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她不可(1) - 白发皇妃

非她不可(1)

身躯巨震,不只是她的,还有他的。 方才下棋之时,她刻意回避着与他指尖的碰触,以免犯了他的禁忌,徒增不必要的麻烦。可此时此刻,她整个人……整个身子,都趴在了这个传言不近女色的男子怀里! 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黑衣人逃离的方向,传来一声闷哼之后,周围再无声音响起。 一片寂静。 漫夭以极度暧昧的姿势趴在他的怀里,一只手扶住他精瘦而结实的腰,另一只手攀在他优雅的颈项。他的皮肤手感极好,但是,这个人,他的身体是冷的,竟然是冰冷的,没有一丁点儿的温度!她的脸就贴在他的胸前,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心跳! 漫夭呆住,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应该立刻从他身上离开。无意识抬头,撞进瞳孔的,是他那双邪魅的眸子,此刻正眯着眼睛看她,那双眼幽深如潭,叫人怎么看也看不穿。 带着淡淡幽香的气息萦绕在他的鼻间,好似春日樱花林里带着花香的和煦微风,拂开层层血腥之气,给人无限舒适之感。隔着衣衫,他感受到她柔暖温香的身子,传递给他所没有过的温暖。贴在他胸口上她的一双柔软,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召唤着他潜藏在体内最深处的渴望。 漆黑邪魅的瞳眸红光一闪,眼中有跳跃的火焰遽然燃烧起来,隐隐透出最原始的欲望。此刻宗政无忧就像一只被禁闭多年的兽,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息。漫夭一惊回神,想立刻从他身上爬起来,可还未离开他的身子,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他压在了水渠边的地面。 “触犯本王禁忌,你想就这么离开?”宗政无忧嗓音低哑,邪眸妖媚惑人,方才还冰冷的气息此刻变得滚烫,喷洒在她的面庞,灼热撩人,带来丝丝麻痒。 她的心,猛然间扑扑地跳。 “我不是故意要冒犯你……”感受到他的变化,她试图解释,心中有些迷乱。曾想过无数种触犯他禁忌的后果,却绝对没有想过会是当前这种景象! “你,你不是……不近女色吗?……你快起来。”她偏头想躲过近在咫尺的俊脸,不去看,心就不会乱。 宗政无忧却不允,扳过她的下巴,要她正面与他相对。 “本王是不近女色,但你已经近了本王的身,你说……本王,该如何处置你?”他声音冷冽,邪魅红眸,笑容纯净却勾魂摄魄。 月色朦胧,微风清浅,不小心熄灭了莲灯中的烛火,园子里光线变得昏暗,四下里静寂无声,只闻得彼此间的呼吸渐渐粗重。 漫夭望着近在咫尺的完美俊脸,心中有些慌乱,再度偏头道:“离王殿下,你先起来再说……” 宗政无忧没动,凝视着身下肤如凝脂的容颜,她微微闪躲中的明眸若水光潺潺,朱唇润泽娇艳欲滴,轻启间十分诱人。宗政无忧眼中妖异的红光大盛,猛然低头,竟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柔软嫩滑的唇瓣美好得让人一经触碰就再也无法放开,两人的身子皆是一颤,漫夭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惊呼之声还未出口就被他无声的吞没。他霸道地侵入她的口腔,有力的纠缠带着无法抵挡的狂热。 漫夭只觉耳中嗡鸣作响,整个身子无法控制的一寸寸软了下去。前世不是没尝试过亲吻的滋味,但这般像是要将她的灵魂也一并吸走的狂热,却让她瞬间惶然无措,一颗心止不住地颤栗起来。 他的手轻抚过她温热的脸颊,冰凉的指尖从纤细颈间往下在她身上反复游走,忽然大掌一挥,衣衫被剥裂,她只觉胸前一凉,瞬时惊醒,懊恼非常,她竟然在一个男子的亲吻之中迷失了自己!漫夭连忙伸手推他,却纹丝不动,她微微动了动身子试图脱离他的掌控,却引得他手中动作更加狂烈。 她喘不上来气,胸口窒闷,偏偏又有种无法阻挡的奇妙之感将她身心漫天席卷。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吻,也可以这样销魂蚀骨。可是被他这样占了便宜,却不是她想要的。漫夭心中大急,胸口急剧起伏,她急切中将手伸进水池,去摸索琉璃莲花灯。没有多想,便朝着身上男子的头砸了下去。 不大不小的声音,很沉闷。 身上的男子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愣在当场,她趁机用尽全力将他推翻在水池,却忘了他的手还搂着她的腰,她惊呼一声,已经无法避免地与他一同跌进了水中。