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缠绵(2) - 白发皇妃

绝望的缠绵(2)

他眸子一暗,幽深如潭。 抬头看她。 漫夭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一回眸,便望见了他眼中遽然涌现的强烈渴望,以及他浑身散发出的让人心跳加速的欲望气息。 她忽然有些害怕。他们已经一年多没有行房了,不知道这身子还能不能承受得了那般激烈的动作。 宗政无忧见她蹙眉,似隐有惧意,不禁心底一沉,不自觉就想,她如今竟连和他一起也会有所顾忌了?想到此,心中百味齐集,说不出究竟是痛还是怒。 漫夭没注意到他此刻的表情变化,只觉得被他这样压得久了,有些喘不过气。 “无忧……” 她想叫他起来,但话才出口,就被他低头吻住。 双唇灼热,紧紧相贴,他的吻炽猛而急切,似是想念了很久很久。触电般的感觉,令她身躯一颤,体内久违的激情瞬间被点燃。 喘息急促,她心跳加速,如鼓在擂。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正欲回应,他的唇却突然离开了。 她微愣,抬眼见到他眼中来不及收起的迷醉挣扎,以及他的努力克制,胸口急剧起伏,喷薄在她面庞的他的呼吸灼热而滚烫。 “无忧,你……”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大掌疾挥,狠狠撕裂她的衣裳,露出雪白的酥胸。他呼吸粗重,进而飞快的除去她身上所有衣物。 黄幔落下,将帐内的二人与外头隔绝开来,掩住一床春色。 屋子的四角垂悬的宫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透过绸缎般柔滑的明黄床幔,在二人的身上照出隐约而朦胧的光线,多了些梦幻之感。 “阿漫……说……你爱我。”男子喘息着,声音带着急切的颤抖,急于索取一个答案。 “恩,我……我爱你!无忧……我爱你!”女子同样颤抖的声音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哀伤。 男子听了忽如困兽般地低声嘶吼:“不,不够!还不够!我要你只爱我一个人!阿漫……告诉我,你只爱……只爱我一个人!”带着诱哄般的语气,男子目光炽烈,无限企盼。 女子却流下眼泪,泣不成声,“我……我……” 绝望,令人窒息的绝望肆意流淌在这间寂静的屋子,打散了空气中先前弥漫的浓郁的暧昧气息。 如果没有放尽鲜血的延续性命,如果没有利用尸体争取时间,那也许,也许她还可以坦然的说,她和容齐之间已经过去…… “无忧,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从来没有改变过。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一定先找到你,只爱你一个人!” “可我不想要来世,我……只要今生……” 那是一个疯狂的夜晚,他们在极致的快乐中感受着彼此心底最沉痛的悲哀,直到天亮,宗政无忧也没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他还不肯罢手,她却已筋疲力尽,在浑浑噩噩中昏昏欲睡。临睡前,听到他无限悲凉的语气喃喃问道:“若容齐活着,你……还会跟我走吗?” 她想说,会。但那个会字卡在喉咙口,没来得及说出,她就已经昏昏睡去。 她想,明天再说也是一样的。可是,她没想到,这个明天,一过几乎就成了永远。 第二天醒来已是晚上,身边无人。她撑着身子坐起来,浑身酸软疼痛,穿好衣裳,连路都走不稳。守在外头的宫人听到屋里有动静,忙进来伺候她梳洗。 漫夭问道:“皇上呢?” 宫人道:“回娘娘的话,皇上御驾亲征了。” 漫夭双手一抖,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脸盆,盆中热水哗的一声全倒在她身上。 御驾亲征?他就这么一声不吭地走了?边关战事真的已经紧急到需要他亲自出征的地步? “几时走的?”她慌忙问。 宫女回道:“今天一早……” 漫夭失力,那应该走得远了,她想追也追不上。 离开御书房,她木然走在回云思殿的路上,天空月光狡黠,星子遍空,一路宫灯旖旎,点缀着寂静安详的夜晚。可这样的夜晚,她身边没有她的爱人。在这寂寂深宫,只有她孤独的行走在无限凄凉的月色之中,身边的草木在她单薄的身躯印下一道又一道晦暗不明的斑驳影子。 她忽然想:这样也好。就让他怨着她,永远都不要原谅。这样,等她走了,他也许就不会那么难过。 她静静的笑了起来,无声的哀伤蔓延在她的眉梢眼角,浓郁不化。 这一次的战争,是临天国与整个万和大陆之战,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艰险。 九个国家的联合进攻,共集结了一百三十万兵马。而临天国多年来战争不断,国库已然虚空,装备粮草供应不足,边关频频告急。漫夭想方设法筹集钱粮,然而,在战争面前,仍是杯水车薪。她急得焦头烂额,寝食不安,便发了国书给沧中王宁千易,希望能与之合作,宁千易十分爽快,倾举国之力相助,帮着临天国渡过这一难关。 十月金秋,云思宫寝宫窗前的梧桐叶早早的就落了,枯黄的叶子铺了一地,被秋日的冷风吹得到处都是,下人们怎么扫也扫不尽。 