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大婚(1) - 白发皇妃

公主大婚(1)

随着来人风速一般的卷入,整个大堂的气息瞬间降至冰点。 来人白衣胜雪,墨发飞扬,俊美绝伦的脸庞阴郁沉沉,如地狱幽潭般的邪眸冷冽慑人,他就那么放眼一扫,目光所及之处,莫不胆颤心惊。此人不是宗政无忧又是谁? 本欲上前行礼的官员们个个脚似生根,半步往前挪动不得,甚至被他带来的那股冷冽气息迫得直往后退。从不参加他人婚礼的离王突然夹带寒怒而至,他们直觉今天有事要发生。 在这种冷冽的气息包裹之中,还能保持镇定自然的微笑,绝对只有傅大将军一人。傅筹温和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缓缓迎上去,笑道:“离王肯赏脸前来参加本将的婚礼,令本将受宠若惊。虽然礼已成,但离王来得也不算太晚,请稍作歇息,午宴很快便会备好。” 礼已成!傅筹是在告诉他,他们已经拜完堂了,他来晚了!宗政无忧只觉心口一紧,面色愈发冷沉,他走到大堂中央顿住脚步,隔着丈远的距离去看前方那身着喜服的女子,大红的颜色刺得人眼睛生疼,他从来没有这样讨厌过一种颜色。捏了捏手,陌生的情绪在他体内翻滚叫嚣着,令他只想上前一把将它们全部撕碎。 “容乐长公主嫁人,本王岂能不来?”他说,声音沉缓,咬字极重,语带双关。 众人不知所以然,有些纳闷。 傅筹笑道:“原来离王……是为容乐而来,那本将……就代容乐多谢离王的赏脸。” 宗政无忧冷冷道:“何需将军代劳,容乐长公主不是就在此处?” 漫夭用手紧攒住衣袖,心似是被人勒紧,有些喘不过气。她不知道宗政无忧为什么突然会来,只是听出他口气不善,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会不会……会不会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如果是,那他下一步会怎么做,她完全没把握。 僵直了身子,听着前方沉缓的脚步声沿着浅灰色的冷硬地砖向四下里震开,仿佛踏在她的心上。那人一步一步不断迫近,令人窒息的压抑感,愈发的强烈起来。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离王的异样,忙管好自己的喉咙。整个大堂除他脚步之外,再无其他声响,一时之间,气氛有些诡异。 白色的衣摆终于出现在她的视线之内,那人离她的距离不过三步之遥,他顿住了步子。她的心一直在悬着,清楚的感受到,他的目光犀利敏锐,仿佛要透过绵密柔软的红纱直直刺进她的眼睛里。这一刻的宗政无忧,像极了第一次见面时带给她的感觉,冷酷、邪妄、危险……压迫感尤为强烈,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轻轻颤了颤,只听他道:“本王也想瞧瞧这位传言奇丑无比的容乐长公主的尊容,看看这奇丑……究竟丑到何种地步?是天怒人怨?还是与之截然相反!” 如吐薄冰,语带森森寒意。宗政无忧正要拂手一挥,却被傅筹拦住。 “离王倒是比本将还心急。不过再怎么急,她也是本将的妻子,这盖头……还是由本将亲自揭开比较好。” 妻子? 宗政无忧目光一沉,讽笑道:“将军认为拜了堂便是夫妻了?本王以为不见得!” 傅筹道:“连拜堂都不能算,那离王认为……怎样才算夫妻?” 宗政无忧看了漫夭一眼,那一眼包含了无数的复杂情绪,道:“自然是洞房才算。” 漫夭心口一窒,他这是在提醒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吗? 看来宗政无忧是打定主意不放过她了!也罢,他既已来了,不得到答案,定不会善罢甘休,事到如今,她也没必要再隐瞒下去,索性就亮开一切。她就不信,一个启云国加一个手握军权的大将军,临天皇还能事事由着他。 她忽然平静下来,淡淡笑道:“没想到以容乐之陋颜,还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就连尊贵的离王殿下也专门为我跑这一趟,而我……又怎好意思令各位失望。” 淡静的气质,略带嘲讽的语调,令宗政无忧心头一颤,他还不及多想,她已经抬手,自己将头顶的那块大红盖头一把扯了下来。 