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的婚礼(2) - 白发皇妃

绝世的婚礼(2)

不等他说完,宗政无忧一记利光杀来,他忙将剩下的话都吞了回去。叹着气,无奈摇头走了。至少可以放心,七哥暂时不会有事。 萧可领着两个孩子过来,见桌上的饭菜没动,正想上前劝一劝,念儿先一步端起一碗粥慢慢走到宗政无忧身边,跪下去,举起粥碗,仰着脸庞,用稚嫩的声音道:“母亲说,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父皇……吃饭。” 宗政无忧微微一怔,转眸看她,竟从她那张小小的脸庞上看出了几分阿漫的影子,他不自觉的伸手接过碗,又看了她两眼,然后坐到床边。温柔的对床上沉睡的女子说道:“阿漫,该用膳了。我喂你。”说着就去扶漫夭起来。 漫夭的身子没有僵硬,萧可为了保存她的遗体,用了一种药,那种药不仅可以保存人的遗体,还能让死去的人身子跟活着的时候那样柔软。 宗政无忧扶起她,让她靠在他怀里,舀了一勺粥送到她微张的口中,但是那粥又从嘴角流了出来。他手一颤,慌忙低下头去用唇堵住她的嘴,以为这样,她就能喝下去。 萧可在一旁看得心酸,扭过头去擦眼泪。 宗政赢见父亲看母亲的目光十分温柔,心底对父亲的害怕便减去几分,他慢慢走到床边,去拉父亲的衣袖,“父皇,母亲喜欢早晨的太阳,她说早晨的太阳象征希望,父皇抱着母亲去院子里晒晒太阳,母亲就会喝粥了。”他稚气的声音透着认真。 宗政无忧愣了愣,当真听了他的话,放下碗,抱起女子往外走。 窗外梧桐树密密的两排,有些已经光秃。他抱着怀中全无气息的女子静静地走着,脚步极为缓慢。 橙黄的光线透过青黄交错的树叶在他们身上打下斑驳的光影,像是被分裂开已经发旧的时光碎片,每一道,都是伤口。他望着女子苍白而静柔的面庞,那支离破碎的目光艰难的拼凑到一起。地上被风干的枯叶游弋在他的脚下,发出沙沙的声响,细碎的裂帛声从他心底里透出来,窒痛而幽远。 这重重宫殿,飞檐碧瓦,如画般精美绝伦。但若没有她,再美的风景,于他而言,也不过是寂寥的死物。 秋日的凉风吹落枯黄的树叶落在他肩头,映着他的满头白发和那孤寂的身影,在这晨光下的满园秋色中显得格外的凄凉。 既然她说早晨的阳光象征着希望,他便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期待在路的那头能找到他的希望。可为什么,他每多走一步,不但没有感受到希望,反而越来越绝望? 是她的身子太冷,还是他的心已经太凉? “阿漫,我知道你累了……累了就睡吧。这条路……不管有多远,我都会抱着你走,这样你就不会累……才能陪我走得更远。”那时候的江都皇宫里,他抱着她在宫人们震惊的眼光中,无所顾忌的走过一条又一条深深宫巷,她也是这般安静的待在他怀里,闭着眼睛放心的睡。如今,她还在他怀里,可他却再感受不到过去的幸福和满足。 十日后的皇帝大婚,娶的是一具尸体,这个消息,震惊了天下人。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因为那个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的女子,用她的智慧和努力,得到了万民的尊敬。 那是一场极致奢华的婚礼,全城张灯结彩,每一条街道都铺上了鲜亮的红地毯。 年轻的帝王一身喜庆的龙袍,眼中没有了平日的冷酷,荡漾着如水般的温柔,嘴角扬着幸福的笑,笑里藏着满满的哀伤。他的双臂紧紧抱住怀中的绝色女子,女子身上的大红嫁衣长长的衣摆旖旎拖在地上。 他们身后是装饰华丽的御辇,金光璀璨,珠光夺目。十万大军随行护卫,京城的百姓采鲜花为他们铺路,跪在道路的两旁默默的祝福,尽管谁都知道,这场绝世的婚礼仅仅是一个痴情的帝王对他早逝的爱情的绝望书写。 