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缠绵(1) - 白发皇妃

绝望的缠绵(1)

云思殿是原先云贵妃所居宫殿,经过修整后,漫夭住了进来。这座宫殿并不奢华,但足够精致。寝宫窗外有两排高大的梧桐树,如今又是三月,梧桐树才冒新芽。 这天晚上,漫夭坐在窗前,正用心给孩子缝制衣裳。两个孩子都乖乖的躺在床上睡着了,粉嫩的小脸十分可爱,让人看上一眼心就会软成一团。 漫夭时不时扭头去看,带着慈母的温柔和疼爱。 “见过郡主。”门外传来宫女的声音,被漫夭认作义妹封为郡主的萧可大步走了进来,叫了声姐姐,漫夭连忙嘘了一声,示意她小声点别吵醒孩子。萧可连忙收声,进屋后压低声音道:“这些事情让她们做就好了,何必姐姐亲自动手。” 漫夭招呼她坐了,笑道:“我想趁有空的时候,多为孩子做点事。” 萧可道:“姐姐眼里现在只有孩子,您也得多抽出点时间陪陪皇上啊!我听说皇上和姐姐都不说话了,还每天晚上睡御书房,你们吵架了吗?” 如果只是吵架就好了。漫夭苦笑,从启云国回来以后,宗政无忧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她同他说话,他也不理,仿佛听不见。他每天中午来看一眼孩子,坐一小会儿,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她知道他介意什么,但她没办法解释,她不能因为现在爱的是他就去否认自己曾经的感情。 萧可又道:“我最近进宫,经常听到宫女太监聚在一起议论皇上为什么不封姐姐做皇后的事。我也很好奇,皇上那么喜欢姐姐,为什么不册封姐姐为后呢?” 漫夭淡淡道:“册不册封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个虚名。” “可是,不册封,他们会乱讲。”萧可撅着嘴,气呼呼的。 不用想,漫夭也知道那些人会议论些什么,无非就是说她失宠了,皇帝很快会有新欢云云。这些事她早已听腻了,不奇怪。她淡淡笑了笑,“管别人怎么说呢,日子是自己过的,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倒是你,和老九怎么样了?如果想好了,就早点定下来,也了却我一桩心事,省得我走的时候惦记。” 萧可一听这话,柳眉一皱道:“姐姐又说这丧气话,什么走不走的,只要姐姐好好休养,别生气,也别太悲伤,凡事都想开一些,慢慢会好的。” 会好吗?漫夭垂目,眼光黯然道:“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 天命之毒霸道无比,虽毒素已除,但她心脉早已受损,加上那日悲伤过度,落下病根。如今要想好起来,只怕不大可能。她忍不住叹气,天命天命,也许命中注定,不论哪一世,她都无法长寿。最近经常觉得胸闷,上不来气,有时候,她连孩子也不敢抱,生怕自己突然有事,会伤着孩子。所以很多时候,孩子都是交给奶娘照顾,她在旁边看着。而朝中政事,她也不再参与。 萧可闻言难过地低下头去,幽幽问道:“姐姐,为什么你不让我告诉皇上呢?如果皇上知道了,一定不会再跟你斗气。” 漫夭叹道:“我不想增加他的心理负担。以前只是南朝,都有处理不完的政事,现在刚接手北朝和启云国,他忙得几乎连吃饭睡觉都顾不上。最近又传来消息,周边各国已经结盟,集结百万兵力进犯边关,欲趁此机会分一杯羹,不给我们休养生息的机会。这些事情已经够他烦心的,我们就别再给他多添烦恼,平白的让他多操心。” “哦。”萧可闷闷的应着,心里越发的不好受,尤其想到刚才在外头听到的消息。