紧贴的身躯并没能分开半分,不同的是,姿势变成了他在下,她在上。 四月的夜晚,空气很凉,池水不深,但很清冷。宗政无忧蓦然清醒过来,双眸中的红光瞬间消褪,眼神清明,回复到以往的漆黑冰冷。他望着压在身上的女子,眸光冷冽,突然一个翻身,又将她压在身下。但这一次已不是火热的触碰,而是用冰冷的五指死死扣住她纤细的脖子。 宗政无忧眯着眼,冷冷问道:“你好大的胆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肺部的空气慢慢被抽紧,胸口窒痛难当。漫夭艰难开口:“这句话,殿下应该……问你自己!我只是……只是因为受到侵犯,自卫……而已。” 宗政无忧怔住,方才一幕倏然跃入脑海,他双眉不觉拧起,眼中利光像是两柄欲出鞘的剑,寒光森冷。 殷红的血,自琉璃灯砸到的地方,顺着他的额角蜿蜒流淌下来,滑过他俊美绝伦的面颊,有些触目惊心。 漫夭心底忽地涌起一股冲动,想抬手帮他拭去血迹,手才刚刚碰触他的脸,感觉他浑身一震,眸光复杂难辨。宗政无忧望着身下被他掐住脖子却抬头替他擦拭血迹的女子,心头涌上异样的感觉,他缓缓松开她,支起身子半坐在水中,脸上神色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漫夭脱离桎梏,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咳了一阵,白皙的脸涨得通红。她狼狈地起身,感到浑身乏力,瘫倒在水渠边。身上已经湿透的衣衫紧贴住她凹凸有致的纤细身躯,胸前被撕裂的衣襟半敞,遮不住胸前的柔软,湿漉的长发结成一缕一缕,水珠沿着发鬓流淌,滴落在雪白诱人的肌肤上,晶莹剔透的水泽,散发着诱人的魔力。 宗政无忧浓眉皱起,不自然地转开目光,可不论他看向哪里,眼前都是那双明澈淡定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眼睛,怎么也挥之不去,宗政无忧又回过头来看她,眼中多了一丝迷惘,衬着眼角边的那道残留的血痕,一张纯净的脸像孩子般无措,漫夭只觉心头微微一疼。 他突然长臂一伸,拉住她的手猛地一拽,没有防备的她,再一次结结实实撞进了他的胸膛。 漫夭顿时着恼,直呼其名喊道:“宗政无忧……” 话才出口,他的唇又覆了上去,一只手紧紧箍住她的后脑,将她未完的话一并含在口中。 如遭电击,她大脑一片空白,唇舌纠缠带来的酥麻之感瞬间传遍四肢百骸,心底久违的悸动不知从何而来。她努力保持着理智,好不容易才侧过头去,抚着胸口直喘气道:“宗政无忧,你……还没清醒吗?”她直觉他红眸之时,是让什么控制了心智,才会对她做出那样超乎寻常的事。 宗政无忧气息急喘,整个人呆住,他在清醒之后还去吻了这个女人?而吻她的那感觉,竟然那么……美妙!?那方才失控时候的感觉他是没有认错的! 一时之间,二人皆是无语,空气中的温度再次冷却,漫夭真的很想逃离这个危险的男子,但他的手臂那样有力,让她动弹不得。宗政无忧带着探究地盯着她看,片刻后有一抹细微的光亮从邪妄的眸底缓缓升起,然后他竟然微微笑了! “就这样,以后就叫我的名字。”他这样对她说,说的时候,眼底荡漾起迷乱人心的温柔。温柔?漫夭真的怀疑是自己看错了,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有温柔?她还在怔愣,他忽然又唤了一声:“阿漫……我以后就这么叫你。”他的唇贴在她耳边,嗓音低哑迷人,带着深沉的蛊惑。 漫夭心头一震,阿漫?很久没听到这样的称呼了。这个男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一会儿冷酷、一会儿狂热、一会儿恨不能置她于死地,现在又对她温柔有加,还说以后唤对方的名字……他宗政无忧的名字,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叫的么? 她平定心神,她尝试着推开他,他却将她越箍越紧。她无奈放弃,扬起睫毛,略带讥诮的看向他,淡淡道:“殿下这个样子,真让人不习惯。” 他却勾了她的下巴,指尖在她唇边流连,轻声道:“那你习惯我怎样?”说着一只手已慢慢滑下,往她胸口落去,她连忙伸手挡住,力量不大,却坚定异常。他轻挑眉梢,眼中冷光一闪,口中却柔声道:“你不愿意?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女子做梦都想让本王碰她们一下?” 漫夭蹙眉,声音淡漠微冷,道:“那些人……不包括我在内。” “哦?”宗政无忧轻笑问道:“为何?是觉得本王不够好,还是担心本王会对你不负责任?” 漫夭摇头,“都不是。” 宗政无忧皱眉,“那是为何?” 