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大婚(2) - 白发皇妃

公主大婚(2)

傅筹定定的望住她,那一双明澈的眸子没有半点起伏,似是被他休离不是什么大事,对她的人生根本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他不禁皱眉,心中陡然多了一丝怨怒,伸手接过她手中的朱笔将其握在手心,却久久没有蘸墨。 外面的雨渐渐小了,整个天地都蔓延着令人窒息的潮气。 漫夭垂眸静立,并不催促。这回连九皇子都安静下来,偷瞧一眼宗政无忧,只见他沉寂了多年的冷眸竟燃起了点点光华,终于具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另一种表情,像是爱的企盼。 时间如指缝里的流沙,一点一点悄然流逝。傅筹忽然将朱笔往桌上一丢,抓起面前的宣纸,用力一攒,再摊开掌心时,纸屑如飞灰四散。 众人怔愣,那温和的表情再次回到他英俊的面庞,他抬手轻轻抚顺着她额角的碎发,笑容温柔道:“谁说我要休你?你忘了来的路上,我说过了什么?拜了堂,我就是你的夫君,是要与你相守到老的人,不论有什么事,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 漫夭心神俱震,眼中的平静被剥裂开来。她十分清楚今日她为傅筹所带来的一切,在这个年代对他的人生意味着什么?是耻辱,就算休了她也无法抹灭的耻辱。她张了张口,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感觉到眼前男子握着她的手,很温暖。 这一幕落在宗政无忧的眼里,真真是郎情妾意,令他有如芒刺在心,不禁冷笑道:“傅大将军真是情深意重,感人肺腑!只不过……你想跟我宗政无忧的女人站在一起,也得问问本王愿意不愿意!” 他一字一顿,几乎咬牙切齿,在众人来不及反应之前,他已经疾掠至傅筹对面,一把将女子拽到自己身边。眯着眼睛冷冷盯住傅筹,那凌厉嗜血的眼光仿佛只要傅筹敢说一个不字,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其碎尸万段! 漫夭震住的同时,重重跌向宗政无忧的怀抱。他整个身子坚硬似铁,撞得她身上一阵阵麻痛。她反应过来立刻用手推他,却被他紧紧箍住腰身,动弹不得。她愤怒抬头,推在他胸前的手掌心处传来汹涌如波涛般的猛烈撞击,那是一个人情绪起伏波动最好的证明,与他面上冷酷镇定的表情形成截然相反的对比。 她有一瞬间的错愕,却听傅筹道:“不管离王愿意不愿意,本将与容乐成亲已是铁一般的事实!离王别忘了,当初容乐和亲而来,是谁把她拒之门外,说她又老又丑?” 宗政无忧身躯蓦然一僵,漫夭则心神一凛,立刻推开了宗政无忧,退后道:“不错!当初我初入京城,是离王你吩咐下人紧闭王府大门,将我拒之门外!次日大殿之上,你又亲口拒绝娶我为妻,极尽嘲讽之能事,并以剑相对,剥我喜服,伤我十指,令我血染乾坤殿!如今,我不过是如你所愿,另嫁他人,你又有什么理由阻拦我?” 她昂首相对,字字如冰。宗政无忧竟忍不住后退一步,没想到她将这些事情都记得如此清楚,她怎么就不记得他们相处的那些日子里他放下身段对她温柔以待?她怎么不记着他们每日品茗对弈畅谈古今?心中一阵抽痛,他狠狠地盯住她的眼,几欲怒气攻心,沉声问道:“所以你就心生报复,耍弄心机故意接近本王,意欲在本王对你钟情之时,再另择他人而嫁,以打击本王自尊为快……是与不是?” 漫夭笑得无比自嘲,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她拿自己的身子和一生的幸福为代价去报复他?她冷笑一声,却是不屑分辨,淡淡道:“离王要怎么想……随便你。” 这种极度漠然的态度比任何无情的话语更能打击一个人的骄傲。宗政无忧面上的冷漠被撕裂,眸子里纵横的血丝透着痛怒交杂的表情。胸口震痛,他忽然怀疑眼前这名女子,是否真的对他用过情? “跟我走。”他又去拉她的手。 漫夭自然的反应便是闪身一避,傅筹立刻伸手拦在他们中间,道:“离王要带本将的妻子去往何处?” 宗政无忧眯起凤眸,冷冷道:“让开。” 傅筹仍是笑着,但那笑意却不达眼底。他的手臂纹丝未动,半点没有让道的迹象。 两人就那么僵持着,一个是掌管三军手握兵权的大将军,一个是权倾朝野拥有千里封地的王爷,这是第二次,他们为同一个人对峙。 浓烈的火药味在空气中炸开,冷冽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大堂,连呼吸都仿佛含着冰块。 周遭一片死寂的无声。 宗政无忧忽然抬手一挥,叫道:“冷炎!” 冷炎应声出现在大堂之内,如鬼魅一般的速度,与他同时现身的,还有大堂之外院落中的二十几人。 狂风骤起,折断院中枝叶无数。这一行人的现身,带来了一股浓烈的萧杀之气,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整个将军府。他们手执长剑,剑柄如扇形,倒映在水中的锋利剑刃闪烁着冰冷的寒芒,似是沉睡将醒的地狱之魔,渴望着新鲜生命的滋润。 领头的七人,脸上各自嵌了半边红魔面具,喋血的颜色,如同地狱的岩浆。 人群中有人失声惊叫:“修罗七煞!!” 三日,整整三日,漫夭被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屋子里,没有食物,没有水,甚至连空气都是稀薄而冰冷的,散发着一股子霉味。