漫夭遣退了宫里的奴才,就喜欢这样一个人待着。站在梧桐树下,看着满院子的萧索秋意,感受时光流逝。 两个春秋已过,边关战事仍未结束。这一仗,前所未有的长。 她的身子越发的不好了,稍微走上一段路就会累得直喘气。她不知道这样的身子,还能不能等到他回来? 找了个凳子坐下,忽有一片落叶从她眼前飘落,她伸手接住,那是一片还未完全枯萎却已经凋零的叶子,青黄各半。她抬头,看繁茂的枝头这样的叶子还有很多,它们摇曳在秋日的冷风中不肯落下,就像是挣扎在命运里的囚奴,即便是再怎么不甘心,最终也还是逃不过凋零的命运。 她站在这梧桐树下,想念着她心爱的男子,不知道他在边关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好好吃饭?睡没睡过安稳觉? 两年多了,他们相隔千里,她守着这深宫,守着他的江山,守着她对他日复一日的思念,只盼望着他安全归来。 “母亲,”她正想得出神,门口传来孩子稚气的唤声。 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被奶娘牵着从外面走进来,远远的就叫她。那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女孩四岁,长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男孩三岁,凤眸,薄唇,一张脸庞像极了他的父亲,他一进了园子,便挣脱了奶娘的手,快步朝漫夭跑了过来。 漫夭一看到这孩子,眼中忧伤尽褪,神色变得十分温柔。她张开双臂,接住飞奔而来的男孩,万般宠溺的笑道:“母亲在这里,你跑这么急做什么?” 她将孩子小小的身子抱了起来,让他坐在她腿上,慈爱的拨开他额前的碎发。然后对奶娘牵着的稳步走过来的女孩伸出来,目中柔光潋滟,慈爱招呼道:“念儿,你也到母亲这里来。” 女孩过来,甜甜叫了一声:“母亲。” 漫夭慈爱的将女孩揽在怀里,这个孩子名叫念香,是痕香与宗政无筹的孩子。当年痕香死了,宗政无筹一走渺无音讯,漫夭把她带在身边,当成自己的孩子疼爱。而这个孩子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懂事,也实在是讨人喜欢。 至于那个男孩,自然是漫夭和宗政无忧的儿子,临天国太子宗政赢。宗政无忧为他起的这个字,是希望他一生顺畅,无论做什么事,都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这个时间,怎么没在学堂?”漫夭抚摸着儿子稚嫩的面颊,柔声问道。 宗政赢用手勾着母亲的脖子,调皮的玩着她的头发,语气甜腻,凤眸之中闪烁着狡黠的神色,说:“赢儿想母亲了。” 漫夭立刻推开他小小的身子,警戒问道:“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每当这孩子露出这种神情,十有八九是犯了错。 “没……没有。”宗政赢眨巴着凤眼,摇头否认。 漫夭望着儿子做出的一脸无辜的表情,她沉了脸,轻斥道:“赢儿,不许说谎。” 宗政赢眼珠转了一转,见她面色严厉,忙垂下头不吭声。 漫夭见他这般神色,更确定有事,她脸色愈发沉了几分。 念儿看她动了气,抬起小手,在她胸前顺了顺,懂事的劝慰道:“母亲息怒。弟弟他只是……嫌明太傅啰嗦,命人把太傅绑起来了。” 漫夭一怔,脸上立刻浮了愠怒之色,皱眉对儿子严词训斥:“赢儿你又胡闹!太傅每日公务繁忙,抽空进宫教你念书,你不好好学,还这般不知轻重?”她都能想象的出来,明清正此刻那万般无奈的表情。 宗政赢缩了缩脖子,睁大着凤眼可怜兮兮叫了一声:“母亲……” 漫夭不为所动,这个孩子真是太调皮了,也不知道像谁。 宗政赢见母亲真的动了气,连忙抱着她的脖子,说:“孩儿有好好学,是太傅他教的太慢了,那些东西……我三个月前就已经会背了,他还讲个不停,我叫他讲后面的,他不肯……”他一边说着一边偷看母亲的脸色,见母亲一直盯着他,面色沉郁,不说话。他的声音便慢慢低了下去。 漫夭蹙起眉头,沉声道:“所以你就命人绑了太傅?” 宗政赢撅起小嘴,不吭声。 漫夭无奈摇头,叹道:“赢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像你姐姐一样懂事?母亲不能一直陪着你,你这般顽劣,你父亲会不喜欢的。”说着这话,心口又开始发紧,一口气上不来,脸色立刻煞白。 宗政赢见母亲弯下身子,用手捂着胸口,双眉紧皱,脸色发白,嘴唇颤抖却说不出话,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他愣了愣,心里顿时慌了。连忙跳下母亲的膝盖,在她面前跪下,拉着她的手,慌乱道:“母亲,您怎么了?孩儿知错了……” 念儿扭头叫道:“奶娘,你快去请萧姨娘,快去啊!” 萧可来得很快,一看她这模样脸色一变,先喂她服了一粒药丸,再将她扶到屋里躺下。帮她把过脉之后,脸色凝重道:“姐姐,不是说让您别那么操劳吗?也不要生气,不能伤心,你怎么不听啊?” 漫夭终于缓过来一些,便摇头叹道:“人只要活着一天,就会有喜怒哀乐……况且现在战局未定,国家大事样样都得操心,哪能做到那么平静。”还有这两个孩子,她真怕她走了以后,孩子得不到无忧的喜欢,留不住无忧的性命…… 萧可无奈叹气,转过头,瞪着宗政赢,气道:“你又惹你母亲生气了是不是?