么睡过去。而那个令她讨厌且憎恨的男人怎么赶也赶不走,就坐在她身边,紧紧握着她的一只手,两个人的手心都被冷汗浸透。 她疲惫而无力的渐渐瞌上双目,产婆急忙叫道:“别睡,千万别让她睡,这一睡就醒不过来了。再用把力,头就快出来了。” 可是她好累啊,没力气了。 启云帝慌乱地扳过她的脸,“容儿,醒醒,不要睡。” “我好困。”她微弱的声音像是飘渺的尘烟,一入空中,迅速散尽。 启云帝急道:“再困也不能睡。你不是想见他吗?我已经让人去通知他了,你想见他,就得坚持住。还有孩子……你这几个月的忍耐,不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吗?” “孩子?对,我的孩子……”她疲惫得睁开眼睛,黯淡的目光燃起光亮,她伸手去抓他,“你刚才说谁?他?是……无忧吗?” 启云帝点头道:“是。” 漫夭面色一喜,“真的?你……你没骗我?” “不骗你。”启云帝无限怜惜而又悲哀的眼神令她开始相信他的话,她眼角清泪垂下,天知道她这些日子有多想念无忧,一直想,一直想,从来没停止过。每一次孩子踢她的时候,她都想让无忧与她一起分享孕育生命的喜悦,她希望孩子出生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给她力量的人是无忧。 启云帝轻拭着她眼角的泪,心中苦涩无比。 漫夭意识恢复,撕裂般的阵痛再次侵袭而来,她咬紧牙关,死命的抓紧他的手,指甲狠狠掐进去,拼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叫了出来。 紧接着,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起,她从鬼门关走了一趟,无力的瘫在床上。汗水浸透了头发和衣裳,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是个男孩。”她听见产婆高兴地对启云帝说。 她欣慰的笑,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能平安活着就好。 启云帝拿布巾轻柔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汗珠,看着她苍白而疲惫的容颜,紧张询问:“容儿,还好吗?” 她看了眼他目中真切的担忧,微微点了一下头,费力地抬手,虚弱的对产婆说道:“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 启云帝接过孩子,放到她身边。她看着那个孩子,刚出生的婴儿眼睛还睁不开,整张脸也是皱巴巴的,看不出像谁。她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那孩子“哇”的一声哭得更起劲了。她初为人母,面对孩子的哭声,有些手足无措。 进来帮忙的余嫂笑道,“孩子刚出生就是要哭的。哭声越响亮,以后越有出息。听这孩子的哭声,往后啊,肯定是了不得的。” 漫夭看着孩子可爱的脸蛋,摸着他软软的小手,初为母亲的喜悦和幸福盈满心扉。孩子,这是她和无忧的孩子!她面上露出许久不曾有过的真心的笑容。不知无忧看到这孩子会是什么表情?想到他翻天覆地的到处找她,她便觉得好心疼。 余嫂问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儿啊?” 漫夭随口道:“还没取呢,等他父亲取。” 余嫂笑道:“那公子快给取一个吧。” 启云帝身子微微一僵,望着那个孩子,心情复杂。如果这是他的孩子,那该多好!可惜,他命中注定,永远也不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听着那孩子的哭声,他清眉微蹙,对那产婆道:“把孩子抱到那边屋里去吧,容儿累了,让她先好好睡一觉。” “别,我想再多看看他。”漫夭不舍的摸着孩子的手,好像生怕一松手以后便看不见了似的。 启云帝道:“你先休息,等你养好了身子,有的是时间抱他。”说着不顾她阻拦,抱起孩子递给余嫂。 余嫂笑道:“公子真是体贴,夫人好福气。”说完和产婆一起出了这间屋子,轻轻把门带上,留下空间给他们两人。 漫夭无力的躺着,浑身瘫软,但却一点也不想睡了。之前因为担心无忧会为了留住她性命而选择牺牲孩子,现在孩子出生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见他。 “你……真的派人通知他了吗?那他什么时候到?”她试探的问着,依然有些难以置信,皇兄费尽心机带她来到这里隐姓埋名,他真的会让无忧找到她?