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云皇宫(2) - 白发皇妃

启云皇宫(2)

启云国皇宫,慈悉宫正殿。一尊高大的漆金佛像挂着慈悲的笑容,普度众生般的表情笑看天下苍生。 佛像前,一个松软的蒲团上盘腿坐着一名美妇,四十左右年纪,身着素白衣袍,面容极美,乌发蓬松。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只眼角处有几道浅浅纹路,划下几不可见的沧桑。此人便是启云帝的生母,如今执掌朝政、大权在握的太后娘娘。 她手握佛珠,静坐蒲团,双眼微瞌,面容看上去慈和平静。 “太后,皇上来看您了。”贴身宫婢进来禀报。 太后神色不动,眼都不睁一下,淡淡道:“让他进来吧。你们都退下。” “是。” 启云帝进殿,在她身后七步远停住,未曾施礼。 太后依旧是那坐姿,表情不变,只缓缓睁开双眼,眼中神色,与她面上的慈和表情完全不同,有着常人所不能及的果敢和锐利。她说:“跪下。” 启云帝眉头一皱,一撩衣摆,听话地跪了。 太后头也不回的问道:“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启云帝不复平常的温润儒雅,面无表情道:“儿臣不知。” “你不知?这几年,你是怎么了?不但不想着报仇,还处处跟哀家作对。倘若哀家今日没有找到你,你是否决定永远也不回这个皇宫,就留给哀家一具尸体?”太后霍然起身,转过身去看他,面色陡然严厉,眼神愠怒。 启云帝的目光越过她,望着前头的那尊佛像,眼光一动不动,面上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道:“母后无需动怒,其实母后在意的,并非是儿臣回宫与否。儿臣,也不想与母后作对,只是,母后让我来到这世上,赐予我仇恨的使命,然而,那些仇恨报与不报,对我而言,并不具有实际意义。因为它改变不了我的命运。而我的命运,在我还未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母后就已经为我定下了。” 太后眼光微变,拨弄着佛珠的手颤了一颤,她手指紧紧按住的珠子散发出寂远幽黑的光亮,仿佛冥冥之中的命运的眼睛,肆意将天下苍生囊括在目。她缓缓朝他走过来,沉声缓问:“报仇没意义,那什么才有意义?他们令你承受了这么多年病痛的折磨,无法施展你一统天下的宏伟志愿,你不恨吗?” 启云帝眼神慢慢垂下,望着膝下冷硬的地砖,映在眼中土灰般的颜色。如果仇恨能改变命运,那他为了心中所愿可以努力的去恨。但,人生一世最可悲的,莫过于不知自己来这人世走一遭究竟意义何在?难道仅仅是为了等待死亡的降临吗?他曾经胸有宏志,坐拥江山平天下,与爱人共享,只可惜,命不由人万事休。 他抬眼,太后严厉的目光直射向他的眼睛,他并不躲避,忽然站了起来。 太后面色一沉,斥道:“哀家没让你起来。” 启云帝淡淡看她一眼,对她的斥责充耳不闻,只若无其事道:“儿臣累了,想回宫休息,不打扰母后修身养性。”说完转身,太后在他身后冷了眼光,盯着他的背影,启云帝突然又转过身来,对上她的眼,恢复了平日的温雅,笑道:“依儿臣看,母后这佛……不念也罢,要想求得安心,佛,帮不了您。还有,母后最好尽快把孩子送到朕的寝宫,否则……” 太后冷冷挑眉,“否则如何?” 启云帝道:“否则,休怪朕,不念亲情。” 太后笑起来,嘴角的笑意远远遮盖不住眼中的怒气和恨意,她抬高下巴,“你要如何不念亲情?哀家倒想听一听。” 启云帝目光深沉道:“母后似是忘了,朕,才是这个国家的皇帝。” “皇帝?”太后好笑道:“皇帝不是已经死在乌城那场战争里了吗?哀家与满朝文武一起为皇帝发的丧。” 启云帝笑容微冷,“那又如何?朕现在站出去,还能有人不认朕这个皇帝不成?即使有些大臣不认,但朕不信,所有的大臣都能昧着良心否认朕,朕是这个皇族在这世上仅存的血脉,有朕在,他们不会甘愿屈服于一个女人之下。” “你!”太后横眉,明显动了怒却又极力忍住,她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齐儿,你就这点出息?为了一个女人不顾孝道,屡次拂逆哀家,你可记得,母后是怎样辛苦才扶你坐上这个位置?你就这样报答哀家?” 启云帝眉头微微一动,道:“母后扶朕坐上这皇位,到底是为朕,还是为母后你自己?我想母后心里最清楚。儿臣以为,这二十多年,我为母后做的已经够多了。” “你,”太后两眼一眯,“哀家把你生到这世上……” “朕宁愿母后从来没有把我生到这世上!” 他突然沉目,陡然截口,声音要多冷,就有多冷,灰色的眼眸沉中带痛,悲哀无比。 