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姜还是老的辣(2) - 白发皇妃

番外1:姜还是老的辣(2)

父子间相处的模式想要一朝改变并非易事,但,再难改变他也要为她努力去做,于是,就出现以下一幕。 “赢儿,过来。”午膳时分,宗政无忧对刚进屋的宗政赢招手,第一次叫他赢儿,声音比平常柔和了几分。 原本准备走向母亲身边的宗政赢愣了愣,瞪大一双凤眼,奇怪而又警惕地望向五年来从不喜他靠近却在他回宫第一日突然改变态度的父亲,他记得赢儿这个名字一直都只有母亲在叫,父亲向来叫他太子。他顿住脚步,表情很是诧异。 宗政无忧见他愣着不动,微微沉了脸,“愣着做什么,叫你过来。” 宗政赢磨蹭着过去,宗政无忧看了眼身边的位置,“坐。” 宗政赢下意识地朝母亲看去一眼,漫夭微笑着朝他点头,他才缓缓坐了,在这个曾经最渴望的位置上,八岁的孩子坐得端端正正,神色拘谨。漫夭对随后进屋的小女孩招手道:“念儿,你来母亲这边坐。” “是,母亲。”九岁的小女孩乖巧而懂礼,很讨人喜欢。这几年,宗政无忧将她保护得很好,有关于这孩子的身世,没人敢妄自议论。 一家四口围着一张方桌而坐,没有帝王进膳应有的排场,只是如平常百姓家,六菜一汤,菜式极为简单,营养却很丰富。漫夭屏退宫人,亲自为两个孩子盛了饭,宗政赢站起来用双手接碗,高高兴兴道了声:“谢谢母亲。” 漫夭慈爱笑道:“吃饱些,下午还有课。念儿,你也是,多吃点。”她夹了菜,放到身边女孩的碗里,女孩扬起漂亮的小脸,甜甜道:“谢谢母亲。”漫夭心中绵软,每次看着这孩子,她就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香儿,虽然这孩子的眉眼长得更像以前的她,但她总能从这孩子的身上看到香儿的影子。她忍不住摸了摸女孩的头,柔和笑道:“快吃吧。” 宗政无忧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心下一动,也夹了块红烧肉放到儿子的碗中,却不料,那块肉才刚刚放了进去,宗政赢手里捧着的碗“咣”的一声便砸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粉碎! 漫夭不由一怔,见两个孩子都是瞪圆了双眼张大嘴巴一脸惊愕地望着他们的父亲,仿佛面前发生的事情是多么的不可思议,漫夭心中有些发苦,倘若那五年里她没有离开过,也许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她不禁叹气。可随后而来的,宗政赢的反应更是令她哭笑不得。 只见宗政赢“噌”的跳下椅子,如离弦之箭一般朝门口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叫道:“来人呐!快来人呐!父皇生病了!快传御医啊!祥公公,你去九叔叔府里叫萧姨娘过来,快快快……就说父皇病得很重,叫萧姨娘马上进宫来为父皇诊治!还有你、你、你……快去查查哪里有治中邪的方子……” 中邪…… 漫夭顿时觉得哭笑不得,不禁扶额。 宗政无忧一听“中邪”二字,立刻脸沉得像锅底一样黑,唇角直抽,老子给儿子夹个菜就成了中邪?他方才夹菜的筷子还顿在半空,心中已有薄怒翻涌。此时,外头传来急急的脚步声,十几名御医背着药箱匆匆而来,等不及通报,就要进屋为皇帝请脉,但刚踏进屋子,就感觉气氛不对。传说中重病的皇帝此刻好端端坐在饭桌前,双眼直盯着门口的太子,脸色黑沉,神情怪异。善于察言观色的御医们连忙顿住脚步,跪下行礼。 宗政无忧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未置一词,中邪?他身体再不济也尚算健康,真亏这小子想得出来! 宗政赢急声道:“免礼,快替父皇诊脉!” 御医们面面相觑,无人敢上前一步,其中一人试探着叫道:“皇上……” “啪!”