邻近城镇里的百姓们纷纷赶来参加这场婚礼,那些来不及赶来的江南百姓们在那一日全部都放下了生计,跪满了街道,为那过早陨落的红颜而悲伤,为帝王无边的痴情而深深感动。 宗政无忧抱着她走上大殿,在丹陛之上,与心爱的女子一起接受天下臣民的恭贺。没有封号,她依旧是一个皇妃。因为在他眼里,封号代表着后宫妃子与妃子之间的区别,就像他的母亲和当年的傅皇后,而她,是他唯一的妻子。 大婚之后,他依她所愿,励精图治,勤于政务,广纳谏言,用人唯才,用了五年的时间创造一个清平盛世。从此,他的政绩载满青史,他的爱情千古传颂。 五年后的京城,天水湖,拢月茶园。 “快点,快点!皇上和皇妃就要来了!”拢月茶园里,沉鱼催促着手脚不够利索的丫头。 那丫头应着,抬头好奇问道:“沉鱼姐姐,为什么皇上突然要来我们这里啊?” “你别多问,快干活。”沉鱼沉着脸训斥,等丫头走后,她望着园中最中央的那个琉璃桌怔怔出神。一晃就是十年,除了她,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茶园是那女子开始她传奇一生的起点?那个女子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其中包括她。 “沉鱼姐姐,有人送来这个。”一个丫头从外头进来打断了她的思绪,“您看,这是什么啊?花不像花,草不像草。” 沉鱼转头去看,只见那丫头手中捧着一盆花草样的东西,透明的根茎,乌黑色的叶子像是喇叭合上的形状,有巴掌那么大。 这是……血乌?! 她身躯一震,连忙问道:“这是谁给你的?” 那丫头指了指园外,还没说话,沉鱼已经快步跑了出去。 春日的阳光明媚灿烂,照耀着湖中碧水,在微风中荡起粼粼波光。 湖中,一叶轻舟载着一袭灰色僧袍的男子正在远去,男子双手背在身后,微微仰头望天,英俊的面容褪去了往日的棱角,眉目温和,眼光通透,是勘破世间一切的淡泊。他抬头看了看蓝色的天空,忽然回头,看到岸边的沉鱼,眸光不变,男子扬唇微微一笑,那笑容仿佛能容纳天地万物般的广阔无边。 沉鱼愣在那里,直觉的想叫住他,但是声音却被堵在了喉咙。她依稀记得,那一年,那一段岁月,璃月与现在的皇上去了江南,另一名男子每天晚上都会来茶园独坐,那名男子面容英俊,眼光深沉,好像谁也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但她却清楚的知道,他来此是为了寻找璃月过去的足迹,为了感受心头女子曾经的气息。有很长一段时间,她每天都会不由自主的注意他,直到有一天,她看着他的眼睛,便能感觉到他藏在心里的巨大悲痛,她自己都震惊了。原来像那样静静的看着一人,也可以在无声中了解,无声中爱上。 “沉鱼姐姐,皇上到了!”跟着她出来的丫头扯了下她的衣袖。 沉鱼转头便看到了抱着一名白衣女子的年轻帝王,三十出头的年纪,依旧是风姿卓然,俊美如仙,只是较从前更多了几分成熟和沧桑。他眉心习惯性的轻轻锁住,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隐藏着深不见底的哀伤。他没有穿龙袍,只着了一件金丝线镶边的白色云纹锦衣,就好像很多年前见到的那样,只是头发不再乌黑。而这位帝王,此刻和她一样,站在岸边,目光望向远去的轻舟,眼底荡过一丝安心的神色。 沉鱼忙行礼,宗政无忧摆了摆手,看到了丫头手上捧着的那盆血乌,他神色微微一怔,又转头去看湖中的灰色身影,但碧湖之中,已经空荡无人。他眼光有些复杂,继而释然,像那消失了踪影的灰衣僧袍男子那般微微一笑。 沉鱼接过血乌,递给宗政无忧身后的侍卫。 宗政无忧收回目光,径直走进了茶园。 樱花盛放,柳树含烟,琉璃照水,银波满园。这里依旧如仙境一般,美轮美奂。 还是那棵樱花树下,宗政无忧将女子安置在特意为她准备的软椅上。周围的人看着他极致温柔细心的动作,忍不住唏嘘。沉鱼不禁想,到底是怎样的深情,才能令一个帝王只有在一具冰冷的躯体的陪伴中,才能度过漫长的五年?