太后愣了一愣,拧眉望他,启云帝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胸腔内潮涌的波动,语气冷淡道:“母后歇着吧,儿臣告退。”说罢转身就走,再没看太后一眼。 太后望着他那离去的背影在这个秋末黯淡的阳光中投下寂寂寥寥的影子,目中涌现一阵复杂的情绪。 这个世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恨。 她收起手中的佛珠,转身走进里屋去。 那是一间看不出何处是墙何处是窗的屋子,屋内一盏烛灯被厚厚的灯罩罩住,微薄的烛光只能隐隐照出椅子和地面的区别。 屋内里侧墙边,有一张桌子,桌上摆着一盘残棋,盘中黑白子交错成复杂的局面。 太后走到椅子旁边坐下,目光望着那盘棋,神色不明。 黑暗的拐角处走出一个人来,那人全身上下被一件宽大的黑衣拢住,面容看不大清楚,声音嘶哑道:“主子,南军已兵临边城,宗政无忧很快会得到公主回宫的消息,定会趁我们刚损失三十万大军士气正低落的空当打进来。主子请尽快做好防范。” 太后目光不抬,捻起一颗白子放在手心里把玩,面上神色与在外头那佛像前的慈和与愤怒表情都不同,那是一种冷漠至极的眼神,却又在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着波涛汹涌的情绪。她听到黑衣人的禀报,不忧反笑道:“好啊,打进来才好。哀家就在这皇宫里头等他。你去散布消息,说启云皇帝诈死,趁人不备抓了南朝皇妃,就连北朝四个月前突然失踪的太上皇和皇太后也被软禁在启云国皇宫,启云帝想用他们牵制南、北朝,以达到吞并临天国的野心。呵,就让他们两兄弟,一起来吧。” 一副闲聊般的姿态,说完之后,她才抬头,望向前方黑暗中的一处,唇边笑容渐渐荡开,灿烂极了,似是那黑暗的墙角正上演着一出愉悦人心的大戏。而她,正是这场大戏里面所有人物命运的主宰者。 黑衣人犹豫道:“少主……会信吗?” 太后笑道:“信不信,他也会来。只要让他知道那丫头在齐儿手里,他一定会来,我们就当是办件好事,帮他多找个借口。” 黑衣人点头:“属下明白了。只是……这样一来,您,是否会有危险?” “危险?”太后愈发笑得灿烂,那笑容有几分期盼,几分悲怆,她道:“我要的是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属下知道,可这次的计划被皇上破坏,若是仓促间将他们都引过来,属下担心,倘若再出岔子,恐怕将来……再无机会了。” 太后双目微凝,回头扫一眼盘中的残局,声音冷沉道:“所以这一次,绝不容许再出任何差错。你让人把那孩子给哀家看好了,别弄丢了,更不能让他死了。我已经等了太多年,没耐心再继续等下去。而且,那丫头的身体,怕也撑不了多久,你只管照我的意思去办。” “是。” “还有,痕香那丫头……能留就先留着吧。虽说襄伊当年的背叛不可饶恕,但秦永……对哀家也算有情有意,他秦氏一门因哀家而死,只要痕香那丫头老老实实听话,就为他留条血脉吧。好了,你去罢。”她摆了摆手,黑衣人闪身便不见了。 十月底的长乐宫,许是太久没住过人的缘故,格外的清冷萧寂。寝宫内门窗有些开裂,到了夜晚,冷风透入,只有一床薄被盖在漫夭身上,她忍不住瑟瑟发抖。才刚生完孩子,体质虚弱,心中焦虑,如此一来,没几日就病了,又是咳嗽又是头痛,身子忽冷忽热,走起路来,头重脚轻。她没见到她的孩子,也不曾见到太后,守在长乐宫门口的宫女太监全是新换的,她一个都不认识。 “我要见太后。”她扶着门,对门口拦住她的侍卫说道。 侍卫道:“太后有令,让公主留在长乐宫好好休息,过些日子,等公主身子养好了,太后自会召见公主。” 漫夭不知太后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这时,长乐宫外有两名宫婢经过,其中一个她认识,是启云帝身边的丫头,她清了清嗓子,扬声道:“那你们去禀报皇兄,就说我这两日感染风寒,身子不适,请皇兄派个御医来为我诊脉。”她想见见启云帝,问问孩子的情况,自从进了这座宫殿,她谁也见不到,心里便乱了方寸。 门外的宫女听到声音朝这边看了一眼,脚步未停。门口的侍卫见她面色确实不好,不像是说谎,不禁有些犹豫,道:“皇上政务繁忙,卑职这就是去禀报太后。公主既然身子不适,还请回屋吧。”这时的他们,对她还有几分客气。 漫夭回屋后,从早上等到晚上,还是没有一个人来看她。她拢着被子坐在床上,两眼盯着门口,看着外头明亮的天空一点点被黑暗吞噬。没有人进屋里来为她点灯,她好像被这个世界给遗忘了。靠在墙上,浑身发冷,她一动也不想动。