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霹雳(2) - 白发皇妃

晴天霹雳(2)

漫夭一愣,见她神色间是难以取舍的挣扎,问道:“痕儿,怎么了?” 启云太后笑道:“因为她的孩子也在哀家手上,她若是把孩子给了你,她的孩子就得死。你说,她会如何选择呢?” 漫夭心头大惊,顺着痕香的目光看去,上次在慈悉宫里见到的那孩子竟然是痕儿的孩子?她心间一沉,顿时手脚冰冷。 宗政无忧握了把漫夭纤细而冰凉的手,对痕香道:“朕的孩子若是没了,你以为她会放过你的孩子?” 痕香一震,是啊,他们怎么会放过她的孩子呢?他们拿她的孩子要挟她继续为他们办事,一旦事情结束了,她没有了利用价值,她和她的孩子就只有死路一条。左右都不过是个死!她望着火盆那头她的女儿,心在滴血,也许她把这个孩子带到这世上根本就是个错误。 她最后又看了一眼她曾用生命爱着的男子,她在想,她这一生似乎一直在犯错。留在天仇门是错,爱上这个男人是错,听门主的话假扮姐姐与他缠绵一夜也是错,而生下这个孩子更是错上加错……她惨然一笑,罢了,就让她对一回吧。 抬头深吸一口气,把心一横,痕香不再看自己的孩子,便朝漫夭走去。然而,第一步还未迈出,死亡已悄然降临。 从大殿一侧闪身而来的黑衣蒙面人,身形奇快无比,手中利剑从她身后对准她心口位置直刺而出。 “痕儿小心!”漫夭惊惶大叫,但为时已晚。 黑衣人手中长剑贯穿了痕香的身体,那剑尖从前胸透出,对准的是她怀中的婴儿,显然是想一箭双雕。但就在那长剑入体之时,痕香似是早有所料般反应极快的将手中婴儿朝漫夭抛了过去。与此同时,她凄凉的笑看火盆那一头的宫女抱着女孩的手松开。 漫夭大骇,她没有去接自己的孩子,而是飞速掠下高台。她知道,她的孩子有无忧在定不会有事,而痕儿的孩子,傅筹却不一定会管。 飞身而起,手臂上挽着的白色柔缎仿佛被赋予了神秘的力量,朝着那女孩落下的方向疾射而去,在女孩就要被火舌吞噬之时及时卷住了孩子往起一带,眼看就能幸免于难。这时,那持剑的黑衣人纵身一跃,遥遥对准白色的柔光缎子狠狠劈出一剑,那冲天的剑气遇到被灌注了内力的缎子,猛地一震,柔缎虽未断裂,但那头被卷住的孩子却被震飞了出去。 漫夭大惊,想救再也来不及了。她伸长了手,无力的看着那孩子朝着台下广场内的石柱子撞了过去。 痕香绝望的看着她的孩子,眼底剧痛难忍,手捂着被穿透的胸口倒了下去。尽管做了决定,但亲眼见到孩子因她而死,如何能够安心闭上眼睛? “我的……念儿……”她口中喷出一大口血,就那么咽下最后一口气,摔落高台,坠在火盆之中。火星飞扬四溅,她仰躺着向上,圆睁的双眼盯着苍茫的天空,仿佛含着无尽的怨恨和不甘,无法瞑目。 “痕儿,痕儿!”漫夭遏制不住悲痛,朝她冲过去,接住孩子的宗政无忧眼疾手快,连忙上前捞住她的手臂。 “她已经死了。” “不!痕香!”这时,有人大叫一声,从房顶飞扑而下,手中拿了剑,直指着杀了痕香的黑衣人。 “门主,你说过不会伤害她的!你竟然杀了她!”常坚目光沉痛,望着火盆里被烈焰吞噬的女子,提起剑疯了一般的朝黑衣人刺了过去。那一剑他使了全力,如果是对付一般的高手,他绝对可以一击必中,但可惜,他的对手,是武功神秘莫测的天仇门门主。他仅仅在对方手中走过了不到十招,便中剑摔落高台,淹没在烈火之中。就在痕香身边的位置,同样被火红的铁钉刺穿了身体。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漫夭坐在地上,泪水未干。她怔怔望着那被无数根火红的铁钉子穿透的年轻身躯,在大火中渐渐化为灰烬。她只觉得无力,她救不了痕儿,连她的尸身都留不住。还有痕儿的孩子……这一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她已经无力承受。心如刀绞,六腑翻动,她缓缓抬眼,朝那孩子飞撞而去的石柱子看过去,本以为看到的会是惨烈的一幕,但那里什么都没有。她微微一愣,忽然有人在她身后说了一句:“孩子在这里。” 漫夭立刻转头,不知何时,宗政无筹站到了她身后,他的怀里抱着那个原以为必死无疑的孩子。她顿时大喜,扶着宗政无忧的手站了起来。 孩子没事!她连忙抱了过来,看了眼宗政无筹不自然的复杂神色,轻轻说了句:“谢谢!”她知道,对他而言,要救这个孩子,其实并不容易。尽管,这是他的孩子。 宗政无忧招手叫来九皇子,让他将两个孩子都抱走,退出轩辕殿广场。九皇子稍微有些犹豫,不大放心他,但为了不让他有后顾之忧,便听了话,与萧可一人抱着一个,会合无相子和大军。令他们奇怪的是,启云太后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她好像已经不在意这两个孩子到底死了没死。此刻,她安静的坐在凤辇之中,看着外面的几个人,神色冷漠,偶尔嘴角勾一勾,笑容也到不了眼底。 