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的婚礼(1) - 白发皇妃

绝世的婚礼(1)

万和大陆苍显一八零年,十月,承天帝宗政无忧终于大破九国联军“天玄阵”。 那一日,血箭冲天,伏尸百万,整座悾城血流成河,映红半边天。九国国王被一一俘虏,联军死伤过半,剩余一半弃械投降。万和大陆持续了数百年的战争至此方歇。 捷报传入京城,百姓沸腾,万民欢呼。 大军班师回朝,百官于城门外跪迎,一声声“皇上万岁”的高呼声震彻九霄万里,然而,当他们抬头时,却只见丰姿俊朗的九皇子,不见了年轻帝王。 宗政无忧先大军一步入城,急急纵马狂奔在回宫的路上。道路两旁的树木房屋飞速后退,他的眼睛只望着皇宫方向,脑子里全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子。她的音容笑貌,喜怒哀伤,占满了他整颗心房。 他想早一点见到她。 一别两年多,走的时候他以为几个月就能回来,却不料敌军中有布阵高手,拖慢了他的脚步,直至今日才得以回宫。两年的时间,他想清楚了,他不在乎她心里是否还爱着别人,他只在乎,她爱他!只要她还爱着他就好。过去的一切,就让它成为过去,他何必跟一个死人斤斤计较!毕竟,能活着相守,是那么的不易。 他们已经错失了太多的岁月,往后的日子,他要好好珍惜。江山一统,君临天下,有他宗政无忧的地方,就会有一个叫做阿漫的女子,携手并肩,笑看天下。 他满足的笑起来,幸福其实很简单,只要肯迈出那一步,尽管很艰难。 “驾”的一声,急切而愉悦的声音回荡在僻静的小道,猛挥鞭子,一路纵马狂奔。他在脑子反反复复想像着见到她的情景会是什么样子?第一句话,又该说些什么? 如果她坐在窗台下看书,他进屋笑着对她说:“阿漫,我回来了。” 她是否会惊喜回头,奔向他怀抱?对他说一句:“无忧,你怎么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那他便紧紧拥抱她,再也不放开。 如果她站在窗外的梧桐树下思念他,他就悄悄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的腰,下巴搁她肩上,在她耳边轻轻说一句:“阿漫,我好想你。”她会不会喜极而泣,埋怨他当日一声不响的离开? 他在心里千万遍的设想着和她见面的每一种可能性,每一句想说的话,想着想着,嘴角扬起,甜蜜和幸福的充实感在心中蔓延。然而,有一种可能性,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 皇宫终于到了。 这里没有外头的欢呼雀跃,气氛与宫外比起来,低沉而压抑,仿佛这片天空被阴霾所笼罩,隔绝了阳光,甚至还能感觉到一种彻骨的悲伤情绪。 宗政无忧也没多想,直奔云思殿而去。 “皇……皇上?!啊!是皇上!皇上回宫了,皇上回宫了——” 一路上的宫女太监们见到飞奔而行的年轻皇帝皆是一愣,然后激动地叫开了,连跪拜都忘记了。 宗政无忧也不在意,他只一心想着快点去云思殿,快点见到她。 云思殿里奇异的安静,他走过两个院子,都没见到一个人影。疑惑地蹙眉,直奔寝宫方向。 远远的,突然有哭声传来,令他急切前行的脚步微微一滞,心头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然后,哭声大震。 “母亲!母亲——” “姐姐!” “娘娘——” 一股浓烈的悲绝气息瞬间笼罩了整个云思殿,宗政无忧不知道他是怎么走进去的,寝宫内跪满了人,每个人都在哭。只有一个人面色安详,静静的躺在床上,床顶的横木架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凤凰,仿佛随时都要飞上天去。 窗外的梧桐树叶子枯黄,在阵阵秋风中簌簌而落,划过窗前,在黄昏的夕阳中留下一道又一道看不见的伤。 女子很安静,双眼紧闭,面容苍白消瘦,嘴唇毫无血色,微微张着,似是想说什么没说出来。她微微侧着头,脸庞朝外,那是她的丈夫归来的方向。白发散满了枕头,几缕滑下床沿,在透窗而来的萧瑟秋风中轻轻摆动,像是书画着它的主人坎坷的一生。 “母亲,孩儿真的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胡闹,再也不惹您生气了……您快醒过来,好不好?好不好啊母亲……”稚气的嗓音充满了对未来的恐惧和失去至亲的悲痛,撕心裂肺的回荡在这座被主人遗弃的宫殿。 念儿两只小手用力拽紧了萧可的手臂,仰着小脸,目光祈求的望着她,“姨娘,求求您让母亲活过来吧!念儿以后会很懂事……念儿一定会看好弟弟,不让他再做错事惹母亲生气……姨娘,求求您了……姨娘?” 萧可被这么一求也大声痛哭起来,悲痛不能自抑。 屋里的哭声愈发的悲戚,撕心裂肺的回荡在刚刚大胜归来带着满心期盼和欣喜的男子的心里,狠狠撕裂开他的胸膛,将他的心一点一点掏空。 “都给朕闭嘴!”宗政无忧突然大喝,震得整间屋子都在颤动。 哭声顿失,屋里所有的人被被震住,纷纷回头,一见是他,慌忙磕头。宗政无忧谁也不看,脚步缓缓往床边挪去。他刚才觉得从城门口到皇宫的路那么远,怎么跑都觉得不够快。可是此时,他却觉得那段路比起这一段,走起来容易的太多。从寝宫门口到床边数十步的距离,他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阿漫……我,回来了。”他如自己在路上设想的那般跟她说话,他期望她能起来迎接他,不起来也没关系,只要睁开眼睛看上一眼,哪怕只看一眼,让他知道,她还在,他就心满意足。 身后跪着的人紧紧低着头,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个高高在上无所畏惧的帝王像此刻这般小心翼翼,他的声音那么轻那么轻,带着无法控制的颤抖,好像一触碰就会碎掉。他的语气透出心底的希翼和恐惧,原来那么冷酷的皇帝,也有会害怕到颤抖的时候。 萧可抱着两孩子,没有抬头就能感受到宗政无忧身上散发出来的极致悲痛的气息,仿佛面对世界末日来临的绝望。 两个孩子在萧可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他们的眼眶中盈满了泪珠,却不敢落下来,似是生怕惊动了那站在床前如木偶一般的父亲。对他们来说,父亲是陌生的,尽管母亲常常跟他们提起父亲。 宗政无忧怔怔的立在那里,看着面前躺着的朝思暮想的女子,他多想抱抱她,摸摸她的脸,可是他不敢。他害怕他触到的是一片冰冷的温度。他设想了无数个久别重逢的情景,唯独没有这一个! 窗外黄昏中的最后一缕阳光也一分分黯淡了下去,消失不见。明亮的天空,一点一点被黑暗所吞噬,他还立在那里,没有动过一下。屋里的其他人也维持着原先的姿势,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宫女没有点灯,屋子里黑漆漆一片。 “七哥,七哥……你在哪里啊?”外头院子里,九皇子欢快的声音传了进来,然后“咦”了一声,问道:“怎么黑漆漆的不点灯?七哥、七嫂?人呢?” 萧可看一眼宗政无忧,抑制住心中的悲痛,放开孩子,站起来,点了灯。九皇子探进头,先是看到跪了一屋子的人,疑惑道:“怎么跪着这么多人呐?犯了什么错?” “你吵什么吵!”萧可捂着他的嘴罢,指了指床边。 九皇子一看宗政无忧那木然的神色,愣了愣,连忙噤了口,小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萧可垂下头,眼泪又涌出来。 九皇子见她只顾着哭,一句话也不说,着急了,甩下她大步走到床前,一看之下,怔住,他扭头看了看宗政无忧那往日光华耀目如今空洞的映不出一物的双眼,心头一跳,试探着伸手去探床上女子的鼻息,心间大震,瞪大了眼睛惊骇道:“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七嫂体内的毒不是解了吗?怎么好好的就死了呢?” “你说谁死了?”宗政无忧猛地转头,盯着九皇子的目光无比凶狠,仿佛他说了什么天大的不该说的话,那表情,似是想一掌拍死他。 九皇子身子一抖,不自觉退后,他身后的两个孩子本就因为母亲的死亡而内心充满了恐惧和悲伤,如今听到父亲再一次大喝,小小的心灵承受不住巨大的压抑感,宗政赢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母亲……” “闭嘴!