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相见(2) - 白发皇妃

夫妻相见(2)

宗政无筹看一眼那被反绑着的所谓的北朝太后,相同的五官及面容,很精湛的易容术,但他一眼便能看出来不是。不禁皱眉,甩手将那人远远扔了出去,那人在地上弹了两下,吐了口血,咽下最后一口气。他再转头看宗政无忧,只见宗政无忧紧皱着眉头看怀中不省人事的女子,神情疑惑,似是不能确定。 “怎么,她闭着眼睛,你就认不出她了?”宗政无筹嘲弄道。 宗政无忧没理他,手在女子耳后摸索着,找不到半点贴合的痕迹,而她的皮肤光滑细腻,完全不似是易过容的样子。可是,一样的面孔,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他正思忖间,启云太后道:“你们二人竟敢愚弄哀家,哼!那就休怪哀家心狠手辣。痕香,孩子抱出来。”启云太后的语气分明是恼羞成怒,难道,这女子真的是他的阿漫? 宗政无忧用手量着她的腰,稍微胖了一点,她刚生完孩子不久,身形有变化也属正常。忽然,手上摸着一块微微凸出一点的骨骼,他动作一顿,凤眸眯了起来。抬眼看高台上从始至终未曾开口说话也不曾有过任何动作的启云帝,按耐住心头疑惑,不动声色的将女子安置在身前马背上,再没碰一下。 宗政无筹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心下了然。 高台上,痕香应声从后面大殿走出来,手中抱着一个婴儿,走到凤辇旁。 有人撩开纱幕,启云太后望了眼那个孩子,啧啧叹了声,惋惜道:“这孩子长得真好看,可惜了!” 宗政殒赫看出她的意图,顿时双眼一睁,气血上涌,怒瞪着她。 启云太后笑了起来,以欣赏般的姿态看他愤怒且焦急的表情,这是她现在活着的唯一乐趣。她从胡总管手中接过一个瓷瓶,举起来晃了晃,扬声道:“听闻几个月前,容乐就是用这个,灭了我国十几万大军。哀家也想看看,把油泼在人身上,烧起来是否比一般的火苗更好看?” 她端着瓶子,在宗政殒赫惊恐怨愤的目光中愉快的将那一瓶油全部浇在孩子的身上。那孩子似是意识到了危险,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撕心裂肺。 宗政无忧心间一紧,那就是他和阿漫的儿子吗?那是阿漫宁愿自己死也不愿伤害的孩子。 “你究竟想要什么?”他沉声喝问,却没敢再轻举妄动。这个女人手里有太多的筹码。 启云太后不理他,只对痕香吩咐道:“去吧。” 痕香抱着孩子缓缓走到火盆之上的高台边缘,她低头望着怀中的孩子,那平日里冷漠的眼忽然划过一丝几不可见的怜惜。 宗政无忧双眉紧锁,紧盯着痕香抱着孩子的手,压抑住心里的紧张,镇定道:“你们究竟想怎样?启云太后,说吧,你的目的到底为何?” 启云太后笑道:“哀家记得,哀家刚才已经说过了。” 宗政无忧拧眉,回想这几年里所发生过的一切。每一件事,无不与三个人息息相关,天仇门门主、启云帝、傅鸢,如今又多了一个启云太后,谁才是最终的阴谋主导者?他看着安坐不动的启云帝,眯起凤眸。之前,启云帝率大军在乌城,怎可能同时抓走他的父皇和傅筹的母亲?这不是逼他们联手对付他吗?如果是特地引他们来此,那启云帝为何一句话也不说,所有的主导都归了太后? “太后费尽心机,只为朕与傅筹决战?不知太后……是与朕有仇,还是与傅筹有恨?竟不惜以一国为代价,引我二人至此,只为观赏朕与傅筹决一生死?这倒是奇怪了!”他说着这话,突然有什么闪过脑海,快得抓也抓不住。似乎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曾经给他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关于背叛和复仇的兄弟相残的故事。他眯起的凤眸遽然一睁,有无这个可能,得看这高台之上的女人,究竟是何人? 宗政无筹忽然驱马向前,才走了几步,胡总管立刻沉声警告道:“站住。” 宗政无筹停住,向那含怨带痴望着他的痕香伸出手,“孩子给朕。” 痕香手一颤,却是抱紧了孩子。看着眼前她爱了十年的英俊男子,她笑道:“你不是恨宗政无忧吗?你难道不想看他的孩子被火烧死,看他痛苦吗?” 宗政无筹眉梢微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加重语气重复道:“孩子,给朕!” “为什么要给你?”痕香往后退了半步,因为这是那个女人的儿子吗?“如果这是我和你的孩子,你还会不会这样紧张?” 宗政无筹皱眉不语,只想着怎么才能拿到那个孩子。 痕香微微转头,看着凤辇另一侧,一个宫女打扮的人抱着一岁多的小女孩走出来,和她一样的姿势,只是位置不同,在火盆的两端。只要她稍微有点动作,那宫女手中的孩子就必死无疑。而那个孩子,是她的女儿,她和宗政无筹的女儿。 痕香心痛如绞,眼眶浮了泪,对宗政无筹道:“你看到了吗?那边那个孩子,她是你的女儿……已经一岁了。” 