她犹豫了一下,道:“姐姐,今天罗将军班师回朝,听说他从附属国带回很多奇珍异宝,还有属国特地为皇上准备的礼物,姐姐要不要去看一看?” 漫夭想了想,出去走走也好,反正两个孩子都睡着了,她和无忧之间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这几个月,她想了很多,先后爱上两个人并非她所愿,但已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再执着于此也无济于事。她已经对不起容齐,在剩下的日子里,不能再对不起无忧。这样想着,她就去了。 宽敞气势的宜庆殿,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宗政无忧独坐首位,习惯性的将座位腾出半边位置。下首坐着罗植将军和三位属国使臣,另有九皇子和几位大臣。推杯换盏,众人相谈甚欢,庆贺罗将军得胜归来,唯宗政无忧始终面无表情,在使者向他敬酒时,他举杯便饮,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一名使者起身行礼,语气恭敬道:“启奏皇上,微臣此次入京朝见皇上,除了方才那些贡品之外,我王还特地为皇上准备了七名舞姬,她们身姿曼妙,舞艺超凡,希望皇上喜欢。”他说着抬眼偷瞧上位坐着的年轻帝王。听说最近帝妃不和,这应该是一个好时机。 宗政无忧扫了使臣一眼,神色淡淡道:“替朕谢谢土鲜王。”说着自顾自的饮酒。 宜庆殿外,漫夭人还未入殿,便听见里头传来轻扬悦耳的丝竹之声。快到门口时,她顿了一顿,想着就这么进去,会不会冷场?如果无忧仍然不理她,在大臣们和使者的面前闹别扭就不大好看了。 她有些犹豫,萧可催促道:“姐姐,快进去吧,皇上看到你来,心里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会高兴吗?也罢,不管他理不理她,只要他心里高兴就好。想到此,她便和萧可一起朝大殿走去,还未进殿,已然看到殿内情景,两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大殿中央,七名舞姬正妖娆起舞,她们个个身材火辣,全身上下仅有的遮蔽之物便是两条半透明的绛紫色薄纱,一条松松围在胸口,用金丝带系住,露出深沟和半边雪白的胸脯,随着腰肢的扭动,微微颤动,诱惑不已,另一条紫纱斜斜系在胯上,半边粉白修长的美腿展现在众人的眼前,看的人血脉贲张,恨不能变成她们身上的紫纱才好。而遮盖着重要部位的紫纱位置,绣有一朵黑色的罂粟,增添了几分神秘之感,仿佛有一种天然的魔力,引人一探究竟。 她们面上的妆容妖娆瑰丽,带着一种异域风情,眼光流转魅惑勾人,配合着那撩人的舞姿,致命的引诱,是个男人怕都移不开眼。 人有七情六欲,自然的反应谁也无法抗拒。殿内的男人们皆看得目光呆直,就连宗政无忧也眯起了凤眸,目光透出几分迷离的醉意,眼底燃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异样光芒。 漫夭心间一沉,见一名舞姬大胆上前,在宗政无忧的桌案前半跪下身子,低头再仰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甩开,挺起胸脯,一手拈上系在胸前的金丝带,欲解不解,看得人心痒难耐。 宗政无忧眸色微微一变,拿起一只筷子点住舞姬的下巴,勾起一边唇角,似笑非笑道:“跳得不错。” 舞姬得到年轻帝王的称赞,心中自是大喜,更是要使出浑身解数。便媚眼一勾,低头就含住那只筷子的一头,舌尖慢慢舔弄着伸出来,眼神痴媚,姿态极尽挑逗,看得一旁的男人们都忍不住吞咽口水。 