没有了那块红纱的阻隔,视线豁然开朗,她微抬下巴,冷眼瞧着俗世凡尘之人的千姿百态。 回应她的,首先是满堂的惊诧与抽气声,有人茶杯落地,碎成三瓣,茶水四下溅开。 然后,寂静,死一般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她一人身上,那些先前吵着要看她真面目的皇室贵族子弟们,个个睁大眼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不敢置信的看着曾被他们避之如蛇蝎的女子,心中无一不在问着同样一个问题:“她,她……她真的是……容乐长公主吗?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实就摆在眼前。 传言说容乐长公主相貌丑陋,可这名女子……她哪里能和一个丑字扯上关系?他们平常自以为学富五车,文采了得,可此刻,面对这样一名女子,他们竟不知该如何去形容她的美丽。其实这女子的容貌美丽还在其次,最慑人心魄的是那双琉璃般明澈的眼睛,还有那份淡然高贵的气质,令他们这些自诩血统高贵的皇室贵族们竟生出自惭形秽之心。再看一旁艳光四射的香夫人,竟再也看不出香夫人哪里迷人。 第一次,他们觉得自己真的是浅薄无知,竟然会去相信莫须有的传言,生生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将这天仙般的女子,拱手让了人。 太子更是不可思议的张着嘴巴,这世上竟有如此美人?!早知如此,他还不如想个办法休了太子妃,就能成为最有资格迎娶和亲公主的人选。 大堂之内,百人有余,各人心思皆是不同。香夫人见太子一副丢了魂的模样,无比嘲弄地撇了撇嘴。转眸时,目光落在身穿喜服的男子身上,只见傅筹望着那名女子的眸光亮如星辰,眼底的惊艳之色溢于言表,和着意料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的淡淡欣悦,心猛然一沉。 盖头揭下的刹那,宗政无忧的心神猛烈一震,有什么在瞬间土崩瓦解。他就站在离她三步远的距离,怔怔地望着那个傲然抬眸目无一物的女子,心中一瞬间百转千回,失了一切言语动作。 是她,真的是她! 三日前,她还心甘情愿将自己交付于他,三日后,一身嫁衣,泰然自若与他人拜堂成亲,还用那样清冷淡漠的眼神扫过他的脸,就如同看待一个陌生人的眼光,令他的心不可抑制地狠狠抽了一下。 “都看到了,我可以走了吗?”她问,眼光漠然盯了面前的男子,而这男子的眼神,仿佛深受打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人抢了心爱之人。她不禁在心中冷笑,到现在他还在演戏,他以为她还会愚蠢的上当? 转过身,漫夭毫不犹豫地准备离开。 “我陪你过去。”傅筹温柔地牵住她冰凉的手指。 十指相握,她没拒绝,却没想到这个简单无比的动作竟深深刺痛了身后男子的眼睛。宗政无忧想也没想,就一把抓住她,“你要去哪?” 漫夭头也不回淡淡道:“拜完堂还能去哪?当然是洞房。” “你!”宗政无忧面色勃然一变,冷静全失,望着女子平静的侧脸,忽然冷笑:“洞房?你……要跟他洞房!?怎么容乐长公主这么快便不记得了三日前的那个晚上?要不要本王给你提个醒?”他冷酷的声音狠狠敲击在她的心上,令她心口窒痛,身躯僵硬。 三日前,三日前……让她无比痛恨的三日前!他就这样轻易的在大庭广众的面前提起,下一句,他还要说什么?双眼竟有些发涩,她抬起头,看着房梁,紧紧抿着唇竟不想说话。而这表情落在宗政无忧眼里,却是极度淡漠,好像不论他说什么她都不在乎。他心里猛地沉了下去,世人皆说男子薄幸,他却觉得女子无情时,更胜男子无数倍,三日,才不过短短三日,她便迫不及待转投他人怀抱! “这就是你所说的无法扭转的乾坤?”宗政无忧浓眉紧拧,怒极反笑道:“你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接近本王,骗取本王的感情,你想让我为你痛不欲生……以报复我当日对你的拒婚和羞辱?” 漫夭心头一痛,明明是他心存利用,欺骗她的感情,伤了她的心,现在却倒打一耙,说一切都是她的阴谋,真是可笑。她便止不住笑道:“离王太抬举我了,我哪有那个本事!” 让他痛不欲生……这个世界有那种人的存在吗?她无比讽刺的想,就要挣脱他的桎梏,手臂却被捏得更紧,骨头像是要碎掉。 “放开我。”她皱眉。 宗政无忧反而将她抓得更紧,目光变幻不定,竟隐有恨意,道:“如果不是,那你为何要隐瞒身份?还设下偷天换日的计谋!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你别忘了,三日前离王府后山,你已经成为我的女人!你以为做了本王的女人,你还有权利嫁给别人?” 四周一片哗然。 有人忍不住小声议论:“原来她已经跟了离王……怎么还好意思装作若无其事的嫁给傅将军?!真不要脸!” “傅将军真惨,还没成亲就被扣了顶大大的绿帽子……”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尤其是那些在看到她真容之后悔恨莫及的贵族子弟们突然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还不可劲的发挥起来。 鄙夷、嘲笑、不屑、质问、唾弃……她被这样的眼光肆意包围着,仅仅因为那个男子的一句话,她在世人眼中从一个高贵美丽的仙子一瞬变成人尽可夫的贱妇。如果不是碍于她的身份,说不定现在会有人嚷着要把她浸猪笼,或者烧死。 漫夭闭上眼睛,牵着她另一只手的傅筹正在慢慢松开她,她没有去看傅筹现在是什么表情。 外面的雨似乎越下越猛,没有半点停的架势,屋檐的水滴被大风裹着砸在半敞的窗子,啪啪的响。 是什么迷了她的眼睛,再度睁开时,视线有些模糊不清,她努力睁大眼,冷风吹动着她的衣摆,整个身子微微颤抖着。她转过头,愣愣地看着她曾放下防备真心爱过的男子,他是那么的无情,撕碎了她的心还不够,还要来践踏她的尊严。真的很想抬手狠狠甩他几个耳光,但她最终什么也没做。她拼命的告诉自己,他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她不在乎,他便伤不到她,伤不到。可是……此刻她的心里为什么那么那么难受,难受的像是有人在拿刀子不断地捅她。她忍不住吸气,抬高下巴,看窗外雨雾蒙蒙,口中一阵腥咸,唇上不知何时竟被咬出血口,汩汩的往外渗着血,吞咽一口,那腥咸的滋味,从喉间一直蔓延到了心底,苦涩不堪言。 宗政无忧看到她唇上渗出的血迹,目光一震,之前翻滚在他胸腔内的滔天怒气突然消弭,更升腾起一股闷痛之感,令他不由自主的想抬手为她擦去唇上的血迹,但那只手始终没抬起来。 周围的议论声还在继续,他眸子一沉,冷冷地扫了一眼那些人,厉声警告道:“都给本王闭嘴!谁再敢多说一句,本王让他从今往后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凌厉慑人的气势令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能力。 宗政无忧望着女子身上刺目的大红喜服,表情冷酷的说道:“脱了它!跟我走。” 漫夭笑,这个男人还是这么狂妄,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他以为她是什么?他的奴才?还是他的宠物? “对不起,离王殿下,我已经嫁人了!我现在的身份,是傅将军的夫人。即便将军休了我,我也还是启云国的公主,不会任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以前是我看错了你,以后不会了。” 她冷漠的说着,抬手一根一根用力掰开捏住她手臂的他的手指,神色倔强而坚持。 宗政无忧看着她的动作,看着她用尽全力也要逃离他的掌控的决绝,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无力感。身份从来不是他的顾忌,但是这样冷漠决绝的她,却让他陡然心生惶恐。 一直以来,他都坚信自己这一生可以做到无心无情,但这一刻,他对自己万分失望。在这个女子面前,他十三年来的努力,竟比不上十几日的相伴。假如换作其他人这么不识好歹的违逆他,他可以用千百种残酷的刑罚令其生不如死,不需要多说一句废话。可是,对她,他现在连怒气都没了。 “七哥——” 这时候,九皇子突如一阵旋风般冲了进来,万人莫挡的姿态,一进大堂,立刻察觉到情况有异,连忙缓下步子,探头往里慢慢走去。一看到漫夭,他怔了一怔,继而兴奋地一通叫道:“璃月?你在这儿啊?你害得我好找!