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相见(1) - 白发皇妃

夫妻相见(1)

启云国皇宫,三座高台之上的轩辕正殿,巍然壮观,气势宏伟。殿前,高台之上,仪仗华丽铺开。 一架四面垂悬着金黄色纱质帷幕的凤辇,启云太后端坐其中,一副端庄娴雅的姿态,时不时望一眼身旁靠躺在椅背上的男人。那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极瘦,只剩皮包骨,原本英俊的五官轮廓现在看起来有些狰狞恐怖。他瞪着眼睛,眼中挟带着深深的恨意,还有浓浓的担忧。凤辇旁边,站着慈悉宫太监总管。 在他们前面,明黄色华盖之下,启云帝身着龙袍,头戴帝王发冠,冠前异于平常的十二道冕旒密且长,遮住了他整张面容。他坐在漆金龙椅之上,双手放置于两侧雕有龙头的扶手,一动不动。身边站着他的贴身太监小旬子。 周围没有文武大臣,亦无保家卫国的百万大军,只有寥寥数十名宫女太监,以及黑衣侍卫三千人,分立两侧。 十一月的天空云深雾重,寒流直窜向人们的脖颈,但他们都不觉得冷,因为高台之下,有一个奇大无比的火盆,两丈见方,高约二尺。盆中火红的木炭烈烈燃烧,在风中不断蹿升的红色火苗之中,一尺高的铁钉子共九百九十颗,被烧得通红。 站在高台上的宫女、太监们,总有意无意的往后退,心道:谁若是不小心跌进了那个火盆,不被火烧死也会被铁钉子钉死,怕是连个尸体都捞不着。 高台下宽阔的广场分为二层,稍高一层的阶梯边缘,骑在骏马之上的两名男子,他们分别着了玄色披风和深青色披风,在呼啸而来的寒风中猎猎飞舞,里面皆是专属帝王的金银铠甲,随风拍打着,铮咛作响。此二人便是率领大军攻入皇城的南帝宗政无忧与北皇宗政无筹。昔日仇深似海的二人,此刻并肩骑在马上,虽然中间有距离,但看上去竟奇异的和谐。 他们二人扫一眼周围,没有轻举妄动。按说这启云国至少也应该还有十万兵马,可为何,他们都打进皇宫里来了,这里却只有区区三千守卫? 启云太后看着宗政无忧他们身后,五十万人的军队,绵延数里,望不见尽头。 那些将士们随帝王破关斩将,浴血而来。五十万人煞气冲天,笼天盖地,似要将这整座皇宫淹没。 九皇子一身银色盔甲骑在马上,身后两万弓箭手,已做好准备,张弓拉弦,对准高台上的人,只等一声令下,便欲将启云帝等人万箭穿心。而这广场之中,南、北朝的精锐将士皆已到齐。 启云太后面对如此阵势,面色十分镇定,端庄笑道:“难得南帝、北皇一同光临我朝,哀家与皇上在此恭候多时。不知这一路上,我们启云国的风光是否让二位满意?” 宗政无忧抬手,凤眸邪肆而冰冷,他微眯着双眼,懒得与他们客套,只冷冷道:“朕,只对你们项上人头有兴趣。朕数三下,再不交出朕的妻子,朕立刻下令放箭!一、二……” 启云太后面色不改,嘴角微微勾着,斜眸望向一侧屋檐。宗政无忧刚数到二,那轩辕殿卷翘的屋檐处忽然掉下两个人来。那两人嘴里塞着布条,双手双脚都被绑住,倒挂在屋檐下。其中一人身着彩凤华服,微微有些发旧,头发散乱,半边脸上有烧伤的疤痕。而另一名女子身穿白衣,发丝如雪,面容清丽绝美。她们的下方,正是那巨大的火盆,盆中火舌狂窜,似是要吞噬一切般的猛烈。 一名黑衣人立在屋脊上,手中抓着吊着女子的两根绳子。 宗政无忧与宗政无筹目光皆是一变,不自觉互望一眼。 启云太后笑道:“南帝你舍得让她死,就尽管放箭。” 宗政无忧望着那倒挂着的白发女子,心中狠狠一颤,他克制住慌乱与冲动,面上看似平静冷漠,可那抓紧缰绳却不住颤抖的手泄露了他此刻内心的恐慌。他看了眼那金色的帘幕,隐隐感觉到那帘幕背后的犀利眼光,再看向启云帝,沉声道:“你就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 高台之上,被指责的启云帝没有反应,依旧坐得端正,没开口,连手指也不曾动过。 启云太后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扫一眼身前的龙椅,瞧见启云帝侧面脸色灰白,双眼睁着,不眨一下。她又透过帘幕,笑看宗政无忧眼底一闪而逝的心痛和慌乱。 宗政无筹神色异常镇定,看了眼宗政无忧死拽住缰绳的手,刻意忽视他自己内心的紧张,声音听起来似是很淡定:“虽是白发,也不代表一定就是她,你用不着这么紧张。” 