漫夭忽然不想在这里呆下去,转身就要走,萧可急急扯住她,低声道:“姐姐不能走,你要是走了,皇上也许就成别人的了。” 漫夭心头一窒,胸口又闷得发疼,仅仅是看到这些她就已经如此难过,那么,得知她心里还爱了另一个人的他又该有多痛苦?她按住胸口,仰天叹息,声音幽幽道:“如果他连这种诱惑都抵抗不了,他就不是宗政无忧。” 萧可愣了愣,就在这时,大殿里传来一声惨叫,她们连忙回头去看,只见先前以媚态挑逗帝王的那名舞姬倒在地上,喉咙被筷子所刺穿,娇娆的面容因临死前的恐惧而变得狰狞。 沉浸在撩人舞姿中的众人被这突然惊变震得猛然回神,看着帝王深沉的面容,手心沁出冷汗。那位献上舞姬的使臣更是吓得不轻,这七名舞姬,是土鲜王特地请人精心调教出来的,至今为止,还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她们的诱惑,而这位年轻帝王刚才明明也被那舞姬所惑,怎么转眼间就变了脸? 其它六名舞姬柔软的身躯立刻僵硬,再也不能扭动半分,她们看着上一刻还好好跳着舞的同伴突然就这么死了,不由惊恐的望着上座那位面无表情的年轻帝王,吓得浑身发抖。 “皇上息怒!”丞相首先反应过来,忙垂首下跪,众人忙随之。 宗政无忧看也不看地上的女人,只掀了眼皮,沉声道:“一个小小的舞姬,也胆敢在朕面前玩花样!哼!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他犀利的目光一扫跪地的三名使臣,进献舞姬的土鲜国使臣立刻身子一抖,低下头去,另两名使臣也吓出一声冷汗,暗自庆幸他们的人还没献上来。而帝妃不和的传言,在他们看来,根本子虚乌有。 小祥子忙叫了人来,把地上的那名舞姬拖走。 土鲜国使臣叩头道:“小臣有罪,未能调教好她们,使得她们触怒龙颜,请皇上恕罪!” 宗政无忧端起面前的杯子,淡淡道:“起来罢。其余六个,你们看着谁喜欢,就挑了带回去。” 大臣们哪里敢说喜欢,只齐声道:“臣等不敢。” 宗政无忧挑眉道:“既然都不喜欢,那就打发了去窑子。这么美的舞姿,埋在深宫里可惜了,应该让更多人看到。” 一顿庆功宴就这么结束了,宗政无忧在众人的跪拜声中离席,走出大殿看到远远立在殿外的女子,他微微一愣,冷冽的凤眸掠过一丝欣喜的光亮,却又立即隐了下去,垂下眼帘,面色淡漠的从她身旁走过。 漫夭闻到他身上飘来的一丝酒气,眉头一皱,他从来不饮酒的,今日竟饮了酒! “无忧。”她快步朝他追过去。宗政无忧脚步不自觉顿了顿,又继续往前走,没有回头。 漫夭跟在他身后,一直跟到御书房。看着他走到御案前坐下,她就站在他旁边。 宗政无忧忍住不看她,不跟她说话。一想到她心里还有一个人,想到那个人的位置也许更甚于他,便如尖锥刺心,痛不可当。按捺住心中澎湃的复杂情绪,翻开一本奏章,看了半响,一个子也没看进去。头有些沉,从七岁以后,他视酒如仇,这是第一次想喝酒。酒果然不是好东西,一个舞姬竟也能撩拨起他的欲望。 漫夭见他眸光变了几变,太阳穴的位置突突直跳,她便伸手拿过他手中的奏章放回原处,轻声道:“累了就休息吧。明天再批阅。” 宗政无忧仍然没抬头看她一眼,他径直起身自顾自进了里屋。 漫夭叹气,命人打来水,然后遣退下人,将宗政无忧按坐在床边,拧了毛巾就要帮他擦脸,宗政无忧一怔,斜眸睨着她。 漫夭轻笑道:“怎么?不习惯我伺候你吗?还是你喜欢那些宫女伺候?” 她仿若无事般的笑容,似是回到了过去那些幸福美好的日子。宗政无忧心头一动,袖中的手握得很紧。漫夭拢住他的银发,擦拭着他隐现疲倦的脸庞,动作十分轻柔。 宗政无忧不动,就任她摆弄,心中渐渐升起的温柔和甜蜜夹杂着苦涩和窒痛,挣扎着,仿佛找不到出路。