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容齐:永无出路的爱(2) - 白发皇妃

番外3:容齐:永无出路的爱(2)

回国之后,母亲停了他六个月的药,起先还能勉强忍受,到了最后一个月,七窍流血,如蚁噬心的折磨,日夜不停,生不如死。多少次,他总以为他就要死了,可总还有一口气在。他不知道他的母亲有多恨他的父亲,以至于可以对他残忍到这等地步。他想恨他的母亲,可此时此刻,他已然连怨恨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趴伏在寝宫内冰冷坚硬的地面,时而翻滚,时而嘶叫,哪里还有一个帝王的形容。 一个月的非人折磨,他的嗓音嘶哑得没了声音,一张脸抽搐着变了形,整个人瘦骨嶙峋,双手十指指尖被磨破,鲜血淋漓,一如他被伤透的心。 当他母亲终于露面,他毫无力气的瘫在地上,死寂的双眼望着母亲那张美丽的容颜,声如虫蚁般低低呢喃:“如果……有来世,我宁可投胎做畜生……也不愿再做你的儿子。你念了这么多年的佛,可否慈悲一回?……杀了我!” 那一刻,他本是一心求死,不想却求来了续命之药。 服过药后,他被抬到床上,修养数月才略微恢复些元气。自那以后,他母亲没再来看过他,也没再为难他,反倒一次给了他许多药。 身体刚刚恢复,就得到消息,她被宗政无忧逐出南朝,伤心之余她自刺一剑,负伤离开。他知道这一切又是他母亲的“杰作”。当即吩咐小旬子命人四处打探,得知她落脚之处立刻快马加鞭的赶去。他如此心焦,却哪里知道,这其实是她的一出计谋。她为了宗政无忧,不惜毁己声誉,自残身体,她爱那个男人,已经爱得不顾一切! 再次见她,她满头白发如三千银针芒刺,刺得他恨不能剜了自己的眼睛。若是看不见,是不是就不用这么难过? 面对她,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她面前,所有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他没有道歉,因为任何道歉都不能弥补她所受到的伤害。她变得更加冷漠,偶然投来的愤恨的眼神,似是想要将他千刀万剐,也不能泄她心头怨愤。 他默默的承受着她的恨,她的怒,有时候会想,她为什么不像刺宗政无筹那样,也刺他一剑?那样,她心里的恨,会不会减少一点呢? 即使是恨着相对,他们也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那一晚,不只宗政无筹到了,宁千易也到了。这个大陆最有影响力的四个皇帝,都对她一往情深,而她,确实值得天下间最好的男子倾心相待。只是,他是他们之中,最没有希望的那一个。 原本尘风国的选马大会他不准备参加,但如今,既然有她在,他自然得去。到了尘风国,她被太医诊出怀有身孕,但却不知能否保得住。她很害怕失去那个孩子,目光绝望而悲伤,他只能远远看着,无能为力。直到萧可的出现,她眉头渐展,他心头略宽。 他那时候想,如果她也能像他母亲那样自私,那该多好。可她不会,就算他告诉她这一切,她定然宁可自己死,宁可亲手杀死腹中的孩子,也不会给孩子一个未出生就注定残缺的命运。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 她的身边,从来不乏他的眼线。 多年的聚散分离,他病病怏怏也活到了二十三岁,至多也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得知她和宗政无忧因为孩子吵架,她离开军营回到南朝皇宫,而母亲的计划再次启动,想秘密抓住她带去京城,在宗政无忧攻破京城防守之后,作为控制胜利一方的筹码,而牵涉到他的容儿的性命,他又岂能坐视不理? 索性趁母亲不在,带了三十万大军压境,逼她去乌城,在大军出发之前,他下了死令,所有将士可以杀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但绝不能伤她性命,若有违者,诛九族。 那一日,血流成河,死的都是忠于他的将士。为了一个女子,枉顾数十万人的性命,他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他只知道,他想在自己死去之前,尽一切能力保护她,并带她去一个地方,完成他最后的心愿。 他易了容混进城内,在城墙上看着她手挽长弓,一箭射向高台上他的替身,她神情决绝,动作干脆利落,没有半分犹豫。 他紧紧按着心口,装作看不见,悄悄潜进她屋里等她。 经过这一战的她精疲力竭,一进屋便挨着门滑倒在地,那疲惫的神情令他心疼至极。 在这种情形下,他要带走她,毫不费力。 去启云国的路上,他找了块黑布蒙住了她的眼睛,他害怕看到她憎恨的目光。尽管这种做法,只是自欺欺人。而她醒过来之后,也没有揭开黑布,她也不想看到他吧? 明明心里知道,他却还是愚蠢的问了一句:“容儿,你就这样讨厌我吗?” 她说:“是,很讨厌。”那么肯定,不留余地。 一路的颠簸,他不停的咳嗽,没有足够的药物支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不过,身体的病痛他都能忍受,她的冷漠仇视,他也能勉强承受,只是每每听她说到宗政无忧,她语气中的维护和浓浓的关心还有担忧,犹如钢针刺心,痛不可当。 他问她:“宗政无忧在你心里,竟已经如此重要了吗?你宁愿自己死也不愿他受到伤害?为什么?” 