宗政无筹目光一怔,斜目扫了一眼,只见那小女孩肉呼呼的小脸蛋粉白稚嫩,眼睛又大又圆,漆黑的眼珠带着一股子灵动劲,一颗小脑袋来回扭动着,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仿佛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宗政无筹变了脸色,随口道:“谁知道那是谁的孽种!” 痕香心头一痛,她每次与宗政筱仁在一起都会服药,而那药就是他给她的,为了防止她怀上宗政筱仁的孩子而有所牵绊。如今,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宗政无筹沉眸,声音冷凝如冰,“即便是又如何?朕不亲手掐死她,已经算是仁慈了。快把你手上的孩子给朕,否则,朕真的会亲手结束她的性命。” 那一次,将痕香错当成她,是他此生至恨,亦是此生之悔。 “又一个狠心绝情的男人!宗政殒赫,他不愧是你的儿子!”启云太后在身边的男人耳旁低声说着,声音讥讽带恨。 宗政殒赫目中神色复杂变幻,撇过眼去。 痕香听了,身子直发抖,早就料到他不会认那个孩子,却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狠。在他心里,那个女子生的孩子,即便是他仇人之子,他也会为她而力保孩子周全。这便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可她又能怪谁,是她自己心甘情愿。 “我知道你恨我,可她毕竟是你的骨肉!你这样做,跟你的父亲当年又有什么区别?” 宗政无筹面色一变,恨道:“若不是你假扮成容乐,朕,绝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 痕香眼中的泪簌簌落下,落到台下的火盆之中,“呲”的一声被火苗吞噬。她看着下方炭火之中被烧得通红的铁钉,目光也映上猩红的颜色,眼神忽然决绝,“好,既然如此,那让她活在这世上也没意义。就让他们两个……一起去阴曹地府做个伴吧,也好过一个人孤独上路。” 说罢,她闭上眼睛,举起手就要将孩子扔下去。那是一个浑身被泼了油的孩子,一旦沾染了一点火星子,立刻就会爆燃,扑都扑不灭。 宗政无忧眸光一变,上前对宗政无筹怒道:“你到底是想救他还是想害死他?” 宗政无筹瞥他一眼,“如果他只是你一个人的儿子,朕会上去帮忙推一把。” 宗政无忧握紧拳头,冷哼一声。 九皇子策马跟上他们,指着宗政无筹对痕香扬声道:“你喜欢他?那好办,咱们商量商量,本王将他打包送给你,换本王的侄儿,怎么样?” 宗政无筹脸一沉,痕香却是笑了,笑得凄凉而讽刺,“我已经不需要了。我想那个孩子……她也不需要。”说完,再不犹豫,抬手就要将孩子扔下去,就在这时,轩辕殿侧面传来一声慌乱的惊呼:“痕儿,不要!” 痕香心底一震,手僵在半空,这个世上,会叫她“痕儿”的人只有三个,父亲、母亲,还有姐姐。她木然转头望去,只见轩辕殿侧面的高台下冲出两名女子,前面的那个,白衣胜雪,银发飞扬,清丽绝美的面庞除了紧张慌乱的神色之外,看着她的眼光极其复杂。 “阿漫!” “容乐!” 宗政无忧与宗政无筹同时惊喜唤道。眼中光芒亮起,溢满思念的眸子,情深无比。 这才是他的阿漫!宗政无忧大手一挥,马上的女子震落在地。刚才之所以不扔她,是因为他发觉太后似是并不知道那女子是假的,所以才佯装不识。 启云太后脸色大变。看了眼被宗政无忧扔下马的女子,没想到,那个真的是假的!转头,看胡总管,见他亦是神色疑惑。知道那地牢存在的人很少,会打开机关的人更少。她布了大量的人手每日十二个时辰轮流看守在封闭的石门外,有人出入,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启云太后锐利的目光直盯向端坐不动的启云帝,沉了声问道:“齐儿,你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给换了?” 启云帝没有回答,依旧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仿佛没听见似的,安静的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雕塑。 启云太后见他还不答话,顿时心中恼怒。她倏地站起身,隔着纱帐,一把拍上身前的龙椅。 “啪!”漆金龙椅承受不住强大的劲力,倏然坍塌,化作一堆散木萎靡在地,木屑四起。周围的人皆是吓了一跳,小旬子更是心中一惊,而启云帝并没有如启云太后想象的那般及时避开,而是随着那龙椅的坍塌砰然倒在了地上。仍旧是坐着的姿势,双腿弯曲,两手驾着,头上的帝王冠被摔落,一张清隽儒雅的面容此刻是一片死白的颜色,面部僵硬,神情却是平静而安详。他睁着两眼,眼中黯如无底黑洞,没有半点神光。 “皇上!”小旬子慌忙扑过去扶他。可他身躯已然僵硬,很沉,小旬子怎么扶也扶不住,悲从心起,一直强忍在心头的悲痛情绪瞬间宣泄而出,他放声大哭,“皇上,皇上——” 两边的宫女、太监看着启云帝这模样,吓得尖叫,纷纷跪倒。 