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惊魂(2) - 白发皇妃

血色惊魂(2)

道路凹凸不平,不易行走。他扶着她的手臂,生怕她摔着。漫夭心里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她有些害怕他对她这样好,让她无端的多了些罪恶感。她不禁想,他那么爱容乐,要怎样才舍得伤害她?又是怎么才能做到眼睁睁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另一个男子的怀抱?不仅不能阻止,还得推波助澜。那种挣扎在爱情和理智之间的痛苦和煎熬,恐怕她这一辈子也不会明白。 “皇兄。”她忽然停下,唤了一声。 启云帝回头,问道:“容儿怎么了?” 漫夭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些话,现在说似乎不是时机。她忙又摇头,说了句:“没事。”然后,随口问道:“这地道什么时候挖的?” 启云帝道:“我们回宫以后,有一个月了吧。” 漫夭惊讶,随后笑道:“你神机妙算吗?知道今天能用得上。” 启云帝望着她浅浅笑意的脸,神情一阵恍惚,带着怀念,抬手,似是想触摸她唇边那一抹久违的笑意,将其握在手中,刻进心里。他眼神哀伤,仿佛即将诀别爱人的表情,令漫夭心间如遭芒刺划过,细微的疼绵绵散开。她皱眉,有些不理解自己的心,难道一个冗长的梦,竟让她拥有了容乐的感觉不成?被他的手触摸着,她身子有些僵硬,忙偏头躲开。 启云帝的手就顿在了那里,眼光黯然就同他们身后那火光照不见的黑色通道,半丝光亮也无。 他垂手,朝另一方向转过脸去,抬头深吸一口气,好像在拼命抑制着什么,叹道:“因为我了解母后,也了解你。走吧。” 两人继续往前走,都不再说话。地道的尽头,是启云帝寝宫内的密室。 一出地道,一股浓浓的药味扑鼻而来,这味道她闻着有些熟悉。而这里也不同于地道的阴冷,似有热气在蒸腾。 “公主姐姐。”等在密室里的萧可迎了上来,萧可已沐浴更衣,整理了头发,恢复了白白净净的俏丽模样,只是比过去瘦了许多。漫夭拉着她的手,还没来得及说句话就听启云帝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萧可和小旬子异口同声的回答,但语气却大相径庭,萧可欢欢喜喜,小旬子却神色悲伤,欲言又止。 漫夭奇怪问道:“准备什么?” 启云帝温柔道:“为你解毒。”他指着前面一扇木质屏风,那屏风背后的地方不大,空气中升腾着缭缭雾气,他说:“去吧。” 漫夭疑惑地走过去,那屏风后面放着一个用来沐浴的木桶,桶内盛满了药材和热水。他这是让她泡药浴吗?被称之为无解的“天命”之毒,这样就能解了? 萧可跟过来,欲帮她宽衣,她低声问道:“可儿,我这毒,真的能解?要怎么解?”她直觉这次解毒没那么简单。 萧可目光闪躲,道:“先泡药浴,皇上会用内力护住姐姐心脉,我再替姐姐施针,让药性渗透你的经脉和血液……哎呀,姐姐你就别管那么多了,快脱了衣裳进去吧。再晚了,这水凉了,效果就不好了。这里面有些稀有珍贵的药材,是我找了好几年都找不着的。” 漫夭还想问什么,萧可又道:“我听说皇上和北皇就要打进皇宫里来了,我们得抓紧时间,姐姐不想早一点出去见皇上吗?皇上呀,一定想姐姐想到快发疯了!” “你这丫头!”见萧可打趣,漫夭沉重的心微微轻松了些许。点了下萧可的额头,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无忧,她心里所有的疑问都被压了下去,甚至也没想,皇城将破,启云帝为何不在外面主持大局而是在这里?也不知道傅鸢把无忧和傅筹都引过来准备做什么?她忽然觉得,无忧和傅筹是孪生兄弟这个事实,对傅筹来说实在残忍。不敢想象,如果傅筹知道折磨他这么多年的仇恨全都是假的,那他该如何承受?他为傅鸢所受的十三次穿骨之痛、他从小便深种心底的复仇的信念、那许多日子里在仇恨和爱情中苦苦的挣扎,这一切的一切……叫他情何以堪? 她叹息着脱下衣裳,将自己泡入药汤。积聚了多日的疲乏在泡进药汤中全部释放出来,她昏昏欲睡。 启云帝这才走进来,催眠一般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道:“容儿累了就睡吧,睡醒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她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感觉到启云帝的手贴在她后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注入她体内,而她在那带有药性的热雾之中,就那么睡着了。 