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再现(1) - 白发皇妃

往事再现(1)

躲过周围明卫暗哨,悄悄出了长乐宫,他们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那里比长乐宫更冷,远远的便能感觉到一股透骨的阴寒之气。如果她没猜错,这座破落阴森的宫殿应该就是后宫女人的噩梦之地——冷宫。她确定她没来过这个地方,但是看了一圈周围光秃的树枝,萧瑟的景致,她觉得很熟悉。 启云帝带着她从一侧稍矮的院墙跃进去,穿梭在空寂而寒冷的院落和大殿。院中干枯的落叶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无人打扫。她一脚踩上去,脚下便发出吱吱的细微声响。冷风掠过,将枯叶卷起,在他们周围纷纷扬扬。偶尔有一片划过她的脸颊,微微的疼。 她皱眉,抬手拨了一下,眼光不经意扫过院内一侧,看见一块不大的青石残碑,似乎曾在她梦里出现过。她愣了愣,眼光微抬,忽然瞥见那碑石上有一只脚,纤细的脚踝慢慢腾空,她顺着往上看,只见石碑后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下一个娇小瘦弱的身体在空中飘飘荡荡。那是一个小女孩,七八岁的模样,女孩吐着长舌,圆瞪着眼睛死死看着她,凉白的月光照着女孩狰狞恐怖的表情,让人禁不住身子一颤。 她不由自主停住脚步。 启云帝见她不走了,眼睛盯着一个地方看,便顺着她的目光望了一眼,疑惑道:“容儿,怎么了?有何不妥吗?” 漫夭回神,闭了下眼睛再睁开,那里又什么都没有了。 是她眼花了?可是刚才那一幕那么清晰的出现在她眼前,好像真实存在过。 “这里看起来好熟悉。”她喃喃道。 启云帝神色微怔,继而笑道:“你忘了?你在这里住了十几年,自然会觉得熟悉。” 漫夭一愣,她是真的忘了。怪不得会有那么奇怪的感觉,原来又是容乐的记忆。她皱眉道:“你带我来这里见什么人?” 启云帝道:“故人。” 漫夭眼光一顿,故人?他不会是起了疑心想试探她吧?也不知道她这具身体究竟何时中的“天命”?倘若中的晚,那她不认识容乐的故人还情有可原,倘若中的早呢?她蹙眉想了想,正想找个借口拒绝。 启云帝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不容拒绝的拉住她的手,朝着对面的院子努努嘴,“就在那里面,你放心,她肯定是你想见的人。快走吧。” 看来是没办法拒绝了,见了再说吧。 西苑内,最旁边那间空旷而简陋的屋子。他们推开那扇破败的房门,再轻轻掩上。 屋子窄而深,里面空空荡荡,连张床都没有,只有几条白绫从房梁上垂下来,在四处漏风的房间飘摇摆动,宛如幽灵的舞蹈。 她穿行其间,冰凉的白绫偶然划过她的颈项,带着一丝死亡的气息,令人寒毛直竖,她不禁冒了冷汗。 启云帝感觉到她的身子抖了一下,转头问道:“容儿,你害怕?” 漫夭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皱眉问道:“你说的人呢?” 启云帝望了望前面的墙角,“就在那里。” 漫夭随着他的目光从两条翻飞的白绫中间看过去,前方尽头,墙皮脱落,一片灰色的斑驳。拐角处,一个瘦弱的女子抱着膝盖坐在一块木板上,似是睡着了。那女子头发散乱,身体单薄,她看不见女子的脸庞,但那身衣裳,她依稀认得。 皇兄说是故人,难道是……她蓦地一怔,当日在乌城城墙上,可儿穿的似乎就是这件衣裳! “可儿?”她惊得叫出了声,启云帝忙捂住她的嘴,示意她小声点。 漫夭推开他,快步跑过去,抓着女子的肩膀,低声叫道:“可儿,是你吗?可儿?” 女子迷迷糊糊抬头,月光透过破陋的窗子,照在她脸庞上,漫夭只看了一眼,整个人便愣在那里。 女子睡眼惺忪,看了看她,迷茫呓语:“我又梦到公主姐姐了。”她的声音有些飘渺,透着想念,透着失落。说完闭上眼睛,重又垂下头。 那声音,分明就是萧可。然而,那张曾经干净的一尘不染如同洋娃娃般精致可爱的脸庞,如今却是脏兮兮的,像是流浪街头的乞丐,从前圆润的下巴变得尖细,一双纯净的大眼睛嵌在削瘦的脸庞愈发的黑白分明。 漫夭只觉鼻子一酸,可儿怎会弄成这个样子?她连忙蹲下,捧住萧可的脸,抬起来,“可儿,醒醒,你不是做梦,真的是我。你快醒醒……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萧可再次睁开眼,稍微有了一丝清明,她眨巴着大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熟悉脸庞,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咦?