这个世上,也许并不乏痴情人,但如此痴情,她闻所未闻。 “这里不用你们,都退下罢。”宗政无忧淡淡摆手。 沉鱼带着所有人退出园外,将这一方空间全部留给他们二人。 宗政无忧走到女子对面坐了,那是背对着茶园门口方向,这两个位置,正好是十年前他们第一次下棋的位置。 琉璃桌上,沉鱼已让人为他们备好了茶水,极品西湖龙井,清香四溢。圆形的天窗透下来的阳光照在他们中间的位置,那里摆放着一盘棋,楚河汉界,早已经模糊不清。 宗政无忧为女子斟了一杯茶,白底青花瓷杯里泛着淡淡的碧色,水面漂浮着几片茶叶,他细心的将茶叶挑出来,才放到她面前,温柔笑道:“阿漫,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下棋?” 女子静静的靠着椅背,两眼紧闭,双唇微张,却不答话。 他摆好棋子,看着女子的脸庞,似是无奈,又似是叹息,“我们相互试探,谁也不肯先说真话。你啊,就是太谨慎!”回忆的思绪和着宠溺的口吻,他唇边荡漾着淡淡的浅笑,眼底幽深的空洞怎么也望不到边。 拈起棋子回忆着当初他们所走的每一步,就好像是重复他们曾经的路。原来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已经在他心里留下了痕迹,可惜那时候,他不知道。 他常常在想,如果走过的路可以回头,他们是不是可以少走一些弯路,多一些相守的时光?如果可以回头,他愿意抛下一切,至少陪她度过最后的两年时光,不让她在思念中徘徊,在孤独中走到人生的终点。可是,人生没有如果,走过的路,谁也回不了头。 “阿漫,这里是我们开始的地方,你说这里寄托着你前世的梦想,你不想……睁开眼睛再看一眼吗?以后,可就看不见了。” 他温柔的与她说着,环视了一眼周围,再看看面前桌上的和局,眼中透出浓浓的疲惫。眉心一点哀伤缓缓晕开,弥漫了整颗心房。他抬眸望着女子安详的睡脸,声音似是穿透了时光的苍凉,缓缓道:“阿漫,我已经等了五年,你说会有奇迹,可我却为何看不到?” 两千个日夜,他就是这样和她说着话,明知永远不会有回应,他还一直在说,不敢停下来。其实他心里无比清楚那个奇迹不过是她留给他一个活下去的希望,这世上,真的有奇迹吗?如果有,那他的阿漫为何至今不归? “阿漫,我累了,我不想再等!” “我以为……只要抱着你,我就有勇气一直这样走下去……可是,我不知道,如果一直得不到你的回应……我也会累,会有走不下去的时候……阿漫,你……知道吗?” 他深情的目光充斥着满满的疲惫和哀伤,隔着一张桌子,隔着一局和棋,隔着两杯清茶,她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我知道!”身后突然有人哽咽着回答,每一个字都带着颤抖,仿佛用尽了一世的感情。 宗政无忧双手一颤,面前的茶杯遽然被打翻,已经凉透的茶水顺着他的袖管流淌在他毫无温度的手臂上,一滴溅下,碎开。 他缓缓地,缓缓地,回眸去看。 站在水渠边的杨柳树下的女子,一身白衣,眉如远黛,双眸明澈却满含泪光,她望着他的方向,目光带着浓浓思念和刻骨的忧伤,双唇微微张合,颤抖着,似是在叫一个人的名字。 “无忧……我来履行约定,这一世……只爱你一个人!” 宗政无忧身躯巨震,眸光倏然颤抖,那些藏在心底压抑了五年的剧痛猛地袭上心头,顷刻间夺去了他的呼吸,忍了整整五年的泪水,终于遏制不住的落下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住,周围的一切似是都远去。没有樱花树,没有垂杨柳,没有琉璃宫灯,没有西湖龙井……只有两双隔绝了千年时光的泪眼,痴痴凝望…… 万和大陆苍显一八六年,三月,已故五年的皇妃得帝恩准,下葬皇陵。同月,承天帝册封一女为妃,唤其阿漫。此后,帝妃二人恩爱和谐,传为佳话。

上一篇   绝世的婚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