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再现(2) - 白发皇妃

往事再现(2)

这一夜,冷极了,她口渴想喝口水,叫哑了嗓子也无人理会,大概是这囚室太隐蔽,铁囚栏太结实,地牢之中根本无人看守。不知过了多久,她闭上眼睛,靠着石壁,脑子浑浑沉沉,人仿佛进入了一个模糊的幻境。 一片荒山野岭,迷雾重重,一个七岁的女孩站在高高的山头上,望着底下幽深的山谷里,扔得横七竖八的尸体被成群饥饿的野狼撕裂成碎肉,吞食入腹,留下一堆白骨。 女孩的面容是极度惊恐和悲痛过后的平静,平静得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表情。 瞳孔哀寂,唇色苍白,那女孩对着谷中的森森白骨轻声却异常坚定的说道:“爹,娘,我一定会找到陷害你们的罪魁祸首,为你们报仇!” 迷迷糊糊中,漫夭觉得心口好疼,好像那女孩隐藏在心底的悲哀全部传进了她的身体里,堵得她喘上来气。身子渐渐倾斜,滑到地上,她抱着双臂,微微颤抖。眼前又出现了另一幅画面。 深夜,破败的宫墙,脱落的墙皮,垂悬的白绫,阴森而诡异的气息……这里她认识,是冷宫。 一个全身被黑衣罩住的分不清男女的人,指着梧桐树下吊着的与小女孩年纪相仿的孩子说道:“以后,你就是她——启云国容乐公主。现在临天国到处都在通缉你,你想活着报仇,就得听我的。明白吗?” 女孩想也不想就点头,黑衣人满意道:“去吧。” 女孩眼中闪过一丝惧色,但很快便被压下去,她缓缓走到梧桐树下,踩着青石碑,将吊死的孩子解下,然后蹲下身子,颤着手扒下已咽气的孩子身上的衣服给自己换上。 黑衣人又给了她几样东西,嘱咐她几句后离去。她在石碑下挖了个坑,将那孩子埋了,拜了三拜,起身后将头发打散遮住面容,走进四处漏风的屋里。 窗边有一架旧琴,她取出乐谱,只看一遍便收了起来。 指间拨动,生疏的技艺弹奏出来的曲调满含了悲、怨、恨、怒,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最终在练习中渐渐隐藏了锋芒和情绪。这是她要学的其中一样。 漫夭在琴声中一阵恍惚,那女孩心中的悲痛,她仿佛正在亲身体验,她甚至还知道那女孩心里在想些什么。 转眼间,女孩已经长成婷婷玉立的少女,出落得风华绝代。 这日暮色初降,少女换上一套素色宫女服,轻巧地越过院墙,去了离冷宫不远处的一座僻静的亭子。那亭子周围树木高大,小径曲折,亭子里坐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少年面容清俊,神态温和,一身儒雅高贵的气质从骨子里透出来,令女子看了禁不住怦然心动。 少女走过去,在他身后微微一顿,少年回身,望着女子的眼光倏然亮起,嘴角噙着温润的笑意,唤道:“容儿,你来了。” 少女目光清澈,笑容明璨,将埋在心里的阴暗掩藏的半点不漏。她像是一个朋友般祝贺道:“齐哥哥,我听他们说,你很快要当皇帝了,恭喜你。” 少年温和的表情变得深沉了几分,眼中却并无喜悦。他点了点头,望着她,目光灼灼,“等我登基以后,封你做我的妃子。” 少女一愣,眼神倏然黯下,轻轻摇了摇头。 少年清眉微皱,“你不愿意?” 少女低下头,抿着唇,不做声。 少年唇边一贯的清和笑意遽然消失,似是没料到她会不肯。他皱眉道:“你真的不愿?为何?你不喜欢我?那这些日子……你来见我,是为了什么?”男子语气一顿,目光一转,似是忽然想到什么,陡然抓紧了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目光锐利的问道:“难道你是为了学习皇家剑术,故意接近我?” 少女身躯一震,猛地抬头,似乎想甩开少年的手,但是又忍住。她清丽绝美的双眸浮上一层浅浅的薄雾,红唇微颤,想说:“不是我不愿,是我们的身份不允许。”但终是没说,只吐出一个字:“是。” 少年面色一变,“我不信!”说完皱眉思索,在找她不肯的原因。 “我知道了,容儿定是担心我日后会有三宫六院?你放心,我绝不会像父皇那样,即便我想,我这副身子怕是也不允许。”少年笑着说。 少女摇头,之后干脆转过身,逃离般的快步离去。 “容儿……”少年在她身后唤了两声,眉头又皱了起来。 少年回到冷宫,抬眼望着四周墙皮剥落的庭院,她的栖身之所。神情凄楚哀伤,默然不语。她无法选择的命运,早在家逢巨变时就已经注定,她的未来,由不得她做主。几年的冷宫生活,她早已看透人间冷暖,学会薄凉。可唯独那同样孤寂却带给她温暖的少年总让她无法拒绝,忍不住想要靠近。如今,那层窗纸被捅破了,她再也不能若无其事,装作只是朋友。 窝在这凄冷之地,一连数日不再出去。冷宫外头,初初登基的少年皇帝未册封皇后,更无一个妃子,而是将整个皇宫翻遍,为寻找一名叫做容儿的宫女。 