还是他又设了什么阴谋诡计? 启云帝见她神色期盼而焦急,心头刺痛,垂目望向自己的手,那苍白的肌肤上不多不少,五个鲜红的血印,淋漓在目。他往日里深沉的看不出情绪的双眼渐渐染满悲伤,却故作轻松问道:“容儿就这样迫不及待?这段日子,过得不好吗?” 漫夭目光瞥见他手上的伤,微微有些歉意,但她没有对他说抱歉。 她淡淡道:“不是日子不好,而是身边的人不对。平静安详的生活一直是我所期盼和向往的,但前提是我心甘情愿,而不是被人禁锢和胁迫。” 启云帝唇边的笑容凝住,她想了想,又道:“我,不是你心里的那个人。” 启云帝却目光灼灼地说:“你怎知你不是?” 漫夭无法回答,她不能告诉他,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样,也许她会被当做妖怪被一把火给烧掉。 启云帝看着她垂下的眼睑,定定出神,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黯然起身道:“你好好歇着吧。” “皇兄。”漫夭叫住他。 他顿住,回头。 漫夭望着他的眼睛,问道:“我体内的‘天命’之毒,是不是你下的?” “你可以……当做是。”启云帝双眼之中的冰灰色,从眸子中央的一点逐渐扩散开去,如今已经占据了他整个瞳孔,看上去毫无生气。 果然是他么?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心爱的女子下这种要命的毒?既然要封存她的记忆,如今却为何又要让她记起来?他似乎是一个矛盾的人,他的行为和他的感情总在相互冲突,她想不明白。又问:“真的能解吗?” 启云帝微微沉吟,想了想,才道:“也许能,也许……不能。” 这是什么回答?“那到底是能?还是不能?” 他说:“我不知道。” “你!”漫夭无语,不知道?那他说会还她时间? 她气恼,他这是在戏弄她,给她希望,又让她失望。她不想再说什么,翻了个身,用背对着他,不再搭理这个男人。 启云帝无声叹息,准备转身出门。 “啊!你是谁?你,你,你……”另一间屋子里突然传来余嫂惊恐的叫声,一句话没说完,便听到“咚”的一声响,紧接着外面传来一阵喧嚣的脚步声。 漫夭一震,噌得一下坐了起来,顾不得身子的不适,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而启云帝微愣过后先她一步掠了出去。 门外大批御林军守卫,跑着齐整的步子过来门口分两列站好。为首的御林军统领见皇帝出来,忙领着众人下跪参拜。 启云帝面色一变,到底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尽管隐蔽,但终究还是被找到了! 漫夭披了衣裳,踏出房门,隔壁屋子里的孩子已经不见了,余嫂和产婆跌坐在地上,被外面的阵势吓得愣住。漫夭扫了一圈,没见有人抱着孩子,便急急问道:“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余嫂心有余悸的颤声道:“被一个……黑衣蒙面人抱走了。” 黑衣蒙面?漫夭扶着门框,脑子里已经无力思考,她转过头去,狠狠盯住启云帝,那目光又急又恨,“这就是你的目的吗?用五个月的时间和三十万大军的性命,换一个孩子做筹码,牵制我,牵制宗政无忧,来达成你争霸天下的野心?说什么通知了无忧来找我,说什么我身上的毒也许能解……全都是假的,你骗我!你还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 她冲上去死死揪着他的衣襟,似是想将他掐死般的疯狂。 怎么办?怎么办?她不停的在心里问自己,保不住自己的命,又弄丢了孩子,她有何面目去见无忧? 启云帝定定的站在那里,任她发泄着她心底的怒火。望着她几近疯狂的怒容,因焦虑、愤恨而生的怨恨眼神,他张了张口,终是什么也没说。看着这样陌生的她,眸光像是被凌迟了一般,寸寸裂开。曾经他就想,像她这样时时保持着冷静和理智的女子,要怎样在意的人才能让她变得疯狂?他一度希望,有一天她的疯狂失态,是因为他,哪怕是恨,也好。 御林军统领道:“公主不必惊慌,您的孩子已经由太后派来的人先一步接回了宫里,等您进了宫,自然会见到。皇上、公主,请!” 漫夭一怔,太后?那个不需任何人请安,整日在慈悉宫里吃斋念佛的太后?她在启云国皇宫三年,从未曾见过。 太后命人抱走她的孩子要做什么?还有,太后怎知他们在这里?她不是以为皇兄死了吗?还正式发了国丧,下懿旨,用王位做悬赏,活捉她为皇兄报仇。若只是查她,应该在临天国境内查探才是,又怎会查到这个地方来? 