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释怀(1) - 白发皇妃

番外2:释怀(1)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悦来客栈二楼一间客房里发出一声小女孩细微地叫声,守在客房门口的侍卫闻声紧张问道:“主子,发生什么事?” 里面没有回应,两个侍卫面色凝重地对望了一眼,抽出宝剑推门就进。一进屋,房门两侧便扑来一阵淡白色的烟雾,二人心中暗暗叫了声不妙,随即扑通倒地。 内室一扇木制雕花屏风后探出一张女孩的脸孔,大约十三四岁的年纪,虽是身形尚幼,容貌却已清丽无双。她踮着脚小心仔细地看了看地上的两个侍卫,对着门后招了招手,轻声道:“出来吧。” 两侧房门缓缓地合上,只见一高一矮两个男孩分立左右,满脸诡笑。四五岁的小男孩拍着手跳上前去,口中嘻嘻笑道:“我们成功啦!”一旁高个子男孩嘴角挂了淡笑,一双凤目中写满狡黠,十分淡定地抱胸而立,傲然道:“你不看是谁出的主意。本太子出马,又岂能有失。” 小男孩连忙讨好笑道:“知道啦,知道啦,赢哥哥是最棒的!” 这马屁显然拍得十分受用,高个男孩扬起下巴,满脸得意之色。原来这三个小孩正是当朝太子宗政赢、公主念香及姜王世子宗政霄。临天国在承天帝宗政无忧多年来精心治理下,已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近两年一到开春时分,他便抽空带着漫夭和两个孩子微服出游,一为暗访各地民情,二为趁自己身体撑得住,带漫夭到处多去走一走。这一次,他们尚未动身,老九早早的带了萧可和宗政霄进宫软磨硬泡非跟着不可,漫夭心肠软,经不住磨,只得同意带上这一家三口。 说是微服出游,身边难免少了侍卫跟随,两个男孩子顽心颇重,总觉得带着侍卫缚手缚脚,玩得不够尽兴,这一次发誓要甩掉跟屁虫,于是便有了开篇的那一幕。 宗政霄见已经得手,再也按捺不住,迫不及待地叫道:“赢哥哥,念姐姐,快点走吧,一会他们两个醒了,咱们可就走不掉了。” 念香总觉得有些不妥,不由忧心道:“我们这样偷偷跑出去,父皇知道一定会生气的,母亲也会担心……” 宗政赢瞪眼叫道:“你不是这会儿要打退堂鼓吧?!做都已经做了!” “就是就是,父王肯定会打我屁股的,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没玩成就要挨打,我也太亏了啊!”宗政霄嘟着嘴抱怨,生怕她会反悔。 宗政赢眯了眯眼,提醒道:“侍卫已经被迷倒,早晚会被发现,霄儿说得对,玩都没玩,就被父皇责罚,未免太不划算。而且,你别忘了,我们这次偷溜出去所为何事?……天就要亮了,还不走,等着挨罚么?!” 听宗政赢提到那件事,念香又犹豫了一下,最后把心一定,对二人点头道:“唉,好吧。出发。” “好耶!”宗政霄大喜过望,举起两只小胳膊跳脚欢呼,一把就被宗政赢捂住了嘴,发出呜呜的声音,宗政赢一脸愤恨,斥道:“你个笨蛋,生怕别人听不到啊!” 三个人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门,来到马厩,牵了早已备好的马匹,从客栈后门偷偷溜了出去。 宗政赢与念香各骑一匹,宗政霄年纪太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够不到马镫,急得直跺脚,宗政赢怕他吵醒院子里的人,忙一把拎了宗政霄的后领将他安置在自己的身前坐稳。迎着漫天晨曦,两匹骏马迈着轻快地步伐向城外驰去。 法严寺是临天国最负盛名的寺庙,位于城外三十里外的仓离山,传说这里菩萨十分灵验,故此香火极旺。三人赶到山脚下时,天色已是大亮,山道上随处可见有三三两两的香客结伴上山进香。三人下了马,沿着山道一路朝山上走去。 仓离山山势险峻,峰峦雄伟,法严寺依山起势,坐落在半山腰中,气度恢弘,与遍山苍翠相互掩映,远远望去,风景如画。临近山门,人渐渐多了起来,宗政霄一路东张西望,兴奋不已,念香急忙牵了他的小手,紧紧拉住,生怕他一个不注意走丢了。 大殿正中供奉释迦摩尼像,宝相庄严,让人顿生敬畏之心,念香上前虔诚跪拜,心中默默祷念:“愿菩萨保佑父皇身体安康,一生无事忧心,愿母亲常伴父皇左右,永世幸福恩爱。”