当搜到冷宫时,少女被侍卫带着从门口走出去,那是她十年来第一次在阳光下走出这扇大门。 门外的少年,已不再是往日那个隐藏锋芒连宫女太监都不将其放在眼里的不受宠的皇子。他踩着亲人的鲜血和尸体,成为那万万人之上的一国之君。 御辇之上,龙袍加身的少年,眉似青峰,眼若星子,唇含丹朱,面如冠玉,一张容颜比往日更俊美十分,仿佛那天上的太阳都只属于他一人,耀眼,尊贵,不可逼视。而那嘴角,一贯的儒雅清和的笑意也掩不住那专属于帝王的威严气势。 看到少女的身影,少年目中顿现欣喜,但他没动,只望着她一步一步缓缓朝他走来,灿烂的光华从他温和却又深不见底的眸子里点点溢出,他站起身,朝少女伸出手。少女却目光低垂,盈盈拜倒。 “臣妹容乐……拜见皇兄!” 少年顿时僵住,如遭雷击般,身躯僵硬,面容煞白。 “你……你叫我什么?”他问,声音颤抖。 少女抬头,眸光哀伤却又坚定地道:“皇兄。” 从来都是一身儒雅从容,无论遇到何事都能镇定无比的少年,此时身子却狠狠一颤,大受打击般地跌回到龙座之中。刚刚还粲然夺目的星芒遽然从他眼中消失,任何一种言语都无法形容他那一刻眼中的悲哀和绝望。 爱人,突然变成了亲妹妹,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绝望? “你们都退下。”过了许久,少年开口,屏退下人,目光却死死盯住少女的眼睛,问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少女躲开他的目光,没有回答。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从一开始,她偷溜出去,无意中在偏僻无人的亭子里遇见他,她还不知他的身份,更不敢轻易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试想,一个本应待在冷宫里的人却出现在冷宫之外,而看守冷宫的侍卫全然不知,传出去,她必死无疑。而当她可以信任他的时候,她却已然说不出口。 少女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眼角的余光瞥见得不到答案的少年苍白着脸缓缓步下御辇,在隐忍的轻微咳嗽声中慢慢远去。她抬头望着他那虚浮的脚步,孤独的背影,泪水夺眶而出...... 躺在地上的漫夭黛眉紧皱,梦里的少女对于少年纠结的情绪,抓紧了她的心,让她几乎不能呼吸。她知道这是梦,可是这个梦好长好真实,任她怎么努力都醒不过来,而那个梦,还在继续…… 又是一个冷月下的不眠之夜,被接出冷宫的少女住进了新修过的宫殿——长乐宫,这里的院落没有枯枝杂草,屋里没有白绫破窗,有的只是精致的亭台楼阁,如画般的风景,屋里有软软的床榻,上好的丝质锦被,她再也不用窝在墙角睡觉,担心冬天的夜里会被冻醒,再不用看宫女太监们的脸色,吃奴才们都不吃的冷硬剩饭……可是,她仍然不开心,即便是伪装的笑容也无法再像从前那般自然灿烂。 少年的脸色愈来愈苍白,温和的目光也一日比一日深沉难测。他首次踏入长乐宫来看她,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坐在少女对面,捧着她亲手为他沏的茶,指尖发白,目光垂下,望着浮在杯中水面的两片碧绿的新茶交错荡开,一片沉下杯底,另一片还在漫无目的的漂浮着。 少女安静地坐着,也望着面前的杯子,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少年才抬眼看她,眼神复杂难辨,缓缓开口道:“近来边关局势不稳,今日早朝,大臣们提议,让你去临天国和亲。” 少女捧着杯子的手轻轻一颤,微微抬眼,对上少年眼中掩藏不住的悲伤痛楚,她慌忙移开眼,盯着侧面白墙,脑子里浮现十年前那永不退色的一幕,人头翻滚的刑台,血肉撕裂的山谷……还有父母给过她的七年呵护与疼爱。一思及此,便心潮翻滚,少女咬了唇瓣,坚定道:“好。我去。” 少年听了双眼一睁,溢满惊诧的眸子薄怒晕开,手中滚烫的茶水洒了出来,溅在他的手背上。 少女目光一痛,却又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狠了狠心,又道:“我有条件。我要嫁给临天皇最宠爱的皇子,宗政无忧!” 少年眸光一变再变,他定定望了她半响,杯中缭缭升起的气雾模糊了两人的视线。 那杯残茶,握在他手心里,始终未曾饮下一口。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转过头去,闭了闭眼睛,然后拂袖而去。 似乎是第二天,又似乎过了好些天,少女起床时,宫里一个下人都见不着,她正疑惑,便见一个身材高挑作宫女打扮的陌生女子大步进屋,扔给她一套同样的宫女服,说:“换上。” 