姨娘可告诉你啊,你要是把你母亲气没了,以后就没人疼你了!” 宗政赢白了一张小脸,他其实还不知道“没了”代表着什么意思,他只知道惹母亲生气是他不对,便垂下头,声音委屈道:“母亲,孩儿知错了。” 漫夭看着他这副神情,心间一疼,想一想,这孩子才刚满三岁,能懂什么呢?她叹息着朝他伸手,“赢儿,过来。” 宗政赢缓缓走到床前,漫夭抬手捧着他那张与无忧像极了的小脸,语重心长叮嘱道:“赢儿,你别怪母亲对你严厉,你生来就和别人不一样。你是太子,是未来的皇帝,以后,你的一言一行,关系着整个国家的命运,你不可以任性妄为,你要像你父亲一样,将来做一个出色的皇帝,把国家治理好,让天下人都能过上太平的好日子……你,明白母亲的意思吗?” 宗政赢一张小脸垮下,蹙了眉头,似是很认真的在思考她说的话,对于一个三岁的孩子,国家命运这些东西对他来说还不能被理解,也实在太过于沉重。他想了一会儿,才抬眼,不像平时那么调皮,而是很认真的问他的母亲:“母亲刚刚说的话,太傅也说过。可是母亲……赢儿不明白,为什么太子就不能玩?难道太子就不是小孩子了吗?那……太子应该是什么样子呢?跟太傅一样整天板着脸,有话不能说,想笑不能笑,走路不能跳……那还有什么意思啊?母亲……我不做太子行不行?您总跟我说父亲……可我连父亲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他们都说,我长得像父亲,我照镜子的时候,为什么想象不出来父亲的样子呢?” 漫夭心底一震,愣愣的望着这个孩子,她的手僵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如果她不是他的母亲,她可以告诉他,因为那是他与生俱来的责任,可她是他的母亲,这些责任是她和他的父亲强加给他的,他们没有问他想不想要,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 作为一个母亲,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一个孩子,需要依靠照镜子去寻找父亲的影子,那是多么让人心酸的事情。 她心疼地抚着他的额角,心头一阵悲意袭来,眼泪差一点就忍不住流出来。她连忙垂下眼睫,微微哽咽道:“你们出去玩吧,母亲累了。” 宗政赢也垂下眼睑,小小的瞳眸闪过一丝黯然,他却笑着告退。 两个孩子离开了,漫夭让人去放了明清正。之后,就忍不住哭出来。 萧可见她这样伤心,眉间亦是拢着哀伤,她站在一旁,陪着默默垂泪。 漫夭越哭越伤心,身子不住颤抖。她的儿子还这样小,她的丈夫又领军在外,她真的不想就这样离开。可是命运,为何对她如此残酷? 天命无解,原来竟是这个意思吗? 萧可抹了把眼泪,坐到床边,劝道:“姐姐快别这样,你再这么哭下去,我,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萧可拉着她的手,急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道:“哦对了,姐姐,传说这世上有一种叫做‘奇迹’的冰川雪莲,服下之后能令人起死回生。我们再找找,也许真的有呢?” 奇迹?这世界哪里有那么多奇迹!漫夭渐渐止住眼泪,胸口因抽泣而震动起伏。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平静了些,“不过是传说罢了,你也信!” 萧可道:“传说也不一定不可靠啊,万一有呢,姐姐就可以活下去了。” 漫夭微微撑着身子坐起来,萧可在她身后垫了个枕头,她轻轻靠着,目光迷茫而悲伤,“就算是有,只怕我也等不到。也不知道这场仗……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只希望……在临走前,能见他一面。” 萧可道:“我现在就让人给皇上传信。” “别!”漫夭忙拉住萧可,摇头道:“这场仗已经打了两年多了,现在是最后关头,绝对不能让他分心。万一……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我就是见了他……也走不安心。” 萧可心疼又无奈的叹气,“姐姐,你为什么总有这么多顾忌啊?你就不能多想想你自己吗?管那么多干什么呢?” 漫夭叹道:“这不是小事情,它关系着整个国家的存亡,天下百姓的未来命运……若是赢了,天下太平,若是输了,经过这场战争,以后怕是永无宁日,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她顿了顿,喘了两声,语气越发的伤感,“我其实就想对他说一句话,他在我心里……无可替代,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两年的时间,让她分清楚了自己的感情。以前她是爱过容齐,但时过境迁,记忆恢复后,虽然感情依旧在,但愧疚远远多过爱。而对无忧,却是爱多过了一切,那是一种融入到灵魂和骨血中的感情,无人可以替代。

上一篇   绝望的缠绵(1)

下一篇   绝世的婚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