原来宗政赢之前提到的那件事,便是念香想来寺庙为宗政无忧和漫夭祈福,否则以她的性情,是不会做出违逆长辈心意之事的。 进香完毕,三人出了殿门,念香提醒道:“时候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宗政霄一听这就要回去了,立时撅嘴,抗议道:“我不要!这么久才出来一次,我还没玩够呢!赢哥哥,你说对不对?” 宗政赢目光四下打量着,未置可否。宗政霄有些急了,扯住他的衣袖,使劲地摇晃,仍是不断叫道:“我不回去,我不回去!赢哥哥你带我去玩!” 念香望着这小了他们八九岁的弟弟,十分无奈,只得询问宗政赢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宗政赢忽地眼光一亮,伸出手指向后山,朗声道:“去那里!” 仓离后山飞来峰。 飞来峰为仓离山最高一脉山峰,眺目远望,孤峰独立,仿佛天外飞石,故名飞来峰,其山势陡峭,常人难以攀登。宗政赢站在峰底,凤目闪动炽热的光芒,几乎能感受到体内急速奔腾的血液,拼命在鼓动他征服眼前这座孤峰! 念香一路都在竭力劝阻,虽然他们三个自幼习武,身手灵敏,但今日已经是偷跑出来,这万一出点意外,以她年纪最长,实在难向几位长辈交代。宗政霄在一旁大呼小叫,宗政赢热血沸腾,二人均已是亟不可待的要去登顶,对念香的话是一点都没听进去。 宗政赢低头看着身边的小不点,郑重道:“爬这个山峰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到底行不行?别逞强,不行的话就老实跟念香姐在这里呆着。” 宗政霄一听不乐意了,连忙把头一扬,傲气十足道:“我的功夫可是冷面木头人教的!你瞧不起我就是瞧不起我师父!” 宗政赢飞快弹了他脑门一下,直接向前走去:“废话真多!”完全无视宗政霄的嗷嗷惨叫。 念香蹲下身子对宗政霄柔声哄道:“霄儿,这山很危险,你年纪小,咱们就在这里看着他上去好不好?”岂料这小子对着她扮了个鬼脸一溜烟的就跑了。念香只得连忙起身追了上去。宗政赢一马当先开始攀岩,宗政霄紧跟其后,而念香负责断后跟在宗政霄身畔,生怕他出什么闪失。 三个人不再多话,只是努力向顶峰攀爬,念香见宗政霄虽年纪小小却爬得有模有样,不见半点慌乱,这才稍稍放了心。 日渐偏西,耳边风势渐大,发出呜呜的声响,宗政赢停下来深吸一口气,低头对两人叫道:“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接近顶峰处,崖壁缝隙中斜生出一棵古松,枝桠上有两只小松鼠欢跳着在采松果,黑眼睛圆碌碌看上去十分可爱。 宗政霄一见之下大喜过望,毫不犹豫地向古松的方向爬了过去,口中热切地念道:“小松鼠,你等着我。”此刻宗政赢双手扒住峰顶,用力一蹬,翻身爬了上去,念香一见宗政霄改变方向去抓松鼠,急声道:“霄儿小心!” 那松鼠一见有人过来,蹦跳几下顺着枝桠一路直奔山顶而去。宗政霄心中大急,手脚顿时加快了速度,不料脚下突然一滑,整个人挂在半空! 宗政赢面色急变,探出半身伸手去拉。念香惊呼一声,三两下上前单手将宗政霄的小脚托住,小心翼翼地扶他踩到坚固石壁上。宗政赢用力上提,小家伙脚丫一踹,被拉上了上去。念香心里松了一大口气,这才发觉惊出一身冷汗,伸手拂去额头上的汗珠,紧抓住石壁的手只觉骤然一松,石块瞬间脱落,整个人后仰向山底倒去! 宗政赢与宗政霄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得眼睁睁看着念香直坠而下,心中惊骇无比。 未想过会是这样的分离!念香视线里那两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小,她无法思考,头脑一片空白,身形急速下坠,冷风打在脸上忽忽生痛,她用力闭了双眼,只等那一刻的到来。但迎来的并非死亡,而是彷如冬日里第一缕暖阳,她只觉身子忽地一轻,有个温暖无比的怀抱突然将她拥住,向峰顶腾空纵去!

下一篇   番外2:释怀(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