她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不知道她被带走之后,将军府会发生什么事? 修罗七煞,江湖中最神秘的组织无隐楼的七大杀手,相传此七人武功奇高,神鬼莫测。其身价五十万两白银,每人一年只接一笔生意,单独出使任务,从来都是下手干脆利落,无有败绩。就在他们出现的那一刻,百官面色惊变,她回过神来,人已经被宗政无忧带离了将军府。 那是她从不敢想象的速度,然后,她被剥了喜服,扔进了这间几乎是全封闭的暗黑的屋子里,这屋子的上头,是他们一夜缠绵的地方,那个美丽的温泉池边。而与她一同关在这里的,还有宗政无忧他自己。 她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只能防备地呆在一个角落里,静静的等待着宗政无忧先开口。这一等便是三天。宗政无忧一直很安静,安静得像是不存在。他不说话,不动,就连呼吸,都清浅得让人觉察不到。 这间屋子不大,但是空阔,除了地面就是墙壁。她蜷着身子,还是觉得很冷,于是又往墙角缩了缩。 “你冷吗?” 黑暗中,宗政无忧说出了三日来的第一句话,问她冷不冷。 漫夭抿着唇,没作声,继续缩着身子,同样的安静。在这样的环境里,人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去回想她过去的人生。而她的人生,除了悲哀二字,她再也想不到其它可以用来形容的词。 三日不吃不喝,也不曾合眼,她觉得疲惫又无力,所有的心情在安静萧索中被无限放大,头有些昏昏沉沉,她靠着墙,终于有了一丝睡意。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靠着的那面墙忽然变得很温暖,她自然而然的贪恋那种温度,不自觉的往墙边移了移,恨不能将整个身子都嵌进去,完全没觉察到那温暖的“墙壁”竟然也会动。 宗政无忧催动内力让全身变得暖和起来,再将怀中纤细的女子抱得紧了几分,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下,轻轻蹭着女子的头发,心下阵阵发软。 这间屋子曾是他的疗伤之地,十三年前的那场噩梦之后,他将自己关在这里,不吃不喝,也不见任何人,在这样的黑暗里,他终将自己的心磨练得冷酷无情,从此再没来过。如今,重新踏入此地,带着她,只为证明一件事。那十几日的朝夕相处,在他刻意营造出的温情蜜意之中,真正沦陷的人,究竟是她,还是他自己? 漫夭醒来的时候,睁开眼还是什么也看不见,身后的墙壁依旧冷硬,不复梦中的温暖。她不禁自嘲,一面墙,怎么可能会有温暖。梦,永远都只是梦。 “宗政无忧。”她不确定他是否还在这里,便叫了一声。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四周一如既往的寂静无声。她忽觉心中一阵发紧,她不得不承认,这三日,她尽管防备,却不曾害怕过,是因为有他在。 过了许久,就在她以为这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人时,她的左手边不远处传来轻轻的一声:“恩。” 奇迹般的,她的心安定下来。 坐直了身子,收敛心绪,转头朝着他的方向,她平静问道:“你准备关我到什么时候?” “和我在一起,你害怕了吗?”他声音低沉,语气淡淡,听不出情绪,可她又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无奈而悲凉的心境。许是黑暗中呆得太久,容易生出错觉。她淡嘲一笑,叹了口气,“放我走吧。别忘了我是和亲公主,又是临天皇亲下的旨意,傅将军虽不如你身份尊贵,但他到底手握三军,在军中有着无上的威信,掌管着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联姻已成的事实。只要他一日不休我,我便只能是卫国将军夫人,与你之间,不会再有交集。” “倘若他休了你,你……”略带希翼的声音,不像是那个狂傲到目中无人的男子该有的表情。 漫夭略略一怔,截口道:“他不会休我。” 如果会,三日前就已经休了。 “你那么信他?”男子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冷,冷冽之中夹杂着一丝难掩的怒气。宗政无忧蓦地转过身子,一把扣住她的双肩,目光如刃死死盯住她的眼,黑暗中视物是他十岁就已经练就的本事。 漫夭直觉地想躲开他锐利的眼神,极力保持镇定,平静的吐出一个字:“是。” 她感觉到男子的身躯一震,一种疑似悲伤的情绪飘扬在稀薄的空气里,半响无声。令人窒息的沉默,她心中渐感不安。过了许久,那道声音愈发的冰冷,还有一丝听不分明的复杂情绪。 “为什么?”他问,声音竟然有两分哀伤,“倘若你气我有目的的得到了你的身子,那你以为他娶你的动机又是为何?你怎知,他对你不是心怀利用?” 漫夭苦笑,想说她宁愿被天下人利用,也不能忍受他对她感情的欺骗。可那句话终是没说出口,而说出来的,只有“心甘情愿”四个字,落在宗政无忧的心上像是钢刀锐刺,一个字,一个窟窿。 他的手遽然使力,五指似是要嵌进她的肩骨,他突然低头狠狠地吻上她的唇,带着滔天怒意,惩罚般的力道,仿佛要用唇舌将她碾碎吞进腹中。 她拼力挣扎,他双臂如铁钳,任她如何努力,也只是被他越箍越紧。

上一篇   公主大婚(1)

下一篇   公主大婚(3)