这一觉,没有容乐,没有容齐,没有任何人,她睡得前所未有的香甜。她不知道她睡着以后即将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在她的身后,她曾经十分在意的男子的生命此刻正在逐渐消逝。如果她都能知道,她宁愿放弃自己。只可惜,事隔三年之后,她依旧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所以,命运,就按照它既定的轨道,一路走下去。 醒来的时候,疲惫尽去,漫夭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极为舒畅。而此时的密室,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她还坐在木桶里,水温热的包裹着她的身子。 周围很安静,空气中飘荡着浓浓的药味,而那药味里还参杂着一股子浓烈的血腥气,叫人莫名不安。 “可儿。”漫夭凝眉叫了一声。 萧可垂着头坐在木桶边的地上,手托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迷茫,还有一点羡慕和向往。听到漫夭的声音,连忙起身道:“公主姐姐你醒啦?” 漫夭问道:“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也就一炷香的功夫。” 还好,时间不长。她抬目,张望着漆黑的四周,又问道:“灯怎么灭了?” 萧可道:“哦,刚才风大,吹灭了。” “风?这密封的屋子,哪里来的风?可儿,你撒谎骗我?”漫夭黛眉微蹙,轻声斥责,心中的不安渐渐扩散,如被笼上了一层浓厚的乌云。 萧可愣了一愣,支吾道:“我……不,不是……公主姐姐,我说错了,是蜡烛燃尽了。” “那就再点一支,如果这屋里没有,就去外面找一支过来。”眉心紧拧,她越想越觉得有问题。 萧可低着头,双手无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摆,“我不知道哪里有。公主姐姐,你快穿好衣服,我们出去再说吧。听说皇上已经来了,就在大殿外头。” 提到无忧,她确实很想立刻去见他,可心中疑团也不能不解。 “皇兄呢?” “启云帝……哦,太后派人来把他接走了。” 漫夭双眉一皱,声音陡然沉了,“你应该说他去大殿了。对他来说,敌人都打进了皇宫,他作为一个皇帝,应该自己出现在大殿,而不是被太后派人接走,这样才更有说服力。可儿,你不适合说谎,还不快跟我说实话!”她语气严厉起来,惊得萧可一怔。 萧可沉默了半响,叹气道:“我点上灯,公主姐姐自己看吧。”说着起身,摸索着走到十步远的桌子旁。 橙黄的火光在这黑暗的密室里亮了起来,最先照着的是桌子一角已然凝固的烛泪,那鲜红的颜色,像极了当日男子眼角的血色痕迹。 漫夭贴在木桶边上,凝目四顾,将木桶以外的所有地方都看了一遍,并无特别。地面干净,房间整洁,木桶旁的凳子上一套白色的衣裳,胜雪的颜色,纤尘不染。她皱着眉,见没什么异常,心中更是感到奇怪,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可儿不会说谎骗她。她疑惑的垂下眼,目光一触及木桶中的药汤,浑身一震,噌得一下站起来,光着身子就跳出了木桶。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她颤着手,指着那木桶里不知何时变成血一般颜色的药汤,惊得话也说不流畅。 “为什么……水会变成了这种颜色?” 萧可垂头不语,漫夭想起她以前喝的药里都有启云帝的血,忽然明白了什么。 身子遽然失力,一个站立不稳,忙用手去撑那木桶,却不料,她急乱之下竟使了力,手刚触及木桶边缘,那木桶像是被千斤重斧劈了一般的爆裂开来,桶内的血水哗的一下奔涌而出,冲刷着她纤细的小腿,漫过灰色的地砖,在她心里拂起层层颤栗。 她僵硬的站在那里,心中一片混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何时有了这般强劲的内力?难道…… 她倏地转身,盯住萧可的眼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可那颤抖的声音怎么也控制不住。 “可儿,他……他把内力……都传给我了,是不是?” 萧可点头。 漫夭跌坐在地上,像他那样身子虚弱全靠内力支撑才能活着的人,如果把内力都传给了别人,那意味着什么?眼泪遽然浮出眼眶,她木然的望着脚底下被血水浸泡着的地面,声音沙哑道:“他把他的血……也都给了我,是不是?” 不知道需要多少血,才能将一整盆泛着褐色的药汤染成这般刺眼的红色? 萧可不忍看她的表情,垂下眼睫,再次点头。