宗政无忧猛地将筷子重重地掷在桌上,漫夭一惊,连忙对跪在底下吓得身子直颤的御医吩咐道:“皇上龙体并无大碍,是太子弄错了,你们都退下吧。” 御医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众人纷纷抹着冷汗鱼贯而退,一如来时匆匆。宗政赢茫然地看着父亲脸上风雨欲来的神情,慌忙躲到母亲身后,十分无辜的叫道:“母亲,不是我说的!是九叔叔说,如果有一天父皇会为我夹菜,那一定是父皇中邪了!” 漫夭失笑,这话果然是老九一贯的风格,这下,老九怕是要倒霉了。 此时,姜王府后花园。 九皇子枕着手臂,翘着二郎腿,哼着个小曲,无比惬意地仰躺在水榭楼台围绕中的亭廊里,对正在研制新药的萧可叫道:“终于把那臭小子打发走了!今天晚上,看谁还敢坏我好事!丫头,过来。”成亲五年,他还是喜欢叫萧可丫头,觉得亲昵又好玩。 萧可撇了撇嘴,无限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啐道:“没正经!” 九皇子显然十分受用,见人家不搭理他,便乐呵呵地爬起来,过去一把抱住萧可的腰,嘿嘿笑道:“这可是我跟你之间最正经的事了!你看,连你哥和昭云都有了孩子,就咱俩还没孩子,我得加把劲,要不然别人以为我不行!哎哎哎……你别弄这破玩意儿了,走,回房回房!” 萧可瞪着眼睛,被他气得说不出话,磨蹭着往屋里去。九皇子嫌她走得慢,干脆将她拦腰抱起,飞快地进了屋,关门锁窗,迫不及待地抱着萧可就要亲亲,恰在这时,门外响起急乱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拍得啪啪作响,有人叫道:“王爷,王爷!您在里头吗?” 是小祥子的声音!九皇子顿时泄气,果然,常坏别人好事是要遭到报应的!如果是旁的人,他还可以假装不在,但这人可是七哥的贴身太监!而且,听语气,似是有万分紧急之事。 “快开门。”萧可推他,九皇子无奈的放开怀中佳人,垮着一张脸打开了门,门口小祥子神色焦急,一看萧可也在,连忙道:“郡主也在就太好了!皇上病了,太子命奴才来请郡主入宫,郡主快跟奴才走吧!” “七哥病了?”九皇子惊讶道:“我上午从宫里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病了?是什么病?” 小祥子摇头道:“奴才也不知道啊!午膳前还好好的,但不知为什么,太子午膳用到一半,突然跑出来说皇上生病了,又传御医,又叫奴才来请郡主,还叫人出宫寻什么医治‘中邪’的方子……” “什么?中邪!?”九皇子瞪大眼睛,忽然想起昨天吃饭时跟宗政赢说的话,立刻有乌云罩顶的感觉,忙扯着小祥子问道:“本王问你,吃饭的时候,七哥是不是给太子夹菜了?” “奴才不知,奴才没在屋里伺候。不过……奴才在外头似乎听到有瓷器被砸碎的声音……” “啊!”九皇子抱头哀嚎一声,跺脚道:“完蛋了完蛋了!宗政赢这臭小子,真是害死我了!丫头,快收拾东西,我们赶紧走,再不走来不及了!” 萧可一头雾水道:“这是怎么了?你去哪儿?” “随便去哪儿,反正得赶紧出去躲一阵子,等七哥忘了这茬儿再回来……来人,备车,快!”九皇子动作麻利地开始收拾行李,不到一刻钟,两个大大的包袱被搬上马车,他正要拉着萧可上车,王府大门外就有人大声喊道: “圣旨到——!姜王接旨!” 九皇子一听这话,像是被抽干了气的气球,顿时蔫了,望着手托明黄圣旨大踏步朝他走来的冷面木头人冷炎哀声叫道:“你个冷木头,怎么来的这么快!你路上走慢一点会死啊?” 冷炎淡淡地看了眼气急败坏的九皇子,面无表情道:“皇上有旨,北方窟郜城近来有盗匪出没,肆虐乡邻,命姜王前往剿匪,三月为限。太子同往。” “什么?北方窟郜城……那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哪有什么盗匪,就是些小毛贼,还用得着我亲自去啊?去就去吧……还要带着那个臭小子……”九皇子几乎快要崩溃。 