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来得比往常更早了一些,她安静的窝在那里,好想孩子。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她才看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好好抱抱他。他会不会被扔进一个冰冷无人的地方没人管?他饿不饿?冷不冷?有没有人虐待他?越想,她心里揪得越紧,几乎透不过来气。 “公主,吃饭了。”一名宫女将饭菜放到桌上,态度冷淡的叫她吃饭,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不只这宫里头,现在整个启云国的人都知道,她是这个国家的罪人。 她低着头,没说话,那宫女放下饭菜,径直转身出去了。 她披着被子下床,在透窗而入的微薄的月光中,端起冰凉的饭菜,胡乱扒了一口。生硬的米饭,就着没有油水的剩菜,强自咽下。不管多难吃,她都得吃下去,要留着体力,等无忧来救她和孩子。 这个太后,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她到底想做什么?以前一直以为太后清心寡欲,一心向佛,原来那些都不过是表象,做给别人看的。一个女人能在一夕之间掌握朝政,想必过去那些年没少费心思。皇兄最近的行为也很怪异,那一次三十万大军,其实完全有机会攻破乌城。如果皇兄要的是江山,那百丈之外的一箭,与其射中琴,不如直接射中她的心脏,岂不是来得更痛快?又何必等她生完孩子,再用她和孩子换南朝江山,这岂不是多此一举? 吃过饭,她继续窝回床上,没有了内力,她什么也做不了,像个废人。 卷着薄薄的被子,在冷风中蜷成一团,身上毫无温度。脑子里混乱如麻,昏昏沉沉。过了三更,胃开始痛起来,痛得大汗淋漓,无法入睡。她在床上来回翻滚,滚到了地上。 “容儿。”一声惊慌失措的低唤,启云帝从窗口跳进来,漫夭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他穿了一身夜行衣,显然是偷偷来的。在这个皇宫里头,一个皇帝来见她竟要爬窗子,说出去大概没人信。 启云帝动作极快地掠到她跟前,将她迅速抱起,紧张问道:“容儿,你怎么了?听说你病了?你的身子怎么这么凉?” 漫夭被他抱着,感觉他的怀抱很温暖,她提起力气,抓住他手臂,急急问道:“皇兄,我的孩子呢?孩子好不好?他好不好?” 她几乎要哭出来,自从生了孩子,她就不如以前镇定,总是控制不住情绪。 启云帝将她放在床上,却没有松开她,仍然紧紧抱住,轻声道:“我没见到孩子,不过你放心,我保证,孩子暂时不会有事。” 漫夭很失望,连他都见不到孩子么?她按住肠胃的位置,疼得直吸气。稍微缓一缓,便推开了他,又问道:“你们到底想用我和孩子做什么?” 启云帝没说话,微微扭过头,看到桌上残余的饭菜,皱眉道:“她们就给你吃这个?”他拿起筷子,挑了点尝了,刚嚼一口,全吐了出来。神色既恨且怒,回头看她,目光心疼并带着自责。回身,蹲在床前,他抬手拨开散在她面前的白发,望着她倔强的强忍痛楚的容颜,愧疚道:“对不起,容乐!也许你是对的,选择跟着他,总比跟着我要好。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漫夭推开他的手,“如果你真觉得抱歉,先解了我内力的封印,至少让我可以用自己的内力御寒,不用在晚上的时候冻得睡不着觉。” 启云帝愣了一愣,“你让自己生病,就是为了这个吗?容儿,我不解开你内力封印,是为你好。” 漫夭目光一沉,别过头去,微扬着下巴,不屑的冷哼一声。 启云帝看着她倔强的神情,叹息一声,“罢了。”说着点上她的穴道,抬起她的手,两指聚内力按上她皓腕,顺着脉络往上,内力透入体内,打通封制。 她顿觉有了力气,心中一阵欢喜。这样一来,她可以趁着晚上的时间,出去找她的孩子。 启云帝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忙嘱咐道:“容儿,这个皇宫,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你不可轻举妄动。否则,不只你会有危险,你的孩子也会有危险。” 他语含警告,神色间十分严肃,说完拉起她就走。 漫夭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启云帝道:“带你去见一个人。”

上一篇   启云皇宫(1)

下一篇   往事再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