不许吵你母亲。”宗政无忧又一声震喝,浑身散发的冷厉硬是将宗政赢的哭声给噎了回去。宗政赢害怕极了,他曾幻想过无数次父亲的模样,从没有一次想过会是此时这个样子。小小的身子因不敢哭出声而一抽一抽的,竟是要背过气去。宗政无忧紧皱着眉头,九皇子连忙抱起宗政赢带到门外,在他后背心拍了两下,宗政赢这才又哇的哭了出来,哭声一阵比一阵响亮。 门口,九皇子又问萧可:“怎么回事?毒不是解了?” 萧可低头无奈道:“‘天命’在姐姐身体里停留得太久,虽然解了毒,但心脉已经严重受损……刚解完毒的那一天,姐姐情绪上受了太大的刺激,悲伤过度,一下子就严重了。这两年……又为粮饷的事情操心,她每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还没日没夜的思念皇上,担心边关战情,整天郁郁寡欢,有时候,还为孩子着急生气,所以,所以……” 萧可说不下去,拿着帕子直抹泪。 宗政无忧身子几不可见的颤了颤,漆黑的眼瞳光芒散尽。 九皇子叹气,担忧的望着宗政无忧,想了想,又问萧可:“七嫂走时……可留下什么话?” 萧可愣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道:“留了这个。” “快给我。”九皇子急切的从萧可手中接过来,进屋递给宗政无忧。 “七哥,给你。”他相信璃月不会不声不响的离开,不管七哥的死活。他想,那封信,对他的七哥,一定至关重要。 宗政无忧没接,九皇子直接塞到他手里,对着下面跪着的一众宫人吩咐,“你们都下去。” 萧可哄着宗政赢离开,怕他的哭声待会儿又惹到宗政无忧,念儿也跟着出去了,屋里只剩九皇子安静的站在一旁陪着,他不敢走,怕宗政无忧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一夜伫立,星光黯淡,月色凄冷,整个云思殿笼罩在一片哀绝的气息当中。 宗政无忧就那么在床前站了一整晚,不说话,也不动。他就那么定定的望着她,仿佛望尽了他们过往的沧桑岁月,又似看尽了他未来的孤独和凄凉。 晨光破晓,阳光一如往常透过灰白的云层照耀着这座只剩下冰冷和寂寞的宫殿,他手上还握着那封信。垂眸,他终是忍不住打开来看。 上面娟秀的字迹在他眼前呈现—— 无忧,请相信我没有离开你!我的心,一直和你在一起,你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也许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遇见你、爱上你……如果你爱我,请你为我活下去!好好照顾两个孩子,给他们爱,连带我的那一份一起给他们。我会用我灵魂深处对你的爱和执着,与这残酷不公的命运做抗争。请你相信……也许会有奇迹。终有一日,我会带着我对你的爱,回到你身边。那时,再实现我的诺言,只爱你一人。从此与你并肩执手,笑看如画江山。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不要让我回来以后,又只能孤独的离开。 阿漫留 宗政无忧手指发颤,一股沉沉剧痛猛地撞击着他的心口,他闭上眼睛,仰起头用力呼吸,硬是将那股直冲喉头的甜腥之气咽了下去。他一夜都不敢看这张字条,就是因为他知道,她一定会给他留下他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而这个理由,该死的有用。 宫人们送来了早膳,宗政无忧手动了一动,瞥见宫女面带悲戚,他目光一痛,沉声斥道:“做什么哭丧着脸,朕还没死!你们,都给朕高高兴兴的。”说罢顿了顿,目光不转,又道:“老九,吩咐礼部,准备朕大婚事宜。记住,这个婚礼,一定要办得隆重,朕要给阿漫一个天底下最盛大的婚礼。你立刻去办,给你十日时间,不得有误。” 九皇子愣住,“七哥,这……可是七嫂她……”

上一篇   绝望的缠绵(2)

下一篇   绝世的婚礼(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