冷炎望着被九皇子扔进马车里的两个大包袱,淡淡道:“既然王爷连行李都已备好,就请即刻起程。” 九皇子极力反抗,愤愤道:“本王……本王中午没吃饭,我要吃完饭再走。” 冷炎面不改色道:“外面马车里有干粮。” “……”九皇子瞪眼,王府大门外又有人叫道:“九叔叔,我已经准备好了,快走啦走啦。” 小鬼头从一辆宽敞的马车内探出头来,与九皇子的苦恼和愤怒相比,宗政赢因为离开了皇宫,显然是雀跃无比。九皇子一看是那小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于是,怒气冲冲地冲到门外,想把这害人的小子一把掐死。但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宗政赢已经扬起笑脸,无比灿烂道:“九叔叔,我带了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哦!”说着扭头拍了拍身后堆着的几个大箱子,面色得意。 九皇子冷哼了一声,表示十分不屑,回屋跟萧可道别,腻腻歪歪了半天,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地出了门,临上车时,掐住宗政赢的小脸,警告道:“我可什么都没带,你要是敢骗你九叔叔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宗政赢眨了眨眼,没做声。九皇子上车后,找个舒服点的位置躺了,看着对面那小子亮晶晶的眼睛里掩饰不住的兴奋神色,他突然怀疑道:“哎!臭小子,折腾了这么久,你的目的不会就是为了让你爹把你打发出宫去吧?” 宗政赢眼珠骨碌一转,不敢再看九皇子,分明被戳中心事,九皇子气结,“噌”的一下坐起来,大怒道:“真的是啊?你故意惹你爹生气,跑到我府里天天晚上坏我好事,就是为了出宫玩!?你想出宫玩也没关系,可你干什么要拉上我啊啊啊啊啊啊!!!”九皇子抓狂大叫。 宗政赢却十分淡定道:“父皇不会让我一人出宫。” 九皇子听到这答案气得两眼直翻,差点晕过去。想他堂堂一王爷,征战沙场多年,如今竟然被一个八岁的小鬼算计!他越想越气,气到最后,忽然想到一件事,似乎被算计的不只是他,还有他七哥!就连七哥都会被算计,那他被算计也属正常,这么一想,心里突然就平衡了。 一行人出了京城,走了不到三十里路,九皇子觉得有些饿,便盯着宗政赢带着的几个大箱子,没好气的叫道:“臭小子,你九叔叔我饿了,快拿吃的来。” 宗政赢仰起小脸,奇怪地看他两眼,小大人般的正正经经地说道:“我没准备九叔叔的那一份!” 九皇子听完脸都绿了,大叫道:“没准备我的那份你跑我面前邀功,说你带了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你个小兔崽子!”九皇子粗鲁地将宗政赢一把拎开,就要去开箱子,宗政赢小鸡护食般的拦在箱子前头,但那小小的身子哪里挡得住九皇子。 锁头轻易地被九皇子拧断,箱子应声而开,里面东西便毫无遗漏地呈现在这活宝般的叔侄二人的眼前,这一看之下,一大一小,俩人都傻眼了! 只见箱子里堆的满满的都是书,哪里见着半点吃的东西! 九皇子脸色大变,立刻打开第二个箱子,还是满满的书。 第三个,第四个……皆是如此! 宗政赢瞪圆了眼睛,小手在箱子里来来回回地扒拉,似乎不相信看到的事实,他走之前,明明准备的都是吃的和玩的东西,怎么到了这里全部变成了沉闷的书简! 九皇子愣了半响,看了看面容惊愕的宗政赢,再看向那满满当当几箱子书,突然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姜还是老的辣!我就说嘛,七哥怎么可能上你的当!哈哈,哈哈哈……”

下一篇   番外2:释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