你是不知道,这几天为了找你,我是一天也没睡过好觉,快要累死了!唉,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他自顾自的说着,也不管别人的反应,伸手拍了宗政无忧的肩膀,一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一边说道:“七哥,这回没我什么事儿了,我回府睡觉去。” 说着转身就往外走,堂内除了他的声音之外,依旧很安静,安静的有些不正常,他走了几步之后,忽然站住了,似是想到什么,双眼蓦地一睁,猛然回头,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三步并作两步又跑了回来。扯着漫夭身上的喜服,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同样一身喜服面色深沉的傅筹,以及他七哥那双常年冷漠如冰此刻却纠结着复杂情绪的眸子,他惊讶得张大嘴巴,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扯着嗓子大叫:“璃月?你,你……你怎么这身打扮?你别告诉我,你……你就是启云国容乐长公主?” 周围的人皆是一愣,璃月?九皇子叫她璃月?众人连忙打眼仔细再瞧这女子的面容,恍然大悟,原来那个长得比女人还美的“璃月公子”本身就是个女人,还是个传言奇丑无比的公主!怪不得今日离王会来,可是,也不对啊,她都住进离王府了,为什么还要选择傅将军?还有那日大殿上公主选夫时璃月公子是在场的,这是怎么回事? 漫夭淡淡地看了九皇子一眼,没说话。 九皇子哀嚎一声,抱头叫道:“你怎么不早说啊?早知道是你,我干什么要挨那一百个板子?”他使劲儿地跺着脚,简直就是痛心疾首,不为别的,就为那一百大板挨得太冤了! 宗政无忧眉头一皱,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九皇子立马就安静了,扯着僵硬的头皮,垂了手,立到他身后。 漫夭挣开宗政无忧的手,转身望了望面色沉静的傅筹,对一直呆愣在原地的泠儿吩咐道:“去准备笔墨纸砚。” 没人知道她这时候要文房四宝做什么,难不成事态发展成这样,她还有心情吟诗作画?众人更加疑惑。 泠儿不敢多问,转身便去了,片刻后,笔墨纸砚摆上桌,漫夭亲自上前研墨,动作熟练,力道沉缓。一滴墨溅上她的手,顺着指节间的缝隙缓缓滑落下来,留下一道漆黑的印记。走到这一步,她依旧别无选择。回想她二十多年的人生,似乎一直都在别人的掌控,她总是被命运推动着向前,沿着既定的轨道,没有选择。 九皇子耐不住好奇,凑过去笑问:“璃月,你研墨做什么?是要作画吗?你看画我怎么样?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很值得一画……”他展开双臂,原地还转了一个圈,以证明他所言非虚,但那一个圈还没转完,就对上宗政无忧阴沉锐利的眼神,连忙停下动作,改口道:“你还是画七哥好了,他……比我好看。” 那语气,十足受气的小媳妇。 宗政无忧嘴角一抽,额头多了几条黑线。 漫夭无语,本来沉重悲凉的心境,被他这一搅,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她叹出一口气,停下研墨的动作,拿起一旁的朱笔,回身望住傅筹,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下,异常平静地说道:“将军,请。” 傅筹微微一愣,似是明白了她的意图,但没动作。 漫夭又往前递了几分,淡淡道:“此次误了两国和平大计,乃容乐一人之过,容乐自会一力承担罪责。请将军不必多虑,只管写下休书。” 在这个以夫君为纲的年代,被休弃的女子可以说是再无幸福可言,只能孤独终老。因此,她这一行为令人极度不解,众人面面相觑,惊诧至极。换作一般的女子,遇到这种事,还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下跪祈求原谅,有谁会傻到自发请求被夫君休弃?

上一篇   浮出水面(2)

下一篇   公主大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