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逢对手(2) - 白发皇妃

棋逢对手(2)

就这样,因为这位郡主对宗政无忧的爱恋,令本不易推行的水果奶茶在这个陌生的年代从贵族开始兴起,竟风靡一时。而“璃月公子”这个名字也在第二日传遍了整个京城,上至皇亲贵族,下至官员财主,凡是有钱有势有地位的人,在建造家园府第之时,无不以求得“璃月公子”一纸设计图为荣。 宗政无忧成了拢月茶园的常客,往后的半个月里,他来时没再让九皇子跟着,一个人坐在樱花树下要一壶极品西湖龙井,静静的坐着。 这一日,已经很晚了,到了茶园关门的时间,但宗政无忧仍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桌上的那壶茶,早已经凉透,也没让人添水或者重沏。漫夭不能催他走,就让园子里的人都回去休息,她自己留下来照看。反正她这些天为避免出入公主府被人发现身份,都是住在园子里。 沉鱼也走了,茶园一下子安静下来。 漫夭坐在离他不远处的琉璃桌旁,看他一身白衣披着冷月光华,看起来竟然那样孤单。她受了蛊惑般地起身朝他走去,走到他身边,她才猛然回神,连忙问道:“殿下的茶已经凉了,要不要换一壶?” 宗政无忧抬眸,看着她没说话。同样的冷月光华下,她一身素白,淡淡的笑,从骨子里透出一种无法言说的孤单和寂寥。宗政无忧心中一动,将茶壶推到她面前,漫夭替他换了一壶新茶,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浅笑询问:“殿下不介意吧?” 宗政无忧一直望着她,目光流转,淡淡道:“介不介意……你都已经坐下了。本王倒是好奇,你一个女子,不在家等着嫁人生子,却为何要自己跑出来弄这么一个茶园?”更让他奇怪的是,她定的茶园每天只接待二十位顾客的规矩,显然不是以赚钱为目的,那她这么辛苦耗财耗力开这茶园又是为了什么?这十几日,他时常看到她一个人捧着一杯茶,很安静地坐在一个地方出神,似灵魂游离了身体。她看上去一直都是镇定淡然的表情,仿佛天塌地陷也不能令其动容半分。他忽然想,这世上会不会有那么一件事或一个人,能令她那双淡然而又明慧的眼眸现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漫夭微微一愣,宗政无忧果然识穿了她女子的身份!她皱眉道:“谁说女子就只能在家等着嫁人生子?她们也可以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可以是独立的,不一定非得依附于男子才能生存。如果可以,我宁愿不嫁,一个人守着这园子终老,也不失为一种归宿。” 可惜,她的身份不允许。 宗政无忧明显一怔,再朝她看过来的目光一瞬间闪过无数表情,很是奇怪,漫夭猛地意识到她的这种思想在这个男权至上的年代超乎寻常,她忙笑了笑,正想着怎样岔开话题,却见宗政无忧将身子往后一靠,忽然问道:“你可会下棋?” 漫夭的思维有点跟不上他的节拍,愣了愣,摇头,以为宗政无忧会失望,谁知他竟然说了句:“本王教你。冷炎,拿棋来。” 漫夭呆了一呆,几乎以为自己听错,她万分奇怪地望着他面无表情的俊美脸孔,心想这个人的行事作风当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难道是他寂寞得太久了? 一刻钟之后,冷炎神速现身,将棋盘和装了棋子的锦盒放到桌上,漫夭低眸看了一眼,只见那白玉做的棋盘晶莹剔透,定然价值不菲,在那棋盘的中央,还竖着刻了四个字:楚河汉界。 是……楚河汉界?! 漫夭整个人僵愣在那里,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象棋!他说的竟然是象棋!!! 漫夭无比震惊地抬头,呆呆地望着宗政无忧,宗政无忧却没有抬眼,只是淡淡问了一句:“你认识这棋?” 她没有回答。那一瞬间,她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宗政无忧是谁?为什么会有象棋?这象棋从何而来?他为什么要摆到她的面前…… 她还在怔愣,宗政无忧已摆好棋子,简单给她讲了一遍每个棋子的走法。漫夭回神,看着他邪妄深沉的眼睛,她终是没有将心中的问题问出来,而是沉淀思绪,故作初学者,拈了棋子乱走一气。 宗政无忧由着她乱走,甚至陪她周旋,就算红子送到黑子的嘴边,他也不吃。 漫夭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问,就这样与他下着。她面容沉着淡定,心中却百转千回。 