漫夭不用看她,也知道答案。心头大痛,泪水滚滚而落,没入唇齿,苦涩的就如同那些难以下咽的药汁。 她又开口,声音哽咽无力,“他还把他的命……也给了我,是不是?” 地上的水不再温热,而地面的寒气,更是直透人心。 无可抑制的悲痛从心底里涌了出来,她有些承受不住,脑子里一阵眩晕,忽然有无数画面遽然在脑海中闪现,像是要劈开她的头到她眼前来。 过往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汹涌来袭,灭顶般的将她淹没。记忆中的一切,就仿佛挂满倒刺的时光碎片,将她扎了个体无完肤。 那一刻,脑子里一片空白,呼吸都好像要停止了。 不再是她偶然梦见的片段,不再是那个与之无关的少女和少年,那是一个女子活了十七年的完完整整的记忆。那个记忆里,有一个叫做秦漫的女子,在七岁时历经了家族的覆灭,父母的冤死,在无可奈何的命运安排下走进了仇人的棋局,成为一个可悲的棋子,在爱情和仇恨之中苦苦挣扎。当撞破仇人的阴谋之局,险些丧命,最终以失忆为代价,在心爱男子的成全下,用另一种方式活了下来。 这便是假容乐真秦漫短暂的一生,却又是她漫夭生命中的其中一部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是这样?” 她光着身子,瘫坐在地上,神色复杂中透出难以置信的悲哀和绝望,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的!” 萧可吓坏了,忙拿了衣服扶她起来,她却一动也不动,完全失去了反应能力。 “公主姐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姐姐……快起来,地上凉。” 漫夭被萧可硬扯着站起来,萧可帮她擦干身子披上衣裳,她木然地转头,看着萧可,漆黑的眼瞳空空洞洞,像是被挖空了心。 “可儿,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人到底可以活几次?” 萧可被她这模样吓住,“姐姐……” 漫夭又转过头,神情有几分呆滞,口中不住呢喃:“我不是秦漫,不是容乐,我只是漫夭,不是她们任何一个人……”她突然失控地拍自己的脑袋,好像要把什么赶走,那样急切。 “姐姐,你别这样,你才刚刚解了毒,不能太激动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你是容乐公主啊,是我的公主姐姐。” “不是,我不是她……” 她终于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打击,心口窒闷,竟昏了过去。 恢复理智时,萧可已经帮她穿好了衣裳。她靠着墙,坐在凳子上,身上如雪般的白衣,衬得地上的血水愈发的鲜红刺眼。她怔怔的坐在那,呆若木鸡。 在那恍如隔世的久远记忆里,那个带着淡淡笑意的俊美儒雅的少年曾经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坐在湖边的青石板上,用手划拨着碧绿的湖水,沁凉的温度浸湿着她娇嫩的掌心。她头也不回,随口应道:“我叫……你叫我容儿吧。” “容儿,这个名字不好,和皇家姓氏冲突了。以后在别人面前,你不能这么说。”少年柔声叮嘱,面色清和,又道:“这里很偏僻,你为何总喜欢在晚上来此,呆呆的站在这亭边出神?听说这湖里淹死过好几个人,时常有鬼魂作祟,你不害怕吗?” 她扭头去看了他一眼,神色平静道:“你不是也喜欢来这里吗?偏僻有什么关系,我喜欢这里的清静,无人打扰。”说罢她眼珠一转,笑道:“我就是鬼魂,你怕吗?” “鬼魂?你?”少年低低笑起来,走到她身旁,姿态优雅的挨着她坐下,“我以为你是一个不会说笑的人。” 她垂目,淡淡道:“你就当我说笑好了。做人不能总那么沉闷。” 少年点头表示认可,“你刚才在想什么?看你似乎心情不好,想家了吗?如果想家了,以后我送你回去。你家在何处?” 她抬头,望着漆黑的天空挂着的那一轮明月,目光幽远静隧,声音飘渺,“我家……在很远的地方,那是无法跨越的距离,我永远也回不去。” 少年轻挑眉梢,微带好奇,“哦?这天下间,还有跨越不了的距离?说给我听听。” 她说:“有,那是几千年的距离,你能过得去吗?” 那一日,月光下的少年,像是从绝世画卷里走出来的一般,是她在冷宫与死人为伍的漫长十年里,第一次和黑衣人以外的另一个人有了交集。从此,那颗孤寂而冰冷的灵魂被渡上了一层温暖。 原来,在这六年之前,还有被封存的漫长的十七个春秋。 而她来到这个世界,竟已经这样久了!

上一篇   血色惊魂(1)

下一篇   夫妻相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