漫夭说:“因为我不爱你,你也不爱我。” 宗政无忧一愣,似乎对这个答案感到很意外,他用奇异的眼神盯着她看,似乎一个女人开口说不爱他是多么不正常的一件事。他问:“你为何不爱本王?” 漫夭反问:“我为何要爱你?因为你外貌出众长得比别人好看?还是因为你身份尊贵高人一等?” 宗政无忧凝眉问道:“难道这些还不足以成为爱一个人的条件?” 漫夭觉得好笑,道:“如果爱一个人仅仅是为了这些,那不是爱。” 宗政无忧似笑非笑道:“哦?那什么才是爱?” 她没想过,她只知道那是这世上最不可靠的一种感情。她不知道宗政无忧为什么突然对她这样,直觉告诉她,他很危险,要远离才能安全,可是他们现在离得那样近,近到彼此间的呼吸都清晰可闻。他清爽的男子气息仿佛塞满了她的世界,她怎么躲也躲不开。而她身上散发的淡淡馨香一直缭绕在他的鼻间,好闻极了,令他总有些控制不住地想再多靠近她一点。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陌生。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他淡淡说了这么一句,在漫夭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放开了她,恢复了一贯的高贵冷漠的神态,从她身边站起,转身扬长而去,竟没回头再看她一眼。 深夜里的离王府,安静得有些诡异。 被冷炎从床上提起来的九皇子一路嘟囔着进了无忧阁,半闭着眼,打了个呵欠,随手端起一杯水,口气不无埋怨道:“七哥,这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找我什么事啊?” 宗政无忧斜卧在软椅上,头也没抬,语气淡淡道:“去给我找个女人来。” “噗——咳、咳、咳……”九皇子刚喝的一口水,全喷了出来,被呛得直咳嗽,困意立时消散,他瞪着眼珠子,像看着怪物似的看着宗政无忧,极其怀疑道:“七哥?我没听错吧?你,你说要女人?哈……哈哈……” “好笑吗?”宗政无忧冷冷睇他,语气阴凉沁骨。 “不好笑……一点儿都不好笑,哈哈……我这就给你办去。”九皇子转身就走,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走到门口,又回头道:“七哥,你终于开窍了,这就对了。要不然,每次都靠寒池压制,迟早身体会忍出毛病,说不定还会走火入魔。哈哈……”不等宗政无忧有所反应,九皇子迅速消失在无忧阁。 宗政无忧皱眉,懒得理他。最近练功之时,身体常感不适,不但功力没有进展,且有经脉逆转之兆,他始终找不出原因所在,但今夜的失控令他警醒,回府之后,他发觉身体状况似有所缓解,不禁疑惑。 修习易心经,讲究的是汲取天地自然之气,需顺心而为,遵循自然规律,但他厌恶男女之事,一直以来,都是依靠地下寒室中的寒池之水助他压制体内的欲望,莫非就是因为长期如此,违反了易心经所言的自然规律,导致气息不畅,经脉受阻?以至日积月累,达到一种极限,在碰触到女子的身体之时,才会造成如方才那般暂时性的走火入魔!既如此,那么,就算他再怎么反感男女之事,也非碰不可了。 九皇子的效率果然很高,只一柱香的功夫,就带了一个女人来。 柳眉凤眼,樱唇桃腮,行走间腰肢细摆,一副媚骨天成。女子看到宗政无忧,眼光一亮,心跳如鼓,想不到九爷要她伺候的,竟是如此绝色男子! 宗政无忧懒懒的看了女子一眼,斜眼望着九皇子,略带讥诮道:“你就这眼光?” 九皇子一愣,问道:“不满意啊?想不到七哥的要求还挺高,那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 宗政无忧眼前不自觉浮现出一张清丽脱俗的面孔,明澈淡定的眸子,小巧挺直的鼻梁,娇嫩诱人的唇瓣……想着想着,竟走了神。 “七哥,七哥……”九皇子很是惊奇地望着百年难得走神一回的男子。宗政无忧心底一震,他竟然会想到她! 九皇子极有兴趣地扬眉笑道:“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啊!七哥,你不会真的看上哪个女人了吧?是谁啊?你告诉我,我得去为她立个碑,表示我心底对她的崇高敬意!” 面对他的调侃,宗政无忧垂了眼,闲闲道:“看来你府上是该进人了!听说你的名字已经在容乐公主府的名单里,你若想娶,也就一句话的事。” 九皇子笑容立刻僵住,连忙讨好地凑到他跟前,万分虔诚道:“别,千万别!我错了还不行吗?七哥,我是为你着想啊!你看,这是咱京城里有名的“销魂娘子”,七哥你……第一次嘛,我得给你找个经验足的,是不?”

上一篇   棋逢对手(2)

下一篇   非她不可(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