宗政无忧冷冷瞥他一眼,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奚落他!宗政无忧薄唇紧抿,冷哼一声,没说话。他当然知道那不一定是她,但哪怕有一点点可能,他也不能忍受。因为他赌不起!其实,他们都知道,这不是一场简单的要挟。 数月前,就在宗政无忧退兵当晚,北朝太上皇和皇太后离奇失踪,下落不明。直到一月前,同样失踪的南朝皇妃有了消息之后,立刻便传出北朝太上皇和皇太后二人也在启云帝的手上,这一切,是不是太巧了?明摆着是引他们过来,至于有什么阴谋,现在宗政无筹不敢确定。但若不是为她,他又何必做这等没有把握的事?反正宗政无忧必定会打过来,他只需做那渔翁岂不更好?可他终究是不舍得她,想为她想尽一份力,尽管她也许并不需要。转过头,对屋脊上的黑衣人冷冷问道:“常坚,你可想好怎么死?” 黑衣蒙面人正是他以前的贴身侍卫,也曾跟随他出生入死,他曾十分信任的人,只是没想到,这样的人,竟也会背叛他。 常坚目光一闪,不敢直视宗政无筹的眼睛,垂目道:“属下背叛陛下,自知罪该万死。今日过后,倘若属下还活着,任凭陛下处置便是。” 宗政无筹沉声道:“枉朕从前对你信任有加,你却背叛朕,你确实罪该万死!” 常坚垂下头,手中绳子抓得死紧。宗政无筹又道:“但念在你曾与朕出生入死的份上,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朕,朕的母后与容乐现在何处?只要你肯说实话,朕不但既往不咎,而且还会如从前那般视你为心腹,封你做禁卫军统领。” 常坚抬头,眼光微微一动,眉头紧拧,似在挣扎。启云太后身边的胡总管见状,眉头一皱,咳了两声,常坚神色一震,恢复如常,望着底下吊着的二人,说道:“他们就在我手上。” 宗政无筹与宗政无忧不自觉互望了一眼,常坚这一顿,就说明有问题。 启云太后再次开口,声音低沉却愉悦:“哀家听闻南帝与北皇二人皆武功盖世,哀家很好奇,你们二人……到底谁更胜一筹?不如,打一场吧。以生死定胜负,赢的那个,可以选择救下一个人。如何?” 宗政无筹眼神微微一震,定定望着启云太后面前的那道帘幕,眼底在瞬间闪过无数表情。 启云太后转过头,对着身边的男人嫣然一笑,灿烂风华流传在那未曾老去的容颜,她在他耳边低声笑道:“怎样?这个游戏不错吧?殒赫,你说呢?他们两个……谁会赢?谁又会输?不论谁赢谁输,这场戏,都很精彩,你说是吗?” 不错,她身边的这个男人,便是北朝太上皇宗政殒赫。听她这么一说,宗政殒赫瞳孔一张,目中的恨意愈发浓烈,似是想一把掐死这个心肠歹毒的妇人。 启云太后看着他的眼睛,就是那双眼睛,曾经充满了深情蜜意,欺骗了她的感情,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便毁了她的一生。她唇边的笑容依旧灿烂,眼光却是寒冷如冰,“你不用这么瞪着我,我不怕你恨,我只怕你不恨。” 宗政殒赫恨极,却又开不了口,恼怒地转过眼去,不愿再看她。他望着广场上的兄弟二人,心内百感交集。 宗政无忧眉头一拧,凤眸深沉,宗政无筹淡淡看过来,两人都没说话,也没动。 启云太后扬眉,冷笑道:“怎么?你们怀疑她们二人是哀家让人假冒的?常坚,放绳。哀家倒要看看,她们被火烧死,心痛的人到底是谁?” 常坚面色一凝,将左手中的绳子放下一截,那倒挂着的北朝太后的头发呲的一声,被火苗燎到,散发出一股焦味。而那烈烈的焦灼气烘烤着她的脸,瞬间便已通红,灼痛感令她开始剧烈的挣扎,像是煎在热锅里的活鱼。她目光望着宗政无筹,十分哀怨。 宗政无筹有瞬间的怔愣,不自觉上前一步,又顿住,目望高台。 常坚右手未松,皱着眉头看宗政无筹,有些焦急和挣扎,迟迟没有放绳。 胡总管见只放下一个,瞥眼回头,用警告的语气叫道:“常坚!” 常坚无声叹息,就欲松手,宗政无忧眸光一沉,抬手阻止道:“慢着!”常坚的神色,令他心中产生怀疑。莫非傅鸢是假,阿漫是真? 启云太后道:“南帝想好了?” 宗政无忧道:“朕要确认,究竟是不是她?” 启云太后道:“你想如何确认?” 宗政无忧道:“朕要她开口讲话。” “不行。”启云太后一口拒绝,毫无商量的余地。又道:“她体内的毒发作,哀家命人给她服了药,她现在开不了口。倘若你一定要坚持,那还是等着看她被火中的铁钉穿心来得痛快些。反正哀家手上……有的是筹码。” 宗政无忧浓眉紧皱,两道凌厉的目光直透纱幕,声音冷冽无比:“她若死了,你们这里所有人,一个也别想活。” 