这场戏,接近尾声了! 宗政无筹低垂着眼睫,又抬起来,目光锐利的盯住那垂悬着金黄色帘幔的凤辇,双唇紧紧抿住,眉峰似箭。启云帝死了,容乐出现了,孩子安全了,痕香死了,常坚也死了,天仇门门主露了面……还剩下谁? 宗政无忧隐约能看出那层层帘幕背后除了那个女人之外,还有一个人,至于那个人是谁,他们心中都已经有数。 宗政无忧眯着眼睛,斜睨着宗政无筹,“你不想知道那里面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宗政无筹眉间拢了挣扎,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一个方向,平静的让人害怕。突然,他抬手,带有千钧力道的长剑横空一扫,那凤辇两边的宫女、太监及侍卫还不知怎么回事,便被他发泄般的尖锐剑气拦腰斩断,惨叫声迭起,鲜血狂奔。 寒风遽然猛烈,呼呼的刮着,掀起大片的尘沙。尊贵华丽的凤辇顶盖“砰”的一声,爆裂开来,漆金木横飞四射,华贵的金色帘幕被撕裂,一部分在狂风中片片飞扬,一部分失了支撑委顿在地,被地上蜿蜒流淌的鲜血染成妖冶的金红。 坐在凤辇之中的二人,顿时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光之下。 宗政殒赫靠躺着椅背,神色间有着严重的病态,脸颊削瘦,双眼凹陷,头发和衣裳却是整整齐齐。只脖颈旁,在凤辇顶盖被毁之时,被天仇门门主架上一把寒光闪烁的利剑。他似是并不在意那把随时都能要了他性命的剑,只望着宗政无忧和宗政无筹,目光少了几分往日的犀利,多了几分父亲的慈和与欣慰。他的身旁,启云太后头戴金凤发钗,身着金丝绣凤袍,端庄威仪。而她那张美丽不减当年的脸庞,没有了烧伤的疤痕。 宗政无筹只需一眼便能认出来。那启云国的太后,不是他的母亲傅鸢又是谁?! 果真是她?果真是她! 不一样的声音,却是同一个人。有些事情,他早就应该料到了!从知道她是天仇门的人以后,他便开始暗中调查,查到帮助天仇门的暗势力与启云国有关。之后,宗政无忧打到京城,她亲自上城楼,听说宗政无忧撤兵时的意外表情,又对启云帝带兵攻打南朝一刹那的失态,紧接着便离奇失踪。尔后,传出被启云帝抓来的消息,这些似乎都太凑巧了!最重要的是,启云帝根本没有理由,除非启云帝盼着亡国!记得小的时候,他曾问她,父皇为什么要杀他?她说因为父皇想让那个女人的儿子当太子,所以污蔑她的清白,不承认他的皇室血统。而有一次,他无意间听到她和天仇门门主说她一生所恨,除了宗政殒赫之外,就是启云国先帝容毅。 这些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她可以混入启云国不告诉他她还活着,也可以去刻意浇灌埋在他心中的仇恨的种子,她还可以因为恨宗政殒赫而蓄意分裂临天国疆土,让临天国因他和宗政无忧的战争逐步走向衰落,她甚至可以以自身设局,引他和宗政无忧来灭掉启云国……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必须建立在那些仇恨是真实的基础。他从前一直对此深信不疑,但今日,她竟然让他和宗政无忧对决,以生死定胜负,那一刻,他怀疑是自己太多心,他觉得这个人不会是他的母亲。 所以,此刻,他如遭雷击,浑身僵硬,似有一盆冰水当头泼下,在冷风中迅速将他冻结,几乎连血液也停止了流动。这个他叫了二十多年的母亲,他儿时唯一的温暖,也许从来没有在意过他的生死!否则,那十三年的穿骨之痛,她为什么会无动于衷? 他怔怔的望着她,眼中无数的情绪一一闪现,复杂之极。 事情走到这一步,其实再没什么可隐瞒的,傅鸳也没想再隐瞒。启云国太后,也就是傅鸢,她恢复了平常的声音,嘴角含着雍容端庄的笑意,像是在北朝皇宫时的口气,若无其事的唤了一声:“筹儿。” 宗政无筹眼光微微一颤,眼睛死死盯住傅鸢的双眼,指着地上的容齐,声音像是从喉咙深处硬挤出来的一般,问道:“他是你儿子,那我又是谁?” 傅鸢眼光微微动了动,浅笑着扭头看宗政殒赫,语气十分温柔道:“殒赫,筹儿问我他是谁?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呢?” 宗政殒赫一对上她的笑容,像是见了魔鬼般的表情,曈孔色变,脸色铁青。望着宗政无筹想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的表情,他心中十分愧疚。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找他,却没想到,他其实早就在身边。他第一次见到傅筹就怀疑过他的身份,派人调查,却一无所获。他便赐浴,命伺候他的人留意他身上可有云儿所说的胎记,可结果什么都没有。