她说:“因为他是我的丈夫,是我腹中孩子的父亲,也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爱的男人……” 唯一爱,她说……唯一爱!她只记得她爱宗政无忧,却不记得她也曾爱过他! 容儿啊,你的爱和恨,如此绝对而彻底!爱一个人,可以为其生、为其死,恨一个人,便狠心绝情,不留余地。也罢,既然他无法给她幸福,那就索性成全了她的幸福。于是,他用解天命之毒的条件,换了半年时间。 带她来到从前承载他梦想和希望的村子,那里有一个院子,院子的四周,银杏树枝叶繁茂,绿意盎然,院子中央,大片大片的白色蜀葵已经长得很高,在夏日的微风中摇曳着盛开,一片洁白而瑰丽的景色。 他看到她眼光一亮,不觉就开怀。不管她是否失去记忆,这里都是她所喜爱的风景! 之后的四个月,是他这些年来最快乐的日子,尽管这快乐里藏着巨大的悲痛。 那些日子,他对她极尽宠溺,倾尽一生感情,毫无保留。渐渐的,她不再那么排斥他,有时竟也会主动和他说一两句话,但始终没再叫过他一声“齐哥哥”。只有他一遍一遍的叫她容儿,可无论怎么叫,那些她笑着唤他齐哥哥的日子,永远不会再回来。 十月,银杏树的叶子落了满地金黄,院子里一片秋的气息。 她和宗政无忧的孩子在她的期盼中降临,那一日,他坐在床前,紧紧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痛苦到变形的面容,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叫声,他慌乱无措。为了给她力量,他告诉她,宗政无忧很快会来。她原本筋疲力尽,就要睡过去,但一提到宗政无忧,她眼中的光华又亮了起来。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力量!宗政无忧于她,就好比她之于他的意义。 孩子顺利产下,还没来得及庆贺,母亲派来的人突然闯入,抢走了孩子。她以为这一切又是他的阴谋,疯了般揪住他的衣襟,怨恨的眼神像是要将他千刀万剐。 回了宫,他千方百计探听孩子的下落,却一无所获。再三思量,凭着对母亲和容儿的了解,他命人在他寝宫密室里挖了条密道,一直延伸到母亲所居住的宫殿地下监牢。宗政无忧来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快,才短短一月,已攻入皇城。正好此时,密道建成,他从地下监牢里救了她出来,在光线昏黄的密室里,用这些年收集来的珍贵药材为她泡了浴汤,用于解她体内的天命之毒。 等她在药物的作用下沉睡,他以内力助她将药性引入经脉,又将毕生功力尽数传给了她。然后,他扶着木桶跪坐在地上,全身都没了力气。 “小荀子,朕死后,你扶朕的尸体坐上龙辇,去轩辕殿外候着。记住,在容儿醒来之前,一定不能让母后察觉有异。这是朕此生下的最后一道旨意,你一定要办到。”他声音虚弱之极,口气却是坚定无比。 “皇上……”小荀子忽然悲痛大哭,哭到不能自抑。他却欣慰的笑起来,这短暂的一生,也只有自小跟在他身边的小荀子对他始终如一,忠心不二。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又看向低着头静立一旁的萧可,吩咐道:“别让容儿知晓此事。一会儿记得吹灭烛灯,等容儿醒了,你拿着令牌带她去前朝大殿。好了,都去门外候着吧。” 生命里的最后一点时间,他想与容儿单独相处。 小荀子忙擦干眼泪,抽噎着领旨出门,萧可紧跟其后。 封闭的密室内就剩下他和她两人。他扶着木桶艰难转身,抓起她纤细的手,用尽全力紧紧握住。 “容儿,”他轻轻唤她,内心充满了深沉的苦涩以及浓烈的悲哀,“不要原谅我!就这样,一直恨着吧!只有恨着的人离你而去,你才不会悲伤……容儿,我走了!你要好好活着……” 他留恋不舍的目光最后将她熟睡的容颜深深地望了一眼,想要将这个曾爱过他又恨过他、给他快乐和幸福又带给他绝望和痛苦的女子,记住永生永世,记着他们曾经的感情,记着她身体的温度,这样,到了黄泉路上,他便不会寂寞。 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锋利的匕首,对准自己苍白的手腕,毫不留情地狠狠切了下去。 鲜血从他体内狂飙而出,尖锐的痛楚刺透灵魂,他却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的鲜血将木桶内的药汤一分一分染红,听着自己年轻的生命在无情的命运面前奏响了悲歌,他轻轻的笑了起来,那笑容无比安详,甚至带着一丝满足。 这一生,注定如此短暂,可是,在这短暂的生命里,能够遇见她,爱上她,他心满意足。若一定要说遗憾,那么,他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在临死之前,再听她真心的唤他一声“齐哥哥”。 从今往后,她的笑容,他看不见了;她的声音,他也听不到了;她的一切一切,都与他没了关系…… 他甚至不敢祈求来世,因为不确定来世是否还同今生这般不幸! 缓缓抬头,将目光定格在她沉睡的容颜,喃喃自语:“容儿,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但愿今生……你能幸福!来世,也要幸福。至于我……还是忘了吧,永远不要记起来,就算记起,也请你忘记……”

下一篇   浮出水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