少女一听声音,愣住,再仔细一看,这眉眼五官不是那个少年又是谁? “皇兄?!你怎么穿成这样?”她诧异的问。 少年蹙眉,催促道:“快换衣裳,带你出宫玩。” 少女一怔,出宫?她被困在这深宫里已经十年,外头的天空,她早忘记了模样。如今乍然听说少年要带她出宫玩,眼底控制不住涌现泪光,她忙低下头去,在少年的催促下换了衣裳,拿着少年事先准备好的令牌出了宫。 一路顺畅。 宫外天空广阔,街道繁华。 少女仿佛飞出笼子的鸟儿,连日的阴霾一扫而空,心情飞扬起来,说不出的畅快。她扭头看着一身女装走路都不自然的少年,这哪里还像是一国皇帝?她不禁玩心大起,笑道:“原来齐哥哥竟是个美人!” 少年俊脸明显一僵,嘴角也抽了抽,却未恼,只看着少女笑意灿烂的脸庞、清丽灵动的双眼,有片刻的恍惚,似是想起以前两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心情也变得好起来,说道:“在我心里,天下间的美人,都不及容儿半分。更何况,我是男子,往后不准再用美人二字形容我。不然,我可要生气了。” 少女笑问:“齐哥哥生气了会怎样?” 少年沉默了一下,顿住,回眸,眼光忽然深不见底,却又荡起灼灼光华。他说:“不顾一切,娶你做我的妻子。” 少女心头一跳,与他四目相对,慌忙转开。 两人找了间铺子换了衣裳,租了辆马车,随意选了个方向,便来到了一个临河的小村庄…… 漫夭认识这里,那是她和启云帝住了四个月的地方。然而,此时此地,那片银杏树下还是空阔一片,没有房子,没有小院,没有蜀葵,也没有石板铺成的小道。 梦中的少女似乎很喜欢银杏树,她绕着那些树转了一圈,面色欣喜。 少年一直站在原处看她,突然说道:“容儿,我们……不回宫了好不好?就在这里盖两间房子住下,谁也不认识我们。” 少女眼光一动,随口应道:“好啊。”她以为,他不过说句玩笑。他是皇帝,怎么可能离开皇宫,抛下家国?然而,少年并不像是玩笑,他猛地抓住她的手,十分认真的确认道:“你真的愿意?” 少女一愣,慌忙挣脱。 少年却不放手,并扳过她的身子,看着她的眼睛,用郑重的语气对她说:“等房子盖好,我们就在这里成亲。” 少女震住,直觉道:“你在说胡话么?我们怎么能成亲,你忘了,我们是……是兄妹。”她垂下眼,想掩住目中的闪烁。 原以为这句话能令少年恢复理智,放过她,却不料少年眸子一沉,再无当初得知她身份后的哀绝,反而收敛了一贯的清和表情,眼底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 他突然将她推靠到树上,力道之大,令她的背脊生疼。 她意识到,他生气了!但不知他为何生气?变得如此反常。 少年的手紧紧扣住她的双肩,眸光暗了暗,整个人便欺压过来。 “你,你……”少女大惊,有些慌乱,一句话没说出来,已被炙热无比的双唇含在了嘴里,仿佛要将她溶化般的急切。 她愣住,失了反应,脑子开始混乱。一股陌生的悸动令她的心怦怦直跳,仿佛不是她的。 一阵宣泄心中愤怒的狂吻过后,他开始变得温柔。稍稍离开她的唇,用舌尖挑弄着她的嘴角,她如被电流击中,身子轻轻一颤。睁着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上专注而陶醉的神情,忽然想就这样忘记一切,与他相守,也没什么不好。 少年终于放开她的唇,将她搂进怀里,说:“我不在乎!不管你是谁,我都要与你在一起,谁也拦不住。等这里的房子建成之日,就是我们成亲之时。” 也许是他的话太动听,也许是他的声音太温柔,少女不由自主地抬手回抱住他,小声问了句:“那……你的江山呢?” 少年说:“江山,从来都不是我的。” 少女奇怪的问:“不是你的,那是谁的?” 少年放开她的身子,牵了她的手,似是不想继续那个话题。望了眼前的银杏树,问道:“容儿,你觉得我们的房子建在哪里好?” 少女想了想,道:“齐哥哥,我喜欢这些银杏树,我们的房子就盖在这里吧。到了秋天,风一吹,满院子都是金黄的银杏叶,那一定很美。” 少年道:“好。再围个院子,院里多种些花草。容儿喜欢什么花?牡丹好不好?” 女子摇头道:“不,我喜欢蜀葵,白色的蜀葵,一到夏天,开满整个院子……” 少女闭上眼睛,沉浸在美好想象里,一脸幸福表情,少年开心并宠溺的笑道:“好,那就种蜀葵。” 那是一幅极为美好的画面,连沉睡的漫夭都不禁跟着微笑。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不长,轻易的就会被摧毁。 一群黑衣人的到来,悄悄带走了少女,没有留下只字片语。

上一篇   往事再现(1)

下一篇   血色惊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