失望之余,他不自觉就对他多了几分亲近和信任,而傅筹各方面的出色,更让他大为欣赏,将至为重要的兵权交到他手上,却不料,傅鸢竟然没死,而这些都是那个女人的计谋。当他察觉有异,开始有所怀疑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这个女人真是可怕,为了报复他,无所不用其极。 傅鸢见宗政殒赫恨恨的瞪着她,她看似心情很好的扬眉笑道:“筹儿,你父亲不肯说,你可以问她。”傅鸢指了指他身后的漫夭。 这样残忍的答案,她要让他最心爱的女子来告诉他。 漫夭一震,见宗政无筹朝她望过来,他的眼神带着希翼、害怕、悲哀等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漫夭叹息,其实,他心里恐怕早已经有底了!只是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承认罢了。他一定是希望如果他不是傅鸢的儿子,那他宁愿做一个无名氏,也不能是云贵妃的儿子。他害怕了吧?害怕他这二十多年来坚持的信念不仅仅是一个笑话,还是被仇人利用来伤害他至亲之人的棋子。然而,结果就是那样残酷,她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承受得了? 漫夭张了张口,目光垂下,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已经体验过真相揭开的残忍,那种痛彻心骨的绝望,足以让人崩溃。而她,至少还有无忧,还有孩子。可傅筹有什么?如果一定要说他还拥有着什么,那大概就只剩下那冰冷的半壁江山。 上一辈人的仇恨纠葛,却要让下一代人来承受结果。她和痕儿如此,无忧、傅筹如此,容齐亦如此,他们本是无辜之人,可命运,却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让人不得安生。 她在心里叹息,而宗政无忧浓眉皱了皱,凤眸阴鹜邪肆,声音冰冷:“你是谁,我来告诉你。” 漫夭微愣,望向宗政无忧冷酷的面容,看来他已经知道了,可是他好像并没有因此放下对傅筹的仇恨。傅鸢真是残忍,在他们兄弟之间制造了那样多无法调解的恩怨,毁母之仇,夺妻之恨,傅鸢是要让他们兄弟二人即便有一天知道真相,也不能相认。 宗政无筹身躯微颤,没有转目看宗政无忧,只紧紧抿着唇,英俊的面庞渐渐开始发白。 宗政无忧道:“你,就是被她挫骨扬灰的那个人的儿子!她精心培养出来用来报复我们皇家的棋子。” “不可能!” 沉声否决,这是宗政无筹的第一反应。“我不可能是她的儿子!你要找的人身上有龙形胎记,而我身上,并无任何胎记。”他说得如此肯定。 “你身上当然没有,”傅鸢接口,唇边笑容益发灿烂,“因为当初抱走你之后,为了不被认出来,我让人将你身上的胎记除了,否则为何你腰侧从小便有一个长不平的疤?” 宗政无筹身躯巨震,面上血色褪尽,“朕,不信!” 他急急否认,半生戎马,在刀尖上行走,从未有过这般惶恐。 “你可以不信。哀家不逼你。”傅鸢笑得淡定,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宗政无筹手心冰冷,身子僵硬,目光转向其他人,宗政无忧面容冷峻,眼光复杂,宗政殒赫目带愧疚和担忧,而他爱的那个女子垂着眼,神色间依稀能看出怜悯和不忍…… 他脑子里轰鸣一声巨响,再也动弹不得。 五年的逃亡,在鲜血和尸体中挣扎,在黑夜的雪地里艰难地像狗一样地爬行,在冰冷的湖水中与死亡做抗争,一心念着他的母亲还在受苦,他要活下去,活下去才能营救母亲……那时,他五岁! 多少年沙场厮杀,冲锋陷阵,伤痕叠累,费尽心机拼命的往上爬…… 十三年,为记住母亲曾受过的痛苦,他任人将那样尖利的带着倒刺的钩子,狠狠地穿透他的脊梁骨,再狠狠拔出来,白骨森森,血肉飞溅…… 这一切的一切,他心甘情愿的承受着,为的是他的母亲! 可原来,一生的信仰,坚持的信念,舍弃了自己的最爱……到最后,只是一场空,为了他人做嫁衣裳。 身份是假的,仇恨是假的,亲情是假的……他为了这虚假的仇恨,不惜一切代价所报复的,全都是他至亲之人。篡权夺位、毒害父亲、利用妻子、羞辱兄长……还有,还有他的默认,促成了他的亲生母亲被挫骨扬灰的结局! 宗政无筹手中的剑“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尖锐的声音仿佛刺穿了他的灵魂,将他剖解的支离破碎。 他站在冷风里,很久很久都没有反应,像是一座雕像。

上一篇   晴天霹雳(1)

下一篇   情事如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