宗政无忧看着她移动棋子的手,神思漂游。他有多久没与别人下过棋了?已经记不大清楚。他的手无意识地摩挲着一枚黑子,正要落下时扫了一眼棋局,猛然间心头一震,才发现自己已无路可走。纵观棋局,他的路都被封死,所有的子都被困住,车不能走马无法跳象无处飞士不能支……他一子未失,将却不得救,输赢竟成定局。 “你会下这种棋?”宗政无忧犀利的眼光紧紧将她锁住,微带急切地问道:“你从何处习得?” 漫夭没有回答,她抬头回望着他的眼睛,试图从那双邪妄的眸子里看出些什么,但那双眼晦疑莫测,什么也看不出来。她淡淡的笑,不答反问道:“殿下又是如何学来的?” 月光如水,倾洒在二人身上,他们静静对望,相互猜测疑惑着,心思各异。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长,桌上新添的热茶,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在两人视线间升腾缠绕,再一点点散开。 宗政无忧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灼目,盖过满园流光。他说:“再来一盘。” 漫夭没有反对。 棋子归位,依旧是她红子他黑子,漫夭浅浅笑道:“殿下先请。” 宗政无忧也不推让,起子先行,不再是初时的漫不经心,每一步都深思熟虑,漫夭越是多走一步,越是心惊。棋如人生,透过一个人的棋术,去看一个人的心思,当真是深不可测。纵使她全力以赴,仍觉有些吃力。 这一局,持续了半个多时辰,他们都走得很慢,谁也不会出言催促,给足对方思考的时间。 空气中有淡淡的香气,似有若无的萦绕着鼻尖,令人不自觉心神恍惚。宗政无忧看着对面静坐的女子沉思中的面容,一双充满慧光的眸子,仿佛月光下的清泉,清幽明澈,淡静美好得不可思议。这是许多年来他第一次用心去看一个女子,竟不觉得排斥。 “殿下,离王殿下?”漫夭落子之后,见他毫无反应,一抬头,他竟怔怔地望着她出神,那种目光是她从未见过的……透着思忆的空茫,她蹙眉轻唤。 宗政无忧蓦然惊醒,神色微变,眼中划过一丝冷厉,转瞬即逝,恢复一贯的邪魅深沉,捻起一枚棋子,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别告诉本王你叫璃月。” 漫夭忍不住轻轻一笑,说了自己前世的名字:“漫夭。” 宗政无忧问:“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夭?” 漫夭摇头,眸光微垂,淡淡道:“是早夭的夭。一生坎坷,注定不长寿。”前世算命先生是这么说的,事实上也应验了。她执子望他,轻声问道:“你呢?宗政无忧……你的父母一定是希望你一生无忧愁。” 宗政无忧没说话,端起已凉透的茶,浅浅啜了一口,冰冷的茶水有了涩涩的苦味。 他淡淡道:“为何不是站在最高处俯视苍生,却一无所有?”无忧,无有。他嘴角的淡笑含着那么点讽刺,朝她望过来。 漫夭心尖一颤,忽然觉得他们之间似乎离得很近。也许是烛光太柔月色太美,也许是多年寻觅难得棋逢对手,恍然之间,她感觉在某些方面,他们竟奇异的相似。不过是一个名字,本可以有无数种解释,但若不是历尽沧桑,谁会赋予自己的命运最悲凉的注解? 那一晚,那一局,历经两个时辰,最后和棋,谁也没有赢了谁。 忽有风起,卷起柳梢枝头,带着冰冷的寒煞气息,拍打一树残红,落花似血。 气息突变,一股强烈的萧杀之气,瞬间充斥了整个园子。宗政无忧眸光遽冷,面色却是冷静从容,勾唇冷笑道:“都现身吧,本王没有耐心再等下去。” 十多名蒙面黑衣人遽然现身,将他们团团围住。 漫夭一惊,这样强烈的杀气,这样多的人,她竟丝毫没有察觉?!暗暗运气,却突然发觉她的内力提不起来,顿时心中惊骇无比。她扫了眼周围的黑衣人,只见他们紧握着手中的长剑,面色凝重地紧紧盯住宗政无忧,看来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可是,为什么她会突然失去了内力,而宗政无忧好似什么事都没有? 宗政无忧姿态优雅地喝着凉茶,嘴角含笑,口中却是冷哼道:“他还真是不死心!无隐楼的人请不到,找了你们这些不入流的杀手,就想要本王的命?” 他似乎知道是谁想要杀他,竟还这般淡然以对,想必这样的刺杀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了。而那个想要他命的人,能在他明知是谁的情况下,还能好好的活着,真是奇怪! 为首的黑衣人眼光一厉,杀气更盛,也不多言,朝着同行之人使了个眼色,提剑齐齐朝他刺了过去。