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在她面前,他所有的骄傲和自信,脆弱的不堪一击。以前是傅筹,如今是容齐。她对傅筹没有爱,可她对容齐却是实实在在的爱过。他和傅筹都利用过她,伤害过她,只有容齐的爱完美无缺,似是永远也无法超越。尽管,他可以为她生为她死,为她放弃江山承受别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甚至,为她放过将母亲剉骨扬灰的仇人…… 他一直以为,这个世上只有他才是最爱她的,可如今,多了一个容齐,一个同样深爱她又为她付出性命的男人! 容齐年轻的生命于她,就好比黑夜里绽放的烟火,停留在最绚烂的时刻,永远定格。他不知道该怎样去超越那个男人,他怕他终其一生也比不过容齐。 漫夭帮他擦完脸,蹲下身子,为他脱鞋。宗政无忧一把拽起她,“你做什么?” 漫夭微微笑道:“伺候你洗脚啊。” 宗政无忧眼中划过异色,“这种事情不用你。” 漫夭抬头,笑道:“为什么不用?伺候夫君洗脚不是这个世界里的女人该做的么?我又不常做,就这一次,以后你想让我帮你洗,只怕也没机会。”说着又要蹲下身子,但腰还没弯下去,就被他一把拎了按在床上。 铺了锦被的大床虽不特别坚硬,但她仍是一阵头晕目眩,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他高大的身躯已经倾压过来。 手臂撑在她颈侧两边,他紧紧盯住她的眼睛,眸光复杂,似是在沉痛和思念中挣扎不休。 “你还记得我是你夫君就好。”他记得找到启云国皇城边的村子时,那些人称她为夫人,容齐的夫人,似是与他们很熟稔的样子。一想起来,心头便像是扎了一根刺。 漫夭抬手去摸他的脸,那么俊美绝伦的一张面庞,没了纯净,只有疲惫和挣扎。她心疼的叹道:“我当然记得。你是我的夫君,这辈子的良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还是,永远都是……” “那……容齐呢?”他问,小心翼翼。 漫夭眸光一变,眼中痛色划过。容齐,每每想到那个名字,她都不由自主的心痛。垂下眼帘,她忍不住侧过头去。 宗政无忧眼光一沉,扳过她的脸,不让她逃避,“为何不说?你不敢看我?” 她张了张口,叹道:“无忧,我们……不提他好吗?” “为何不提?因为他让你心痛了?”他犀利的眼光直迫向她眼底,让她所有的一切无所遁形。 漫夭艰难开口:“他已经不在了……” “谁说他不在?”宗政无忧目光沉痛,用手戳了戳她的心口,声音悲凉道:“他,在你这里。” 这才是他最在乎的!不是过去,而是现在,那个人用鲜血和生命将自己深深刻进了她的心底,谁也抹不去,甚至连触碰都不可以。 “无忧……”漫夭无力唤他,心痛如绞。她知道他的眼睛里揉不进沙子,也知道他倾尽一切,想要的只是一份完整无缺的爱情,可是,事已至此,她能怎么办?难道要将容齐从她记忆里抹去吗? 挣脱他的手,她再次侧过头,看着窗外风吹竹影摇曳,透过窗子,在床前被乌金挂钩拢住的黄色床幔上印下几道阴影,时深时浅,却总也在那儿。 宗政无忧忽然软了身子,趴在她身上,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瘦削的肩头。他也不想逼她,可他心里真的害怕。 他将脸埋在她颈窝,两具身躯紧紧相贴,她身上淡淡的馨香散开,若有若无的缭绕在他的鼻尖。他身子微微一僵,刚才被挑起又被压制住的欲望顿时按耐不住,体内的酒精更在此刻推波助澜。

上一篇   情事如烟(2)

下一篇   绝望的缠绵(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