启云太后哈哈笑道,“她不死,你就能放过哀家?哀家既然等在这里,也就不在乎生死了。可她呢,南、北朝两位皇帝的心上人,有她陪着哀家一起死,哀家觉得值。怎么样?想好了吗?哀家可没有那么多耐心等着你们慢慢考虑。”说罢对胡总管使了个眼色,胡总管挥手就要让常坚放绳子。 宗政无忧心下一惊,虽然相隔二十余丈的距离,又隔着帘幕,但那帘幕背后透过来的目光,让人直觉那是一双极为锐利的眼睛。她虽是带笑说话,可那语气中的认真和冷绝令人无法忽视。不待胡总管挥手,他与宗政无筹互望一眼,继而手上的剑往起一提,面无表情道:“好。既然启云太后有如此雅兴,想看朕与北皇一战,那朕便成全太后又如何!” 说罢,调转马头,对着宗政无筹,邪眸冷肆阴沉,一身凛冽寒气荡开。举起宝剑,掌心透内力一震,长剑铮鸣一声,破空而出,一道冲天煞气凛然刺骨,掀起他白发根根飞舞,身下骏马扬蹄嘶鸣。 “傅筹,拔剑!” 底下一层广场上的两朝将士大惊,他们并肩打入皇城,敌人未灭,怎么两位皇帝要先打起来了? 有人上前欲劝,启云太后不耐道:“让他们全都退出去,哀家看着碍眼。” 宗政无忧挥手喝退,无相子叹了一口气,只要遇上皇妃的事,皇上总是这样,为保皇妃,无论曾付出多少努力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放弃。他无奈摇头,领大军退后,出了轩辕殿广场。九皇子却在原处不动。 宗政无筹微微皱眉,沉声道:“也罢,这一战本是在所难免,提前一些也无妨。”他望着高台方向,目光深深,复杂难明,同时也挥退了北朝将士。 不出片刻,广场上数十万人退尽,只剩下三人。 宗政无筹这才举起剑,直指巍巍苍穹,他望了一眼火盆上方被高高吊起的女子,眸光复杂难辨。手臂聚力一震,金属材质的剑鞘突然爆裂开来,化作万千碎片,带着千钧之力,毫无预兆的朝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高台上的宫女太监们不料有此一着,被碎片击中的人,惨叫一声,倒地气绝。 周围的侍卫忙挥剑去挡,却不料手中长剑被那急急飞来的碎片震开,虎口迸裂,血染掌心。 启云太后目光一利,站起身,长袖一挥,那些碎片就如击在铜墙铁壁般反弹回来。而就在那一瞬,宗政无忧以迅猛绝伦的姿态从马上一跃而起,直飞高台,如飞箭离弦之速,快得让人连影子都看不清。 一剑断绳,另一只手抓住绳子往起一提。等太后击落碎片,定下身子时,那两个倒挂在熊熊烈火上的女子就已经在他手中了。 宗政无忧提着北朝太后的衣领像扔垃圾般的往宗政无筹马上扔过去。他没有立刻杀掉那个北朝太后,是因为他还不确定那人是不是真的傅鸢,而且,这次的配合,也算是两人意见达成一致,先救人,再灭启云国,最后解决他们之间的恩怨。回到马背,人还未坐稳,便去查探怀中女子的真伪。 启云太后面色狠狠一变,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明目张胆从她眼皮子底下将人抢走!她看着已经返回的宗政无忧,再看看稳坐不动的宗政无筹,有些难以置信,这样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两个人,竟然能配合得这般默契。那她二十多年来在傅筹心底种下的仇恨算什么?她眼中顿时盈满怒火,回头看身边的男人。 宗政殒赫目露欣赏之色,心中亦是万分欣慰。启云太后面色却是愈发的难看,猛一甩袖,怒极反笑道:“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好戏不过才开场。”说罢看一眼身前龙椅上始终没反应的启云帝,皱眉道:“齐儿,你今日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说。” 小旬子回身行礼,面上忧心忡忡,语气恭敬道:“启禀太后娘娘,皇上今天早起嗓子就不大舒服,一整日都没开过口了。” 启云太后凤目微垂,扫一眼龙椅扶手上搭着的一只手,手上大拇指戴着的一枚象征身份从不离身的扳指,扳指上刻有龙纹,金色璨亮,愈发将那只手衬得苍白似鬼。她目光闪了闪,没再说什么,以为他是因为那个女子而与她置气。

上一篇   血色惊魂(2)

下一篇   夫妻相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