公主姐姐怎么还在?”萧可抬手朝自己脏兮兮的脸使劲拧了一把,“哎哟!疼!” 下手太重,她疼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捂着被自己揪过的地方来回直蹦。 漫夭看着她几近滑稽的模样,一点也笑不出来,只是心疼。她站起身,拽过萧可的手,又唤了一声:“可儿。” 萧可愣住,她刚才感觉到疼了!不是做梦!定住身子,睁大眼睛看眼前之人。从上到下的打量,似是生怕认错般的仔细。 “公主姐姐?公主姐姐……”萧可一确定是她,立刻朝她扑了过来,像一个彷徨无依的孩子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人,满腹的委屈用眼泪宣泄出来。 漫夭轻轻拍着她的背,心疼道:“是我。” 萧可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双手紧攒住漫夭的衣裳,仿佛害怕一松手,她便会像她梦里的那般突然消失掉。 漫夭轻柔安抚着她,“可儿,别怕。” 萧可哭了一会儿,才渐渐止住,抬头望着四处飘摇的白绫,声音打颤道:“公主姐姐,你不知道这里多可怕!我在这里待了五个月了,还是不习惯。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些白绫和来这里上吊的死人。我好想离开……可我身上的毒粉早就用完了,怎么都出不去……我觉得这里好恐怖,有好多鬼……她们每天晚上都对着我唱歌……” 萧可是一个没吃过多少苦的人,心理世界一向比较明亮单纯,如今与死人为伍,被关在这种阴森的地方长达几个月之久,几乎要崩溃。 每每深夜,她总会想起那天城墙下的那些血肉模糊的尸体,鲜血成河的情景,她总觉得她的身边到处都是鬼魂,她们对她张牙舞爪,似是想将她剥皮拆骨,用来泄愤。她害怕,可是不管她怎么叫也没人理她,外面的那些人,把她当成了疯子对待。 漫夭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痕,心疼道:“我不是让姚副将送你回宫了吗?你怎么会来这里?” 萧可气呼呼的说:“那天我跟姚副将在回宫的路上被一群黑衣人拦住,他们武功好厉害,姚副将被他们杀死了。我身上带的毒粉不多,所以,很容易就被他们抓住了,然后被带来了这里。” 漫夭蹙眉,扭头看了眼启云帝,问萧可:“是谁抓的你?抓你来为的又是什么?” 萧可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听他们说本来是要抓公主姐姐你的,但是没见到你,就把我给抓来了,关进了这个鬼地方。哦,对了,我听见一个女的提到‘天命’,说我是‘雪孤圣女’的徒弟,也许有办法延续谁的性命?师父都说‘天命’无解,如果我有办法,我第一个会先救姐姐,可是……”她说着低下头去,心中难过极了。 启云帝面上微微一动,冰灰色的眸底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瞬间被掩去。 漫夭眉头皱起来,莫非这宫里还有人和她一样,也中了“天命”之毒?而将萧可抓过来,想必是太后的人,难道太后在五个月前就想抓她了?那么,皇兄在那个时候设下局,攻打乌城,将她引过去,并悄悄带走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为了禁锢她?还是为了救她?如果说,他用三十万人的性命,只为阻止她落到他母亲的手里,这……可能吗? 扭过头去,站在暗处的男子,身影清寂而削瘦,漫夭凝思片刻,没有答案。便又问萧可:“你来了以后,见过什么人没有?” 萧可道:“见过一个黑衣人,好像是那些人的头领,全身都蒙着黑布,只露了一双眼睛……” “天仇门门主?” “哦对,他们叫他门主。” 这个天仇门门主不是与傅鸢有关系么?怎么又为启云国太后办事?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联系? 她正想着,启云帝这时候说道:“时间不早了,萧可,你给她看看,她的身体怎么了?” 萧可似是这才注意到他,吓了一跳,她记得启云帝死了。 “你,你,你……” 漫夭连忙道:“放心,他是人,不是鬼。被我一箭射死的,是他找的替身。” 萧可这才放下心来,见她小腹平平,这才想起问孩子的事情。漫夭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之后,萧可替她把脉,眉头不展,漫夭知道“天命”之毒已深,也没多问,只让她开了治风寒和胃病的方子,启云帝收了,带漫夭离开,而萧可,只能继续忍耐,为了不让太后起疑心,得再留在冷宫里一段时间。 