台下的漫夭听到小旬子这般哭声,心头大恸,什么也顾不得,就朝高台上迈步跑了过去。 启云太后眼光一怔,望着倒在纱幕旁的男子,她脑子里“嗡”的一声,缓缓地缓缓地蹲下身子,用手指在他鼻尖一探,气息全无。她身躯一震,手腕翻转去摸他的身子,早已是僵硬而冰冷,完完全全的一具死尸。她踉跄后退,跌在凤辇的脚踏上,胡总管忙进来扶她。 “怎么会这样?”启云太后手脚突然变得冰凉,声音中竟带了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颤抖,她自己并不曾发觉。 小旬子只顾着哭,不说话。 宗政无忧看着急切跑上高台的漫夭,拧着眉,叫道:“阿漫,你要做什么?别过去。” 漫夭脚步微微一顿,扭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复杂的像是包含了这世间的一切情绪。思念、爱恋、无奈、痛苦、挣扎、愧疚…… 她望着半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的男子,心头思绪狂涌,她想不顾一切的朝他飞奔过去,投入他温暖宽实的怀抱,享受他的温柔呵护,可是,她的脚步却不由自主地继续踏上往高台之上延伸的台阶。 那高台之上,有一个男子,爱她爱到连性命都没了,甚至为了她,他连自己的尸体都要算计利用。 “无忧,对不起!”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命运就是这样,总在给人希望的同时,再给予重重的一击,让人绝望到窒息。她回过头,脚步变得缓慢而沉重。每走一步,都艰难到难以想象。萧可还站在远处,担忧的望着她。 九皇子看到萧可,眼光遽然一亮,但见她愣愣的站在那,连忙跳下马,飞快的从侧面掠了过去,拉过怔愣的萧可,一把揽着她的腰,骂道:“你这个笨丫头,没有武功,还站在这里不走,等死啊?” 萧可起初惊得差点叫出声,但一看是他,心里立刻安定下来,心湖之中泛起丝丝甜蜜。他的脸依旧俊美,还多了几分成熟。手很有力,稳稳的搂住她的腰,让人觉得安心。萧可垂下眼,脸上莫名染上一丝红晕,嘴上却死硬的回道:“你管我!我找死跟你有什么关系?” 回到原地,九皇子气哼哼的放下她,打量了一圈,几个月不见,这丫头居然瘦了这么多!眉头一皱,九皇子眼中闪过心疼的神色,嘴上却嫌恶道:“瞧你瘦的皮包骨,丑死了!看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萧可大眼一瞪,正想反驳,就听宗政无忧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启云太后突然拍毁龙椅,启云帝跌倒在地,高台上奴才们惊恐尖叫,令人疑惑。 萧可叹了一声,回道:“皇上,启云帝死了。” 宗政无忧一愣,九皇子先一步道:“胡说,刚刚还好好坐在那儿呢,怎么会死?难道是被启云太后刚才那一掌拍死的?” 萧可摇头,“不是。他是为了解公主姐姐的天命之毒才死的!他把内力都给了公主姐姐,还放干了身体里所有的血,配做药汤。以前我以为他是坏人,可他对公主姐姐那么好!” 九皇子愣道:“七嫂身上的毒解了?诶?你不是说‘天命’无药可解吗?难道放了人血就能解毒?还有,他都被放干了血,怎么还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萧可道:“他的血,跟别人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他的身体里也有‘天命’,但是他跟公主姐姐不一样,他的‘天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他娘应该是怀着他的时候中了‘天命’,是用我们上次说的那种方法把毒都逼到了他身上。他从小就服用很多珍贵的药材,服了二十多年,所以他的血,比这天底下任何一种药都要珍贵。其实,六年前我就见过他了,他去雪玉山找我师父求解药,可师父也解不了那种毒……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你们打来了,如果他不出现,太后会怀疑,万一知道地牢里的公主姐姐是假的,肯定会去他寝宫里搜,这样会影响公主姐姐驱毒。所以他临死前让小旬子把他抬过来,为公主姐姐多争取一些时间……” 宗政无忧心底一震,萧可后来还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难怪从开始到现在,启云帝一直都没开过口!他皱紧眉头,望着已步上高台的纤细背影,心里强烈的不安迅速扩散,感觉有什么在变了。他忽觉心头一慌,莫名的感到害怕。想也不想,便飞一般的掠了过去。

上一篇   夫妻相见(1)

下一篇   晴天霹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