那速度,极快,不过眨眼功夫,数柄剑形成一张精心织就的死亡之网,朝他当头罩下。 宗政无忧彷如不觉,仍自顾自地喝茶,神态闲定。漫夭不自觉提了心,心想宗政无忧不会也跟她一样突然丧失了内力吧?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一个快如鬼魅的身影凭空闪现,在宗政无忧身边亮出一道冷冽寒光挡开他周围的剑光。 冷炎?她几乎忘了,他身边还有这样一个神出鬼没的人。而那些杀手也并不真的像他所说的不入流,至少对于她来说,不是。那些人训练有素,个顶个的都是一流高手,每一招绝不含糊。冷炎被他们围在中央,虽未见败迹,但若是想把他们都解决了,似乎并不容易。 有一名黑衣人抽身而出,锋利的剑刃忽然削向宗政无忧的后颈,眼神凶狠,动作迅猛,却又悄无声息。 漫夭惊得脱口叫道:“殿下小心——”还未喊完,那黑衣人竟已经倒下,咽喉处插着一把断剑。宗政无忧仍然闲定地坐在那里,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凤眸微挑,语带嘲笑道:“剑的质量如此低劣,怎么乌啸门的生意已经差到这等地步了吗?” 乌啸门?漫夭心底一震,那是一个声名仅次于无隐楼的杀手组织,只要出得起银子,什么任务都敢接,据说至今还未曾失过手。 黑衣人被点破身份,愣了一愣,明显有些慌神,再顾不得和冷炎缠斗,举剑朝宗政无忧背后刺了过来,宗政无忧一扬手,这回漫夭听见了利器破空的声音,紧接着他的身后响起一连串地惨叫。 近十名黑衣人翻滚在地,双手紧紧捂住眼睛,鲜红的血从他们粗糙的手指间流出来,淌了一地。漫夭怔住,身子顿时有些僵硬。 宗政无忧由始至终,不曾回头,他的表情淡漠平静的像是杀死几只蚂蚁。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之气,刺鼻。湿热粘腻的液体,蔓延在她的脚下。她虽然会武功,却只用来自保,从未杀过人,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直面残酷血腥的搏杀,见证上一刻还喘着气的活人,下一刻瞪着眼,面目狰狞地倒在她的脚下,停止呼吸。她只觉全身发冷,死过一次的人,似乎对死亡格外的敏感。 黑衣人还剩下三个,在冷炎的剑下一死两伤。他们看着身边倒下的同伴,眼中渐渐升腾起恐惧,开始寻找脱身的方法。杀手也怕死! 宗政无忧将目光停留在漫夭的身上,看她眉头紧蹙,脸色微微发白,他忽然倾了身子,语带关怀道:“惊着你了!” 这话一出口,两名黑衣人立刻将目光锁定她的身上,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将冰冷的剑已经架上了她的脖子。漫夭瞪着仍带着笑意的宗政无忧,他是故意的! “别动,离王,想要他活命,放我们走。”黑衣人全然将她当做了保命符。 宗政无忧漫不经心地望去一眼,冷漠道:“她的死活,与本王何干?” 漫夭气结,这个男人故意把她引入黑衣人的视线,又不管她的死活,他想做什么? 黑衣人也愣住,刚才离王明明很关心这个比女人还要美的男人,此刻怎又变得这样毫不在意?甚至,他还干脆地靠着椅背,抄起手来,完全一副与他无关的看戏姿态。 漫夭银牙暗咬,摸不准宗政无忧到底是什么心思,她眸光一转,抬手轻轻碰了碰面前的棋子,对宗政无忧大使眼色。 宗政无忧没给她反应,黑衣人却不负她所望,以为那棋子有什么玄机,当机立断飞起一脚踢翻琉璃桌。咣的一声,茶具碎了满地,白玉棋盘摔成几半,精致圆润的棋子滚得四处都是。 宗政无忧眸光一沉,冷冽无比的气息瞬时充斥了整个茶园,他两眼一眯,手腕翻转,有什么东西飞速射向黑衣人的四肢。 一声尖锐的惨叫,几乎刺破她的耳膜,黑衣人瘫倒在地,浑身抽搐。漫夭这才看清宗政无忧射过来的夺命暗器,竟是他随手摘下的四片柳叶。 宗政无忧看也不看那黑衣人,只定定地望着她,凤眼半眯,这个女人……是有意的!用眼神传递消息是假,诱使黑衣人毁他棋子,引他出手是真。她的心思当真细腻,竟看出他对这副棋的珍视。漫夭在他冷冽眸光的注视中微抬下巴,默默表达着她的不满:“是你先算计我。” 最后一名黑衣人看着被深深钉入前一名黑衣人四肢经脉的柳叶,顿时明白了他们与宗政无忧之间实力相差悬殊,当下一阵慌乱,将漫夭当做盾牌般地狠狠推了出去,转身就欲逃走。 漫夭不防,身子不可控制地扑向冷炎,冷炎皱眉闪开朝黑衣人追了出去,而她便没有选择的直直地,直直地扑到了冷炎身后那个连喝过的茶水都不让女人碰的绝世男子身上。

上一篇   棋逢对手(1)

下一篇   非她不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