启云国边关。 宗政无忧和宗政无筹以前做梦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二人会联手攻打启云国,尽管没有明确的结盟,但目的却是相同的。 上一回在御门关,宗政无筹下令放行,出乎宗政无忧意料之外。这一次,临天国两朝联手,虽心有芥蒂,彼此之间无话,但打起仗来,却配合得十分默契。宗政无忧又有天书在手,两军攻城掠地,势如破竹。 南、北朝大军打到汇都的消息传入皇宫时,漫夭进宫已近一月时间,她仍然没见到太后,而皇兄似乎很忙,那晚从冷宫回来,他悄悄给她送过几次药,之后她就再没见过他。 她每晚等三更过后,出去查探,可至今也没有孩子的半点消息。她越来越焦急,没有了皇兄的药,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益发的容易疲惫,呼吸不畅,每每一口气提不上来,她便会想,她会不会就那么死掉,再也见不到无忧,见不到她的孩子。 月光清冷,寒风潇潇。 这日四更过后,她再次来到慈悉宫屋顶,避着巡夜的守卫,小心翼翼地揭开瓦片一间一间的查看。周围安静极了,她转了一圈,以为又要无功而返,恰在这时,一阵孩子的啼哭声隐隐约约从不远处的院落传过来,她心中大喜,忙寻着哭声而去。 那是一座荒废的院落,偏僻而冷清。 在一个全封闭的狭小空间里,点着一盏黄灯。屋里仅有的物品是一张硬板床,床四周有挡板,里面躺着一个孩子。她灵巧地闪身进去,急切走近床前,一看之下,大失所望。那是一个一岁左右的小女孩,长得很好看,小脸粉嘟嘟的,极为可爱,可那不是她的孩子! 失望过后,她不禁疑惑,皇兄虽有许多嫔妃,但这几年来,却没有任何一个嫔妃诞下一男半女,也不知这是谁的孩子?她还这样小,怎会被扔在这里没人照看呢? 说也奇怪,那小女孩本是哇哇大哭,但一见她,不但停止了哭泣,且睁着大眼睛望着她,忽然咯咯笑了起来。 漫夭微愣,那孩子娇憨的小模样真招人疼,肉呼呼的小手朝她伸过来,似是想让她抱,漫夭心头一软,毕竟是做了母亲的人,看见别人的孩子便会想起自己的孩子,她不自觉的就将孩子抱了起来。然而,她的手刚越过面前的挡板想抱起孩子时,只听咔嚓一声响,似是触动机关的声音,外头立刻有人叫道:“什么人?” 漫夭一怔,连忙又放开孩子,想离开已是来不及,这间屋子无窗,只有一个门,而那扇门外,瞬间出现许多侍卫。为首的那人,正是当日“请”她入宫的御林军统领。 他抄着手,立在门外,似已久候般的神色,道:“公主的内力果然已经恢复了。太后有令,既然公主嫌长乐宫闷得慌,就请挪挪地儿吧。公主,请。” 他做了个请的手势,漫夭站在门口没动,似笑非笑地冷眼望他。 御林军统领笑道:“属下知公主武功高强,凭一曲‘摄魂曲’夺去十数万人的性命,又岂会将我们区区数十人放在眼里,可是,公主,请您……往那边看。”他的手,指向左边院墙拐角处。 漫夭顺着方向一看,一名宫婢抱着一个孩子从拐角处走了出来,旁边提了一盏宫灯,那灯光正照在熟睡的孩子的脸庞。 “我的孩子!”漫夭激动地叫了一声,就要冲过去,那统领把剑一横,挡住她的去路,语带警告道:“公主稍安勿躁,您先想清楚,您这一冲过去,这孩子还有没有命让您抱就说不准了!” 欣喜激动的情绪被当头一盆冷水浇灭,她看到抱着孩子的宫婢手上,举着一把细长小巧却又锋利无比的刀子,她大惊失色,不敢再轻举妄动,压下心中的慌乱,转过头,强自镇定道:“你们到底想怎样?” “我们不想怎样,只是恳请公主您放安分点。这个孩子是生是死是残?全在您一念之间。”他冷酷的说着,对那名宫婢使了个眼色,宫婢手中的尖刀就往孩子幼嫩的肌肤上轻轻一划,一道鲜红的血印赫然在目,孩子感觉到痛,醒来哇哇大哭。 漫夭大骇,慌道:“别!别伤害他!我跟你们走,我什么都听你们的。别伤害他!”她颤着声音制止,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听着孩子尖锐到嘶哑的哭声,撕心裂肺的疼痛盈满了她的心房,强忍住欲夺眶而出的眼泪,她说:“你要带我去哪里?走吧。” 那是一个比冷宫更让人绝望的所在,上头是破落的宫苑,底下是冰冷的囚牢。石壁铁栏,坚固无比。她绝望地坐在潮湿的地面,满脑子都是孩子的哭声,忍不住用双手捂着脸,埋入膝间,眼泪直往外涌。 她与太后无冤无仇,太后为何要这样对她?她记得尘风国的最后一晚,昏迷之前,有人在她耳边说:都忘了吧。那人应该是天仇门门主,他们让她忘记什么?会不会是容乐的记忆里有什么秘密是她所不能知道的?所以,他们才一再的加害于她,想置她于死地。 究竟会是什么秘密呢?

上一篇   启云皇宫(2)

下一篇   往事再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