她双眉紧拧,思绪有些纷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想一想,只有两个可能,其一,太后知道皇兄没死,假借发丧和下令抓她之名,站出来主持国政;其二,这一切都是启云帝所设的计谋。 “上车吧。”启云帝语气淡然中带有一丝轻颤,说完,他自己先上了马车。 该来的终究会来,挡也挡不住。 御林军统领见她站着不动,又说了一遍:“公主,请。” 漫夭没有选择的跟着上车,浩荡的队伍起行,在余嫂及村民们震惊和诧异的目光中渐渐远去。 就在他们离开的一个时辰之后,马蹄声溅响在这个宁静的村庄,十数骑黑色骏马飞驰而来,停在那铺满金黄色的银杏叶的小院门口。领头的男子身着墨色锦衣,一张面容俊美绝伦,却有着一身如魔般邪妄冷冽气息,令人一见便颤到心底里去。他率先跳下马,脚未沾地便直奔屋里。 屋子里凌乱不堪,床上的被褥掀翻在地,房中空无一人。 宗政无忧望着屋子里的两大盆血水,还有一些染血的布帛,心中猛地一阵颤栗,僵立在那里,动弹不得。 冷炎巡视一圈,过来禀报道:“爷,屋里没人。好像是刚走,炉子还是热的。” 经过了四个多月,无隐楼才查到了消息,而那个时候,他又收到一份匿名信。他紧赶慢赶,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她去了哪里?这些血,又是谁的? “速去找周围村民问问这里发生过何事?”他话还未落音,外面有人问道:“你们找谁啊?” 余嫂在院门口探头,看这些人似乎都是来头不小,便问得小心翼翼。 冷炎忙出门问道:“这位大嫂,请问你可知这屋里的人去了哪里?” 余嫂道:“他们被宫里来的人接走了。那些人管公子叫皇上呢,我早看出他们不是一般人,但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皇上。诶,你们是什么人啊?找皇上做什么?” 冷炎少有的耐心道:“我们是来接人的。你可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有如此多的血?” 余嫂笑道:“哦,那个啊,夫人刚生完孩子,那些血水我还没来得及倒掉呢。说也奇怪,按道理说,夫人应该是娘娘才对啊,怎么那些人管夫人叫公主呢?” 宗政无忧身躯一震,生了?他转身,快步走出,深沉的眼眸有着掩饰不住的紧张,问道:“大人可平安?” 余嫂一见他的脸愣住,乖乖,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人,还是个男人!不过……他的那双眼睛,像是两把锋利的刀子,真吓人。 余嫂不自觉的退后几步,心头生出莫名的惧意,冷炎见她被吓得说不出话,便皱眉,耐着性子道:“大嫂,你不用怕,我们是公主的亲人。你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们。” 余嫂微微犹豫,拿眼角偷偷打量着宗政无忧,见他气势虽凛冽,但明显更多的是担忧和紧张,不像坏人,这才小心应道:“哦,平安,大小都平安。是个男孩,哭声可响亮了。” 平安就好!宗政无忧松了一口气,说不上是喜是忧,孩子没事,可是她体内的毒…… 他又问:“那她人去了何处?” “被接回宫里了。” 宗政无忧浓眉一皱,目光顿时阴鹜。余嫂看得一愣,这人脸色怎么说变就变? 宗政无忧折身回头,去屋里亲手收起了她的衣物,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她的余温。他双手攒着那件宽松的白色布衣,环视这间屋子,在怀孕最辛苦的最后几个月,他没能在她身边照顾她,就连她生孩子这种紧要关头,他也没能陪在她身边。望着面前的两大盆血水,他的心一阵阵收紧窒痛。 冷炎道:“爷,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吧。” 宗政无忧收敛心绪,“去搜一搜,看看他们可留下什么?” 搜了一圈,一名侍卫在另一间屋子里发现一本厚厚的册子,“爷,只找到了这个。” 冷炎接过来,看了一眼,惊道:“是天书!” 宗政无忧一愣,拿过来翻了几页,一个个详细的地形图,精明扼要的标注,优胜劣势一览无余,且旁边还注有针对每一个地势最适用的计策。果然是任道天留下的天书!原来这书在启云帝手上,难怪他行军速度如此之快,仿若入无人之境。他合上书册,凤眸微眯,启云帝为何将这等重要之物留在这个地方? 他带着疑惑出门,翻身上马。 “走。” 骏马扬蹄嘶鸣,飞奔而去,如来时一般的速度,只留下大片尘土。

上一篇   隐姓埋名(2)

下一篇   启云皇宫(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